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缅边境漂流
站在马路边 我不知该先看左还是看右进入高楼里 我不知该要坐着还是站着
超过5,000名克伦族难民潮涌入泰国边境。六月第二周,边境传来了战火冲突的声响。只是,这个战火从来就未曾停止过,虽然那不是飞机轰炸、大炮发射的爆裂巨响。但是,丛林里,上了膛的子弹、埋入土的地雷、逃著命的人们,依旧继续著。
他们好困难,他们好勇敢!国际难民日专题“边城流学记”。
距离泰国曼谷八小时车程的泰缅边境小镇–美索(Mae Sot),由于受到缅甸长期内战和政局不稳定的影响,复杂的局势逐渐将此地融合成如同小型联合国的特区,不仅有来自泰国与缅甸不同文化的族群,大批因战争流离失所的难民及非法劳工涌入此地,来自各国的非政府组织(NGO)因而在此设立服务据点,长期提供人道援助服务。
Sam
这几年,因为不常在台湾,错过了许多好友的婚礼,甚为遗憾。想当年,光是伴郎、招待、司机,就不知道当过多少回了。现在,回台湾都是去朋友家看他们的小朋友。
四处闲晃摸索后,逐渐地熟悉如何在美索生活,知道去哪找吃的,学习该怎么点餐,还好美索镇中心并不大,东西应有尽有且又便宜,生活机能实在好的没话说,所以倒没有什么适应不良的问题产生,只是偶尔因为水土不服或饮食不同所引起的腹泻肚子倒无大碍。
这里的气候,十月份至隔年二月间,皆是早晚有些凉爽但总是阳光普照的好天气,不过进入四五月份的干季则是气温达四十度的炎热,每日午后总是让人昏昏欲睡,而七八月的雨季时期,雨仿佛总下得没完没了,连心情都发霉了。
虽然还未真正进入美索,但沿路检查哨的拦检查验已透露出泰缅边境迥异的气氛。
依然有些难以置信,此刻的自己正坐在泰国美索镇(Mae Sot)台北海外和平服务团的办公室里,耳边传来尽是泰语和克伦族语,当然情况要比我之前在英国读书时更惨了,不仅完全听不懂人们在谈论些什么,也没办法让他人理解我想说些什么。
梅道诊所由甲良人辛西雅医生(Dr. Cynthia Maung)于1988年成立,目前规模有一百床并有分科医疗。
美索(Mae Sot)位于泰国境内西北边境的重要城镇,十余年来,由于缅甸军政府专制独裁且长年争战不断,该地聚集了许多自穷困缅甸来泰国讨生活的非法劳工与经济难民,往返泰缅两地的难民人数超过百万。
常有人问我:担任海外志工需符合哪些资格?我总是先请对方回问自己:为什么想当海外志工呢?
因为拥有思念的家乡以及追寻的梦想,让我们始终能够勇于远走他方。2003年1月7日上午,从台北飞往曼谷的班机,把我从熟悉的城市载往一个陌生的国度,而我则将在泰缅边境上展开一年期海外志工的生活。时间转动的迅速往往令人难以置信,转眼间一年时光的消逝,自己已坐在曼谷飞往台北的飞机客舱里。
共有约 4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为遏制中共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新西兰与美、澳、日三国共同签署了资助巴布亚新几内亚电网的协议。根据该协议,至2030年,以上四国将为巴新提供70%的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