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溫家寶驚呼中國經濟發展有「三不」

人氣 4

【大紀元2月12日訊】(希望之聲《伍凡評論》節目)各位聽眾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現在是《伍凡評論》第171集。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溫家寶驚呼中國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溫家寶2月1日在中南海召開座談會的時候,嚴肅地表示目前國內外經濟形勢極其複雜,外部環境不穩定、不確定的因素增加。國內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問題依然突出,必須保持清醒頭腦。溫家寶強調北京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保持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處理好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和管理好通脹預期。

實際上,溫家寶所提出來的「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這三不的提法是溫家寶在2008年初,當時中國經濟過熱和通貨膨脹升溫的時候提出警告。所以兩年之後,溫家寶同樣提出這樣的警告,可見這個問題不是偶然出現的,這是一個經濟的結構性的問題,也可以說是經濟制度問題。從2008年到2010年,兩年時間一個週期,週期非常短,矛盾在加深。

那我們來分析溫家寶講的三不,首先講「不平衡」。不平衡指的是什麼呢?指的是城、鄉之間的不平衡,地區之間的不平衡,經濟發展和社會發展之間的不平衡。我們講經濟推動力,應該說中國大陸要有三條腿「投資、內需、出口」,現在剩下一條腿了,另外兩條腿斷掉了。

所以一條腿你怎麼能夠把這個經濟大廈撐住呢?是不可能的。你在這投資中間非常的不平衡,房地產投資占總投資的25%,而產出率在2009年國民經濟總產值上升8.7%。而其中房地產占了6.6%,占了2/3。國進民退的政策一執行,把占國民經濟60%中小型民營企業全部萎縮和消失了,都給扼殺了。所以這種不平衡非常突出,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不協調」,不協調指的是什麼呢?指第二、三產業不協調。也就是農業,工業,服務行業不協調,投資和消費之間的不協調,經濟增長過多,得依賴投資和外貿出口。現在幾乎完全要依賴政府投資,而排擠民間投資,這中間完全不協調。

第三點「不可持續」,不可持續有幾個解讀。第一個解讀,經濟泡沫化,通貨膨脹擴大,現在有的金融經濟政策無力為繼,也不能夠再繼續進行了。再進行下去呢,通貨膨脹擴大,金融就會崩潰。第二種說法,不持續發展就是表明會中斷,這個中斷的意思就是說,中國經濟因為泡沫化,因為通貨膨脹,因為大量地印刷鈔票,使得貨幣貶值,這樣的政策是不可繼續的,並且會引起經濟崩潰。

第三個說法,不可持續的是從生態環保上來講,沒有能夠很好解決碳排放量,所以一會繼續擴大,二是不能夠解決節約能源,造成生態環保急遽的破壞。同時把長江、黃河當作排水溝,當污水處理溝來對待。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最主要的地區就是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在今後若干年內,有人講5年,有人講10年就會造成徹底,不可逆轉的生態破壞,所以中國經濟的不持續,會造成中華民族生存的不持續。

而實質上,溫家寶他沒有強調,沒有談到一點就是「不穩定」,而他強調金融政策,放鬆貸款還要繼續穩定,恰恰相反已經證明了,一個週期只有兩年忽左忽右這樣的變動,就說明中共當局的金融政策是不穩定的,所以造成經濟的不穩定,忽高忽低。那麼就走上一條中共執政60年來在政策路線上的通病,一放就亂,一抓就死,現在就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

那麼如何處理這些問題呢?溫家寶在去年12月就打算要收縮銀根,要提高人民銀行準備金的儲蓄率,逐漸逐漸退出加大力度復甦經濟的投資和貸款的政策。但是溫家寶至今為止猶豫不決。儘管他講在2010年要開始慢慢地退出束縛政策的局面。可是呢,在上個星期,歐美10個國家,他們在討論要不要加利息,要不要退場,就是所謂退出用資金投資來促使經濟復甦這條道路。可是議論來議論去,沒有一個國家願意加息,所以這樣的話,搞得中共當局現在左右為難。

你如果自己單幹的話,你會要承擔非常大的風險,由於上面的不穩定,不平衡、不協調、不持續發展,那麼現狀造成以下幾個矛盾。第一,通貨膨脹和寬鬆貨幣政策的矛盾。從去年4萬億直接投資還加上9.61萬億寬鬆貸款,這樣的結果下來己經引起了通貨膨脹。而溫家寶一直非常小心的說話「通脹預期」,就是他預期通貨膨脹會到來。

可是他也有講一句話,緩和的講目前還沒有大規模的動,還沒有急遽的到來,但是它會到來的。是呀,往往你投資大筆的資金之後,通貨膨脹這個現象會之後幾個月或者半年,或者現在已經出現了。等到你要去防止通貨膨脹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那麼今年他還計畫要投資7.5萬億貸款給金融市場或者是實體經濟,這樣的話,通貨膨脹是絕對不可能避免的。那麼我們看這些投資的效果如何?

