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三峽工程是中國政府摁住的火藥桶

人氣 43
標籤:

【大紀元2011年06月03日訊】近期長江中下游發生五十多年來最嚴重的乾旱,三峽工程引發的諸多問題再度被關注。《德國之聲》為此發表記者吳雨的專訪《三峽工程是中國政府摁住的火藥桶 》,受訪者、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就三峽工程決策、引發乾旱原因,「利弊關係」及不向公眾公示的嚴重問題進行了解答。

今年三月份起,長江中下游發生嚴重乾旱,在衛星雲圖上,著名的鄱陽湖面積萎縮,幾近乾涸。有專家認為三峽工程為其中重要的影響因素,由此引發公眾對三峽這一中國大型標誌性工程的大討論。

2011年5月18日,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三峽後續工作規劃》和《長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規劃》,會議被中國媒體公開報導,外界認為是中國官方首次正面承認三峽帶來的諸多問題,如移民、生態環境、地質災害等。

「三峽提高防洪能力是騙人」

三峽工程的四個目標:防洪、發電、航運、南水北調,在最初進行工程可行性論證時向全國人大提出 。王維洛認為,最終只實現了一個目標——發電,防洪功能很小,不像官方吹噓的那麼大。「從航運來說,也阻礙了長江航運長遠的發展;南水北調這個目標,從目前來看,三峽對其沒有任何作用。」

「這次國務院會議很多人以為是中共承認了三峽的錯誤。其實他們還在那裏強調三峽工程的綜合效益,中國政府還是希望以所謂的好處掩蓋大家所能看到的弊病,比如他們強調的防洪,中國工程院副院長沈國舫最近也發表了講話,三峽工程的防洪能力已經從原來的防十年一遇到了現在的防百年一遇,這根本是錯誤的。」

王維洛引用水利專業祖師爺張光斗在《三峽工程宜早日興建》中寫到的:荊江的防洪能力是能防20年一遇,加上葛洲壩的防洪能力,可防40年一遇的洪水。1998年大洪水之後,朱鎔基接受了「三峽工程反對派」陸欽侃先生的建議,加高了兩米長江荊江段的河堤,沒有三峽工程,荊江的河道就能防百年一遇洪水,所以說三峽提高了防洪能力是騙人,而且三峽工程建成到現在,中國政府沒有公佈三峽真正的防洪庫容。

「三峽工程是弊大於利」

王維洛:三峽工程對環境的破壞,當時專家組的結論是弊大於利,但中國政府以程序上的錯誤否定了最初的這個結論;在總報告中寫入「利大於弊」。現在國務院公佈三峽工程的一些不利影響證明當時審批時所說的「利大於弊」是錯誤的,當時還說不建方案與晚建方案相比,只是節省了110億元人民幣,可僅僅從現在到2020所謂的三峽後續工程,其費用已經是1,000億元人民幣以上,是原來的10倍以上。可以看出,三峽工程是弊大於利,而且隨著水庫運行時間的增長,弊病會越來越大。

三峽工程加劇乾旱 不起緩解旱情作用

談 到長江中下游大旱,三峽工程是不是重要的影響因素,王維洛表示,必須把這個話題分開講,長江中下游大旱從今年三月份開始,降水偏少是主因,三峽工程加劇了乾旱,而不是緩解旱情,湖南、江西等省的水利專家也指出原來鄱陽湖、洞庭湖之間水量的互補關係,由於三峽工程,這種互補被破壞,目前正進入互相不協調的階段。自然界本身是有互補效果的,而三峽工程破壞了這個效果。

旱災還在於對河流開發程度過高

王維洛指出,西方專家認為,一條河流開發程度不應超過15%,最好不超過5%,這樣能保障河流自然的調節能力,但中國河流的開發程度超過了這個極限,對自然調節十分不利。

他認為,官方媒體說三峽工程現在放水是為緩解旱情,其實他們並不是願意抗旱,而是為防後續出現的洪水,按照三峽工程的運行計劃,六月初必須把水位降到海拔145米,提防旱情結束時接著可能的洪水。從這個意義上講三峽是既不能抗旱又不能防洪的。

