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元社論
近幾年中國經濟崛起,實際上是用人民的血汗換取經濟果實,政府當局為了賺錢,可以犧牲環境、人權,但現在開始嘗到惡果,包括空氣汙染、毒食品與惡劣的水質,照這樣下去,中...
喧囂一百多年的共產主義運動﹐帶給人類的只有戰爭﹑貧窮﹑血腥和專制﹐隨着蘇聯和東歐共產黨的崩潰﹐這場為害人間的荒誕劇在上個世紀末終于走入了尾聲﹐從老百姓到黨的總書記都再也沒有什麼人相信共產主義的鬼話了。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以前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土崩瓦解,約百年之久的共產國際運動宣告失敗;但是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異數存留下來,而且統治著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國。一個不可迴避的問題就是,今天的共產黨還是不是共產黨?
中共建政55年的歷史是用鮮血和謊言寫就的歷史,而那些鮮血背後的故事不但慘絕人寰,而且鮮為人知。當今天的中國人在付出了六千萬至八千萬的無辜生命,以及更多的破碎家庭後,很多人仍然在想:中共為甚麼要殺人?當今天中共仍然在屠殺法輪功,甚至11月初還在漢源開槍鎮壓抗議民眾的時候,許多人也在想:中共是否有一天會停止殺人,學會用嘴說話,而不是用槍說話。
文化是一個民族的靈魂,是與人種和土地這些物質要素同樣重要的精神要素。
九評之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中國人非常重視「道」。古時暴虐的帝王被稱為「無道昏君」,做事不符合公認的「道德」標準叫做「沒道理」,就連農民造反還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老子說:「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也就是說,「道」中產生了天地。
提到暴政,中國人往往會聯想到秦始皇的苛政與焚書坑儒。秦始皇「竭天下之資財以奉其政」(《漢書.食貨志》)的苛急暴虐集中表現在四個方面:征斂無度、賦稅奇重;好大喜功、濫用民力;嚴刑峻法、鄰里連坐;箝制思想、焚書坑儒。秦朝統治中國時,全國約有一千萬人口,秦王朝竟徵用了二百萬人為役。秦始皇進而把嚴刑峻法施於思想領域,大肆禁錮思想自由,曾將非議朝政的儒生方士殺之千餘。
按《說文解字》,「黨」(繁體,上尚下黑)意即「尚黑」。「黨」,「黨人」,在漢語中含有貶義。孔子說:「君子矜而不爭, 群而不党。」《論語》中註釋為:「相助匿非曰黨。」中國歷史上的政治小集團,往往被稱為「朋黨」,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不好的概念,與「狐朋狗黨」同義,「結黨」和「營私」連在一起。
1840年,被史界認為是中國近代史的開端,也是中國從中古世紀走向現代化的起點。從那時候起,中華文明大概經歷了四波的挑戰和回應。前三波挑戰,可以以1860年代初期英法聯軍攻入北京,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和1906年日俄在中國東北的戰爭為衝擊肇因所形成的挑戰,而中國對之的相應回應,則是器物引進(即洋務運動),制度改良(即戊戌變法和大清立憲),以及後來的辛亥革命...
7月29日,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公開「立案審查」,該消息迅速成為海內外媒體關注的焦點。
在地球的東方,生活著我們中國人,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風俗各異,方言口音千差萬別,是什麼紐帶把我們維繫在一起,使中國人成為中國人呢?顯然不僅僅是地域,更重要的是文化和傳統。數千年裡,中國人同敬天地,祭奠共同的祖先,使用同樣的文字,學習一樣的典籍……在西方人的眼裡,那裏曾經是禮儀之邦。
政治學習,改造思想,這類事情中國人都多多少少經歷過,很多人可能會問,為何人的思想需要改造?其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的一套好惡標準、思維方式和話語系統都是反人性的,不可能在大眾中自然產生。也正因其反人性,在民眾思想沒有改造好以前,稍微放鬆思想控制,就會造成人性的復甦,危及中共統治。更何況共產黨本是西方的舶來品,是被唾棄的政教合一的獨裁體系,與中華民族文化極為牴觸。中...