從4萬億的直接投資,87%是用在基本建設,而用於改善民眾教育,社會保險,技術創新或者結構調整的比例,只占13%。從結果來看,2009年投資的增長速度,是消費增長速度的兩倍,這樣完全扭曲了。這樣內需怎麼能夠提高,怎麼能夠形成內需這條腿,來支撐中國經濟的局面,不可能。

所以人類已經預期2010年在夏天之際,也就是4月份到5月份的時候,通脹率可能會上升到5%。甚至有的預估到了今年全年,到了下半年,中國大陸的通貨膨脹會上升到8.6%,這個非常驚人的,這是矛盾之一。

矛盾之二,如何阻止通貨膨脹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增加銀行的利息。把這個錢回籠,把市面上多餘的錢回籠起來,用增加利息的手段,把市面上多餘的錢吸引回到銀行。可是從全球範圍來講,全世界銀行的利息都偏低。偏低的目的就是要把錢借貸出去,用借貸出去的錢來刺激經濟,復甦經濟。而中國已經走了一年以後,眼看通貨膨脹到了,如果再這樣走,通貨膨脹會更厲害。

所以從去年12月份開始增加銀行準備金的儲蓄率,再一個增加利息,這個增加利息以後會造成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那就是國外的大筆的熱錢會流進來,等待著你一升息以後,用低利息借到的美金,存入到中國去賺人民幣的高利息,這個利息差價話就造成中國人民幣更大量的發行,會造成更大的通貨膨脹,並且又賺中國人的錢,賺中國的銀行利息差的錢,所以這個矛盾非常非常突出。

再有一點,現在中國已經有2.4兆外匯存在外頭,已經無法正當、合法、合理的去使用,你利息一增加外頭資金流進來,中國變成一個貨幣大儲藏庫,大水池,都會氾濫成災。

現在有一個很明顯的例子,也就是上個月底,國務院批准了海南島成為國際旅遊島,這個意見書出來之後,僅僅兩個星期之內就有27個國家的外幣熱錢瘋狂的湧進海南島,向全島購買房子,尤其是在三亞市天涯海角這個地區,房價每天在上漲,過幾天會漲到50%、60%,甚至一、兩個禮拜成倍的增長,有的人去那裡炒房地產,10天之內賺了60%的利潤,誰賺了?

外國熱錢賺了,中國的房地產炒價賺了,浙江的溫州炒房團去賺了,就把中國的房地炒得更高,當地的海南島老百姓根本沒錢買房子,甚至一個月的薪水都買不到一塊磚,漲到這種程度。一個平方米漲到6萬、7萬人民幣,也就是一個平方米要1萬美金,也就是說一平方英呎差不多1千塊美金,是幾乎美國的十倍以上,甚至還不只,所以可見這種加息的方法還沒開始就引起了海外的虎視眈眈,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矛盾。

第三個矛盾,出口和人民幣升值的矛盾。中國一直要以出口為導向來賺取外匯而把外匯又借給外國人存在外國銀行,使國內人民幣氾濫成災,每一塊美金都要換成6.83人民幣在中國的大地上氾濫,所以你出口的愈多,人民幣就氾濫的愈多造成通貨膨脹,這是之一。

之二,由於外匯儲幣的急遽增長,所以人民幣的幣值在國外要隨著增長,那麼外匯帶具大的難題,就是人民幣要升值,人民幣一升值,中國出口就要受阻礙。所以現在中國採取的是用退稅的方法,還有一個補貼出口廠商的稅方法,就是變相的把價格變低使中國的貨品可以出口,也就是用中國老百姓納稅人的錢去補貼美國、日本、歐美國家的老百姓買到中國便宜貨,用中國的錢補貼,他們花少錢買中國的便宜貨,這種的作法已經引起了世界各國的反彈。

這次奧巴馬在2月3日已經宣布要對中美兩國貿易不是單方面的出超,而使得美國的產品不能進入到中國,其中最後一個最重要的方法就是人民幣匯率,如果人民幣匯率不能夠提高到合理的價格,美國會採取各種各樣的手段、措施、法律和經濟制裁的方法來對付人民幣這樣低價位的狀況。那麼人民幣現在它處於什麼狀況呢?

