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議強徵地 成都上千村民堵路攔工程車

成都來龍村被強行推土後,釘子戶在動工的田地中(村民提供)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5月12日訊】(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採訪報導)成都市龍泉驛區十陵鎮政府出動數百社會上的人,對付抗議的上千村民,強行推土動工。村民指該區的城鄉一體化沒有手續沒有規劃,罔顧當地村民的意願和利益。

成都市近郊龍泉驛區十陵鎮當局,在一千多村民抵抗的情況下,十天前,動用數百社會上的人強行對千畝耕地進行推土,現場有警察助陣。當地村民張二星期四告訴記者—

張二:「30號上午,他們來強行動工,帶了四百多人社會上混的人。包括銀行、飯店那些保安都叫來了,他們自己還帶了救護車來的。老百姓一千多人,堵在路口不讓工程車出來。當時就發生了衝突。由於老百姓人太多,他們沒敢打起來,等到中午十二點多老百姓散去回家吃飯,他們分了四撥工程隊,沒辦法阻擋。當天中午開始沒日沒夜的推推到今天,晚上通宵,中午也不休息。」

記者:「你們當天報警了麼?」

張二:「沒辦法報警嘛!他們帶來的人裡面有警察,兩三個,其中一個還一直拍攝我們阻擋它的老百姓,有三個人穿著警服,其他都是帶著鋼盔,青壯年。我們問鎮政府問村委,他們說這是他們開發商和我們沒關係。」

據瞭解,整個十陵鎮城鄉一體化影響房屋拆遷,失去耕地的村民有一萬多人,單是來龍村就有上千人。從04年起來龍村的耕地就被凍結了,由於當局拿不出耕地的徵用手續,最後只能暫時採取租用的方法,而罔顧村民的反對,張二說—

張二:「到目前為止我們這裡沒有協議呀,動工前幾天他才拿這個租地協議下來,組長沒有簽,因為老百姓都不同意,因為這個租金拿到手上根本沒辦法過日子,一個月只有幾十塊錢,老百姓不同意這樣租。」

農民除了失去賴以為生的土地,還失去安身之所,當地05年開始拆遷房屋,多數村民在當局邊哄邊嚇的情況下遷出。過渡時期至今已長達兩年多,村民過渡人均每月80元,加上每人分到每月幾十塊的土地的租金,生活非常困難。

然而令村民心寒的是,第一批建成的安置房,竟被當成商品房向外出售,張二說—

張二:「城鄉一體化集中的土地,租的形式你不能搞房地產建設,他把安置房賣掉了,賣給了本地以外的人,而且都是以商品價賣的。」

房屋被拆被迫搬走的村民為了保護土地回到村莊然而最終失收,至今僅剩下的幾戶釘子戶在經歷了強行推土後,更加擔心自己的處境,重慶釘子戶的維權成功案例帶來的曙光熄滅了,村民黃三說—

黃三:「事先是想不會有什麼的,我們相信現在的社會不會發生這種情況的。加上上次重慶釘子戶的開發商什麼手續都有,只是沒有談好條件,他們都可以釘這麼久,我們這個事呢?什麼協議都沒有,什麼都沒看到,而且他什麼規劃我們也不知道。」

本台記者星期四致電負責城鄉一體化的十陵鎮推進辦一位主任元慶才,對村民的有關投訴進行詢問,「我們按政策辦」和「沒事兒的」兩句話,似乎是他應付一切的答案—

記者:「好像城鄉一體化過程中一些村民不滿是麼?」

元慶才:「沒事的,這邊都是按成都市城鄉一體化政策來做的。」

記者:「你們的規劃是什麼?」

元慶才:「都是按成都市 63號文件辦的。」

記者:「但是他們說你們沒有徵求他們同意就強行發展是麼?」

元慶才:「沒有沒有。」

記者:「安置房的問題解決得怎麼樣了?」

元慶才:「現在老百姓都比較滿意了,沒事兒的。」

強行徵地在這位官員的解釋中,成為貫徹政策必須的手段,當記者要求他對政策進一步解釋時,得到的答案竟是租地是暫時的,徵地將是最終的「解決辦法」—

記者:「「前幾天你們有強行動土的情況?」

元慶才:「那不是強行動土,那是按政策來進展的,現在一萬多人不進展怎麼行呢?」

記者:「發展以後土地會還給他們耕種還是怎麼?」

元慶才:「那土地是按城鄉一體化政策來做的。」

記者:「是怎樣的政策,簡單說一下可以麼?」

元慶才:「現在是租用,下一步就是徵用了。」

記者:「那這些原本是農民的人怎樣安排呢?」

元慶才:「我們辦事處按照城鄉一體化政策來辦理,他們的社保、這些都按政策來辦。」

記者:「但是他們反映現在既沒有土地、也沒有社保、也沒有經濟來源。」

元慶才:「我們給他租金呀!」

記者:「僅僅是 1500 元一畝,每個人分下來也不足一千塊一年呀?」

元慶才:「交租金什麼的沒問題呀,下一次完了以後,我們就算土地補償費,社員的安置費,什麼都給他解決完了。」

記者:「那是什麼時候?」

元慶才:「08 年。你如果感興趣你改天過來,我們一起交談,行麼?」

官員的邀請,令記者想起村民說過兩年前北京某財經雜誌的一個記者曾到當地採訪徵地拆遷事件,被區政府請吃了一頓飯,而這篇稿子最後沒能見報。

在兩年多的維權過程中,村民嘗試了上訪不果;走法律途徑,律師打退堂鼓;而媒體的沉默令他們尤其難過,村民說—

張二:「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以後,我們找了咱們四川省的各個媒體,他們都不來,都好像說成都市裡關於土地的他們都不來,投給他們都不敢接,又不是一兩個人,幾千個老百姓都找不到地方說話,我覺得很苦。」(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5-12 3: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