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冉沙洲:当局狠批“九龙治水”释放的信号

人气: 19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11日讯】7月1日,习近平面对央视镜头,向江派常委放出狠话,称作风“要从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员会抓起,从高级干部抓起”。习的讲话,如同当着全体中国大陆民众及全世界的面,向江派最后的堡垒发出总攻的信号。这意味着,自中纪委巡视组进驻中宣部、王沪宁率五政治局委员弹劾江派常委刘云山江泽民父子被软禁、习近平基本全面掌控政治局面和夺回话语权之后,针对江派常委的最后总攻即将打响。

习近平7月1日的敏感讲话,不只是向江派常委发出总攻的信号弹,还有着风向标的作用。7月7日,大陆网路出现一篇微博帖文:《“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作者为“反腐动态A”,时下帖文正在网路热传。文章借着清朝“铁帽子王”政变的一段历史,影射江泽民集团的政变阴谋;公开否定江泽民当年为架空胡锦涛而设置的九常委制,将“打虎”矛头直接指向江泽民。文章所释出的强烈政治信号令外界关注。而与《“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帖文相呼应的,则是大陆财新网接连发表胡锦涛智囊俞可平关于主权在民、社会自治、推进中国民主等民主政治的文章。

帖文《“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开宗明义,首先回顾清朝雍正年间,“铁帽子王”策动一场意在通过“八王议政”来颠覆雍正王权的政变的那段历史。读者从“八王议政”一词倏忽间联想到“九龙治水”。文章指,权贵集团通过“王权分治,令不统一,拉帮结派,各持一方”来“维系利益长久化与最大化的制度保障”,以此映射当今中共常委制。文章随即直指中共的“九总统制”,称时至今日,中国居然出现了为权贵御用刀笔吏所讴歌的“九总统制”,其本质上也就是权贵蚕食权力,废弃法度,各执一摊,保全家族与集团利益最大化的方式。这种局面造成整个国家官僚贪腐泛滥,权贵强取豪夺,社会两极分化,环境资源枯竭,法制正义无存,矛盾冲突日炽。

文章说,十八大后,虽然“九总统制”从形式上变成了“七常委制”,但新当权者事实也是面临这种被权贵架空的局面,与当年雍正登基时期所处的国家环境具有极大的相似性。这是作者在暗批现任江派常委用对付胡锦涛“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方法对付新当权者习近平。称他们“实质就是要维护权贵操控政局、左右国策的模式,这本质上与雍正时期‘铁帽子王’要通过政变来推行‘八王议政’是一脉相承。”

文章不止大量引用“铁帽子王”、“权贵集团”、“七常委制”等敏感词,还使用了一系列关键字,如“1989年后”、“主使者”等等,让读者一看便知道是指江泽民、江派及江派现任常委。文章称,那些自1989年后经营起的权贵集团,形成的“铁帽子王”,显然不会甘愿放弃既得利益,他们要努力维系过往“九龙治水”各自为政的局面,以巩固延续自身集团利益。在这种形势下,如果不能最终将代表权贵集团利益的“铁帽子王”拿下,不能挖掘出其背后的主使者,反腐就不会取得“压倒性胜利”,中国新政就不可能推开。这段话明显指若要在中国推行新政,就必须抓捕江泽民、曾庆红,拿下江派现任常委,与习近平反腐“要从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员会抓起,从高级干部抓起”相呼应。

与“反腐败动态A”狠批“九龙治水”相映成趣的另一篇文章,是俞可平一篇题为“政府创新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演讲报告。7月5日,财新网发表了经俞可平审定的6月26日的这篇在深圳的演讲报告以及演讲时与听众互动的问答内容。演讲中总结了中共政治治理面临的六大突出问题;同时谈论如何推进中国民主,强调社会自治。

俞可平在演讲一开始即强调,民主不但是个好东西,而且要继续往前推进。俞可平认为,中国的民主必须沿着三条道路往前推进,即要从基层民主一层层往上推进;以更少的竞争走向更多的竞争。干部选拔也一样需要适当的竞争,以便优中选优;以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

在与听众问答环节,俞可平称中国以前在走向民主的目标上是有分歧的,现在走向民主应该是共识了。民主不是万能的,民主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但它符合整个人类进步的方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比民主更好的制度。民主一定要跟法治结合起来。中国的民主只能增量发展;增量不是渐进,到了某些关键点必须要突破,只有突破才能避免突变。在回应关于社会自治问题时,他称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原来高度一体化,现在开始分化,形成了三个相互独立的社会系统:以党政组织为基础、以政府党政官员为代表的国家系统、政治系统;以企业组织为基础、以企业家为代表的市场系统、经济系统;以民间组织为基础、以公民自己为代表的公民社会系统。

谈到民间组织这个问题,俞可平透露:现在民政部正式统计批准备案的民间组织或是社会组织大概有100万个。而事实上他看到过一个非常权威的资料,应当有450万个,因为很多社会组织和民间组织是不登记的。按照学者统计至少300万,一个学者说中国的民间组织有800万,这已经是非常大的一个系统。俞可平表示,国家治理下面有三个子系统,即政府治理、市场治理、社会治理,三个子系统有不同的规范,需要不同的法规。于是俞可平强调,社会组织应参与管理社会;社会自治越发达,社会治理现代化的程度就越高。

无疑,俞可平的演讲似乎在为民主社会的即将到来而进行民主知识普及,与“反腐动态A”狠批“九龙治水”的帖文相得益彰。习近平的“7·1”敏感讲话,以及“反腐动态A”和俞可平二位作者的文章,如同一套组合拳,猛烈地击打着江派残余势力;那些只能通过翻墙才能读到的如抓捕江派常委刘云山、废除“九龙治水”和建立民主宪政等敏感内容,已成为当下民众热议的话题,猛烈地冲击着中共开始奔溃的专制堤坝。显然,这是习近平当局在全体中国大陆民众面前公开与江泽民集团进行切割。它意味着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利益集团的矛盾已日益公开化,习王反腐“打虎”倒江的“压倒性胜利”正在形成;预示着公开抓捕江泽民、清算江泽民“血债帮”的时机即将成熟,中共的解体及民主社会的来临也为时不远。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7-11 12: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