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士泰獲重刑 澳洲政商界強烈反應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3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何蔚悉尼綜合報導)力拓案一審胡士泰獲10年重刑,在整個澳洲社會激起巨大的反響。各界質疑中國司法獨立和透明度的嚴重問題;商界人士則人為中國以政代法、政商混合的現實狀況給澳洲許多大公司企業帶來困惑。

總理陸克文:質疑中國司法可信度

澳洲總理陸克文在週二(3月30日)加入外交部長史密斯的行列,就北京對胡士泰的的判決過重,中國司法程序的不透明和可信度表示了不滿和質疑。

陸克文說:「當涉及到賄賂,澳大利亞政府的立場是一貫的,我們譴責任何形式的賄賂。」

陸克文指出:「(對力拓案)第二項罪名的審判是秘密進行,沒有媒體和澳洲官員在場,在定罪的可信度上存在嚴重問題。對這一部份的指控進行秘密審判,使中國錯過了一個向世界展示其制度透明度的機會。」

他說:「澳大利亞 對這個特殊法庭案件中第二項罪名的審理和定罪持保留看法。」

陸克文說, 澳洲政府一直通過與高級官員的交涉,代表胡士泰向中國政府提出申述,並將繼續這樣做。

陸克文坦承,澳洲與中國在不同的問題上有過分歧,將來也還會有分歧。

外長史密斯:中國錯失解釋商業秘密的機會

外交部長斯蒂文史密斯在週二表示:「中國政府錯失了一個準確解釋什麼是它認為商業秘密的機會。隨著中國參與全球的經濟運作,國際商業社會需要理解與把握中國的規則是什麼」 。

史密斯先生說,這一判決為澳大利亞和國際商業界留下了在處理竊取商業秘密指控上懸而未決的嚴重問題。「未知因素是,我們是在接觸正常的商業信息還是定義更廣泛的資料,這之間的處理缺乏透明度。」

外交部長斯蒂芬史密斯認為,判胡士泰10年徒刑的做法危及國際商業界在中國經營的信心。判決書和法院的言詞對胡士泰竊取商業秘密的強硬程度將增加外交上的緊張局勢,同時加劇國際商業界對中國的商業和政治環境變得更加艱難和不可預測的擔心。

史密斯本人在上週向中方大使最後一次要求允許澳洲官員觀察整個審判時,曾提出這個問 題。

據瞭解,澳洲和中國簽署了引渡罪犯協議,但尚未在法律上生效。史密斯沒有說明何時會生效,或它是否適用於胡士泰案子。

反對黨:無視領事協議的法律效應

反對黨外交事務發言人朱莉畢曉普(Julie Bishop)週二在接受ABC電台採訪時,就中國不允許澳洲領事官員出席胡士泰審判的全過程,質疑兩國之間領事協議的法律效應。

畢曉普女士說:「如果 中國能夠在這些情況下無視領事協議,是否在其他情況下,領事協議將不會被遵守?」

她說:「這將是一個令澳大利亞和世界各地許多商業公司極為關注的問題。」

畢曉普女士再次批評政府未能在胡士泰被拘留期間提供足夠的幫助。她指責陸克文不是直接打電話與中方官員討論這一問題,而是搞’傳聲筒’外交。她說:陸克文總理應該拿起電話與中國的最高層對話。

綠黨:北京威脅堪培拉

澳洲綠黨領袖布朗說:「政府不敢在力拓案上觸動動中國,因為它不想破壞澳洲與中國的貿易關係。」

他說:「北京對堪培拉的政治家進行一定程度的威脅,毫無疑問,(在這個問題上)貿易的需求超越了民主,人權的需求以及適當程序的法律規定」。

澳洲工商界:中國應明確何為正常商業行為

澳洲工商協會在週二要求中國對竊取商業秘密的閉門審訊和定罪有一個陳述,要求中國對正常商業行為有明確的界定,使國際貿易和商業公司有規則可循。

資源公司分析師加文溫特說,(力拓案)判決將對企業增加更多更大的壓力,使其必須謹慎與中國打交道。

他說:「我認為,企業對中國一直是謹慎的,但是總是有這種潛在的危險在背後,不知什麼時候跨越了國家機密的界限」。

獨立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李約翰對澳洲媒體說,日常的商業往來將有可能變得更加複雜。

他說:「我想如果你是一個外國公司,你置身於一個見解完全不同的地方,面對一個國家掌控的企業,你最好小心一些」。

他說:「中國大多數的大公司和企業是國有企業,這些 國有企業不是獨立的實體。另一方面是,法院系統也仍處於中共官員的掌控之中。那麼,如果你遇到某種爭 端,你將面對各種疊加因素的挑戰,而這是企業必須十分清楚的。」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力拓案審判結束 胡士泰否認竊取商業秘密
力拓案開庭結束 判決29日出爐
澳媒:力拓案折射中國法律系統真相
澳媒:北京利用力拓案恐嚇澳洲政府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拍案驚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積電亟需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