三峽工程總體思維錯誤:人能勝天

王維洛指出,中國人對自然的索取太強了。這麼大規模從長江取水是不行的,三峽工程的總體思維是個錯,認為人能勝天,人調節水比老天調節得要好,這和古人的思想是兩樣的,比如都江堰是順勢調水,不是人為的建個大壩來控制,三峽工程上馬後,各地興起了建大壩的風潮,當到處蓄水都遇到像三峽這樣的問題時,下游缺水就不能想像了,現在丹江口水位已經降到死水線下了,就是說,丹江口水庫不能給湖北省抗旱提供任何水源。

三峽工程所引發的社會問題

三峽工程所引發的社會問題有兩個層面。王維洛表示,第一個就是三峽移民,他們失去了土地、房屋、工作,國務院三峽建設委員會總結報告是這樣寫的,三峽移民目前處於「三無狀態」,無工作、無地種、無出路。

三峽後續工作規劃中要完成30萬移民,定為生態移民,原來的三峽移民在政治上還有點好處,移民子女在高考時有加分,但是這30萬不計入三峽移民,子女不能享受這個好處,所以目前這30萬也在抗議。

統計三峽移民誤差嚴重

當年論證報告中說113萬移民,根據中國官方公佈的數字是140萬,規劃時一般允許5%的誤差,10%是最大允許誤差,但20%的誤差絕對是個錯誤。這個誤差加上新的30萬移民,誤差就更大了,所以中國政府絕對不接受這30萬成為三峽移民。

女性被迫從事性交易 移民幹部遭刺殺

移民造成的社會問題很嚴重,他們目前靠社會低保維持生活,每人每月到政府領生活補貼,少的90元,多的一百多元,錢不夠怎麼辦,很多女性被迫從事性交易,有人稱三峽地區「繁榮娼盛」,他們是生活所迫。

中國百姓總是認為政府不會騙他們,當他們對政府失望時,要麼無能為力,要麼走極端,使用暴力,三峽地區刺殺移民幹部不在少數。三峽的影響不僅僅是一條河、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影響了整個中國社會和幾代人。

《三峽後續規劃》涵蓋更大危機

王維洛談到中國國務院出台《三峽後續規劃》後涵蓋的更大危機。他引用毛澤東詩詞「高峽出平湖」表示,三峽到處是175米紅線,但是2003年蓄水以來,三峽就不是一個平湖,是有水力坡度的,而且是隨著流量的變化而變化,去年七月份的時候,最大水力坡度接近萬分之零點七,就是說是個斜湖,三峽工 程如果發揮所謂的防洪效益的話,蓄水位到175米,重慶淹沒的情況就會很厲害。

提高移民線 增加30萬新移民

三峽後續工作規劃中,把175米的移民線提高到182米,但官方不承認他們規劃中的錯誤, 只是說出於地質的要求提高了7米,這樣就增加了30萬新移民,遷移這30萬移民還需要1,700億人民幣。後續工程主要是安置新移民,老百姓繼續為三峽工程帶來的不利影響買單,中國政府決策者這次承認不利影響,為的是收錢有名。

特別要指出的是,三峽水庫的淹沒線隨著蓄水時間的增長,水力坡度會越來越高,只有慢慢回歸到建壩以前萬分之二的坡度,泥沙的淤積才會停止,才會進入一個平衡狀態,簡單地說,三峽沒建壩之前,是平衡的,沒有泥沙淤積問題。現在三峽水庫形成了,就有泥沙淤積問題,三峽水庫留有庫容就必須回到沖淤平衡的狀態,唯一的解決辦法是後面水位的抬高,這需要更高的投資,會產生更多移民,也蘊含更大風險。

