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斯
来自印度和马来西亚的移民集中在珀斯中产阶级地区,而更多的中国人正搬入靠近珀斯市区的富裕地区。
巨大的购物中心、小型的弹出式商铺、工业仓库和拥有甜美笑容的巧克力店老板,都在为寻求珀斯最优价格的人们提供著最大折扣。名牌折扣商场(Outlet mall),香港俗称散货场,中国大陆则直接以普通话的音译“奥特莱斯”为名,是由名牌货品生产商以折扣价钱直接零售给消费者的商场。
联邦的新透明措施揭示,澳洲毕业生考进大学的分数远低于所宣传的下限。 据澳洲新闻网报导,联邦政府认为,大学招生程序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模糊,需要改善,之后,大学必须公布更多的招生信息。
为了迎接12年级的高考,珀斯的父母们正在花费数千澳元为孩子做补习。
史蒂芬(Steven)和 Deborah Milianku 在珀斯的Subiaco区 买了他们第一个房子,当时他们开皮萨店和小酒吧。今天,他们感到吃惊——昔日一个粗糙、劳力阶层住的地方,现在其中许多中价房子超过百万。“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他说。
更多西澳人向游客开放了他们的家。去年,西澳Airbnb(爱彼迎)网站的租屋率增长了50%以上。
由于西澳发放驾驶执照的方式即将变化,本周有些地方的驾照中心排起了长龙。
珀斯老鼠岛(Rottnest Island)的新轮渡服务将于三周内开始运营,其票价比竞争对手低两成。
预计西澳在未来8年中将缺少1450名医生,包括18个专科领域关键缺口,如产科和放射肿瘤学科。
西澳政府打算进一步增加家庭费用,以填补预算漏洞。
珀斯的天鹅谷小动物农场(Swan Valley Cuddly Animal Farm)位于距离珀斯市中心驾车半小时的天鹅谷,并非旅行团介绍的标志性景点,也不在背包客的推荐范围,然而对一个有孩子的家庭来说,这里是全家人亲近动物、体验自然、放松心情,并且收获惊喜的地方。
一些珀斯居民很快可以将肉、牛奶制品、咖啡渣、狗粪及猫粪等有机垃圾扔进绿盖垃圾箱。
世界上第一个可以“进入”患者家客厅的“全息医生”已在珀斯推出。
别以为最贵的区就会有最好的生活方式。一项研究认为,西澳有最好生活方式的区是东珀斯。
西澳警察将被赋予更大权力来尽早射杀恐怖分子疑犯,如果他们判断为:先发制人将有助于尽量减少人质和社区其他无辜民众被恐怖分子杀害的危险。
孩子们可以免费坐船去珀斯老鼠岛(Rottnest Island),并在其护照上盖上一个章,这是刺激上岛游客量的一个新方式。
如果你看到200头饥饿的鲨鱼聚集在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饵球(bait ball)”上,你会怎么办?如果你的回答是“游过去看一看”,那你就和珀斯男子瑞克瓦(Andre Rerekura)的想法一样了。近日在珊瑚湾,瑞克瓦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把自己投身于一大群饿极了的鲨鱼之间。
由于西澳经济迟缓,工资增长缓慢,业主们的房贷拖欠率创新高,打破历史纪录。
按摩椅对很多华人来讲,目前还算是奢侈品,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也许不久后,华人也会像重视保健的日本人、韩国人一样,购买按摩椅跟购买空调一样普及和简单。珀斯按摩椅专营公司Elex的总经理马特(Matt)表示,亲身体验则是了解和选择一款自己最心仪按摩椅的关键。
两名珀斯女士表示,当在珀斯商店合法购买婴儿配方奶粉时被人看做“黑市营销员”,感到羞辱。
尽管美国玩具巨头Toys R Us申请破产重组,其在澳洲的商店依旧营业。
据报,自今年年初以来,西澳公立学校学生持刀威胁案平均每周发生一次。
西澳旅游厅近日透露的一个航空策略,旨在降低州际航班费用、提升国际游客市场的服务水平,因为西澳政府想拉更多游客到西澳来。
西澳度假胜地老鼠岛(Rottnest Island)第一个拥有环保设施的豪华露营度假村,将于2018年末开始迎接游客。
由于西澳政府要为电力运营商Synergy的财务状况负责,今后三年内,西澳家庭电价上涨将达15%以上。
西澳百所小学放弃了传统的教室教学,走向户外,向人们展示了户外学习的诸多好处。
根据联邦教育部拨款计划的变更,西澳最大的几所公立中学,其超过1200名注册学生的部分,每名学生将损失1000澳元的拨款。
根据保险公司AAMI西澳客户索赔数据分析,阿尔巴尼高速路(Albany Highway)的坎宁顿(Cannington )路段仍然是珀斯交通事故最频发的地区。
西澳政府律师透露,建商John Holland因为长期延误珀斯新儿童医院项目,可能要负责超过4000万澳元的赔偿。
珀斯一名两岁幼女遭澳洲鹊袭击,专家说,这只鸟行为特别反常。
珀斯一名83岁老妪购房付款电邮遭海外黑客拦截,丢失55.7万澳元。 上周二西澳消费者保护局说,此类案件珀斯最近发生了三起,此为其一一起,黑客是在海外作案。
共有约 46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研究机构AidData近期发布研究报告表示,中共的海外援助金额已与美国相仿,但两国花钱的方式及援助项目却大相径庭。中共的大手笔投入给自己带来了“面子”和影响力,但却阻碍了民主化进程,使得很多受援国债台高筑,爆发多重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