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親歷
「善緣這個名字好」,這是一位警察講的,他明白真相的過程,只是短暫的幾分鐘,但當時正邪較量、大法弟子一心救人的慈悲在另外空間也許驚心動魄。
宋福(化名)的大姐今年五十多歲,家住吉林省榆樹市黑林子鎮。她得了肺結核、腎炎,腳腫的不能穿鞋,糖尿病已經二年多了,打胰島素也不見好,在當地醫院住院治療,醫檢為綜合症。她身體非常虛弱,臉蠟黃,沒有血色,骨瘦如柴,當然甚麼活也不能幹了,親友們都商量著轉院治療,但又犯愁醫療費,聽說光檢查費就得八千元。
坐車在西安旅遊的時候會看見許多地方的房屋變成了瓦礫堆。2011年前後在西安三橋鎮城西客運站以西至西寶高速入口處我看見路兩邊大量的橫幅,上面都是寫著蠱惑人心及流氓邏輯的話「理解政府,和諧拆遷…」「拆遷造福後代…」「向支持拆遷的人致敬」等等等等。路邊三橋百貨商場已經從年前就開始拆了,路南(那馬路是東西方向的)也拆了一些,斷壁牆垣上寫著「收回房屋」等字樣,那是政府...
最近看見中國遠征軍回國的探親的報導,我感慨萬千,使我記起我們村中的一位國軍軍官淒慘的生活。
早晨在微博看見一條揶揄朝鮮偷渡客的帖子。發現很多人對他們的態度是那麼的不屑,不尊重。語氣更是高高在上的調侃。這就像很多年以前我們的蘇聯老大哥對我們的態度。其實朝鮮老百姓的生活卻正是我們幾十年前的寫照。
】文革時我被廣西蒼梧縣人和公社教育組和人武部打成大漢奸、大特務,遭到殘酷鬥爭,嚴刑毒打,險些被殺害。現將他們逼害我的事實公之於眾,仰望諸公看了聯繫實際,深揭猛批中共的滔天罪行,為千千萬萬死難者申冤雪恨。
這是發生在山東某濱海城市的故事。 6月2日晚7時,市廣場西側正在進行書畫拍賣。當然是非正規的「拍賣會」。
那天,有一個網友加我為好友,我跟他打過招呼後,對他說:「有件事情很重要,對你很好,我想跟你說說。現在已經有九千六百多萬人在網站聲明退出共產黨黨員、團員、隊員了,你知道為甚麼聲明嗎?」對方發來文字訊息回覆我:「不想知道。」
我們臉都紅了。但我們在心裏卻都認同這句話。一個富有的國家裏,人們還有這種意識。我們得好好反思:我們是個資源不是很豐富的國家,而且人口眾多,平時請客吃飯,剩下的總是很多,主人怕客人吃不好丟面子,擔心被客人看成小氣鬼,就點很多的菜,反正都有剩,你不會怪我不大方吧。
(大紀元綜合報導)編者按:這條熱帖出自天涯論壇,發表時間是5月4日,截止轉載前,點擊達到44萬。原帖的名稱為「大家來八一八外國人對中國菜的態度吧,標題要長長長……」
進入3月以來,中國南京的市民積極參與參天梧桐樹的保衛戰,可謂盛況空前,並使南京政府向市民道歉,並正式復函台灣立委邱毅,宣告取消砍樹計劃。台灣立委邱毅說,他多次去過南京,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夫子廟、秦淮河或「總統府」,而是一路茂密的法國梧桐,「這片上萬棵的梧桐從中山陵遠到市區,有相當部份是蔣中正擔任委員長時栽種的,當時用意是懷念孫中山」,已具「護陵」特殊意義,南京...
中共邪黨流氓成性,卑鄙無恥,耍盡花招欺騙世界和國人。本文所要揭露的是本人親身經歷的,而且是至今不為人們識破的罪惡——邪黨假改革開放之名,行殘害人民之實:推行改革開放,引誘人民走上犯罪道路;然後又以嚴酷的法律大量抓捕人民關進監獄、勞教所做奴工,把奴工生產的產品打上某某信箱,或者某某合資公司的名字,再後用這些產品出口騙取外匯,收買本國的軍心和民心,用於鎮壓人民、...
現今的中國大陸,人大多不相信神和誓言的存在,但是神和誓言是真實存在的,今天我講的這兩個故事,是我親身經歷的。
小偷,是人人都恨之入骨的「職業」,試想,一個人外出後,突然被小偷掏空所有,連回家的車費都沒有,會是甚麼感覺?
