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偷菜遊戲有可能被取締

標籤:

【大紀元10月13日訊】「誰讓我徹夜難眠?是那瘋狂的賊偷菜!誰讓我寢食難安?是那開心農場的蘿蔔白菜!問我為甚麼無心工作?因為我要守著那快要成熟的菜!」這首網上流行的「菜農生活進行曲」將網上「偷菜一族」患得患失的心態表露的淋漓盡致。

甘肅天水婦女李某受網上「偷菜」遊戲誤導,上演現實版偷菜鬧劇因違法被拘留罰款,案件出來後再次引起各界關注。

近日,甘肅西部商報記者就網上「偷菜」遊戲是否納入監管,以及下一步能否就「偷菜」功能進一步採取限制措施等相關問題,詢問文化部文化市場司執法監督處。一位李姓值班人員表示,他們陸續接到其他省份投訴反映「偷菜」遊戲對孩子和成人帶來的影響和危害,但是文化部目前還沒有就此事開會專題研究。

但其表示,將上報具體主管部門,開會研究制定具體措施,有可能對此類遊戲的「偷菜」功能逐步取消。由於這一遊戲吸引了近千萬的偷菜戶,這一消息立刻引起關注。

據大陸某門戶的調查顯示,在超過13200網友參與的調查中,50.5%的網友表示贊同,認為偷菜遊戲無益智功能;31.3%的網友則持反對態度,認為偷菜遊戲可以豐富生活;另有18.1%的網友表示「無所謂」。

有網民諷刺稱:偷菜實屬智障,腐敗才是正道,男盜女娼,需人模狗樣。

「偷了嗎」成網民問侯語

時下,「偷菜」風風靡中國各地,隨口而出的一句「今天你『偷』了嗎」,成了不少網民見面時相互間的問候語。

「偷菜」是指開心網及類似網站所開設的農場遊戲中的一種活動,即在好友的農場裡,「偷偷收穫」好友的虛擬勞動果實。

在廣東湛江、茂名兩地,大多數接受採訪的網民稱,他們喜好在「開心農場」偷菜,大多緣於生活壓力大,想通過在虛擬網絡世界的「瘋狂」釋放「鬱悶」。而這個群體的網民,大多屬工薪階層的白領及正在讀書的大學生。但也不乏一些年紀尚幼的中小學生群體,乃至年過花甲的老人。

家住茂名文化宮附近的大二學生小沈就有了兩年多的「偷菜」史,其農場等級已達到73級,然而,她並不滿足。「我這個等級只能算是中等階層,有些同學更高達90多級。」

小沈還表示,以前同學之間見面寒暄,無非是「逛街、零食」之類,現在呢?「偷菜」話題是開場白。

湛江市區某所幼兒園就讀的小圓圓今年只有5歲半,因為每天忙著「偷菜」,不想去幼兒園。對此,小圓圓的媽媽卻深感無奈:「小傢伙早上天還沒亮就趴在電腦前『偷菜』,有時候連早餐都不肯吃,如果強迫關閉電腦,卻換來女兒大嚷大叫,無奈之下,只好作罷。」

家在茂名近郊的楊大嬸雖已年過半百,卻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偷菜大王」。據她的女兒小敏稱,她媽媽的「偷菜」熱情絲毫不比年輕人差,經常會在半夜裡起來「偷菜」。楊大嬸表示,她「偷菜」只是為了打發時間。「兒女都工作了,很少陪在自己身邊,只好通過上網打發時間,卻在不知不覺中迷上了『偷菜』」。

「偷菜」變現實:路過菜地見菜就想偷

「偷菜」本是一個網上流行遊戲,可有些人則把虛幻搬到現實中。山東兩名外地來青打工的男子先後潛入20戶村民的菜地裡,盜竊韭菜、大蔥等 60餘次。6月3日上午,兩名男子在租住處享用蔬菜大餐時,被膠南市公安局大珠山派出所民警抓獲。

據兩人交代,他們玩遊戲著了迷,從網絡到現實,從遊戲到菜地,有時候他們也弄不清網絡「偷菜」和現實偷菜的區別了,把現實中偷菜當成了一種遊戲。現兩人已被治安拘留。

相關新聞
婦偷菜跪求記者勿再追
城市農夫 捉偷菜賊
網上「偷菜」折射城市白領心理疾病
瘋上網偷菜 白內障患者年齡降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抗疫外交遇退貨潮 北京連遭問責
【直播】3·31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8萬
【一線採訪視頻版】前衛生高官:中共顛倒黑白 甩鍋美國
【現場視頻】中共病毒衝擊 出租車停運 司機要求免租三個月
【靖遠快評】中共病毒5特徵比西班牙流感更可怕
【珍言真語】何俊仁:中共禍害世界 人民要覺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