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文本的憂懼

作者﹕鄭重

人氣 12
標籤:

【原文】

(岑文本)俄拜中書令,歸家有憂色。其母怪而問之,文本曰:「非勳非舊,濫荷寵榮,責重位高,所以憂懼。」親賓有來慶賀,輒曰:「今受吊,不受賀也。」又有勸其營產業者,文本歎曰:「南方一布衣,徒步入關,疇昔之望,不過秘書郎、一縣令耳。而無汗馬之勞,徒以文墨致位中書令,斯亦極矣。荷俸祿之重,為懼已多,何得更言產業乎?」言者歎息而退。

——《舊唐書‧岑文本傳》

【今譯】

沒多久,岑文本被封為中書令(唐代為天子製作詔書、起草政令的二品或三品高級官員),回到家裏,滿臉顯露出憂愁的神色。他的母親感到奇怪而去問他。岑文本說:「我沒有甚麼功勳,也不是皇上的舊臣,不恰當地蒙受這樣的恩寵榮耀,責任重大,職位很高,這就是我憂愁、恐懼的原因。」

親戚朋友中,有人來向他慶賀,他總是說:「如今,我只接受弔慰,不接受慶賀!」

又有人勸他經營產業,岑文本歎息說:「我本是南方一個平民,步行進入關中。往昔我的願望,不過是當到秘書郎或一個縣令罷了。而今,我又沒有甚麼汗馬功勞,單憑起草文稿,得到中書令的高位。這樣的職位,就我而言,已經是到了頂點。承受如此豐厚的薪俸,令人恐懼的地方,已經夠多了,怎麼可以再談添置產業的事呢?」勸他的人聽了,歎息而退。@*

相關新聞
歷史故事:唐配滄成神   辦事有分寸
曹彬:萬世仁將的典範
水神裘文達,為袁枚送行
周敦頤寧願辭官  決不枉法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美軍最新格鬥導彈 將阻斷中共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