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利用黨媒攻擊美國

人氣 1068

【大紀元2021年09月07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編譯)在2021年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之際,中共的宣傳機器加大了力度讚美中共和習近平。

在一個繁榮昌盛、新經濟競爭激烈的中國,普通民眾很容易拋棄曾經詆毀富人階層的黨。但是,通過持續的宣傳和不斷改變輿論導向(比如現在致富就被稱為一種愛國主義行為),中共不僅設法跟上了時代的步伐,而且保住了至高無上的地位。今年的口號是「永遠跟黨走」。

中國的上一代學童讀過一個題為「社會主義好,資本主義壞」的專欄。文章宣稱共產黨照顧人民,而西方卻讓其公民獨自遭受痛苦和飢餓,直到他們死去。中共真正的信徒們同情可憐的美國人,雖然他們的平均財富是中國人的六倍。今天,要讓中國人相信所有美國人都是窮人是比較困難的,但官方媒體成功地歪曲宣傳了美國的財富不平等和無家可歸問題。

習近平指出,統戰部和其它宣傳部門的任務是通過繁榮昌盛展示中共制度的優越性。官方媒體經常發表中文文章,講述美國經濟體制的不公平程度以及「不平等如何造成死亡」。

王福滿(又稱「冰花男孩」)在中國西南部雲南省魯甸縣的公路上行走。攝於2018年1月12日。(AFP/Getty Images)

在經濟學中,衡量一個國家內部財富不平等的指標稱為基尼係數。2016年,中國的基尼係數為38.6%,而美國的基尼係數為41.5%。這意味著美國的財富不平等程度僅略高於中國。但美國最低的29%的工薪階層的年收入略高於2.5萬美元,而中國的中產階級年收入約為1萬美元。與此同時,中國的億萬富翁幾乎和美國一樣多。更令人擔憂的是,6億中國人仍然靠每月140美元生活。所以在中國,財富不平等問題至少同樣嚴重,如果不是更糟的話。

中共在國內的宣傳機構大肆宣揚西方國家為遏制COVID-19疫情而犯的每一個失誤,包括美國的大量死亡。民主國家的每一個錯誤都被北京為其利益拿來大做文章。這些做法在中文官方媒體中得到了支持,然後在《環球時報》上用英文呼應,供世界其它國家、中國以外的人閱讀。

中共媒體利用1月6日國會大廈事件來顯示美國國內的分歧。中國國內的報導甚至稱美國為失敗的國家。北京利用有關美國的負面報導來證明,民主或者在美國不存在,或者正在崩潰,因此,中國公民應該為生活在中共政權之下而感到高興。

中共控制的電視台把美國媒體的報導作為其國內宣傳活動的一部分中共媒體經常告訴中國公民,美國媒體的報導支持中共的官方說法。新聞門戶網站新浪的一篇中文報導題為「美國正在經歷一場重大崩潰」。這個報導引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報導作為支持,該報導的中文標題被翻譯成「美國大崩潰」。

北京還利用這些美國新聞報導,將中國描繪為可以幫助其它國家的專家,或西方沙文主義的受害者,或世界的英雄/救世主。在抗疫問題上,中共被描繪成控制冠狀病毒的英雄。這些文章讚揚其急救人員和護士,或吹噓其在疫情早期對意大利的援助。而實際上,不僅大多數國家不感激中共,而且許多國家希望追究中共對COVID-19處理不當和撒謊的責任,以及對幾位中國舉報(疫情)者失蹤的負責。

有時候,官方媒體把中國描繪成一個不幸的受害者。《環球》的一篇報導聲稱「FBI探員承認他們陷害了中國教授。」這篇文章指的是田納西大學諾克斯維爾分校(the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Knoxville)工程學助理教授胡安明(Anming Hu)。他去年因涉嫌在申請美國宇航局資助時謊報自己與中國一所大學的關係而被捕。最後,因為陪審團未能作出一致決定,一名聯邦法官宣布該案的審理無效。

但無數其它案件都證實了中共利用學者做間諜。哈佛大學化學和化學生物學系主任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博士因未能披露他與中共的關係而被聯邦調查局逮捕。利伯因擔任武漢理工大學的「戰略科學家」和參與中國的「千人計劃」,從北京獲得150萬美元,以及每月5萬美元的報酬。其他因未披露與北京有聯繫或為中共從事間諜活動而被捕的學者包括:在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物理、化學和生物醫學工程系學習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尉葉延慶,和在波士頓貝絲以色列執事醫療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進行癌症研究的鄭佐松。鄭在試圖將他從實驗室偷來的有機材料偷運回中國時被捕。

中共的官方媒體何時將中共描繪為英雄,何時描繪為受害者,取決於哪個形象最適合中共政權的迫切需求。

當政權與外國發生爭吵時,這種宣傳旨在使公眾輿論反對這個國家。2019年,中共制裁挪威,因為當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了民主活動家劉曉波。同樣,中共的宣傳激起了中國公民對澳大利亞呼籲對COVID-19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的憤怒。

去年,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Twitter上寫道,如果美國如此關注透明度,並關注COVID-19的真正起源,那麼美國應該向國際核查人員開放位於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的生物防禦實驗室。這條微博立即被中共官方媒體收錄,成為以英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和其它語言發表的報導的基礎。中共認為中國官方媒體應該提倡「正面宣傳」,以「正確引導輿論」。國營的中國環球電視網和《環球時報》緊跟中共領導人的旨意,對此事進行了多版本的報導。

中共完全控制了所有新聞媒體和社交媒體的全面審查,同時它能夠通過防火牆將它不想要的信息拒之門外。中國大陸人民只能看到中共想讓他們看到的東西。

在這張未註明日期的照片中,人們在北京的一家網吧使用電腦。中共當局要求在中國銷售的每台電腦都使用審查軟件。(Liu Jin/AFP/Getty Images)

普通中國公民不知道在新疆,數百萬維吾爾族穆斯林正受到迫害、酷刑、拘留或被強迫勞動和強摘器官。他們也不不知道無數藏人被殺害,也不知道數百萬人被剝奪了宗教和自己的語言。他們不知道在西藏、東突厥斯坦(新疆)和內蒙古正在發生的文化滅絕。然而,他們知道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以及隨後席捲美國的暴亂。

當中共正在對自己的穆斯林人口進行種族滅絕時,該黨喉舌《環球時報》卻報導了美國虐待穆斯林美國人的故事。《環球時報》甚至稱美國為「一個由殖民、擴張主義的種族滅絕者建立的國家」。中國讀者不會知道東突厥斯坦(新疆)和西藏本來是獨立的,直到被中共軍事入侵強行吞併。

許多專家認為宣傳是北京最有力的控制機制。中共宣傳部門僱用了數百萬人,擁有龐大的預算和先進的技術。該政權的宣傳機器運作的信念是,宣傳既不是謊言也不是欺騙,而是建設和維持國家的必要和良性組成部分。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已經住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擁有上海交通大學的中國MBA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的一些中國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ese Propaganda at Home and Abroad: Chinese Media Attacks the U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在美投6400萬美元
借與外媒合作掩蓋來源 中共大外宣更隱祕做法
【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控制境外華人媒體
【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美國機構的共謀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大祕或晉升 北京急刪紅歌內幕
【新聞大家談】恆大樓盤爛尾?暗藏更大雷
【遠見快評】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祕密
【新聞看點】廈門疫情勢猛 武毒所更毒計劃曝光
【秦鵬直播】立陶宛再發難 建議丟棄中國手機
【財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團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