按照中國的專家們講,他們自己感覺到升也不是,不升也不是,甚至保持現狀也不是,非常困難。你升了你出口就減少,你不升馬上要受到國際制裁,而1月28日到31日,在瑞士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會議上,世界各國對中國的人民幣匯率是非常不滿意,很多批評的話。法國總統已經講話了,世界各國的貨幣以及某些國家的匯率偏低,造成世界各國的貿易不正常,這是不可取的。

另外一位2008年諾貝爾經濟獎的獲得者,克魯格曼教授,他又是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他批評中國人民幣匯率是造成世界金融不穩定的根源,並且是掠奪了其它國家的財富和降低其它國家的就業率,這個問題提到非常高的高度,要求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那麼他主張美國要和中國打貿易戰,這場貿易戰非要打贏,是中美貿易逆差相當程度的解決,並且能夠解決美國的就業率問題,可見這個矛盾已經成為一個國際問題。

第四個矛盾就是經濟過熱和硬著落,怎麼說呢?從去年下半年以來,中共以4萬億的直接投資和9.6萬億的貸款,促使了中國的經濟往上升,其中有一個典型的現象,也就是中國2009年製造了1千5百萬輛小汽車,其中一部分是出口,大部分在國內銷售,那麼它為什麼要極力的推動汽車工業呢?

因為中國已經有了生產能力達到6億噸的鋼鐵生產能量,在金融風暴之前,中國的鋼鐵相當大部分出口,中等和低等質量規格的鋼鐵的出口,然後換取少量的高級鋼材的進口。那麼現在出口減少,而這個生產能力維持在那裡6億噸怎麼辦?也不能讓6億噸全部空著,不讓它運轉,中國經濟就要垮下來。

所以就要大力投資在鋼鐵工業,第二個投資在汽車工業,讓它製造小汽車,用國家補貼的方法,用低息的貨款來推銷這個汽車,並且包括家電下鄉,也是用國家補貼和低息貨款給農民。這樣的方式也就是說用國家的稅收,國家的資金,老百姓的納稅的資金去補貼國營的大企業,鋼鐵企業和汽車工業,然後再銷售給老百姓,可是你這種銷售方式是補貼形式是低息貸款的,也就是國家又要出一筆錢,那麼這種方式你能維持多久?

你能夠在2011年、2012年、2013年到2015年,每年1千5百萬汽車銷售給中國老百姓嗎?中國老百姓不可能完完全全用自己的資金來購買汽車,用這種模式、這種方式來刺激經濟,那麼現在問題是當你不能夠維持這種方式的時候,你要減少貸款的時候,那變成經濟馬上就斷然下跌。

所謂稱作「硬著落」這個矛盾是在1月28日到31日的瑞士的達沃斯論壇會議上李克強去那裡發言,他提出五點建議。這五點建議中間你把它濃縮起來,不外乎就是兩點,第一個,他擔心中國如果不再繼續國家投資、國家貸款,那麼經濟立即垮台,而這種方式也不可能持久,也就是溫家寶常講的「不可持續」,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他又擔心,世界各國採取貿易戰,要恢復用貿易保護這個方式,這樣中國的出口市場大大減少,而美國正在走這條路美國奧巴馬2月3日的講話也就提到,要用到了WTO的規則以及中國之間所定的協議來處理。這種也不可能單方面的輸出產品到美國來,而美國的產品不能進中國。

所以這個問題造成中國第四大矛盾,而這些矛盾所體現出的中國的社會問題是表現在巨大的地區差距、城鄉差距、貧富差距在擴大。貪官汙吏貪得無厭,中國人口的老齡化,中國人口紅利的減少,高失業率,教育體制的不平衡、不公平,醫療、環保,社會保險等等都存在大量的問題。尤其是農民工的大量失業,這些問題都表現出來,由於上面所講的四個矛盾體現的這些社會矛盾上,怎麼解決這些問題。

我看看胡錦濤在2月4日召集各個省市及黨委書記省長學習會。他做了一個講話要求轉變經濟發展模式,要加快經濟結構的改變,他提出了八點。一、快速經濟結構的調整,把調整經濟結構當作經濟發展重點,二、加快推進產業結構調整,三、加快推進自主創新,四、加快推進農業發展轉變,五、加快推生態文明建設,六、加快推進社會文明協調發展,七、加快發展文化建設,八、加快推進對外發展經濟方式轉變。

他完全站在經濟結構上、模式上想解決溫家寶所提出來的「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這種經濟結構矛盾,可是我們問中國的經濟結構也好,經濟模式也好,這些基礎是什麼?它的基礎是經濟制度、社會制度,如果你不在這些基礎上進行改革,僅僅在經濟領域的經濟架構模式上去進行改變,幾乎是不可能的。為什麼?因為這牽扯到中國百姓與政府的關係,企業和政府的關係,積累和分配的關係,百姓收入及政府稅收的關係,菁英教育及普及教育的關係,內需和外貿的關係等等。

