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丰
中土是神传文化的故乡,五千年文明的积淀,处处古风荡漾。红祸西来否定这辉煌历史,文革更是焚毁数千年的文物古迹,企图阻断众生寻根回天之路。在这历史最封闭的时刻,明吴...
中原舞台独有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文化之特点以文字记载和口耳相传的形式承传。道情作为一种说唱艺术,源于道家的仙歌道曲,在流传中历朝历代有不同的特点,唐代有《承天》、《九真》等宫中道乐;南宋时使用渔鼓、简板等乐器,称为道情渔鼓;元代杂剧中有道情说唱曲目;明清之际在民间广为流传,喜闻乐见,《西游记》第四十四回中有:“好大圣,按落云头,去郡城脚下,摇身一变,变做...
张三丰大道成真,遨游于天地宇宙,会众神于九霄云外,访群真于洞天福地,探诸仙于瀛洲仙山,诗词唱和,好不快活。
在迷中,人看问题的水平随其道德层次的不同而不同。《人品篇》中张三丰展现了其独有的品人之理:
张三丰降生在一个新天、新地、宇内一统的新时代。成吉思汗“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图,四震天声,大恢土宇,舆图之广,历古所无”(《元史》)。成吉思汗祖孙三代三次西征,远播中华文化,建立四大汉国于欧亚大陆,“并西域,平西夏,灭女真,臣高丽,定南诏,遂下江南,而天下为一”(《元史》)。忽必烈入主中原,定鼎大都(今北京),建大元皇朝,统领五色十异之世界。各种文化...
张三丰在民间声名远播,神乎其神的仙迹,使之成为家喻户晓的活神仙,震动天子。
张三丰在武当山时,也被称为邋遢道人。寒暑惟一衲一蓑,或数日一食,或数月不食。书过目不忘。游处无恒,或云能一日千里。善嬉谐,旁若无人。乡人惊奇这位古稀道人,猛兽不噬,鸷鸟不搏。此时的张三丰已是百二十岁,登山轻捷如飞,隆冬卧雪中,鼾齁如雷。
2010年,在中国大陆已经失传的《三丰张真人神速万应方》在日本东京国家博物馆被发现,并得以复制回归中国。《三丰张真人神速万应方》有四卷,是明代孙天仁(容山探玄子孙天仁)编集的道医典籍,东京国家博物馆所存为日本江户(1603—1867年)初期抄本。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编集《本草纲目》时参考《三丰张真人神速万应方》,并转引其中六十多首药方。
贵州中部的平越福泉山,历史悠久,汉武帝平且兰国,封夜郎侯为夜郎王于此。张三丰曾流连此山,“崇山处处有仙乡”。万历年间出版的《张仙遗事》载有众多的诗赋和仙踪道迹。福泉山因山上的一眼泉水而得名,传说“福泉”井水不够居民饮用,张三丰背叠翠峰的一座山去贵定换回一口吊井置于福泉山上。
古甘州是现今的甘肃张掖市,夏朝时,甘州为西羌地,中华古老的民族古羌人在这里繁衍生息。汉武帝在此设张掖郡,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名,是古“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誉。
在明清笔记小说中有很多关张三丰及其弟子的事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张三丰和巨富沈万三的传奇故事。一个是隐显莫测的人间活神仙,一个是富甲天下的江南第一豪富,他们的故事,令沉迷的世人心动不已。
“学太极拳,为入道之基。”然而张三丰没有留下修炼太极拳的心法,只把动作传下来,所以现在的人不知道怎么通过学炼太极拳修道。
明王宗岳《太极拳经》云,武术有很多门派,虽有区别,不外乎以壮欺弱,以慢让快。这种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的打法,只能说是一般常人的能力。太极拳则不然。张三丰《太极拳歌诀》说,不是因为手快,也不是因为手慢,而是太极拳能够炼出太极的功能。意念指挥着太极功能在打拳,在做事,因为没有用力,在人看来就是“四两拨千斤”。
《王征南墓志铭》记载,张三丰“夜梦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单丁杀贼百余”……玄天上帝授命张三丰创太极拳,必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当今内家武术形成诸多各具特色的拳功剑法,其功理和功法,套路操作和主旨要领,没有一个超出张三丰的太极拳理论。
