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黑手四處「行竊」 源頭來自中共軍方

人氣 57
標籤:

【大紀元2011年03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採訪報導)中共對國內互聯網封鎖不斷升級的同時,在網絡中暗中又開闢另一戰場。由此,西方國家網絡在受到不斷攻擊入侵之後,越來越多人意識到,在網絡的另一端隱藏著一個「網絡黑手」,是它在不斷的威脅著網絡世界。

據日本讀賣新聞3月3日消息,為加強國際機密監管以及應對網絡攻擊,日本與東盟將於本月7-8日在東京舉行日本•東盟信息安全對策會議。日本和東盟各國的信息通信以及機密管理部門官員將出席,共同協商聯手應對網絡威脅對策。

報導稱,經調查顯示,由中共發起的網絡攻擊正呈現出增長的態勢,在國際社會中的威脅不斷增強,本次會議也可看作是日本與東盟各國共同商討對策,應對來自中共的網絡攻擊威脅的一次會議。

谷歌受駭客不斷攻擊 退出中國

2010年11月,維基解密網站公佈另一批美國機密文件,是美國駐外使館發送給美國國務院的25萬份秘密文傳電報。其中涉及中國的,有自2002年以來,中共黑客已經成功入侵美國政府、西方盟國以及中共廣泛使用駭客攻擊網站、入侵谷歌電腦行動等內容。

據悉,導致中共轉向批判「維基解密」,就是因其洩露的外交電報中有關於中共內幕的消息。《紐約時報》披露的一份電報稱,中共線人曾對美國大使館透露,中共政治局幕後指示入侵谷歌在中國的電腦系統。

谷歌曾在中國擁有30%的市場份額,有1億多網民在用谷歌。谷歌遭網路攻擊後宣佈不再遵從中共政府要求過濾敏感的搜尋內容。谷歌離開中國,很多網民非常悲傷。

攻擊源自中共軍方

2011年02月17日,加拿大聯邦內閣部長首次公開確認,加拿大政府網站遭到前所未見的黑客攻擊。加拿大技術專家組織的報告表明,來自中共的情報黑客已入侵上百個國家、上千台的政府電腦。

一位臺灣資訊將領曾透露,中共長年以來積極準備資訊戰爭,從攻擊的脈絡來看,中共軍方確實為網軍骨幹,早期台灣政府機關網站遭攻擊,資訊人員透過回溯瞭解來源,常發現來源城市多與中共七大軍區司令部所在地重疊。

路透社曾以「15%的網絡流量繞道中國意味著甚麼?」為題在撰文中說,2010年4月8日,中國電信發出錯誤的路由信號,顯示繞道中國是效率最高的路由路線,因而導致全球15%的網站的流量繞經中國的服務器,持續時間達到18分鐘。並且稱這也意味著18分鐘內繞經中國的數據可被輕易複製,如數據沒有加密,可能眨眼之間就被編輯並重新發向目的地。分析人士稱,中共還無賴的扮演了此事件中的無辜者。

黑客養起來 「為我所用」

據悉,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中共的安全部門和軍方在很多黑客攻擊事件中起了相當關鍵的作用。在1999年底,中共軍隊首次點出「網軍」這一辭彙,指出為因應對超限戰,建軍方向已朝「陸、海、空、天、電、網一體化」的作戰方式發展,網軍因此極可能成為繼陸、海、空之後的另一新軍種,成為中共軍隊的「第四軍種」。

民主人士湯志敏女士對大紀元表示:「其實,中共不斷增加對外網絡攻擊,一是為竊取情報外,同時也在給不對稱力量的對方造成威懾。翻開中共的歷史,其實真正威脅世界和平的是中共,它才是暗中隱藏的『網絡黑手』」。

旅居美國的前中共國安部對外情報警官李鳳智披露,中共的長征火箭幾次失敗,最後是在塔吉斯坦的中共特務不經意的一次偷盜行動中,獲得相關信息,才研製成功。他說,中共就是搞人海戰術,不管是否有用,先偷回來再說。

據香港明報曾報導,廣東省長盧瑞華公開表示,對高水準的電腦黑客,有關部門可用高薪「養起來」,每月發一萬元,「為我所用」。報導指出,盧瑞華是在中共廣東省九次黨代會的討論會上,有代表提出金融系統遭遇黑客入侵的問題時,出此妙語的。

對內網絡封鎖 混淆視聽

湯志敏說,「近期,中共一些官方媒體有報導稱西方媒體對中共軍方黑客威脅的渲染,以此為藉口而大搞的網絡戰爭。對此,中共為了混淆視聽,掩蓋它的醜事,在不斷威脅西方民主國家的網絡安全同時,為轉移國內矛盾,煽動民族主義思潮,把它所作所為的醜事完全嫁禍出去。」

她認為,中共在一言堂的灌輸宣傳中經常會倒打一耙,如最近它的眾多喉舌媒體有目的的轉載一篇文章,原本谷歌中東及北非市場部主管古奈姆出於「愛自己的國家」協助埃及人民推翻獨裁統治,但經過中共喉舌媒體就變成了古奈姆後台是谷歌,把谷歌說成是美國擴張霸權的工具。真是一石二鳥,報復了前面谷歌的「起義」,又給美國扣上了「霸權」的帽子。

相關新聞
維基解密 中共更多黑幕曝光
大陸  「手機間諜軟件」悄然流行
維基解密:中共黑客利用Windows弱點展開攻擊
切斷維基解密金源 多家金融公司遭攻擊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謝田:綑綁螞蟻金服 中共在港撈錢
【新聞第一現場】北京傳爆炸 火光沖天陸媒噤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