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谷歌為什麼說「不」(3)

人氣 1

【大紀元1月20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好,謝謝劉女士。我們再接佛羅里達劉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好。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劉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先向袁紅冰教授問個好。像剛才紐約那位先生說的,袁紅冰教授真是我們中國的良知,能夠站起來孤身奮戰對向中共,代表我們這些人說想說而不敢說的話,做我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真的向您致敬。

因為有了因特網(intel net),很多人就以為中國有言論自由,好像網上什麼都可以說,我跟他們經常說「不,你們這是誤解」;他說你中國什麼網都可以上;我說你不懂,你在中國網上你能收到法輪功的消息嗎?在海外有一個叫《華夏文摘》,是海外華人辦的,你在中國就看不到。很多不僅在大陸還有生活在美國十幾年的華人,有的甚至入了美國藉,連這一點都看不到,真是悲哀。他們每天看的就是中國大陸的新聞,腦筋已經被共產黨的宣傳洗掉了。

還有一個就是谷歌退出中國,某種意義上是中國退出世界。為什麼呢?因為自由世界信息是應該流通的,中國不願意讓信息流通,中國以後就會與文明世界慢慢就可能成為對手。我想聽聽兩位嘉賓的高見。好,謝謝。

主持人:謝謝劉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加拿大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安娜好,兩位嘉賓好。首先我要說我非常佩服袁紅冰先生對台灣政府的正義提醒,如果蔣介石總統要活在今天的話,他老人家一定會給袁先生頒一個青天白日勳章。我希望谷歌能真正退出中國市場,別再助紂為虐,能真正起一個帶頭作用,加速中共的瓦解,中國自由以後,谷歌更能夠在中國市場上大展拳腳。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谷歌為什麼說「不」,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來回答一下剛才佛羅里達劉先生的問題,先請袁先生來回答一下。

袁紅冰:綜合這幾個觀眾的問題,談我的兩點看法。剛才這個先生說的很正確,中國現在的經濟是一種權貴市場經濟,所謂「權貴市場」經濟就是以腐敗的專制權力做為軸心,以權錢交易做為潤滑劑運行的這樣一種極其骯髒的經濟,它是權力、金錢罪惡的同盟。因此每一個在中國投資的商人,其實每日每時都要忍受良知的折磨,因為你必須和腐敗的專制權力勾結在一起,你才能夠生存。這樣一種生存雖然能帶來短期的經濟利益,但是我相信對人心靈的傷害,對人尊嚴的傷害是極其深刻的。

特別是剛才那位劉女士提到了柏林牆的問題,還有一位先生提出了谷歌退出中國實際上是中共退出了世界。實際上中共就一直想用網絡的封鎖建立起一種網絡上的柏林牆,這一次谷歌的行動可以說是在中共建立起的柏林牆上重重的打了一下,而這一擊它產生巨大的歷史迴響,我想在將來的歷史時期中,未來的人們回顧這段歷史的時候,才能真正顯示出它的意義。我想這個網絡的柏林牆,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倒塌的那一天,也是中共的暴政被歷史所拋棄的那一天。

主持人:陳教授?

陳志飛:剛才休斯頓的偉先生說的兩點非常好,他其實道出了谷歌在商業層面退出中國的真正原因。就是在西方國家做生意需要有道德的約束,如果你到中國現在這麼一個亂世時代去做生意的話,你每天都要忍受道德的煎熬,這也是有底限的。中共現在對谷歌以及其它公司所做的現在已經越過了這個底限,所以使這些公司有強烈的反彈。

剛才新澤西高先生的說法,說谷歌對中共有商業動機,我倒覺得好像這方面從商業考量來說可能性不大,因為谷歌的CEO據說是反對退出中國的,而且它搭的平台已經3年有非常可觀的效果,宣布退出中國從商業上來說不是很明智的。洛杉磯的劉女士說出一點我非常贊同、非常精妙,她說「中國現在在道德層面給全世界所做出的摧毀,就像散播H1N1病毒一樣」,那麼谷歌也給很多沒有骨氣的公司打下一顆疫苗吧,我覺得這的確是非常好的比喻。

谷歌退出中國的時間也是非常精采的一筆,因為如果中國的柏林牆(網路封鎖)完全成功的話,中國的因特網(intel net)就變成inter net,不是互聯網而是自家內部聯,聯到哪去?聯到中宣部去吧!那等於徹底把中國人民給綑綁起來,就像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說世界裡的電視屏幕來觀察你是完全一樣的。

加拿大王先生和其他幾位觀眾都對袁紅冰先生的到來表示歡迎,也對他表示敬意。我覺得袁先生的確給我們很多靈感,我記得我看他書的時候,寫他年輕時候看到內蒙人民在文化大革命中的苦難,要大聲疾呼,要用這一輩子給他們說一句正義的話。我覺得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有這樣的信念,那麼谷歌這樣的公司做起這樣事來就更有腰把,中國人民活著也會更有尊嚴。

主持人:說到外資到中國投資,最近也聽到很多說法,其實中共之所以能夠繼續下去,就是因為有很多外資不斷的在給它投資,給它輸血,它才能維持這個統治。那麼我想問一下這麼多外資到中國去投資,他們到底在中國投資或經營的環境到底如何呢?