落葉歸根,中國人對自己根的尋求和渴望從未停止過。近幾年海外流傳著一句話,「要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讓無數海外遊子燃燒起對自己民族的強烈的歸屬感。對黨文化進行清醒的反思和拋棄,驅除馬列毒瘤,解體黨文化,回歸中華民族正統文化,恢復民族的神韻,此其時也。
中國曾是神眷顧和傳播文化的主要地方。在遠古時代,人神共存,在神的引領下,人們直接奔人體、生命和宇宙去研究探索,留下了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八卦、中醫、漢字和預言等輝煌的成就。
「這些話以後千萬不能說——尤其是不能到外邊去說!」「這些想法反動,很危險,連想都不能想。」「注意,不能談這些危險話題,對你自己沒好處。」「我們換個話題好嗎?你知道,談論這個問題是很危險的……」
一種文化的形成通常需要漫長的時間,但是,在短短幾十年裡,共產黨依靠超乎尋常的宣傳灌輸和觸及靈魂的血腥實踐把黨文化在中國建立起來了,其成熟的標誌就是黨文化的思維從被動接受最終演變成為人們的思維習慣。
黨文化無處不在的一個具體表現是,除了完全佔據政治、經濟等公共領域外,還全面介入一向被認為是百姓個人領地或隱私範疇的家庭生活。結不結婚、跟誰結婚、生幾個孩子、何時才能生,黨一概要管,而且是動用一切國家暴力機器來管。
目錄:1.把中國皇曆叫作農曆或陰曆,把中國新年叫春節2.取消傳統節日,過黨安排的黨節3.年輕人結婚,要新事新辦,不拜天地神,唱感謝黨的歌
語言的形成和發展是一個自然的過程。漢語書寫系統的高度穩定性,對於保持華夏文明的穩定與統一,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對於中國這樣一個歷史長、傳統深厚的國家,語言規範行為的謹慎與適度,就顯得尤其重要。
語言是人類用以儲存記憶、交換信息、傳遞經驗、教化後代的工具。作為一個民族的靈魂和記憶,語言凝攝著該民族的終極關懷、價值觀念、歷史智慧、思維方式、審美趣味、社會風俗,反映了該民族與宇宙的關係、在世界中的定位、整體的生存方式和發展的走向。語言既是文化的一部分,又是文化的載體。語言是文化大系統中最重要的子系統。
中國素以「禮儀之邦」聞名於世。敬天信神、相信善惡有報是中國人幾千年的傳統,即使那些沒有明確信仰的人,也相信「老天爺」的存在。傳統上中國人遵循神佛、聖賢的教誨而努力完善自己的人格。人們對天、地、人的態度是恭敬、謙卑的,整個社會通過禮儀來規範。
站在未來回首今天的人類歷史,人們會真實地看到共產邪靈肆虐中華大地的那一幕幕觸目驚心、喧囂鬧騰和血雨腥風。在短短幾十年裡,在神州的土地上,共產黨以一次一次的殺頭,一輪一輪的批判,一波一波的灌輸,構建起了一個同我們的傳統格格不入的「黨文化」部落。
共產黨認為文藝是上層建築的一部分,只能為統治階級的利益服務。中共奪取政權以後,從經濟上把文藝演出團體收歸國有,從組織上把文藝界人士變成「體制內人」並對他們實行思想改造,在創作上對文藝界耳提面命嚴密控制,在短時間內把所有的文藝形式,如電影、戲劇、歌舞、曲藝等,都變成國家機器的一部分和灌輸黨文化的工具。
《九評之一》指出:「所有的非共產黨政權社會,無論其如何專制和極權,社會都有一部分自發組織和自主成分。……共產黨政權中,所有這些自發組織和自主成分被徹底剷除,取而代之的是徹底的自上而下的集權結構。」共產黨極端嚴厲的社會管制造成的後果之一是獨立的知識份子階層的消失。中共除了把一部分知識份子在肉體上消滅以外,把其他人編進各種各樣的「單位」之中。
文化是一個人群的穩定的心理和行為模式,一種文化的形成往往要經過漫長的歷史過程。可是中共攫取政權以後,在短短的幾十年時間裏,給中國人的思維、語言和行為模式打上了鮮明的烙印,製造了一個遍及中國一切方面、一切角落的黨文化。它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呢?
一九六八年的一個夏天,一位名叫威廉‧米斯特的美國業餘化石專家在位於猶他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蟲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赫然發現一個完整的鞋印就踩在一隻三葉蟲上。三葉蟲是一種生長於六億年前至二億多年前的生物,換句話說,在這久遠的歷史時期之前,是不是有著和我們一樣的人類文明存在?
共有約 45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被稱為江澤民「國師」的王林被取保就醫後,他的律師陳有西10日披露,在南昌某醫院一直處於昏迷狀態的王林,今晨心跳驟停,目前仍在搶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