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耀潔三點嚴正聲明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7日訊】我在美國領取了婦女組織「生命之音」頒 發的年度女權活動人士獎之後,於4月2日回國。我先在上海見了楊紹剛律師,發律師聲明和見證我兩年前立的遺囑,這份遺囑的中心內容就 是,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得使用我的名字成立基金會或組織,接受捐助。

此後,我到開封弟弟家待了七天。我回國後一直保持低調。但我於4月14日 回到鄭州家中,發現電話出現故障:既無法撥出,也無法打入。外界來電可以撥通我的電話,但我這邊沒有鈴聲。我的手機也出現同樣的問 題。這讓我完全失去了與外界的聯繫,彷彿自己變得又瞎又聾又啞,連我的子女都無法打通我的電話。

4月15日,《亞洲週刊》的記者紀碩鳴到鄭州採訪我,也是打不通電話,後來托人帶路才找到我家。那天我的心情很不好,因為儘管中央對愛滋病問題相當重視,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但一到基層,落實就很成問題,這讓我對中國的愛滋病問題一點 沒法樂觀。我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自己,我已是80歲的人了,還有什麼要求呢?我擔心的是,衛生 部早就宣佈愛滋病已由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擴散,這樣下去,中華民族怎麼辦?想到這些,我都覺得活著很沒有意義,因此我自稱是一個失敗者。

一條短信

4月20日,這篇採訪在《亞洲週刊》發表。但事後,我從《南華早報》記者翟雲霆那裏得到消息,4月20日 當天,很多內地和香港記者均收到不同來源的一條短信,原文如下:

「各位請幫忙,河南省抗愛滋病勇士,高耀潔老太太情況不妙,助手電話高小姐,13120261679。」

我不知道這條以高弈坤名義群發的短信是何用意。如果不是高弈坤發的,發信人既然知道她的手機, 為何不直接向她求證呢?高弈坤稱她對此事毫不知情,並在很多場合稱《亞洲週刊》等的報導失實。她還給我在美國的妹妹發去郵件,說是上 海的楊紹剛律師稱《亞洲週刊》的報導失實。

我絕不相信楊紹剛律師會說出這樣的話。《亞洲週刊》的報導沒有任何失實,完全是我真實意願的表 達。不過我的行動沒有受到任何限制,只是電話出現故障無法與外界聯繫。惹得很多的人來電詢問我的情況。我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

讓我怎能信任你

有很多人告訴我,高弈坤一直對外宣稱是我的助手,我必須聲明,她不是我的助手。高弈坤雖然和我 同姓,但和我沒有任何親屬關係,她是北京的「東珍納蘭文化傳播中心」(簡稱「東珍」)的員工。「東珍」 是李丹成立的一個公益組織,曾在河南的開封、商丘等地救助艾滋孤兒。高弈坤作為「東珍」的員工,曾陪同我去南京的高校參加他們組織的 防艾講座,我這次去美國,也是高弈坤作為翻譯陪同。如果這樣算是我的助手的話,那我和她的助手關係已經結束。我希望她不要再對外宣傳 是我的助手,因為她已經無法讓我信任。

在美國時,高弈坤自稱找到一學者,要翻譯出版我的《一萬封信》、《中國愛滋病調查》。她要求將 我的書稿的版權全權委託給李丹處理,要我簽字。我很奇怪,如果真有人要出版我的書稿,為什麼不是他們直接來和我簽協議呢?後來高弈坤 要求將對方支付的費用打到李丹的賬號上去。此後,她便封鎖我的消息,比如曾金燕從國內打來電話,她竟不讓她直接和我通話, 把曾金燕都氣哭了。

「東珍」的創辦者李丹,早期投身防艾事業,還 是做了一些事情,所以他在各地高校組織防艾講座,我在體力許可的情況下都參加了。但我後來也陸續聽到防艾圈對他所作所為的各種惡評。 我想年青人沒經驗,出現錯誤也是難免的,所以一直告誡他要真正為 艾 滋病感染者和孤兒做些事,但這次是讓我徹底失望了。據有人證實,李丹在國外以救濟艾滋孤兒的名義募捐,但拿到某基金會的捐款後,並沒 有用於尉氏縣的孤兒。至於這筆錢用到了何處,我就不得而知了。有人向我反映,李丹目前遭遇經濟危機,我不知道他此前獲得的國外捐款、 獎金等究竟是如何使用的。

三點聲明

綜合所述,我嚴正聲明三點:

一,《亞洲週刊》的報導並沒有失實之處。我的身體不好,長期患有高血壓、心臟病、胃病等,一直 靠藥物維持,但和此前情況差不多,我只是心情非常不好。
二,高弈坤不是我的助手。從聲明發佈之日起,如果她還對外宣稱是我的 助手,我將採取必要的手段。
三,從聲明發佈之日起,我仍堅持三不政策:1不成立組織2不收捐 款3不與任何人合作。如果有人以我的名義進行任何活動,不管說得多麼甜言蜜語,我將採取必要的手段。
高耀潔
2007年4月22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04-27 8: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