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維權村官被抓恐會被當局陷害

標籤:

【大紀元5月15日訊】(美國之音2010年 5月 15日報導)廣西北海市銀海區白虎頭村村主任許坤從2008年起帶領村民為保障合法權益展開維權,成為地方當局的眼中釘。今年5月8日,市委書記王小東曾親自帶領700多名警察和聯防隊員包圍許坤家,準備抓捕許坤,並揚言要強行砸門。許坤閉門不出,將準備好的汽油灑滿房屋,擬與抓捕人員同歸於盡。9日凌晨,警察及有關官員才陸續撤離。而這期間,許坤的母親被打昏送醫。

5月14日晚,許坤與從北京去的一直參與白虎頭村村民維權的維權人士郭旭舉一起被北海市公安局以住宿沒有登記為名傳喚拘捕。5月15日下午5點多鐘,北京維權人士郭旭舉給家裏和朋友發短信稱已經獲釋,在安排趕回北京。而許坤家人則證實許坤仍被押。

許坤的妻子說:“最新情況,昨天他們7點左右被暗地裡抓去以後一直都沒法聯繫。今天我們家屬下午去了公安局,他們也沒有人在那裏值班,只有一個看門口的人說沒有這個人。我們跟他說了很久,他才打電話給局領導,局領導只好說,昨天確實有這麼個人被抓。但是,我們問他們現在人在哪裏,安全嘛,問他們要不要我們送些日常生活用品給他,我們只要知道他安全,我們就行了,但是他們就是不肯說。”

*地方官員拒絕說明情況*

記者聯繫上北海市政法委書記莫亦翔進行查詢,莫書記以黨委不具體承辦案件為由要記者與公安局聯繫。記者打電話給北海市公安局,值班人員稱不瞭解情況,也找不到任何人。記者打電話給據信直接負責抓捕行動的莫正海警官。莫警官稱不接受記者採訪。

他說:“我首先第一我不知道你的正式身份。第二,這事情不是我一個人所掌握、所瞭解。而且這事情不是我一個人能接受你的採訪。這個事情本來我不是很清楚,我也不知道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

記者再打電話給直接參與白虎頭村土地爭執案的北海市銀海區政法委副書記陳英榮,陳書記聽到記者說明後說在加班沒空兒,掛斷電話。記者稍後再致電陳英榮手機,請求聽取官方對白虎頭村土地爭執案的立場,接電話的人說:“現在加班吶,你不要打了。現在沒有空兒。(記者:您聽我說,我想請你們談一談官方對白虎頭村土地爭執的看法,我給你們一個機會說明情況)現在沒辦法。他出去了。”

記者在電話中聽到推土機的轟鳴聲,於是打電話給白虎頭村的村民,村民證實當局的人正在村裡週末加班拆遷。

*民選村官率眾踏上維權路*

據瞭解,2006至2007年間,北海市銀灘鎮白虎頭村村委主任馮坤擅自簽署買地文書,將白虎頭村全部土地700餘畝出讓給北海市土地儲備中心。此舉引發村民強烈不滿。在許坤的帶領下,村民走司法途徑並開始層層上訪,但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

2008 年8月,許坤當選為新一任村主任後,繼續帶領村民維權。在許坤竭力維護村民利益的同時,政府對他的打壓也一步步升級。2009年4月3日,許坤被開除黨籍。2009年4月13日,許坤保管的村委會公章在銀灘鎮政府會議室,被鎮政府幹部搶走,至今不還。此外,許坤長期被政府派人恐嚇、跟蹤、監視,試圖強行抓捕,直至星期五被抓捕。

2009年10月27日和30日,北海市銀灘區銀灘鎮政府出動包括防暴警察在內的100多人,分別強行拆除德福樓和村委大樓,兩次拆遷均未出具任何拆遷手續。在強拆村委大樓時,上百村民阻撓,雙方發生衝突。衝突導致包括85歲老人在內的10餘名村民受傷。有10名村民被警察帶走,其中3人以涉嫌妨害公務罪被關押至今。

在律師執照被正式吊銷前一直擔任白虎頭村村民維權法律顧問的北京維權女律師劉巍向記者介紹了村民的維權行動。

她說:“我是從4月12號就沒有再過去。這個案子是,北海市政府徵收超過70公頃的土地。有申請征收,由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批准的。但是土地是否變更成為國有呢,是否有備案呢,這個我們沒有看到。北海市政府依據城市拆遷條例進行拆遷,把村民的集體房產給拆除了。現在要對村民的房產拆除。村民不同意,因為白虎頭村的土地按照市場價,也就是北海市政府要搞旅遊開發,一畝地能賣到上百萬。但是被村民的補償一畝地1、2萬,1萬到2萬之間,而且要村民搬到離這個旅遊區很遠的地方去居住,本來村民原來在這個地方生活是很幸福的。這樣的話,他們的生活質量是下降的,而且就業都會是問題。所以不同意。不同意就是強拆。開聽證會,都是違法地召開,村民因為爭取一些合法的權益,他們不給,那他們就認為村民放棄他們的權利,然後下了一個聽證會的決定書。”

*擔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劉巍說,雖然她的同事、北京維權人士郭旭舉人出來了,但是她目前更擔心政府會找各種藉口,利用各種手段將許坤村主任治罪。

她說:“剛才他(郭旭舉)出來了,他給我們的信息是許坤可能就是問題就多了。不是他(許坤)的問題多,他們要給許坤栽贓許多問題。所以,我們都很擔心許坤,因為北海市另外一個人,叫曹偉的一個人,也是村長,就是北海市政府造了一些假證據給抓起來了,現在二審正在審理當中。都是他們栽贓的。現在很可能就會栽贓許坤。因為北海市政府派了一些人,讓村民簽了一些東西。因為很多村民是不識字的。我們擔心就是一些村民亂寫一些東西、亂簽字,可能對許坤是非常不利的。”

從2006年開始至今,白虎頭村村民的頑強抗爭已持續4年,到目前為止,還有70多戶沒有簽署拆遷補償協議。

相關新聞
中共打壓 北大法學碩士曹順利再次被勞教
一鳴:從趙作海冤案看大陸的刑訊逼供和政法委的「一手遮天」
港民團促中共釋良心犯
中共再次打擊非營利組織 限制海外捐款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孟回國內幕難啟齒 包機現兩貓膩
【熱點互動】程曉農:拜習通話 美中關係如何變?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機會近乎零
【思想領袖】布魯爾:阿富汗的英雄救援行動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三峽黑幕 誰騙了鄧小平?
專訪潘焯鴻:中共將出手救恆大不救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