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从天安门到柏林 1989提示世界

1989年11月4日,数十万德国民众在柏林亚历山大广场举行抗议活动。(德国联邦档案馆/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9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9日讯】30年前的重大事件,是一连串现代寓言,展现了选择的意义。

一、东德政府关于“六四”的两份声明

1989年6月4日凌晨,中共血腥镇压学生运动,震惊世界。西方各国政府和媒体对之严厉谴责,而前东德统一社会党总书记埃里希·昂纳克则称:“武力镇压反革命人士是对的。”6月8日,东德人民议院发出声明,称北京事件是中国内政,他们坚信,中国会继续走在社会主义道路上。

1989年10月7日,在东德40周年国庆活动上,前苏联总理戈尔巴乔夫向昂纳克提出建议,应当实行改革。他说:“生活会惩罚那些迟到的人。”昂纳克拒绝提议。

10月9日,近7万人在莱比锡举行了前所未有的大游行,要求自由,示威迅速扩散到东德其它城市。10月18日,昂纳克被迫辞职。11月9日,柏林墙倒塌。12月,东德共产党政权被推翻。

1990年6月,新的东德政府通过公开选举的人民议院发表了第二份关于“六四”的声明:“对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的声明表示公开道歉,人民议院全体成员,对死难者表示深切哀悼。”

两德统一后,昂纳克逃亡到苏联,后被引渡回德国受审,被控叛国罪。他虽然避开了终审,却无法洗脱耻辱和罪名。“惩罚”当真应验了。

二、北京-柏林

2019年6月4日,在一次讨论会上,两名前东德“异议人士”讲述了“六四”经历。据德国之声报导,斯蒂芬·希尔斯贝格(Stephan Hilsberg)和安德烈·舍恩菲尔德(Andreas Schönfelder)分别谈到,北京的流血事件发生后,大多数东德民众都不知道自己的国家将向何处去,许多人也担心政府会采用“北京模式”镇压民间抗议。他们分析说,东德当局没有使用武力,主要是因为戈尔巴乔夫多次强调,苏联不会进行干预,另一方面,中共因为镇压而遭到国际孤立,这让经济陷入困境的政府有所顾忌。

当天与会的柏林自由大学副校长、汉学家余凯思(Klaus Mühlhahn)认为,中国争取民主的学生鼓舞了东德和东欧:“要是没有这些抗议的中国年轻人,东欧民众也许不会有那么大的勇气。”

1989年,北京被坦克和枪弹染红,盛夏在恐怖中冻结。秋天,东德人民和平地推翻了共产极权的高墙,创造了真实的奇迹。莱比锡大学的校长曾说:“难以置信,没有人被杀,没有人受伤,没有一块玻璃破碎,就像有位天使从这里路过洒下了鲜花。这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回忆的一刻。”

一位亲眼目睹柏林墙边狂欢场景的德国作家写道:“就像圣灵降临,就像天使张开了翅膀……”

这一次,希望,从欧洲传向遥远的东方。

三、柏林墙——选择的考题

1. “我们不愿像从前那样活着”

自从两德分离,东部民众一直向往资本主义的西部,因为那里不仅有民主、自由,也拥有着更丰富、繁荣的物质基础。近三百万人从东向西流亡就是最好的证据。东德居民甚至把西德亲戚寄来的香蕉视为珍品。

1989年10月9日,七万莱比锡人走上街头,举行了几十年未有的大游行。当时,政府要严厉镇压的消息四处流传,人们虽然感到恐惧,可还是决定踏出“安全区”。

市民埃瓦尔德·迪姆一家三口就在游行队伍中,看到全副武装的警察在卡车里待命。他说:“我们高呼‘我们是人民!’如此壮观的场面使我受到鼓舞。我们的眼里闪烁着泪花,说不出是出于喜悦还是害怕。我们不知道降临到自己头上的会是什么,我们只知道一件事,我们不愿再像从前那样活着,管它降临到头上的会是什么!”

这次游行是一根导火索,引发了各地的抗议浪潮,群众喊出了“我们要像西德人那样生活”的口号。11月4日,50万人聚集在柏林亚历山大广场,要求言论和新闻自由。东德人民的意志,推倒了柏林墙,也改变了自身的命运。

1989年10月23日星期一,德国民众在莱比锡举行游行。(德国联邦档案馆/Wikimedia Commons

2. 执政者的决定

面对人民的吼声,东德共产党领导人没有开枪,不管是出于恐惧、权衡还是别的何种理由,这一决定最后导向了和平、统一,戏剧性的变化如水到渠成,令人万般惊讶、又欢欣鼓舞。当年,戈尔巴乔夫选择顺应潮流,不仅促进了东欧和苏联的民主进程,也为自己赢得了一个从容的位置。

1989年11月28日,西德总理科尔令人惊讶地在联邦议会上提出《十点计划》,描述了德国统一的步骤,包括立即对东德进行人道主义和经济援助、两德部分政府机构逐步合并、两大阵营裁军等。科尔在位期间,提高了向东德旅游者提供的“欢迎费”,放宽了紧急家庭团聚限制,西德政府向来自东德的逃亡者提供就业、免费职业培训和免费住房等。这些慷慨而人性化的政策,解释了数百万东德人用脚投票的原因。直到今天,东部德国在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力等方面均落后于西部,凸显两种体制的本质差异。科尔因其对德国统一和欧洲一体化做出的贡献获得了非常高的声望。

3. 你无权忽视良心

人人面临选择,军人更无例外。“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道德典故即源于柏林墙边的射杀。不过,事件的真实版本是这样的。

1989年2月6日,东德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Chris Gueffroy)在翻越柏林墙时被守卫英格·亨里奇(Ingo Heinrich)击毙。亨里奇于1992年1月被判处三年半徒刑,他在法庭上称,“我当时是遵循民主德国的法律和指令。”法官西奥多·赛德尔(Theodor Seidel)在宣判时表示:“不是所有合法的事情就是对的。”“在20世纪末,在代表权力机构杀人时,没有人有权忽视自己的良心。”他还说过,开枪的士兵触犯了基本人权,因为被害人的唯一“罪行”就是想要移民。

良心与命令,这是更加严肃的选题,人间的法庭也无法忽视道德的至高存在。

四、柏林墙的启示

今天,世界正面对中共的挑战。大陆乱象满地、民怨沸腾;香港是抗争的前沿。中共以“第二大经济体”释放威慑,试图推行新的极权监控样板。更多人在呼唤自由,在为自由而奋战。柏林墙的故事提供了重要的参照,而更远一些的预言同样值得重温。

1953年1月19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离职演说中谈到了共产主义。他说:“共产党人的世界拥有很多资源,貌似强大。但是他们的社会存在致命的缺陷,那是一个无神的、奴隶制的体系;没有自由,没有自愿。铁幕,秘密警察,频繁的清洗,这些都是巨大的、根本性的虚弱的症状——统治者惧怕自己的人民。”

“长远来看,我们的自由社会以及我们的理想的优势,将战胜一个既不尊重神、也不尊重人的制度。”“不管共产党的统治者们是否会自愿地改变他们的政策,或是变化以其它方式出现——我都深信不疑,变化必将到来。”

* * * * * *

一道阻挡自由的隔离带,被催生,又被摧垮。不同的决策和选择,造就了历史的悲剧和喜悦。这其中,蕴含了多少深刻的教训,闪现着希望的启示,今日世界可曾领悟?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1-09 5: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