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真人盖世张三丰

【千古英雄人物】张三丰(3) 终南遇师

千古英雄人物张三丰。(大纪元制图)

  人气: 9209
【字号】    
   标签: tags: , ,

自号三丰

张三丰南行不获,转向西行,经西岳华山,至宝鸡。见此地山泽清幽,松涛苍润,正是静修的好地方,于是“结茅聊息足”,又见山中有三尖山,秀灵之气直冲天顶,于是自号三丰,更名全一,意为“从坤土之中植一根浩然之气”。张三丰曾有几个名号,《张三丰全集》有如下记载:

“(张三丰)尝自言云:吾之名号,多与古今人同,知之即改,于心乃安,以故渺渺无定也。一名通,与本支远祖高公之子同;一名金,与别支远祖汉大司马同,均见《留侯世家》。一名思廉,与元玉笥生字同;一名玄素,与唐大宗时言官同;一名玄化,与葛玄弟子同。因就两名中,各取上一字,为玄玄子。又与太上圣号同,乃更为山峰。又与朴阳子同,复易为三峰。又与采战者同,殊可笑矣。但此三峰之字,传呼已久,不欲再行改更,因忆乾爻之连,而有坤爻之断,不足以还纯乾也,乃从坤土之中植一根浩然之气,补其断而全其一焉。自今以往,当更名全一,字三丰,名号于是乎大定。他若貌容疏野,不修边幅,世人之呼我为张邋遢者,乃千古独得之奇,有一无二之作也。”

张三丰自画像,原像保存在明代李文忠公家藏文物第十种材料内,后被人发现,保存至今。(公有领域)

终南遇师

延祜元年(1314年),张三丰六十七岁,三十几年访道求真不得,眼看着身体渐渐衰老,乾坤茫茫,何处问大道?三十多年往来名山古刹,十万黄金撒手空,万般辛苦,衣破鞋穿师难面。张三丰点燃香炷,祈求神开示,炷香预示他向终南山去寻访。张三丰依神示登上终南山,发现火龙真人正在等他。张三丰百感交集,相见恨晚。

“陈仓山下道人家,不种桑田不种麻。埋姓埋名藏僻地,自薪自汲老生涯。几重石嶂撑如虎,一个茅庐小似蜗。气健身强年已暮,乾坤何处问丹砂!”(张三丰《小庐题壁》)

“心命惶惶亦可怜,风灯雨电逼华年。不登浪苑终为鬼,何处云峰始遇仙。九死常存担道力,三生又恐落尘缘。瓣香预向终南祝,应有真人坐石边。”(张三丰《书怀》)

“白云青霭望中无,已到仙人碧玉壶。拼却茫鞋寻地肺,始瞻大道在天都。乾坤一气藏丹室,日月两丸曜赤炉。实与先生相见晚,慈悲乞早度寒儒。”(张三丰《终南呈火龙先生》)

火龙真人隐身终南,亦隐其姓名,没人知道他的生平来历,《神仙鉴》亦只记其号,说他具有物外风仪,世人只知其为古仙耳。火龙真人留有绝句道他来世只为度三丰:

“道号偶同郑火龙,姓名隐在太虚中。自从度得三丰后,归到蓬莱弱水东。”(《张三丰全集‧诗谈》记火龙先生《偶吟》)

终南山之翠华山。(Caitriana Nicholson/Flickr)
终南山之翠华山。(Caitriana Nicholson/Flickr)

五、跨鹤青霄

火龙真人见等待的人到了,便悉心引领,仔仔细细将修道之真机密诀传给张三丰,“所谓口口相传,心心相授”(张三丰《玄要篇》自序)。四年之后,火龙真人再传张三丰丹砂点化之诀,命他出山修炼。张三丰泪辞恩师,“出山寻侣助元功”(《出终南二首》),和光混俗者数年。泰定甲子(公元1324年)春,张三丰南至武当山,修炼九载而终成大道,这时张三丰已近九十岁。于是湘云巴雨之间,隐显遨游。所谓“跨鹤青霄如大路,任教沧海变桑田”,“始信有此出世之法”(《玄要篇》自序)。

“生平好善访仙翁,十万黄金撒手空。深谢至人传妙诀,出山寻侣助元功。一蓑一笠下终南,云白山清万象涵。他日大丹熔炼就,重来稽首拜仙庵。”(《出终南二首》)

“太和山上白云窝,面壁功深似达摩。今日道成谈道妙,说来不及做来多。”“九年无事亦无诗,默默昏昏不自知。天下有人能似我,愿拈丹诀尽传之。”(《太和山口占二绝》)

