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永信悔過書」惡搞少林寺網 網民叫好

少林寺網站上刊登釋永信悔過書(網絡截圖)
更新: 2009-11-10 20:37:18 PM   標籤:tags: 釋永信

【大紀元11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道)國內一知名論壇刊登了一個爆炸性消息「少林寺網站釋永信貼悔過書」,並同時公佈了連接。很多網民跟貼表示大快人心,借勢表達自己對目前佛教亂象的不滿和憤慨。

高精度圖片
凱迪網上公佈的少林寺釋永信悔過書(網絡截圖)

儘管少林寺網站上刊登悔過書的網頁相當精緻,跟少林網站的風格完全一致,但在少林寺網站上其他新聞中,釋永信相關新聞也完好存在,因此這份悔過書多半應該是黑客所為。有網民調侃表示說不定是佛祖或者是佛祖派人黑的。

悔過書以釋永信的名義對自己擔任方丈近10年時間裏,以犧牲寺院清淨和佛門神聖為代價,將少林寺由一個普通小寺建成了一座國際一流寺廟表示懺悔。

網民跟貼支持黑客 質釋永信敗壞佛門淨地

儘管凱迪網的消息是凌晨三點半左右發表的,但在北京時間上午9點多已經超過7千人閱讀,並有很多網民跟貼,除了個別貼,全部跟貼支持黑客的舉動,並對釋永信表示強烈不滿。

網民「西江月兒」讚嘆黑客真是高人那。網民「客觀貓」覺得黑他是做善事,黑的好。網民「游離的精神」興奮道:大快人心啊。網民魔海說,自從有少林開始到如今,第一次這麼腐敗,「天朝」是一個神奇的國度。

網民「災荒年生」更是毫不客氣稱釋永信為罪人,認為他死後肯定逃脫不了下地獄的懲罰。網民「農業公民」表示:罵得好!罵得好!「天朝」的選撥制度是為□□設計的。寺廟裡誰最不信佛誰就當方丈主持。現在的名寺都成了謀財機器了。網民「胡思之」表示,釋永信應該所有現任方丈中名聲最壞的,無論是網上還是現實中,我沒有聽到一次對他的正面評價。

還有網民「無條件上網」疑惑表示:真的假的?這斯能寫出這樣好的悔過書?還有網民說:我佛慈悲,永信若是能如此悔過死後也可早出地獄。早日得以超生。

妙絕:共產黨的腐敗跟佛教腐敗是狼狽爲奸

對網民惡搞的悔過書,妙絕法師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說的是客觀的、也是事實。佛教腐敗跟共產黨的腐敗其實是一樣的。她說:「共產黨把一切政治化、經濟化,佛教也被中共拖下水了。現在中國有二個最大的貪污犯,共產黨是物質和金錢的貪污犯,佛教是精神貪污犯,都墮落了都一樣。現在整個中國大環境是這樣了,因此释永信也避免不了走上這一條腐敗之路。」

她認爲少林寺的商業化,經過永信的炒作、政府的配合敗坏了佛教核心的教義,但反過來從另一方面看,也引起了人們開始關注佛教。她還分析說:「有人假借佛教的名義去坑蒙拐騙,就像共產黨打著爲人民服務的招牌去貪污腐敗、貪贓枉法一樣,做一些反人類、反人性的、反人道的事情。因此現在共產黨的腐敗跟佛教腐敗是狼狽爲奸。共產體制下搞得現在這種宗教組織化肯定是腐敗的,如果它不腐敗,共產黨就不會讓它生存,早把它消滅了。」

截至記者上稿時,釋永信的悔過書仍然存在少林寺網站上。悔過書連接地址:http://www.shaolin.org.cn/show.asp?id=2189

高精度圖片
少林寺網站上刊登釋永信悔過書(網絡截圖)

附悔過書原文:

