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孟晓:“建三江事件”亲历者讲述的故事(之四)

――“建三江案”孟繁荔的被迫害纪实

人气: 1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01日讯】2016年3月21日一早,孟繁荔、李桂芳、王燕欣走出了佳木斯看守所的大门。至此,曾令世人瞩目的三位“建三江案”当事人,历经两年的魔难,终于重获自由;而本案的另一位当事人石孟文,却因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仍身陷冤狱。

回首过去两年来,与大家一同走过的这段经历,孟繁荔不禁感慨万千……

…………

四、第二次非法开庭 辩护律师均被阻挡在庭外

2015年1月8日,“建三江案”一审第二次非法庭审。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在被送往建三江农垦法院前进法庭的路上,真是看到了警察的恐慌。本已有三辆建三江农垦法院的警车来接她们,可佳木斯还出动了一辆警车,一直给她们“护送”出城。到了与双鸭山的交界处,就听一个警察在打电话,说:“双鸭山的朋友已在前面等候了。”接着,看到他们与双鸭山警察做了交接。继而每到一个市县交界处,都会换由当地警察分地段的进行“护送”,沿途还出动了大批警力。

这一切,仅仅是为了对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这四位手无寸铁、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能够强行顺利推行下去。从其布控的声势来看,也充分暴露了中共邪党貌似强大,但在真理和正义面前,已是惶惶不可终日。

到了前进法庭,警察要把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锁在铁椅子上等待开庭,被她们抵制拒绝,警察只好把她们送到了休息室。

在法庭上,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提出质疑:为什么不让他们的辩护律师到庭?因为没有辩护人出庭,他们将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建三江农垦法院刑庭庭长王敬军说:你们不说,我们可要说。为了阻止这些沦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利用工具肆意歪曲事实,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就分别为自己做了辩护。当孟繁荔讲出自己为什么去青龙山洗脑班喊话,和曾经在洗脑班遭受的酷刑时,王敬军一再打断阻拦,甚至强词夺理道:“你说的这些,与本案无关。法庭讲的是证据,谁看到这些酷刑了,你有证据吗?”孟繁荔一下看清了他们,在青龙山洗脑班里,曾经洗脑、酷刑折磨了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可经他这样大言不惭的狡辩抵赖,无形中就都给抹煞掉了。情急之下,孟繁荔讲述自己遭遇到和见证到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时,有些哽咽了。王燕欣和李桂芳互相配合,要求法庭允许孟繁荔讲出自己的被迫害经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争取之下,孟繁荔才能把自己在青龙山洗脑班遭受酷刑的真相讲了出来。

在最后陈述时,大家都从不同角度给这些公检法人员慈悲的讲了真相:王燕欣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及正义律师为什么要为我们辩护;李桂芳从自己修炼后的身体变化,及看守所警察对待大法弟子的态度转变,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孟繁荔讲虽然自己遭受了很多迫害,但大法弟子不会怨恨任何人,只是真心希望你们出于做人的道德和良知,不要再继续参与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那么我们今天的苦,就没白承受……

这些公检法人员都在默默的听着。对被中共利用和裹挟而参与在其中的迷失生命,身处魔难中的大法弟子,这些发自肺腑的慈悲呼唤,但愿能够启迪和唤醒他们的人性、良知和善念。

休庭后,那些警察中有的人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有的由衷的感叹道:原以为没有律师到庭辩护,你们就都得蔫了呢,没想到,你们为自己辩护的都挺好的嘛。有的问王燕欣:你是什么职业,为什么这么能说?王燕欣回答道,这与职业没有关系,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

当一审庭审结束后,一群建三江警察把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送回了佳木斯看守所。看得出来,他们此时真是如卸重负。看着这些可怜的警察们,孟繁荔说:“这么多天,你们很辛苦啊。”一个警察无奈的说:“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已经被折腾的连续几天几宿都没睡好觉了。为了这次庭审,建三江已经花了六十多万了。”(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8-01 7: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