“玄素叹人生光阴有限,富贵无常,若风灯草露,存没倏忽,自古及今,比比皆然,深可惊省。以是日夕希慕大道,弃功名,撇势利,云游湖海,遍访名师,所授虽多,总皆旁门小法,行于身心无所益也。考诸丹经,而又不合,与道乖违。徒劳勤苦,性命惶惶,不得一遇至人,以了生平之愿。延佑间,幸天怜我,初入终南,得遇火龙先生,询是图南高弟,绿鬓朱颜,俨乎物外神仙,春秋不知其几许矣。玄素异之,礼拜师事,跪问大道。蒙师慈悲,鉴我精诚,初指炼己功夫,次传得药口诀,再示火候细微,与夫温养节度、脱胎神化、了当虚空之旨,无不一一备悉,真所谓口口相传,心心相授,得闻斯道,何幸如之。……十月功完,圣胎显像,九年面壁,与道合真,跨鹤青天如大路,任他沧海变桑田,此大丈夫功成名遂之时也。始信有此出世之法,虽有拱壁似先驷马,争如坐进此道,皆因广积阴功,累行方便,得遇至人而成也。”(《玄要篇》自序)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张三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东晋以后,山水游记体诗文开始受到关注,从唐朝开始,游山水已扩大到对台阁名胜、边塞以及繁华名都大邑之游历。所以在唐诗中有很多优秀山水诗、边塞诗。唐代很多文人在入仕以前都有长期游历经历。这种游历除了游赏名山大川、增闻广见之需要,还有出于对佛、道之信仰而寻仙访道的目的。李白在《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云:“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他是游历诗人的典型代表。
  • 张三丰一曲《上天梯》,唱出他坚如磐石的出世修真之志。张三丰佩剑携琴,离开辽阳老家,经太行山脉,首先来到道家洞天福地之一的恒山。张三丰在望仙岭上结庐,潜心寻道。悠悠十六载,未遇大道,转而东走齐鲁(今山东),寻找神仙世界。
  • 作为中国神传文化鼎盛期的唐代,其繁荣文化就世界而言,可称得上无与伦比。
  • 茫茫宇宙大穹中,生命无量无计。不同天体体系亦有不同生命、不同生命特点及其文化特色。当创世主允许不同天体体系将其生命精髓、其特有之文化带进人类,在人间结缘演绎,并能够让这些生命及其文化将来有机缘进入新大穹,遂有人间中土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众生一朝文化的现象出现。
  • 韩信打下汉室天下,享受战果却诡计多端厚颜无耻的刘邦,将叱咤风云功高盖世的一代战神蒙上“谋反”的罪名冤死在长乐宫中,留下一段千古遗恨。
  • 大唐乃中国历史上一个最风云激荡、意气勃发的时代。太宗不光将中原皇朝建成当时世界上最强盛国度,也念念不忘周边国家、民族,因为他们也都是上古圣王后裔;及各个前皇朝在中原结缘、演绎完毕离开中土之众生、民族。
  • 韩信,史称“国士无双,兵仙战神”。他创造了一个历史,五年之内结束了秦朝末年天下群雄逐鹿的混乱局面,中原大地再次统一。汉得天下,皆他之功。他成就了一段神话,战必胜、功必克,千古无二的霸王项羽亦是其手下败将。他乃历史上多少年不遇的大根器之人,怀王霸之志,忍胯下之辱,无故加之而不怒,完美诠释大忍之心。
  • 魏武大帝曹操瑞应黄星,真人下世,拨乱治世,天下莫敌。曹操造就中国文学史上黄金时代之建安文学,使中国神传文化在长期战乱、社会残破背景下得以承传兴盛。其武学巨著及用兵计谋为后世历代兵家推崇传扬,故后人称“言兵无若孙武,用兵无若韩信、曹公”。曹操杜绝官民淫祀,铲除低灵乱鬼,扶持道教初生,致魏国上下习道成风,举国清平。
  • 人生百年,相比人类长河之历史,微不足道!即使较之这人类最后五千年文明史,亦不过白驹过隙。然欲造就人类辨真伪、识善恶及应对各种世事之思想、能力、行为,则是漫长、巨大之灵魂加工工程,非一朝一夕所成,非一生一世可就。创世主通过漫长岁月对具有神佛体形却无神佛思想及能力之人类一点一点注入思想内涵,培养诸方面能力及行为,包括让人类所称之“自然现象”——风、雨、雷、电等成熟亦需要时间过程。很多人类应有之思想情操、文化底蕴、修养内涵,皆通过几代人或一整个朝代,多少众生参与所完成。
  • 尧、舜、禹三位圣君上次滔天洪水后开创本次人类中华五千年神传文明,教化人民,重德崇道。秦皇汉武一统天下,开疆扩土,钦定国家体制,确立思想文化体系。三国之时,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周瑜联袂上演千秋大戏,圆满诠释“义”之内涵。这些千古英雄人物虽处不同朝代,皆致力于开创、保护神传文化;亦与不同天朝众生结缘、演绎新朝新文化。一幕幕大戏,惊天地、泣鬼神,轰轰烈烈,光耀寰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