袁紅冰:所有外資在中國的投資都面臨一個必須去做的事情,那就是要向腐敗的專制權力進行諂媚,和它們勾結起來,形成一種骯髒的利益共同體,利用這種專制的權力為自己獲得經濟的利益。任何一個外商只要他違背專制權力的政治利益也好、經濟利益也好,我想它在中國都很難有真正正常的生存的可能性。

主持人:還有一點我想大家都看得到,比如說中國跟美國之間好像不對等,舉個例子:如果中國的媒體到美國來落地,比如我們在美國很容易就看到各種各樣中國電視台,比如CCTV、湖南衛視、鳳凰衛視很多很多台我們都看的到;但是美國媒體要去中國落地就非常難,我們知道有公司花了很多銀子在中國就辦了雜誌,很困難最後也不得不撤出。我就有一個問題,美國人並不傻,有很多精英,為什麼他們到現在為止一直能接受這種不對等條件呢?

陳志飛:我覺得咱中國人有一句古話說「清者自清」,就是說如果我真的說話占理,我在真理一邊,怎麼爭辯我也不怕。那咱們就把什麼都擺出來看一看,可是袁先生講到了,奧巴馬的隨從有去拜謁毛澤東紀念堂的,我們在美國也看到有的人穿著T恤,上面印有古巴革命家切·格瓦拉的圖像,甚至賣得很好的。美國人給你信仰其他教義的自由,但是美國人他有理由相信他的理念是正確的,我不害怕你對我的挑戰。中國這樣把國門關起來,這恰恰反應的不是它的強大而是它的虛弱,因它知道它的這套理念、這套東西不敢拿出來跟別人比。這是事情最關鍵所在。

主持人:說到西方的大公司去中國投資,我們也不得不提一下港商,因為他們是最早在改革開放之後第一批去中國,現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也正在跟中共談ECFA這種像經濟共同體的進展,那麼台商在中國現在處境如何?比起外商來說是一樣呢?還是好一點?差一點?您覺得他們今後有沒有前途?

袁紅冰:在《台灣大劫難》這本書裡,其實我已經寫到這個問題,有一節叫「台商-被強權綁架的族群」。和外商相比,台商有一個明顯的不足或先天的缺陷,每個外商的背後都有他所屬國家主權的保護,有主權國法律的保護,因此也可以相應的得到國際法庭的保護。而台商在大陸沒有任何法律保護的,為什麼這麼講?

因為中共暴政明確的講,它們是否定中華民國政府的存在的,它們也不承認中華民國的主權,更不承認它的法律效力。這樣台商在中國實際上就沒有任何一種法律保護他,而現在中共實行的是專制惡法,那種法律是只保護中共官僚集團的,所以在這種情形下,台商沒有任何的法律保護,他唯一生存之道,就是向中共獻媚,和腐敗的專制權力結成利益共同體。

主持人:說到這兒我有個問題,您說台商不受到保護,他也許不受到中國的法律保護,我們知道中華民國是個政府,有他自己的貨幣、自己的軍隊、自己的外交權力,實際上來講他是客觀存在的一個政權,你不說他是國家,至少他是一個政權、一個政體,對這樣一個政體來說,他有自己的法律,他不能保護自己的商人嗎?

袁紅冰:這個問題在哪裡呢?就是說中共暴政明確的講,這個世界上它是唯一代表中國的,它否定了中華民國的存在,它也否定中華民國的法統。所以在這種情形下,台商在中共暴政專制惡法統治下進行投資的,所以當然得不到所屬中華民國法律的保護。

主持人:您怎麼看這問題?

陳志飛:我覺得台商的待遇,一方面是他沒有受到保護,另一方面他在文化、語言方面跟中國大陸又有很多淵源關係。這樣就使得台商在大陸運作的時候,最容易受到中國大陸各種污染的侵襲,所以我們知道台商很多在大陸包二奶,還有很多方面其實跟中共走得更近,這對台商來講也未必是好事,對台灣現在整個物慾橫流,對中共對台灣的侵襲滲透沒有保持清醒態度也是有關係的。因為台商過於物質化,過於容易受到中共污染,所以才使得今天袁紅冰先生站出來,給他們敲一記猛棍,告訴他們真正的處境是什麼樣子。

主持人:好,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上等候多時,我們先接一下台灣魏女士的電話,魏女士您好。

