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教本系列

数来宝的艺术技巧《语言格律之十三》

“白口”表现
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提供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白口”音节︰
数来宝的语言,除了格律严整的唱词,还有一定数量的“白口”。本来“白口”是不受格律约束的,可是由于它出现在格律化的语言中间,未免造成唱词上的误会,数来宝“白口”的音节组织,要跟唱词的正格句式,严格的区别开来。错误的示范如下︰
“甲︰西瓜的味道实在美,我听了直想流口水。
乙︰(白口)你这个人可真馋!
苹果鸭梨满山坡,又甜又香水又多。”

中间一句“白口”音节与“六字单尾句”正格节奏相同,实际上像是一个单句唱词,足以让听众怀疑这是作者跑了辙,或是演员唱掉了词,如此不但没起到“白口”的作用,还破坏了格律的完整性。

“白口”类型︰
从现在的作品中看,数来宝的“白口”大体上有两种︰
一、“过口白”︰不停下板直接说。
二、“夹白”︰要停下板说。
但无论哪种“白口”,他们都只能作为韵文的补充,只能通过甲乙间的对话出现,不能用作单边叙述,不能用它一长段一长段的去单独表现内容。

“白口”表现︰
追溯一下传统段子,“白口”是随着逗、捧运用的关系而产生的,现在甲乙间的对话已不像表演传统段子那样,含有大段大段的对白,而是主要通过唱词去表现,但也不可能完全写成唱词。例如:
“甲:打竹板,数来宝,这门艺术不好搞。
乙(白):不好搞?
甲:脑筋要得快,嘴皮还得巧,这些个条件不可少。
乙(白):那倒是。”

乙所说的“不好搞、那倒是”这两句白口,使得对话形式显得自然、恰当。如果也将之写成唱词,必然会使语言啰唆起来,失去语言精炼的力量。

“过口白”举例︰
“过口白”的句子因为是在不停下板的情况下直接说,一般都比较短,但也可用长句。例如:
“乙:五十九,还分队,挺好的部队拆零碎(啦)!
甲(白):嗐,这哪儿挨哪儿啊?我们这是八三零一二部队五十九分队!”

上例中甲的这句“白口”虽长,但它仍属于过口白,原因是说白的时候,节奏并不中断,“白口”前后的唱词在节奏速度上保持了一致性。当然,大部分的“过口白”还是以短句为好,力求简炼。

“白口”使用原则︰
在演唱中遇到“过口白”的句子时,要注意将之插在唱词的间隙里,节奏不中断,所以要尽量减少长句的使用。停板时说的“夹白”也是如此,最好尽量简炼,不叫节奏中断太久。

最后,作者要注意的是,无论用哪种“白口”,都要短小些。以符合下列原则:
一、不写某一方演员的单边叙述。
二、不写一大段一大段长段的对白。
三、要回避与唱词句子格式相同的句型。

﹙本文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数来宝的韵辙频繁的转换,在听众的听觉上不会造成固定的韵感,如果引用某一道辙的唱词过多,时间过长后再来转换韵辙,反而会使听众在韵感上适应不了,并且感到突然。所以要注意在作品中及时转换韵辙,尽量不要让听众形成固定的韵感。
  • 数来宝对韵句的格律跟一般韵诵体的曲种不同,一般的韵诵体遵守“一辙到底、上不论、下合辙”的韵律格式,对声调的要求并不十分严格。
    写作数来宝也是一样;在结构每一个对韵句组的同时,也经常先把那些符合格律要求并且表意准确的单句,作为不可变的主句确定下来,然后再根据格律上辙、声的要求,去选择副句。更要进一步的前后推敲,才能完成最后的对韵句组,使语句达到了表意形象、生动,和格律严整,节奏顺畅,韵感谐和的要求。
  • 小辙的运用则是完全依据人们的口语习惯,一旦违背了口语习惯,把原本不该加“儿”化音的字,硬要当作小字眼儿来用,就会使人感到牵强、别扭。同样,如果有些非用小字眼儿的词语,为了凑合韵辙而不加“儿”化音,也会失去口语化的特色,甚至有的会直接影响表意。
  • “小辙”的特征有以下原则︰
    一、只要是用“er”韵母拼成的字音,和带着“ㄦ”音的字音,都通称为小辙。
    二、小辙的出现主要是依据人们口语习惯所使用的小字眼儿,任何字音加上“er”或“ㄦ”音,就是小字眼儿的一种。
    三、在传统曲词创作中对小辙的划分,只有“小言前ㄦ”和“小人辰ㄦ”两道辙韵,因为属于这两道小辙的单字比较多,运用也较广泛。用它们不仅能够写出短小精彩的“帽儿(正文的前言)”,还能够写出几百句语言活泼的单段。
  • “十六道”数来宝用辙︰
    一、韵母相同为合辙︰一七辙、姑苏辙、居虚辙。
    二、韵母和韵尾相同为合辙︰发花辙。
    三、韵尾相同为合辙:乜斜辙、怀来辙、灰堆辙、摇条辙、由求辙、言前辙、人辰辙、江洋辙、中东辙。
    四、韵母音质相近为合辙︰梭波辙。
    五、字音音质相近为合辙︰诗池辙、思辞辙。
  • 本来数来宝的句子都是偶数的格式,一个上句、一个下句成为一个整句,这样才能形成对韵句的格律。如果句子形成了奇数,多出一句词来,孤零零的存在于各对韵句组中间,它也就失去了对韵的对象。
    但“重叠句式”则是说,在一对句子之后,又出现了一个“与前两句同辙同声,并在表意上有紧密联系的单句”。
  • 垛句在渲染某些特定气氛,和叙述某些同类型的词、语中,由于节奏的奇异变化,会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具有一般句式所不具备的功能,在作品中值得研究和运用。
  • 在句中增加四字句段的,有些是在一句唱词中,连续加进了三个以上,这样,这些四字句段就形成了“四字垛句”,(‘垛’字意指堆积。)从以往的演唱中看,一般说来,同样音节组织的四个短句排列在一起,就会形成同一种节奏型态反复出现,因而在听觉上造成奇异、新颖感觉的特殊效果。
  • 唱词的时候,无论加个三字头、三字句段,或是加个四字句段,都还符合原有的节奏规律。甚至一连加了两个句段的,也同样破坏不了这种演唱特色。
    原来句头‘砸到-哪里’四字现在变成句腰,新加的两个三字句段则在‘像一-把’、‘大铁-锤’的字头处,倒数三字仍是句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