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五类  相关话题:下乡知青亿万富翁国道火烧车起火 约 37 条记录
  • 从打杀老师开始 驱逐“黑五类”出北京 外省纷纷跟进 全国多少人在“红八月”中被打死 文革爆发后,最早组织红卫兵的是高...
  • 六七年前,我曾问过中山大学历史系一位青年教师:什么叫“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他瞠乎不知所答。从那时候起,我便起意要做一部关于这类子女的书...
  • 在毛号召之下,文革红卫兵运动已经风起云涌,席卷全国。武斗频传,死人无数!
  • 那是1970年的春天,表姨爹从一个贫下中农走进了黑五类的行列,成了大队小队开批斗会少不了的重要角色。
  • 红朝原本盛产黑,太阳一出全国黑 心到极黑秒变红,共匪永远光正伟 红到紫处红即黑,可怜少奇成工贼 红人揭批黑五类,财主专家齐...
  • 毛亲自审阅批发了11月13日的《人民日报》社论。号召批判右倾保守思想,“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的跃进”。这是“大跃进”口号的首次出现。毛对...
  • 悉尼人权活动家潘晴在文革研讨会上,首度公开自己也曾批判牛棚中的父亲和向批斗会上的杨伯伯扔石头,并为此道歉。他深刻反思,不管你在那场运动中...
  • 70年前,台湾兵因为统治者替换,17、18岁的少年在无情战火中,身份历经台籍日军、台籍国军、到台籍共军等混乱与撕裂,上演一出不知为谁战的...
  • 文革已经过去将近四十年。现在中国人中有一半以上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一段非常特殊的历史。再加当局有意无意地避讳这一段对统治者极不光彩的事实,使...
  • 据焦国标先生的估算,当时的黑五类分子在两千万左右,其子女按5-6倍估计,应当在八千万左右。 他们本身是一个优秀的群体,大都有良好的家庭教...
  • 《人民日报》7月31日划分了“新黑五类”,称这五类人干扰了中国崛起,并作为严厉打击的对象,遭到了网友的炮轰。有外媒指这是赤裸裸纳粹思维...
  • (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在中共陷入全面危机,民间期盼中共随时崩盘之际,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近日又发微博,声称自由派是中国严重病变的癌细胞,并...
  •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中共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袁鹏先生《中国的挑战在哪里》(以下简称“《袁文》”),声称美国将以维权律师...
  •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7月31日刊文声称,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五类人干扰中国崛起,引起了网络上迅速围观及民众的...
  • (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中共喉舌《人民日报》8月1日刊文声称,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五类人干扰中国崛起,而维权律...
  • 黑五类忆当年 中共的杀人指标 张朴 中共号召国民党军警宪特人员主动自首,胡老板第一时间跑到派出所登记。他误以为这样就解脱了。辛亥革命元老...
  • 也许是我的运气还不错,1956年我从杭师毕业时,正遇上全国高等教育大发展,特许在职的中小学教师和应届师范毕业生报考高等师范院校。就这样...
  • 大学毕业时,作为右派学生,我选择了自谋职业,并很快在我家所属居委会办的一间小工厂找到一份工作。这个小厂由本居委会辖区内的一些家庭妇女及社...
  • 我1949年“参加革命工作”,51年入团,56年以在职干部身份参加高考,被某师范学院录取。直到反右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在政治上是很过硬的...
  • 文革期间广西滥杀无辜,数字惊人,手段残忍。钦州地区最先流行剖腹食肝风,灵山县坛墟、新墟两公社发生22起,合浦县石康公社18起,浦北县北通...
  • 1952年我7岁。一天放学回家,我看见家门口站着民兵,身穿蓝制服,斜挎帆布子弹带,肩背步枪。他们来干什么?原来是乡下老家来人抓“地主婆”...
  • 还在上初中时,我就知道唯有不断要求进步,才能削弱家庭出身对我前程的负面影响。1953年,我考入杭州师范摘下红领巾后,就一遍一遍递交入团申...
  • 1966年,四清工作团团长李恩普和副团长衣竹林,带领1,436名工作队员,进驻祁连县各机关、企事业单位、农村和牧区。衣是青海省公安厅副厅...
  • 范中奎是我在青海省刚察县青海湖劳改农场时的难友,又是江苏启东同乡。老范比我早到这个农场,在农场赶上了那场大饥荒。老范是一个赶牛车的把式...
  • 我们的村子很小,文革来了,凑齐四类分子不容易,究竟把“坏分子”的头衔加给谁,当时是颇费了一番工夫的,最后是把村上两个被认为是最聪明的人定...
  • 1950年3月25日共产党在北京杀第一批人,我亲眼目睹。共产党与历朝历代杀人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开会杀人,要杀人了先开会,然后游街...
  • 今天下午4:26分,我正在报社值班,堂弟渝德从西彭打来电话说,他刚接到老家的消息,六姑妈在20分钟前去世了,享年81岁。刚放下电话,琳姐...
  • 我们村的支书叫老三,他弟弟叫老四,可是他爸爸叫老六,大家都叫他六儿爷。全村开诉苦会,都说要让支书老三他爹六儿爷先诉苦。六儿爷就走上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