魏女士:見到袁先生很健康的樣子很高興,喜歡袁先生更長壽,可以幫忙民主自由的未來的希望。袁先生《台灣大劫難》的書在台灣的書店很多不敢賣,我問他為什麼?他說政府知道我們有賣《台灣大劫難》這本書,會來查我們的帳。為了這個人家不敢賣,很多店都不敢賣。所以袁先生,喜歡你健康長壽,為民主自由奮鬥。謝謝你。

主持人:謝謝魏女士,我們再接新西蘭周女士的電話,周女士您好。

周女士:大家好,今天這個節目很有意義。谷歌計畫退出中國,事實上是對中共暴政說「不」,而不再繼續對中共暴政輸血。大家其實可以看一看,中共要求谷歌過濾屏蔽的辭彙條目就清楚了,在2千多條過濾的條款當中,真正跟黃色有關的只占10%左右,其他90%都是那些不想讓人民知道真相的關鍵過濾字,都是為了維護它的統治,掩蓋它那些暴政,欠下人民血債,進行服務的。谷歌這個行為絕對是為維護世界網絡自由而做出一個榜樣。我要向袁教授問好,在我心中袁教授是中國知識份子的脊樑,盼望袁教授在美停留時間能多到新唐人電視台再次做節目。好,謝謝。

主持人:謝謝周女士。那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兩位觀眾朋友他們所說的,袁教授?

袁紅冰:這兩位觀眾朋友其實表達了一個共同的理念,就是對谷歌這次行為的一種道義的支持,而且他們對谷歌這種道義行為都做出一些很中肯的評價。就我而言,我確實覺得谷歌這件事情是在整個相當長時間以來,「人類的良知戰勝貪慾」的一個經典的案例。如果我們能夠運用這次機會,來支持谷歌這次和中共暴政的反抗的話,我想會極大的促進整個人類的自由事業。

陳志飛:我回應一下剛才台灣魏女士講的那件事情,就是台灣好多書店不敢賣袁先生的書,這就是跟剛才提到的港商我沒有說完的相關的問題,就是中共它現在不單是在中國國內,也在台灣迫使人民接受物質化的思想,一切「向錢看」,使得用物質利益被麻痺的這些人跟著它的指揮棒走。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袁先生在他書中談到的,中共企圖大量增購台南的水果,然後把它們傾銷到國內,使得台南的這些綠營人士可以對中共的這種滲透,持睜一眼閉一眼的態度,這就告訴了台商在經濟利益面前容易被沖昏頭腦。袁教授這本書出來了以後,也會對這整個台灣的商界和政界提了個醒,我們希望這本能夠有更多的人能看到,也希望台灣的書商,包括魏女士在這方面多做努力。

主持人:那您覺得像谷歌這種行為會不會對台商有什麼影響呢?

袁紅冰:谷歌這次的行為對整個台商其實也是一次激勵,它能夠這樣的為良知而損失自己的物質利益,我想是很難能可貴的事情。剛才台灣的那位魏女士,講到我的書在台灣的一些遭遇,我想我絕大部分的著作在中國大陸都是禁書,那麼現在台灣居然有一些書店也不敢賣這本書,這使我不由的對台灣自由的前途感到一些憂慮。

那麼在《台灣大劫難》這本書最後的一句話,我寫的是:「台灣,你要做自由人」,那麼今天我也願意把這句話轉送給我大陸的同胞:「中國人,我們一定要做自由人」。在這次谷歌勇敢站出來和中共暴政進行抗爭的時候,我希望我們能夠勇敢而堅定的站在谷歌的一邊,只要我們走出了恐懼,暴政就會恐懼我們。

主持人:那您覺得谷歌所做的這些事情,會不會使越來越多的像谷歌這樣的外商公司撤出中國,然後對世界上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陳志飛:據谷歌自己報導,有20家公司受到類似駭客的攻擊,現在美國政府又專門出台針對此現象的一種政策來保護消費者的利益,來迫使這些公司接受道德的規範,這樣都會使得民眾能更加體會到自由的重要,也從而使商家更加體會到自己的責任。所以說,總而一句話,簡而言之,我覺得肯定會有更多的公司跟谷歌走到一起,來維謢人類道德行為的規範。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陳教授,也尤其感謝袁紅冰教授遠從澳洲來做客和我們做《熱點互動》節目。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您們的高見,還有您們的收看和參與,如果您還有其他想法的話,您也可以寫給我們的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謝謝各位收看,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谷歌為什麼說「不」(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谷歌為什麼說「不」(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谷歌事件 大陸學者譴責中共網絡封鎖
駐華外國記者的谷歌郵件也遭駭
劉孟奇:谷歌的良心震撼彈
【熱點互動】谷歌為什麼說「不」(2)
最熱視頻
【熱點互動】川普首次批中共隱瞞 美政界籲追責
【思想領袖】賈勒特:針對川普的「政治迫害」
【直播回放】3.23疫情追蹤:美追究中共隱瞞
【一線採訪視頻版】異議人士張展武漢50天見聞
【直播回放】3.23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愛麗話五千】古人如何防疫? 史書現祕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