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非洲的日子裏】曲折的旅程(1)

溫哥華小男人

機場候機室。(Getty Images)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我第一次出國旅行就費盡周折。多年以後,在受洗成為一名基督徒後,總是想是不是神在通過這次曲折的旅程,向我啟示:我非洲的日子將不會是一帆風順的呢?的確,在我意氣風發地開始我的非洲之行時,根本壓根也沒想到,有一天差點就死在非洲,再也回不到我的祖國和家人的身邊。

1993年,出國對於大多數國人來講,還是一件挺神秘的事情。一聽說這人要出國,且不管去哪兒,大家都投以羨慕的眼光。那時的首都機場還是原來規模很小的老機場。有多小呢?這麼說吧,也就是相當於現在國內的一個中等城市的火車站。

出國那天,正趕上北京到以色列特拉維夫開通的航線,看見很多猶太人正忙著辦登記手續。一個以色列小孩站在旁邊,輕聲念著一句英文標語:”Welcome Again”,念完後又自己立即大聲而堅決地加上一句:”Never again”。我一聽就明白了,可憐的孩子,一定是又讓我們哪一位「絕頂聰明」的國人宰了一刀。

我們搭乘中國國際航空公司由北京經由阿聯酋沙迦,飛往埃塞俄比亞首都亞蒂斯亞貝巴的航班。在辦理了登記和邊檢手續之後,就開始了漫長的在候機室的等待。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一直到了深夜,仍然沒有任何登機的跡象。詢問機場人員,每次都給不同的理由。沒有水,也沒有飯,似乎國航已經忘記當天還有這麼一個航班。

當天跟我們同機飛行的還有朝鮮國家足球隊的一幫球員,教練是一個白人,總是跟朝鮮隊的球員坐的遠遠的,幾個小時內沒有看見他跟球員說一句話。朝鮮隊的翻譯不斷地走到櫃檯,手指著小姑娘,用英語質問為什麼還不能登機,又厲聲說如果再拖延的話,就要這個小姑娘來承擔他們所有的損失,然後就嘴裏唧唧咕咕地走開了。

這樣質問了兩次之後,就有一名中國的警察走到這翻譯跟前,以極其流利的英語警告他注意他的態度。後來,在非洲接觸了更多的北朝鮮人之後,對這個有著「鮮血釀成的友誼」的鄰邦,就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又不知等了多長時間,國航的人一覺醒想起還有這麼一個航班,終於出現在我們面前,給我們安排住宿。國航安排住宿的方式可謂意味深長:先是把旅客當中的白人(包括那位朝鮮隊的教練)和幾個中東人安排到一個賓館,然後騰出手來把中國人和朝鮮人安排到機場附近的另一個。等我走進分配給我的房間的時候,天已經快亮了。躺在床上,不由得從內心裏感慨到:人啊,能有一張床睡覺,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

第二天晚上,終於如願以償地登上飛機。頭一次坐飛機,內心的興奮就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看著國航的空姐,個個都跟仙女一樣好看。心想飛機就這樣一直開下去多好,我也不要去什麼非洲了。想著想著,忍不住就睡著了。

睡一會兒就醒了,看見乘客們都在安靜地睡覺,整個機艙裏只有飛機飛行的嗡嗡聲音。我口乾舌燥,想喝水,摁了一下呼喚的按鈕,也沒人理我。我只好自己往飛機後部走,想弄點兒水喝。到了後邊一看,兩個空姐正脫了鞋,半躺在椅子上睡覺,其中一個還咧著嘴,打著呼嚕,那呼嚕的聲響,我琢磨著也不次於我老爸。空姐看來也是很體貼週到的人,很能為乘客著想,在身旁放了兩箱打開的可樂,任由乘客自取。 我看見有一個乘客正在「發揚」「愚公移山」的精神,默默地將可樂一趟趟地搬運到自己隨身攜帶的背包裏。我深深地被他這種「勤勞」的作為震驚,鼻子一陣陣發酸。

