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紀念空軍節 緬懷先烈抗戰精神

國父紀念館14日邀請中正大學歷史系教授楊維真(中)、空軍烈士高志航之子高耀漢(左一)以及在蘆溝橋打響七七抗戰第1槍的吉星文將軍之子吉民立(右一),以「國軍與抗戰」為主題舉辦座談會。(攝影:鍾元 / 大紀元)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8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台北報導)今年是中華民國空軍慶祝814勝利74週年紀念日,空軍烈士高志航之子高耀漢14日表示,當時擔任四大隊隊長的父親高志航身先士卒打下日本敵機時,他才2歲。他指出,不止他的父親、還有千千萬萬國軍及老百姓的抗日犧牲,才換來八年的抗戰勝利,他呼籲國人應效法國軍先烈的抗戰愛國精神。

高志航為了保護當時空軍的大本營─杭州筧橋,把第四大隊的空軍,分三批都調回筧橋,他也從南昌坐飛機到了筧橋。1937年8月14日,高志航率領霍克三式群機,迎戰木更津航空隊19架九六式重轟炸機,以寡擊眾以弱擊強,造成六比零空前大捷。八一四空軍空前大捷,戰鬥英雄高志航的英名不脛而走。抗戰勝利後,政府將8月14日訂定為「空軍節」。

國父紀念館14日邀請中正大學歷史系教授楊維真、高耀漢以及在蘆溝橋打響77抗戰第1槍的吉星文將軍之子吉民立,以「國軍與抗戰」為主題舉辦座談會。

高耀漢表示,先總統蔣公整合全國國力對付強敵日本,8年抗戰的艱鉅非我們所能想像。當時他父親從南昌坐飛機到筧橋。飛機來不及加油,敵機已經臨空,他的父親身先士卒第一個架飛機上去,把日本敵機打下來,當時他們奮不顧身,將保護國家視為己任。現在國人應效法先烈愛國精神,不應為了個人、黨派,而是應該為國家下一代的命脈,有犧牲精神。


1937年8月13日,八一三淞滬戰役時,廣東空軍飛往上海支援。(攝影:鍾元翻攝 / 大紀元)

今年是中華民國對日抗戰勝利66週年,吉星文將軍於1937年7月7日,戍守北平宛平縣城蘆溝橋畔,打響了我國對日抗戰的第一槍,率部勇抗強敵,與日軍浴­血奮戰29晝夜,重創日寇,斃敵三千餘人。但1958年8月23日,吉星文將軍於八二三砲戰中遭共軍砲火擊中乃至失血過多身亡,抗日英雄最終犧牲在抵抗共軍的最前線令人扼腕。中華民國為紀念吉星文將軍,政府將7月7日訂定為「陸軍節」。


1937年7月7日,蘆溝橋事變發生,駐守宛平縣國軍待命出擊。(攝影:鍾元翻攝 / 大紀元)

吉民立指出,他的父親吉星文在對日抗戰七七事變時,1天需要100名敢死隊員,結果一小時來了300位,沒選上的阿兵哥還哭,當時大家想的是沒有國就沒有家、滿腔熱血,「為何而戰?」就是中華民國不能讓日本給滅了,要對抗日本,不能讓日本人欺負我們中華民國。「為誰而戰?」就是你的兄弟姊妹、父母、好朋友不能讓日本人給蹂躪了。


國父紀念館7月7日舉行「戰爭與和平─隨軍記者鏡頭下的對日抗戰真相展」開幕典禮,吉星文將軍抗戰時使用的大刀也有展示。 (攝影: 林伯東 / 大紀元)

吉民立分享,現在國父紀念館展出「戰爭與和平─隨軍記者鏡頭下的對日抗戰真相展」,其中有他提供的父親吉星文將軍在七七蘆溝橋抗戰用的那把大刀,上面看起來黑的不是生鏽而是日本人的血。他強調,為國捐軀的國軍除了他的父親及高志航烈士之外,更有身上綁著炸藥鑽進日本坦克車的英勇烈士,只是他們是無名英雄。


1937年8月13日,八一三淞滬戰役國軍堅守四行倉庫,奮勇抵抗。(攝影:鍾元翻攝 / 大紀元)


1939年12月,國軍在崑崙關殲滅日軍兵力,造成崑崙關大捷。(攝影:鍾元翻攝 / 大紀元)


蔣委員長聽取中每聯合作戰簡報後步出會場。(攝影:鍾元翻攝 / 大紀元)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為配合印緬地區作戰,中國政府派出遠征軍赴緬作戰,圖為遠征軍由從重慶出發市民夾道歡送。(攝影:鍾元翻攝 / 大紀元)

對於中共宣傳對日抗戰是共軍打的,國民黨不抗日。楊維真表示,說謊者最怕真實,不過歷史真相很難掩蓋,包括日本對抗的都是國軍部隊,而且和美國、英國協同作戰的都是國軍軍隊,中共怎麼去說共軍在裡面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楊維真指出,中國大陸內部存在相對緊張的態勢,老百姓對政府基本上完全失去了信心與信念,中共有統治上極大的危機。

楊維真指出,中共現在警覺到抗戰真相不能放,因為它一旦放的話,中共存在的價值就遭受到質疑。現在共產主義已經不能救中共,它只能靠愛國主義、民族主義,但對日抗戰是全民族最重要勝仗,如果中共缺席了,甚至像過去台灣所講的中共扯了抗戰的後腿,它如何面對國人,所以中共一定要強調它是抗戰的主旋律,而國民黨只是抗戰的一個插曲,這是他的一個思維,「我們可以在能力範圍試著把歷史真實說出來,這對大陸衝擊是巨大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