發電誰享收益?老百姓繼續為三峽工程買單

王維洛說,三峽目前每年發電收入為二百多億元。很多老百姓以為三峽是中國人民的,認為是揚國威的工程,其實三峽水流發電是長江三峽水電股份公司的私有財產,不是老百姓的,收益歸長江電力公司。另外在中國只要有工程就有錢賺,水利工程利潤是鑽石級的,比修高速、造橋還要好,所帶來的不利影響,工程的建設者不計入賠償範圍,而買單的是納稅 人。國有企業私有化的過程中,把好的給了私人,剩下三峽大壩在老百姓手裡,大壩要維修,隨著時間流逝維修費更高,還需要老百姓支付常年的維修費用,包括後續的移民也要老百姓買單。

南水北調不利影響會比三峽更大

談到三峽工程南水北調準備。王維洛表示,丹江口是南水北調中線方案的水源,那麼三峽工程後發生的事情,將來還會重復發生,當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後,前期方案是調100億立方米每年進北京,中期是200億立方米,遠期的方案是400億立方米,湖北省長江流域這麼乾旱的條件,是不是有水供給北京、天津及華北地區呢?當然是沒有的。

中國無論是三峽工程還是南水北調工程,出發點都是從工程最理想的條件出發。日本海嘯地震引發的核輻射告訴我們,要從最不利的條件下考慮工程帶來的危害。都想最好的,可老天並沒把最好的給你,往往是綜合災難同時產生。我們看長江中下游乾旱的時候,要想想中國還要建設另一個大工程——南水北調,南水北調的不利影響將會比三峽更大。

誰為三峽不利影響承擔責任?

王維洛表示, 真正承擔責任的專家迄今為止一個也沒有。三峽工程中有三個人至關重要:錢正英、張光斗、潘家錚。

三峽工程上馬不久,錢正英表示,儘管三峽工程已經上馬,但他們很擔憂三峽工程將來可能會出現問題,特別是移民、泥沙淤積、生態環境問題;張光斗99 歲生日時,在今年清華大學百年校慶上,將他自傳中參加黃河三門峽工程和組織三峽工程從簡歷中抹去;潘家錚在同學會上說,對於三峽工程他臨死之前會給大家一個交待,好像有很多難言之隱。

一個多月前,陸欽侃(2011年4月11日逝世)追思會上,有一副對聯寫著:鄧小平,李鵬,錢正英,張光斗敢做不敢當,雖然現在國務院承認了三峽不利的影響,但從沒有說誰來為這個不利影響承擔責任。

「走為上策」?

王維洛表示,三峽工程上馬時已經把責任從決策者和設計者身上卸掉了。他的《三峽三十六計》中也寫到,最後一計就是「走為上策」,就是他們誰也不承擔責任,當時就設計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成立以來,中國只有兩項目工程經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舉手表決,一是黃河三門峽工程,第二個是長江三峽工程,三門峽工程可以說是三峽工程的前車之鑒,其失敗已經是被公認的了,但是誰對三門峽的失敗承擔責任?沒有人!毛澤東也沒有,毛澤東當時說了,三門峽大壩如果不成功就炸了,可誰也沒去炸。鄧小平也不會承擔責任,鄧小平當時說的低壩方案,也就是150米的方案,而不是現在三峽的175米方案,這也是當時這些領導人設計好的,讓全國人大代表投票表決,最後所謂的決策者是全國人大,但是根據法律,全國人大所說的話、所做的事是有豁免權的,不用承擔責任,哪怕這個決定是錯誤的。

三門峽工程是立斬,三峽工程就像「凌遲」。當年黃萬里先生有個觀點,說辛亥革命是從四川保路運動開始的,而三峽工程是中國政府花最大的錢盡力摁住的火藥桶,這個火藥桶很可能隨時會爆發。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美報評三峽:中國政府15年前幹什麼呢?
和 慧真〈三峽工程,長江之殤〉
首認工程問題多 胡溫與三峽劃清界線?
一言:三峽工程鮮為人知的另一面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殲20數量之謎 竟然只有30餘架?
【十字路口】月球上有外星人?掀開明月千古謎
【秦鵬直播】習拜聯大首次過招 美兩手應對中共
【新聞看點】恆大危機有解?美打造「鐵盟」
【直播】拜登聯大首場演說:美中非新冷戰
【時事縱橫】施暴者上台?留美港人憶太子站驚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