也不知又飛了多長時間,總算到了阿聯酋的第三大酋長國沙迦(第一是阿布扎比,第二是迪拜),正是當地的半夜。按計劃只應在沙迦做幾個小時的短暫停留,然後再繼續飛往亞蒂斯亞貝巴。可是一下飛機,一個空姐過來告訴我,剛才飛機在飛行的過程當中,四個發動機壞了一個,所以你們也別著急再往前飛了,在沙迦休息幾天,等新的發動機從國內運來再說吧。

於是我們就又開始了在沙迦機場的等待。我身邊坐著一位國內某個單位的領導,帶著單位的幾個年輕人出差。看著出來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領導,因為他一邊抽煙,一邊大聲暢談國內和國際形勢時,那些年輕人都在滿臉欽佩地猛點頭附和。突然間,這位領導停止了形勢教育,從背包裏拿出了一台照相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旁邊站著的那位漂亮的阿聯酋女警官跟前,拉住她的胳膊,用中文說到:「來,照個相,照個相」。那女警官先是驚慌地往旁邊躲閃,待明白原委後,皺著眉頭朝領導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領導的表情一瞬間有點尷尬,但也就是一瞬間,隨即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用中文說:「不照?Okay, Okay。」然後又鎮定自若地回到他的下屬身邊,點燃一只煙,抓緊時間繼續他的國際形勢教育。

我的旁邊還坐著另外一個國內來的同行,來自江蘇某縣,這次是去鐵道部在吉布提的一個工程項目。多年來我依然記得這位仁兄,因為他的瞄準能力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位大哥以前就在非洲工作過,所以一路上給我傳授了很多寶貴的有關非洲的知識。

大哥是個大煙槍,在機場等待的時候,一只接一只地猛抽,一邊抽還一邊吐痰。大哥吐痰的方式絕對與眾不同,在吐之前他通常先在喉嚨裏發出一聲非常洪亮的預警,相當於向全體人員發出一個要吐痰的通告。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大哥身上的時候,只見一口痰從大哥的嘴裏飛出,畫出一個優美的弧線,然後不偏不倚地落在差不多兩米外的拉圾箱裏,然後大哥再若無其事地繼續抽煙。

在機場坐的時間長了,我就想上廁所。正好旁邊過來一位印度的小夥子,衣著整潔、臉上掛著得體的微笑。我就向他打聽洗手間在什麼地方,他熱情地指給了我。等我從洗手間裏出來,他就坐在我的身邊跟我攀談了起來。在確認彼此是從哪個國家來的以後,我們倆首先微笑著讚美了對方的國家。突然,只見印度小夥子換了一副痛苦的表情,告訴我他已經兩天沒有吃飯了,能不能給他錢他好買飯吃。

天哪,可憐的印度朋友,他絕對想不到,在我筆挺的西裝口袋裏,只有10個美金,否則他絕對不會投資這麼長的時間來跟我先發展中印友誼。聽了他的話,我頭腦裏開始掙扎:如果把10美元給他,那麼我會立即給祖國增光添彩,可是我這一路的行程還很長,誰知道會有什麼用錢的場合呢?那麼就如實告訴他我只有10個美金,可是一想這萬萬使不得。這時,我恨不得這是兩張5美元的鈔票,這樣的話我就可以瀟灑而大方地拿出5美元給他。沒有辦法,我只有不斷地”parden, parden”地假裝聽不懂他的話。印度朋友估計是看出了我的狡猾,滿臉失望地離開我走了。看著他的背影,我的心中充滿了深深的歉意,琢磨著下次出國時一定要鐵道部把這10美元換成兩張5美元的鈔票。

天亮的時候,我們被帶出了機場。一出機場,一股熱浪迎面襲來。滿目是碧綠的草坪,以及熱帶的棕櫚樹和椰子樹。街上飛馳的是清一色的小轎車,偶爾能見到一兩輛摩托車,但是看不到一輛自行車。所見所聞,能讓人立刻感覺到這個小小的海灣石油國家的富庶。這時候,我心想:又有什麼在這個奇異的阿拉伯國家等著我呢?另外,前面的旅程又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呢?@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12-13 1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