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比「黑車」更黑的是壟斷權勢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23日訊】
  近日新聞報導,漢口火車站掛了一個巨大的警示牌:「請不要搭理陌生人問話,謹防上當受騙。」類似的提醒隨處可見。本來就缺乏安全感的公眾,對陌生人的防範和敵意還在與日俱增。

  廣州、武漢等地的火車站治安已經讓人觸目驚心,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情形。

在這些地方搭理陌生人,你可能會上當受騙。而在通常被認為比較斯文的上海,假如你搭理陌生人,讓他搭一個便車,你很可能遭遇到以執法的名義對你進行野蠻打劫。

  上海閔行區的張先生駕車上班,在路口等候紅燈時,一男子上前來聲稱胃疼,打不到車,要求搭一段便車回家。好心的張先生讓他上了車,開到他所指的地點,「胃疼」先生突然搶拔了他的車鑰匙,七八個人將他拖出車外,卡住他的脖子,反扣他的雙手,搜走了他的駕駛證和行駛證。

  張先生遇到了劫匪嗎?一個神志正常的人都會這樣認為。不過比劫匪更可怕的是,這些人身穿制服,聲稱自己是在執法。那位「胃疼」先生,原來是俗名「鉤子」的「協案人員」,裝病設了個陷阱。張先生予人方便,被認為涉嫌非法營運。他四處奔走,投訴無門,只好交了1萬元罰款和200元停車費,並保證放棄陳述和申辯之後,取出了自己的車。

  張先生到閔行區交通執法大隊投訴,申訴自己好心竟然受罰,對方回答是:「他胃疼關你什麼事?」如果你對官員如此冷血感到好奇的話,那麼再看張先生到更上級的部門閔行區建交委得到的答覆:一位王女士坦然說,抓錯人通常就算了,只怪他運氣差。一位萬姓科長說,沒有僱傭社會人士誘騙車輛,「沒有這種人」,「那很有可能是一部份有『正義感』的社會人士配合執法」。

  「鉤子」的存在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也許,既然能夠採用如此手段執法,萬科長的公然撒謊也就見怪不怪了。

  一年前,上海曾經發生「黑車」司機刺殺「鉤子」的悲劇,當時很多媒體都進行了詳細的報導,莫非萬科長已經忘了?《南都週刊》的記者還深入「鉤子」內部進行調查,寫出了長篇報導。透過這篇報導,我瞭解到,利用「鉤子」執法的惡劣之處,遠遠大過少了一些浪漫的旅途,或者好心得不到好報,而是利用弱勢群體的困境,讓他們互相廝殺和仇視。那些下崗的、外來的、生活窘迫的人們,被迫開起了「黑車」,同樣來自這些階層的人當上了「鉤子」。

  從張先生好心受罰的網絡反應來看,「鉤子」再一次被「黑車」及非「黑車」司機仇視,有人聲稱遇上了一定要碾死他們。司機們也應該知道,在他們被「鉤子」鉤住之後,繳納的上萬元罰款中,「鉤子」只能得到200-500元。他們的命運,也就是一個魚餌而已,既有可能被魚吃掉,也有可能被釣魚的人扔掉。

  顯然,去年的悲劇並沒有讓上海交管部門有所反省,「鉤子」執法的範圍反而擴大了,不僅針對真正的「黑車」,還去誘惑更無辜的上班族;不僅假裝正常打車,還冒充「肚子疼」、「家人出事」的可憐蟲,直接摧毀了我們人性中殘存的善良。

  曾經有一個「鉤子」對記者說:「做鉤子的都是黑社會,不是好人,我也是壞人,就是合法搶錢啊!但我不抓車,也有別人來抓車。」從這一段自白和辯解中,不僅可以看到上海交管部門對人倫道德的摧殘,還可以發現公權力墮落的秘密——— 居然和「合法搶錢」出現在一個句子裡,還如此水乳交融,令人不寒而慄。

  「黑車」到底黑在哪裏呢?就是沒有向這些部門和出租車公司繳納管理費用而已。管理費用該不該繳?那要看它的設置是否合理。如果壟斷性太強,市場被扭曲成畸形,部門利益和出租車公司的利潤高得離譜,沒有「黑車」那才是怪事。

  通過市場調節,輔以適當管理,「黑車」並不至於如此「猖狂」。但是由於權力的貪婪,這種調節的渠道被阻斷了。這才是「黑車」存在的根源。跟這種權力畸變相比,「黑車」實在算不上有多黑。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9-23 2: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