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晓:恐吓民众的国保们就不想想将来吗?

刘晓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10月05日讯】刚刚看到报导,称在“十‧一”期间,前往山东探望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及其家人的国内外人士,不仅遭到了当局的监控和暴力阻拦,而且一些人还以“被喝茶”的恐吓方式而中止了行程。

据河南维权人士刘沙沙披露,至少两位网友“被警方给喝茶阻拦了”;而一位网名为“俺姓张名俊”的年轻人被国保找过,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仍心有余悸,声音颤抖。

众所周知,在当今中国大陆,警告、恐吓、暴力是中共国保、秘密警察们折磨良知尚存的民众的主要方式。类似的情况我们还在高智晟、胡佳、滕彪、江天勇、廖祖笙等人身上看到过,其中的恐怖恐非我这点滴笔墨所能尽述。然而,即便身在海外、呼吸著自由空气的中国人,却也依然无法避免被中共特务的恐吓。

据生活在芬兰的法轮功学员金昭宇最近撰文透露,不仅她本人因为呼吁被关在大陆监狱中的母亲而遭到中共特务的不断骚扰,就连她的朋友也因“被谈话”而精神上感到恐惧。她是在2011年9月下旬的一天偶然听说这件事的。

金昭宇的一位朋友因为跟其有来往,竟然曾“被谈话”数小时。对方是一男一女,他们暗示了自己的特务身份,告诉她不能再和金往来,如果持续保持朋友关系的话,她将会有危险,恐怕回中国会遭殃。那个威胁她的男子透露,他本人之前在其它国家留学就是给中领馆做兼职的,目的是监视身边的中国人,特别是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以及中共不喜欢的人,并定期把所知道的信息传递给中领馆。这个男人还告诉金昭宇的朋友说:“你不要以为和她保持关系就没有事,因为在你身边到处都是中领馆的眼睛,到处都是特务,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谁到底是谁,他们会清楚你的一切行动。所以你和她保持关系对你没好处。”这次谈话让金昭宇的朋友毛骨悚然,非常害怕。

毫无疑问,金昭宇的朋友受到的恐吓并非是个案。这样的例子我们还可以举出不少。

虽然中共的卑鄙我们早已知晓,但让我们疑惑的是,那些不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恐吓民众的国保、特务们,你们就难道不想想自己的未来吗?一个丧尽民心的政权仅靠暴力究竟能维持多久呢?当中共灭亡那一天到来时,你们如何自处?无疑,在中共走向灭亡的最后过程中,选择善还是选择恶至关重要啊!

不妨看看抛却共产主义政权的东欧是如何惩罚追随共产党的同谋者的。1993年和1997年,前东德特务头子沃尔夫先后被两次审判,在最后一次审判中,他以“剥夺他人自由”、“造成肉体伤害”罪被判处两年监禁。而那些有着特务经历的东德人在东德政权垮台后不仅失去了工作,而且失去了人们的信任,有些甚至受到良心的打击而精神错乱。

此外,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捷克就制订《刑法增订条例》,依据该条例,凡担任过捷共县级以上官员者,均可被处以二至五年有期徒刑。2010年,捷克政府还通过了对共产极权下反共受害者的国家赔偿和表彰的法律提案,即对共产极权犯下的罪行进一步做出法律评估。

波兰议会也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前共产党政权的同谋者担任公职。依据该法案,至少70万人必须坦白是否曾为波兰共产党充当线民,他们中包括公务员、学者、记者、国营企业负责人以及学校校长等。这些人都必须填报表格,鉴定身份,否则将被直接辞退。

除了捷克和波兰,东欧的波罗的海三国、克罗地亚等国也开始清算前共产政权的线民以及同谋者。这不断深入的清算应该让今日异常忙碌的中共秘密警察、特务、线民们引以为戒。

毫无疑问,在中共垮台的那一天,任何行恶者都要为曾经的所为承担起责任,因为曾被侮辱的和曾被迫害的都将祭起道义和法律的利器,公审行恶者。那些今日仍在恐吓民众的国保、特务们不妨自问:我能逃脱这惩罚吗?

评论
2011-10-05 12: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