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斯
你知不知道药剂师可以提供给大家很多有关健康的问题答案吗?澳洲西澳珀斯Ferndale药房药剂师经理Joyce·马供稿。
西澳曼德拉(Mandurah )的圣诞游船现在尤其受人欢迎,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家庭前来观赏。
西澳麦高恩政府(McGowan government)近日披露了Subiaco Oval 球场旁新建内城中学的具体规划。
乱叫的狗、违章的建筑以及大声的音响是珀斯居民们对邻居最大抱怨的其中几项。
西澳申报环保评估的大型项目数量大幅增加,显示西澳工商业信心提升。与此同时,西澳资源业的1600多个职位空缺,展现出经济改善的最新迹象。
2017年进入了尾声,殊不知在最后的关头,澳洲移民局抛出了另外一个震撼弹,这次不是457签证,也不是雇主移民签证,而是轮到了配偶签证。
本期专栏,我与各位读者探讨房产在过户之前,卖家与地产中介需要做的准备工作,以确保房产过户顺利进行。
现在珀斯城附近,特别是东部走廊地区的房产比较划算,值得首次置业者考虑购买。 西澳房地产协会近日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距离珀斯城10公里范围内最实惠房价的前十名地区中,其中有7个地区都位于东部走廊区域。 这十个地区的独立房中位价都低于珀斯整体中位房价(51万5千澳元),其中在每个区中,有25%的房产的价格最便宜,都远低于首次购房者的房产平均价格—...
本期专栏,我们将探讨租客终止合约后,所需要注意的事项。我们将按照不同的情况来,探讨租客终止合约后必须处理的问题。
西澳房地产协会会(REIWA)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报告表明,在珀斯都市区范围内,其中40%的地区的待售房源供给不足,特别是像富人区Nedlands,买家购房选择机会不多。
一家国际健康食品公司已经将西澳北部库努纳拉(Kununurra)的奥德灌溉计划(Ord Irrigation Scheme)定为下一个世界级别主要生产车前草的厂家。
珀斯有些私立学校冻结其学费上涨甚至降价,以减轻家长负担。
珀斯一所精英中学给教师提供最高500澳元的现金奖励,以鼓励他们接收超员学生。这一举措已被教育厅叫停。
西澳每周有一打以上锁在车里的孩子被救,面对珀斯炎热的周末,不得不再次提醒家长们注意。
上周末一位受到侵害的自行车骑行者表示,他被一名汽车驾驶员当成了“蓄意侵犯驾驶”的目标。 而这名汽车驾驶员因上周日在Carramar 区的Joondalup Drive上开车时,与自行车之间的距离过小而被处以扣4分、罚款400澳元的惩罚,被认为是西澳的新1米规则下首个违规案例。
在过去一年内,西澳的医院有500多人因为医疗过失而死亡或遭受严重伤害。
西澳政府官方业已证实,下个学年开学前西澳教育厅系统将裁员近200名。
珀斯市长斯卡菲迪(Lisa Scaffidi)表示,如果她赢得诉讼,她将决定何时回来工作。但州政府依旧敦促她辞职或在案件有所定论之前至少保持离职状态。
一项新研究显示,珀斯许多大路上堵塞情况加重。
两个珀斯移民家庭因为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相遇、相知、相助。作为开发商和建商,利益本为对立,如何化敌为友、共创佳绩?本文为您讲述LKD房地产开发公司和建商西澳建工(Sovereign Building)之间的故事。
西澳找工者花时27周找到工作,创历史记录。
西澳卫生厅厅长库克(Roger Cook)29日证实称,珀斯儿童医院将于5月开放,并“有望”于6月接收部分玛格丽特公主儿童医院的病人。
两名男子被困在西澳金伯利地区一处“充满鳄鱼”的地方,他们被迫在车顶上睡了五天。
RAC 29日宣布,珀斯将成为全球首批使用无人驾驶汽车的城市之一。 在2018年4月将进行几辆无人驾驶汽车的试运行,以测试封闭和控制环境。在未来的试运行阶段将进行有限的由驾驶员随行的路面试行阶段。
世界上最大的游轮之一,拥有机器人调酒师,一个波浪池,甚至一个跳伞吊舱,再次到达西澳。
珀斯城内将建最大的学生公寓大厦,内设单人间、双人间以及多人间公寓,可容纳713张床铺。这是珀斯市中心的4座学生公寓楼之一。
专业化的学科将是在日益激烈的就业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关键。 意识到这些不足之处后,珀斯的一些大学已经出现了五年前不存在的一系列鲜为人知的课程。
对于金钱管理的建议往往简单地归结为预算、对复利的理解和债务避免等这些信息。然而研究表明,金融决策取决于我们的价值观、期望值、情感和家庭经验,对这些问题的态度和在学校里学习到的知识一样重要。
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了今年10月15日,亚航一架载有146名乘客、2名机组人员和4名空服人员的低成本空中客车迫降的具体原因。
每当游客们来到西澳的南部小镇Esperance,他们通常会迫不及待的奔向附近的知名景点粉红湖(Pink Lake)。
共有约 55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接受大纪元专访表示,中共一贯浑殽视听,将“批中共”等同“反华”,撕裂澳洲社会,恰恰是它干预澳洲政策的铁证,不希望相关草案获得国会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