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警司法人員修煉故事
2003年5月的一天深夜,美國波士頓的Steven Gigliotti睡不著覺,半夜2點打開了電視。當地主流媒體劍橋電視台正在播放「天安門自焚案」真相片,他一下...
如果你不喜歡另外一個人,實際情況很可能是你不喜歡內心中的另一個自己或自己生命的另一部份。
王友群:我是從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到1999年4.25事件的時候,我修煉了將近4年的時間,這4年裡,我沒有花中紀委監察部一分錢醫藥費,身體狀況良好。而且真正按照法輪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三個字,做到了不貪一分錢的財、不好半分的色、不迷戀任何權勢、地位。我的工作深得中紀委監察部領導的信任。
2008年11月19日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友群,向時任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胡錦濤,寫了一封題為《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的檢舉信,在這封檢舉信中,王友群提出了兩點要求,第一、依法逮捕周永康;第二、周永康必須賠償王友群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一千萬人民幣。
王友群,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國際政治系,博士學位,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1999年4月25日王友群參加了萬名法輪功學員的中南海上訪,1999年5月7日,王友群寫了一封致江澤民的公開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不知等待著王友群的將會是什麼……
一九九七年,二十多歲的我在部隊幸遇大法,並開始修煉大法,一下子改變了我陰暗的人生。 一、邪黨教人作惡 小時候,我是一個很純潔的小男孩,天真無邪,勇敢可愛,但是隨著長大,特別是在中共邪黨控制的大陸,其有意的放縱人性中惡的東西,電視上、報紙上、人們談論的都是耳熏目染的色情、暴力,追逐名利等,因此在中學時代就開始談戀愛,走向社會後更是五毒俱全,吃、喝、...
情斷緣未斷。當陳國華偶然間閲讀了一本書後,他和父親的淵怨竟然在一瞬間化解了,從此,這本神奇的書改變了他們父子兩人的命運……
德國高級警督卡斯滕修煉法輪功十幾年了,最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時候,最吸引他的就是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卡斯滕說:「其實我們社會中很多東西都有所遺失。例如,德國一詞,用中文講,叫做『道德國家』。德國的道德也有一些在整體發展中被壓制。當我讀到這些(真、善、忍)原則並且學習和理解這些原則時,我感到非常美妙。」…「建三江事件」沸騰國際,他呼喚中國同行快看《九評共產...
當警察問我:「法輪功哪裏好?」我告訴他:「最有發言權的是法輪功修煉者本人,或者法輪功修煉者身邊的親人,朋友,同事……」
所謂的「公款」是誰的錢?都是老百姓的納稅錢。想到《轉法輪》裡講的「得」和「失」的關係,我就決心不用別人的錢了。但是掏錢的時候真難受,這麼多年了,早已忘了掏自己錢的滋味。我咬著牙頂著難受勁兒,硬是自己付了錢。回家後,我卻感到渾身前所未有的輕鬆。我領略到了修煉的真諦,就是要真正地改變自己。
我是一名工作在司法部門的警察,也曾在謊言與利益的驅使下參與迫害過法輪功學員。然而後來,我不但明白了真相,還成為了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在修煉與反迫害的路上堅定地走過了十年。
我是一名公安警察,由於不明真相,曾直接參與迫害一位法輪功學員,勒索了錢財。近幾年來,看到法輪功真相資料,我明白了真相,自己非常懊悔,以贖罪的想法接觸了法輪功,知道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二零一零年二月份,我也走入了法輪功修煉。
(shown)我說:「不就是共產黨不准煉法輪功嗎?那我退出共產黨!」說完我順手抓了一張紙寫上了退黨申請:「因煉法輪功多次被整,我嚴正申明退出共產黨。」這時我心中甚麼也不想,沒有了任何的怕和恐懼,甚麼勞教判刑都不管了。此念一出,震撼我的心中天地,正氣浩然,身如天高,志如鋼硬。我寫好交給他們就離開了,他們追出來拉著我說:「老革命,你這樣做不行,你退黨我們領導全完...
(shown)這時處長聽到了吵鬧聲過來說:「老革命,你先冷靜,我給你先講一下,現在全黨、全國從昨晚開始就抓法輪功,你休假可能不知道情況,每一個煉法輪功的都要說清楚怎麼回事,黨委緊急會議決定,紀委書記代表組織找你談話。」憑一個警察的直覺,我反應過來了:全國開始大迫害了!我在心中直說:「完了,完了,共產黨完了,好壞都不分了,我忠於邪黨幾十年,今天成了罪犯,我相信...
(shown)我是中層領導,管理著八十名素質不高的警察和五十多名保安,這些人吃喝嫖賭,坑矇拐騙,黑白兩道,樣樣精通,這群人招來是領導收了錢的,進一個就是幾萬。我問他們怎麼進來的,他們說:「蝦有蝦道蟹有蟹道,我們進來也是各行其道,說到底是金錢開道。」領導跟我說:「你去把某隊這個爛攤子收拾好,把它理順,只有你的威信才能鎮住他們。」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
我天目剛開不久,有一次我單位一個同事入邪黨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舉手宣誓的那一瞬間,另外空間一個紅色惡龍形像的生命體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黨旗上那個斧頭鐮刀的標記,後變成紅色的惡龍形像),後來我找到這個同事談心,勸他趕快退黨保平安…學煉半年多後,我就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樣,放下生死,加入到講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我是一個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轄區內發現幾起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所謂「案件」,當時由我直接主辦,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拘留和勞教,說是非法,因為所有辦理的所謂法輪功案件可以說都不是依法依程序,嚴格的講,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腳的,更經不起歷史的檢驗,說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實而已。幸運的是,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許多的閃光點,他們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誠...
領導說煉法輪功的就是廉潔,讓煉法輪功的徵兵放心,因此部隊領導多次安排我徵兵。
十年前,中國發生法輪功學員「四.二五」的萬人上訪事件將法輪功推向了國際舞台,也讓我這個平凡素淨的律師,和成千上萬的台灣民眾因此得知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的洪傳,而且非常有幸的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
目前接受專訪的陳昌輝,真的讓人很難想像:他在五年多前,由於肝硬化末期並腹水無法控制,生命垂危。當時陳昌輝已經被醫院宣判最多隻有半年的壽命可活,同時也向保險公司領取了生命末期金。而今,因為煉了法輪功,陳昌輝身體得到完全的康復。他說:這幾年比當兵的時候還有生活品質,人生過的非常充實有意義,真的是太幸運了。
我是一名監獄警察。修煉法輪大法前,我也和現在大多數警察一樣腐敗墮落,犯人給煙、給錢以換取對他們的照顧,我都收。
古金男目前在台中地方高等法院擔任審判庭庭長一職,很難想像他曾經是個牧牛童。他出生在貧窮的農家,初中只讀了一年半,就輟學在家幫忙牧牛種田。直到當兵之後,才在軍中自修,參加普檢、普考,服役中通過普考,獲考試院分派到公路局任職。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海軍陸戰隊一個F-35中隊在日本正在進行訓練,應對在化學、生物或核攻擊造成的危險情況下進行戰鬥。美國空軍也在接受摧毀朝鮮核設施的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