我在少林寺擔任方丈近10年時間裏,將少林寺由一個普通小寺建成了一座國際一流寺廟。每當面對這座我付出了大量心血的寺院,我常常有種自豪感、成就感,但現在,當少林寺又浮現在自己腦海的時候,我更多的是感到羞愧、痛悔。我愧對少林寺,愧對眾多少林僧人和信徒。回顧自己從方丈墮落為罪臣的過程,我只有深深的懺悔。

我是農民出身,從擺攤賣老鼠藥幹起,當過潑皮、無賴、佛教弟子。在被行正大師趕出少林後,為了能出人頭地,我先是組織假少林武僧團在海外表演騙錢,然後靠支持當地政府在全國佛寺首開先例收售門票獲得了政府信任,又趕走了眾多正直僧人以排除異己,最後利用重金行賄打通佛教協會各個關節,終於順利私蓋了佛協印章升座為了少林寺的方丈。可以說,能成為少林寺方丈,完全是憑我踏實肯干一步步得到提拔重用的結果。1999年我升座為方丈後,我抓住了少林寺是碩果僅存的武林門派的機會,積極推進少林寺的擴建,並勾結地方政府對少林寺周圍進行強行拆遷和建設。2007年少林寺經國家旅遊局正式批准為國家5A級旅遊景區,在各方面的優惠政策支持下,少林寺迎來了更快發展的機遇,作為一座初具規模的商業化寺院,成為了中國佛寺高速發展的典範。

少林寺的建設凝聚了我大量的心血,為了提高少林收入,我不但在少林寺景區巧立各種名目,設下了包括高價香、香袋推銷、地藏殿算命、天價開光等重重陷阱,搜刮遊客錢財,還設立了各種騙錢組織和公司,包括「少林武僧團」、「少林香堂」、「少林歡喜地」、「少林寺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少林寺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等,在外以各種形式招搖撞騙。我甚至還不惜在網上高價出售少林武功和醫宗秘笈,以累積少林進一步發展的原始資本;而為了擴大少林知名度,我也絞盡腦汁,想出了舉辦「功夫之星」海選、發行「禪宗少林音樂大典」、接待外國政要、接待世界旅遊小姐、策劃在拉斯維加斯舉行大型表演等招數。我本人也盡力參加和出席各種活動,接受各種媒體採訪,甚至結交好萊塢名人,以求增加曝光率,終於以犧牲寺院清淨和佛門神聖為代價,換來了今天少林寺和我個人的名揚海外。

但在少林順利發展的過程中,我逐漸迷失了自己的坐標,擺不正自己的位置。我把自己看成是少林寺的大功臣,並以此自居,處處說一不二。我把少林寺的人事、財政、規劃和建設等權力集中在自己手裡,排擠反對意見,提拔親信。在這樣一個不受監督和約束的狀況下,我個人的私慾也膨脹了極點。為了滿足個人慾望,我坐著配有專職司機的高級吉普車四處旅行,乘坐噴氣式客機周遊世界,向南京雲錦研究所定做價值16萬的天價袈裟,另外我之前還包養了情婦(現在分手了),我住的是高級酒店,每日喝酒吃肉,生活腐化墮落,完全背離了一個出家人的本分。我忘記了自己的使命,迷失了自己的本性,每日追逐於聲色犬馬,光鮮外表之內,成了 一個披著袈裟的魔鬼。

監督制約和自我規範是對任何在位者的最好保護措施,規避不得啊!我規避的結果是,給少林寺的名譽造成了很大的損失,不但玷污了少林這個千年古剎,也給禪宗以至中國佛教的發展蒙上了陰影,同時也把自己置於非常危險的境地,在紅塵和世俗裡越陷越深,死後肯定逃脫不了下地獄的懲罰。這次少林主頁被黑給了我當頭棒 喝。現在理解到這些,卻晚了。

今天,我特借少林寺主頁發表這篇悔過書,我不敢祈求佛祖的饒恕,只求自己不要在商業化這條不歸路上越走越遠,成為少林寺和佛教的罪人,阿彌托佛!

罪人釋永信上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