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東莞白領溺死雙胞胎腦癱兒 誰之過

圖為位於寮步鎮西溪村的韓群鳳家(網絡截圖)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05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報導)近日,廣東東莞寮步鎮西溪村村民韓群鳳在家溺斃雙胞胎腦癱兒事件,被網絡及當地媒體報導後,迅速發酵。13年來,韓群鳳傾盡全部心血照顧患腦癱的雙胞胎兒子,在絕望與精神抑鬱折磨下,親手溺斃愛兒同時服藥自殺,後被搶救脫險。

13年耗盡所有 厭倦失望

38歲的韓群鳳曾是一家銀行大堂經理,丈夫黃先生在文化站工作,二人於1996年結婚,生活富裕。1998年6月,韓群鳳早產生下一對雙胞胎兒子,因腦部缺氧成腦癱

《大紀元》記者從當地村民瞭解到,韓群鳳是一位非常有愛心的母親,為照顧一雙癱兒,辭去了令人羨慕的銀行工作,放棄可以再生一個孩子的條件,13年來,不離不棄,為兒子四處求醫,傾盡空囊。有村民稱,為了兩個孩子,他們至少花了有100萬元。

塘邊村委會一位男士稱與韓家相鄰,他說:「經常見到她帶著腦癱兒子扶著牆,從我家房前路過。」「其實她媽媽很愛這倆個小孩,13年她一直堅持找了很多地方治病,沒效果,不見好,她付出的實在是太多了,可能產生了厭倦失望。」

絕望:生不如死

生活的重負使韓群鳳以往活潑開朗的性格變得焦燥易怒,睡不好覺,與外界的接觸越來越少。連兩個孩子叫「媽咪」都覺得煩,她對未來感到了絕望。負面情緒長期的累積,最終讓韓群鳳下定決心實施殺子及自殺計劃。

據南方日報報導,韓群鳳在案發前兩天謊稱自己失眠,從鄰居處要了安眠藥,又準備了老鼠藥、農藥。去年11月20日的深夜,她先給兩個兒子服下了安眠藥,待兒子熟睡,分別將兒子頭部置於水中溺亡,後自己吞下了所有的毒藥。

「真的不想殺他們,13年來一直都沒有放棄過治療,這次只是想給兩個兒子及家人一個解脫。我現在生不如死。」在韓群鳳的審訊筆錄裡中有這樣一段話。

有網友悲嘆:其生: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其死:法不容情,情理之中。或者這個案中,與其讓其活著揹負殺兒的悲痛與內疚,不如將死亡賦予情理之中,或是對其一種最大的解脫。

在給丈夫的遺書中韓群鳳寫到:「對不起,未經你同意,我就帶走兩個兒子了,這十多年的災難是我帶來的,所以我只能獨自帶走。多謝你一直以來的不離不棄。只面對兒子不能自理的絕望來過日子,倒不如不需花那麼長時間去捱了。連你、你媽媽也一起累壞更慘。」,「不要厭、不要恨,讓我們母子三人靜靜走,請你好好保重!我這樣是長痛不如短痛,希望政府不會加罪於你,因這十多年你也不好過,以後我們會重新做人,你也要開展你以後的人生,祝福你能幸福,我們會保佑你的!」

人倫悲劇 誰之過?

此事件已引起社會各界關注。鄭州從事二十多年教育工作的鄭老師指出,造成此類人倫悲劇的根本在於中共體制,在養老助殘及社會福利方面存在巨大漏洞,沒有將社會福利保障擔負起來。「同時也缺少社會的救助,如果有更多的學校,能夠讓孩子接受康復治療該多好。國家辦奧運、世博會,廣東的大運會、殘運會要花去多少億,這麼多錢,能有一點點惠及到殘疾兒童及他們面臨生死存亡的家庭,會使社會更加安定。」

《大紀元》記者從寮步鎮殘聯瞭解到,按政府規定殘疾人補貼標準:一級殘疾每月200元,二級150元,三四級100元,另每年有助殘金補助500元。

泉塘村委會一位村民說「補助200塊太少了,連吃飯都不夠,怎麼能養得起腦癱兒呢?要到處去花錢冶病,負擔太重了。倆個小孩子都不在了,她活著比死了還痛苦,她的腦子全部都是回憶。」

網友:這位母親已經盡到義務了,我們的社會主義政府盡了多少責任呢?要說誰是真正的殺手,是政府。

有評論稱,東莞財政並不缺錢,為何就捨不得拿錢出來救濟子民?如今東莞耗費巨資力推城市形象,一座城市最絢麗的風景,應該是絕望者絕處逢生後露出的笑容。「沒啥別沒錢,有啥別有病」,一個曾任銀行大堂經理的白領尚且如此,其他收入微薄的外來打工者遇到類似問題該如何是好? 

據悉,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微博已發出消息稱,該案目前已在法院立案受理。

評論
2011-05-18 7: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