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毒疫苗受害兒童家長欲服毒維權被拘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2011年10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樂報導)近日,北京毒疫苗受害兒童家長潘先生因兒子的醫藥費用繁重、事故責任單位互相推諉,加上家裏遭強拆長期斷水斷電,在重重壓力下,頓感絕望的潘先生試圖在北京信訪辦喝農藥自殺,9月25日,北京東城分局以「尋釁滋事」為名將其拘留。

潘先生是北京訪民李玉芬的丈夫。又到十一,毒疫苗受害者家屬的維權更是阻力重重。據瞭解,李玉芬現在面臨巨大壓力,她既要照顧2005年以來因打疫苗致右半邊身癱瘓的兒子,需長期承擔昂貴醫療費用的壓力,又要擔心丈夫被當局非法拘留的安危。

毒疫苗致身殘 責任部門互踢皮球

據訪民反映,李玉芬的兒子因注射毒疫苗針致腦中樞神經嚴重受損,六年多來,他的身體一直無法正常成長,需要長期照顧,且醫藥費用沉重。她曾多次向醫藥部門追究責任人賠償問題,但至今仍石沉大海。

李玉芬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兒子的病情幾年都拖過去,責任部門沒有一個合理的說法。在上星期,我又去了門頭區衛生局諮詢兒子的病情檢測情況,該負責人還不耐煩地回覆:在9月中旬他們已經安排了各專家對孩子病例的會診,『要請那麼多專家哪能那麼容易,耐心等吧』。」

記者聯繫北京市衛生局諮詢,對方回覆:如果疫苗受害人沒有得到有關責任部門對事故責任的確認,受害家長無法得到相關賠償。記者也曾多次聯繫北京東城分局瞭解潘先生的拘留情況,但對方電話均無人接聽。

據毒疫苗的受害家屬透露,疫苗從生產成品到安排接種者接種期間,疫苗必須保溫在2~8攝氏度之間,如果疫苗超出恆溫的範圍,對注射疫苗者就有可能產生反作用,此種情況引起的風險對疫苗注射者是無法預測的。

廣東省江門疫苗受害家長余同安說:「按照現行我國對疫苗受害者的賠償條例是不完善的。就我兒子的受害案例,在2007年,在江門的法院對毒疫苗受害的負責部門提出起訴,從區、市到省的司法程序過程中,我們三位受害兒童的家長得到責任單位和製藥廠的賠償。」

他還說,當時他兒子的案例經法院裁決最終獲得賠償12萬元,但當時他已經給兒子看病的醫藥費已達26萬元。法院裁定所賠償的醫藥費與受害者終身看病支付的醫藥費是不成比例的。另外,在開庭過程中,法院還多方面包庇當地政府疾控中心。

安徽省毒疫苗受害訪民張林透露,他三歲多的兒子在一年多前被強制注射麻疹疫苗,很快就出現藥物反應,後經醫院檢查出孩子得了「血小板減少症」,成為「玻璃人」,只要一不小心碰傷就會流血不止。

雖然負責打疫苗的醫院已經確認他的兒子是打疫苗引起的醫療事故,但提到賠償問題就沒人承擔責任,他到安徽省衛生局上訪還是沒有解決問題。2011年9月21日,他到北京衛生部信訪辦上訪時,對方還是把他推給安徽地方部門處理,他說:「政府官員太腐敗」。

記者致電中共衛生部信訪辦,號碼為103的工作人員稱,現在因接種疫苗引起的醫療事故賠償問題,按照目前國家的預防條例,由各省對個體受害人予以補償,但有些省份還沒有出台具體的補償方案。

政府打壓加大 維權艱難重重

據瞭解,7月27日,遼寧省毒疫苗受害孩童家長楊玉奎在北京月壇派出所詢問自己被醫院保安毆打的結果時失蹤;山東臨沂市臨沭縣人李寶向的兒子李致康2009年在學校接種甲流疫苗致嚴重腦部神經性疾病,目前呈植物人狀態,他因向當地上訪無果而上北京,在久敬莊被「維穩」團伙帶走,至今下落不明。

據楊玉奎的妻子周素影反映,她們的維權非常艱難。她的孩子在2006年出生日當天在醫院打了疫苗後,全身出現淋巴潰爛症狀。夫婦倆向醫院要明確的診斷結果反被毆,夫妻倆多年來不斷上訪依然毫無結果。

余同安曾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所有分配到醫院的疫苗都由當地政府疾病控制中心把關質量問題,患者也需要找當地疾控中心鑑定監控部門的責任,也就是說,責任事故出現後,仍然是他們鑑定結果。

他說:「受害人希望疾控中心合理的賠償,從中涉及到人權問題和醫療問題。」

他還表示,衛生部現在有一條不成文的內部規定,就是不允許所有醫院對有關疫苗的診斷下結果,這樣就沒有任何醫療機構替受害人說一句良心話,所以他們的維權路會走得更艱難。

有民眾表示,當局為粉飾社會表面的光鮮與「和諧」而對上訪民眾強力的鎮壓,無疑是在這些受害兒童家長本已流血的心上再撒上一把鹽。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新聞
兩訪民信訪辦喝農藥送院 毒疫苗家長短信求救
毒疫苗受害家長北京上訪遭拘留
抗議衛生部掩蓋「毒疫苗」 受害家長被打壓
毒疫苗患兒家長上訪被毆服藥尋死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中共軍機不打自傷 台海難得安靜
【思想領袖】基辛:用正義判斷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謎】神探李昌鈺 前世竟是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