「離中國人遠點,他們最壞。」朋友這樣說,房東也這樣說。
中江縣的拆遷人趙某。是一個正式在職教師。因拆遷問題上訪好多年。沒有哪個官員和部門能推翻他上訪要求解決問題的理由和根據。但所有的官員和部門就是不依法給他解決問題。原因是如果解決了他的問題,中江這樣的問題太多了。根本解決不過來。
在上海世博會期間,上海有個名叫項南北的幼兒,才18個月就隨其父母被政府關押在特設的黑監獄81天,身心健康遭受摧殘。
關於西安高新區主任岳華鋒將甘家寨一、二、三小區520戶居民私有房產私自承包給村長陳尚義個人,違法拆遷,給居民造成巨大災難。
中國大陸西部某中共軍事基地,政委在一次作報告時慷慨激昂地說:「那天,有個副營長想提營長,到我家給送去了20萬(人民幣),我當時就扔到門外去了!……」這位政委是藉此標榜自己廉潔,但是會說的不如會聽的,底下聽報告的都心知肚明,這是婊子邊立牌坊邊拉客的慣用伎倆,其話音是:20萬,就想提個正營,門兒也沒有!——官價又「與時俱進」(漲)了!下來一打探,果然是有人送的更...
98年在廣西組建中國民主黨(廣西),12月份被廣西桂林市政偵警察抓捕,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我入獄三年。判決生效後我即被送往廣西重刑監獄服刑,2001年出獄。出獄的當天心情還是非常激動的,想到恢復自由後可以再為爭取中國民主做更多的事情,可以見到日夜思念的親人,特別是我的媽媽,我真的有點「責怪」她,因為自從我坐牢後她一次都沒有來看守所和監獄探過我...
2010年10月28日上午在哈爾濱市呼蘭區發生了一件城管人員當街將一位老漢打死的事情,現在很多媒體都報導了,可是卻跟我看到的大不一樣,我也是呼蘭人,那些城管打人時我也在現場圍觀,整個事情我都看到了,而且當時圍觀的人很多,他們也都看到城管好幾個人打老漢了,所以我要說出真相。請所有有真理和正義感的人多多轉載,多多頂一下此事,謝謝大家了。
回重慶兩日,和我預料的差不多,所謂的薄熙來,就是在用無知和愚昧,加上特權,在毀掉重慶。
轉院後,醫生們通過再次檢查,發現是腎結石和腎積水,並且尿道、膀胱都有結石,所以無法排尿。因為當時已經懷孕五個多月了,醫生們一直不斷在我母親面前強調病情的嚴重性,勸告放棄小孩保住大人,以後病好後才能有個健康的寶寶。修煉法輪大法的母親卻堅決反對打胎,並鄭重地告訴醫生:大人、小孩她都要,一個都不能少。
眾所周知「南大砸車事件」,本來是一個很小的撞車事故,無非是車主向學生說幾句安撫之話而已,誰知車主是原校衛處張處長之女。平時霸道慣了,非要女學生對車體的劃痕賠償,女生嚇哭了,只好打電話給老師求救,當其老師和同學來解勸時,車主打電話給其父叫來一批小混混,這些小混混七八個,其實就是校衛隊聘用的聯防、協防人員,只不過脫了外裝,有幾個是校內市場的小混混,維持攤販的。
外星人的回信!最震撼的麥田圈
大塌陷
動身去美國以前,曾多次往返中美的朋友告訴我:「去美國除了鈔票(信用卡)什麼也不要帶,美國的東西很便宜。」   對此,我半信半疑。畢竟,根據2008年的數據,美國的人均年收入(全美國民)為3.76萬美元(世界排名第4)、中國2008年人均年收入(全國居民)僅1100美元(世界排名109位),美國人均收入是中國的34倍。美國的物價怎麼可能比中國低呢?
偌大一個北京,我竟在公交車上遇到一位四十多年前的初中同學。這位同學在中共體制內摸爬滾打了一輩子,也曾以自己的精明強幹謀得一官半職。
自從96年綴學後,為了打發無聊的時間,家裏幫我買了一部德生的全波段收音機,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好奇,又也許是天生的反骨,當我搜索到美國之音,就一直堅持收聽其播放的節目。(其間偶爾也穿插著收聽一下BBC和德國之聲),並曾對收音效果之差(干擾)給美國之音駐北京辦事處去過信,在電台播放的回復是電台每年都要用四千萬美元(如果沒記錯的話)於反干擾,而中共也用了差不多的資...
今天是2010年8月 28日,2010年上海世博會開幕第120天,「上海世博會海外展館」開幕第114天。
共有約 803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上週,幾乎美國所有的州檢察長都宣布,他們將就谷歌(Google)和臉書(Facebook)可能違反《反壟斷法》的問題展開調查,並指控這兩家硅谷巨頭積聚了過多的權力和影響力,而且一直在占消費者和競爭對手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