如果你政治上仍是專制獨裁不是開放的,在經濟上又要做上述的改變,這中間是巨大的矛盾,是沒辦法克服的,要知道胡錦濤提出了八點不是今天才提出來的,是在2007年的十七大就提出來了。

三年過去了,沒有任何動靜,沒有任何改進,現在你要求各個省市的負責人要加快進行,我想有兩個意圖,第一、是幫溫家寶打氣,我用這個方法來幫你解決問題,他們兩個人穿一條褲子唱雙簧,第二個是對地方諸候們施加政治壓力。你們一定要按照我的走,如果不按照我的方針走,我就在中共十八大之前我要調動你們的職務並降低你們的職位等等。可是我們講這種方式行不行的通呢?我們看要推動這八項經濟結構的改革,要自我創新、要文化建設等等,要有一個政治制度、經濟制度、社會制度保證,還要有一個社會的環境。

中共這些官員們,長期以GDP為中心的這種生財的方式,哪裡有錢往哪裡鑽的方式,他們願意能夠改變這個模式嗎?他們不喜歡,並且也沒有這個能力。第二我們講創新,創新要有法律保障,保障你的創造發明的智慧產權,不被人家仿冒、不被人家造假。

第二要有一個文化的一個自由思想的一個環境,要人們能夠天馬行空可以自由想像、可以自由發揮自由創造的一個氣氛,如果沒有的話怎麼可能去自由發揮,創造新的產品呢?當你一個新的產品剛出來不到兩天,3個、5個、10個、8個仿冒都出來了,那你哪裡還有精力去創新發明呢?沒有法律保障。

如果你的教育是一個填鴨式的,不是一個開放式的,不是鼓勵學生自由想像的方式,那麼他怎麼能夠去自由創造發明呢?當你的網絡是完全封閉的,不能夠看到海外國際上的創造發明的前沿的消息,你怎麼能夠想像人家在做什麼,你應該怎麼樣去追趕人家。當你的高等學校的教授們以及院士們,都在抄襲外國的文章、科學文選來作為自己晉升為教授、院士的手段的時候,你怎麼能夠去鼓勵學生們、你的講師們、教授們去創造發明呢!

所以這是一個夢想、幻想,你看看台灣,台灣的創造發明,在世界上是一個前沿的國家。可是因為他們50、60年來,一直鼓勵學生們在自由想像,自由空間能夠自由交流的環境裡頭,中國沒有。什麼都是要按允許你做你才能做,不允許你做是不准做的。外國是說你只要講,哪些地方是不可以做的,其它一切是可以做的,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所以這個自由思想是非常重要的,中國沒有。所以胡錦濤講出這個八點來是畫餅充飢、自我壯膽,文過飾非,根本是不會起到任何作用的。那麼在這種狀況下,你怎麼去解決溫家寶所提出的「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這麼一個經濟矛盾問題呢?

我想最後可能有兩個結果,第一當社會矛盾因為經濟的衰退,因為通貨膨脹的加劇、社會矛盾急遽,而引發類似於1989年六四運動,很可能會結束共產黨的專政。第二個可能,當共產黨走到死胡同無路可退了。那麼共產黨內部有一批人要求政治改革,使中國經濟走上一個鬆綁的,自由發展的一個空間。

那麼我們問,現在的共產黨的這九個頭頭,他們有這個膽量、這個膽識去做嗎?這中間能夠產生出戈巴契夫、葉爾欽和蔣經國嗎?在我看來他們都是一些政治庸才,都是一些抱著共產黨大腿不敢放的、沒有膽量、沒有膽識的一批政治奴才,他們不可能走這條路,所以對中國共產黨這個政權來講是危在旦夕,是隨時隨地,可以說不可持續而中斷,經濟上中斷,而政治上也可以中斷。今天我的評論到此結束,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台《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澳媒:中國經濟折翅難飛
楊連寧:為什麼泡沫已破,房價還漲?
躋身經濟大國 中國人均GDP仍在百名外
中國退出經濟刺激政策 負面效果顯露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預期川普連任?北京發戰爭威脅
【西岸觀察】證人指控拜登 大數據分析川普贏
【十字路口】習紀念抗美援朝放狠話 六大動機
【一線採訪視頻版】無錫37訪民蓋手印 揭零上訪黑幕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講:拜登利用公職撈錢
【薇羽看世間】拜登醜聞連爆 習祭抗美民族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