太极拳一上来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观念,眼见不为实。太极拳动作缓、慢、圆,看上去发拳、发掌都很慢,可是却能先打到看上去发拳、发掌很快的对方。太极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机,所以人这边无论怎么快也没有他另外空间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较对人眼看不见,古人称之为内功、内力。真正的功夫由内来,太极拳开内家功夫先河,精妙绝伦。
儒释道的争执和相互诋毁,把人带入对儒释道理论形式的追究,以至儒释道又互相渗透,使人忘却修炼的初衷。张三丰在《正教篇》讲到其实只有两教,一正一邪。人不要看重表面的形式,要看实质的作为是什么。“古今有两教,无三教。奚有两教:曰正,曰邪。”“孔、老、牟尼,皆古圣人。圣人之教,以正为教。”(《正教篇》)
张三丰的《大道论》约五千字,意境高远,用平实的语言说明大道之源,阐述远超当时世间儒、释、道各家的更高宇宙观,论述天地间产生物质的根本原因、生命的起源,指点迷津。诚如张三丰所说,“予论虽俗,义理最美,所谓真实不虚也。”
元末明初,张三丰大道成真,超凡入圣。随后明成祖朱棣大修武当,在大明朝再次兴起历史上崇尚道家文化的高峰,形成以玄天上帝为主神、张三丰为祖师的武当道家修炼法门,吸引了大半个中国的朝拜香火,高峰时,家家安鼎,户户炼丹。
延祜元年(1314年),张三丰六十七岁,三十几年访道求真不得,眼看着身体渐渐衰老,乾坤茫茫,何处问大道?三十多年往来名山古刹,十万黄金撒手空,万般辛苦,衣破鞋穿师难面。张三丰点燃香炷,祈求神开示,炷香预示他向终南山去寻访。张三丰依神示登上终南山,发现火龙真人正在等他。张三丰百感交集,相见恨晚。
张三丰一曲《上天梯》,唱出他坚如磐石的出世修真之志。张三丰佩剑携琴,离开辽阳老家,经太行山脉,首先来到道家洞天福地之一的恒山。张三丰在望仙岭上结庐,潜心寻道。悠悠十六载,未遇大道,转而东走齐鲁(今山东),寻找神仙世界。
史载,张三丰本名张全一,字玄玄,号三丰。祖先为江西龙虎山人,张三丰祖父精通占星术,南宋末年,知天下王气将从北起,于是,带家人迁往辽阳懿州。张三丰生于元定宗丁未二年夏(公元1247年),四月初九日子时。据古籍所述,张三丰降诞之夕,张三丰母亲林氏“梦斗母元君手招大鹤,止屋长啸三声。”(明陆西星《淮海杂记》)斗母元君为北斗众星之母。张三丰出生时便有仙人昭示并护持...
张三丰修行过的武当山有两个。古武当山位于河北省邯郸地区武安市境内,俗称“老爷山”。唐宋元时期,那里都建有道观,真武大帝在此出家修道。张三丰梦受真武大帝教功,应该是在古武当山。元朝初期,张三丰从金台观携徒到古武当山修炼丹土与掌法。现在留下来的张三丰太极掌法就是传自古武当,而现在的邯郸成为世界太极拳的故乡也绝非偶然。
“道人久已泯耳目,潇洒自如脱拘束。朝从扶桑日头起,暮去昆仑云脚宿。”业已得道成仙、潇洒自如游走在人间的张三丰,除了济世救人,化解危难外,还一再劝世人回头是岸,莫误在名利之中,总道是“古今名利总尘埃”。此外,他亦引导有缘人向道,乃至走上修道之路。
提起张三丰,闪现在人们眼前的是武侠小说和影视中那个仙风道骨、神功盖世的武当派宗师。然而,其中的描写不少是杜撰,历史上真正的张三丰是一位得道真人,并最终修成神仙,他在世间留下的神言、神迹,引无数人从此一心向道,哪怕是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皇帝。他的声名和事迹在明清两朝大放异彩,整整影响了两个朝代。一句“乾坤壶里坐,这个老先师”正是张三丰对自我最为真切的概括。
在元末明初时,有一位“活神仙”名叫张三丰,道号“玄玄子”。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为人洒脱不拘,终年云游四方,行为古怪诡异,确是一个少有的奇人。
张三丰天赋异秉、武艺自创,太极拳和太极剑就是他独创功法之一。他的修炼方法主张性命双修,也就是要练动作也要修心性,相辅相成。可惜后世为名为利乱了其拳法,改动了张三丰原有的太极动作,且没有把心法的部分承传下来,以致与当年张三丰的太极拳法相去甚远。
武当派创始人是张君宝字元元号三丰、又号昆阳,辽东州(现今宁彰武西南) 人。生于宋理宗佑(1247) 卒年不详。《明史-方伎传》记载张三丰丰姿魁伟,无论寒暑,只一纳一蓑,有时一餐能吃数斗,或数日一食,或数月不食。因其不修边幅,破衣烂衫,人称“张邋遢”。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近期,中共新疆公安厅前副厅长谢晖被判刑20年,其被指控受贿数千万元人民币,犯“玩忽职守罪”造成经济损失高达1.2696亿元。谢晖曾收贿为新疆监狱劳教系统、司法厅221人升职调岗。在谢晖案中,新疆劳教、监狱系统有近50人卷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