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14號勞改營:一個脫北者的驚險經歷

人氣 964

【大紀元2012年12月29日訊】他最初的記憶是一次執行死刑的場面。他與母親一起走到一片麥地裡,看守們將數千監犯集中到這裡。這個男孩在大人的腿間穿行,擠到前面,他看到看守們把一個人捆綁在一根木頭柱子上。

申仁根當時4歲,聽不懂行刑前的講話內容。在後來幾年進行的幾十次行刑過程中,他都會聽到一個看守告訴眾人,將被處死的犯人不珍惜通過艱苦的勞動「贖罪」的機會,辜負了朝鮮政府給予他們的寬大待遇。

看守們將鵝卵石塞進死刑犯的嘴裡,給他戴上頭套,然後槍殺。

在關押朝鮮政治敵人的14號勞改營,禁止兩人以上的聚集,但行刑時例外。每個人都必須參加。

韓國政府估計,大約15.4萬人被投入朝鮮的勞改營,而美國國務院掌握的數字則高達20萬。規模最大的佔地面積相當於洛杉磯市,長31英里,寬25英里。第15和18號勞改營有再教育區,被關押人員在這裡接受補救教育,學習金正日和金日成的指示。其中一些人會被釋放。其它的勞改營屬於「完全控制區」,那些被認定為「不可救藥者」服勞役至死。

申所在的14號勞改營屬於完全控制區。它建於1959年,位於南平安道的價川,關押著大約1.5萬人。這個勞改營長30英里,寬15英里,整個營地設在山谷裡,兩側山嶺陡峭,沿山谷而建的是一些農場、礦山和工廠。

申和他母親居住的區域,是勞改營中條件最好的。他們有自己的房間,不過是直接睡在水泥地上,他們還與另外四家人共用一間廚房。每天供電兩小時。沒有床、椅子或桌子。也沒有自來水。

如果申的母親每天完成工作定額,她就能帶回家一些食物。早晨4點鐘,她會為自己和申準備早飯和午飯。每餐都一樣:玉米粥、醃白菜和白菜湯。申總是吃不飽,母親剛剛出門去工作,他就會把午飯也吃得精光。他還吃掉她那份。當她在正午幹完活回家時,找不到吃的,就用鐵鍬暴打他。

她叫張慧靜。她從未告訴過他自己的過去、家庭,以及她為何被關進勞改營,他也從沒問過。她能有這個兒子,完全是看守們安排的結果。勞改營中存在一種「獎勵」婚姻。看守們選擇她與那個後來是申的父親的男人作為彼此表現良好的獎品,結為夫妻。

單身男女按性別分別安置在不同宿舍。第14號勞改營的第8條這樣規定:「任何人未經許可不得有性接觸,一旦違犯,格殺勿論。」獎勵婚姻是唯一不受禁慾條款約束的方式。看守們每年公佈4次獎勵婚姻。如果官方安排的配對一方認為對方太老、殘暴或者醜陋而無法接受,看守們有時會取消這種婚姻。一旦被取消,涉及的男女任何一方以後均不再有結婚的機會。申的父親申境燮曾對申說,他能嫻熟地操作車床,作為報酬,張被許配給他。

結婚後,夫妻可以連續5晚同床共寢。然後,申的父親每年只能有幾次探親的機會。他們的大兒子申希根生於1974年。申在8年後出生。兄弟兩個幾乎不相識。申4歲時,他哥哥就住宿舍去了。

看守告訴孩子們,他們因為父母犯下的「罪」而成為囚犯,但他們可以通過努力工作,服從管教並告發自己的父母「洗清」自己生就的罪惡。

一天,申與母親一起在地裡插秧。她落在了後面,看守就強迫她跪在地上,雙手高舉,直到她不堪烈日的蒸烤而昏倒。申不知道該對母親說甚麼,便一言未發。

在夏日的夜晚,男孩子們會偷偷溜到附近的果園,摘未熟的梨吃。被抓到後,會遭到看守一頓暴打。不過,看守們倒是不在意申和他的朋友們去吃老鼠、青蛙、蛇和昆蟲。吃老鼠是生存的保障。老鼠肉可以使他們免得糙皮病,這種病很普遍,原因是他們的食物中缺少蛋白質和煙酸。得了這種病的囚犯們會經受皮膚病變、腹瀉和癡呆症的折磨。這往往帶來死亡。申開始熱衷於捉老鼠。到了晚上,他和同學們在小學校匯合,吃燒烤老鼠。

申的老師是個看守,身穿警服,屁股上掛著一把槍。1989年6月的一天,他突然對這些孩子搜身。結果,他在一個瘦小的女孩身上查獲了5顆玉米粒,在申看來,那個小女孩像仙女那樣美麗。老師命令這個女孩走到教室前面,然後讓她跪下。他揮動著教棍,朝著她的頭部不停地擊打。申和他的同學們默默地看著,她頭上鼓起了包,血流滿面,然後倒在地板上。申和他的同學一起把她抬回了家。就在那天深夜,她死了。

申的學校邊上是面山坡,上面有條標語:「服從一切禁令。」他背下了勞改營的10條禁令,至今仍能複述。14號勞改營第3條中的第3項規定:「任何偷竊或藏匿食物的人,立即處決。」申認為小女孩被懲罰是正當的。那個看守老師一直給他們上課。休息時,他允許學生們石頭剪刀布的遊戲。在每個週六,他有時還讓孩子們花一個小時互相從頭髮中找虱子。申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

肥皂是一種奢侈品。申的褲子早已骯髒不堪,被污泥和汗水無數次浸透,變得硬邦邦的。天冷後,人們不能在河裡洗澡或在雨中沖洗時,申、他母親和那些同學們就像農場中的動物一樣渾身散發著腥臊味。

在校期間,申有兩個一起上學好夥伴,男生叫洪成超,女生叫文成心。申把洪成超當做自己的知心朋友。他們一起玩兒抓子遊戲,兩人的母親在同一個農場幹活。但他們從來沒有去彼此的家中做客。人與人之間無處不在的利害衝突毒害了相互間的信任。為了分到額外的食物,孩子們爭相向看守舉報鄰家的吃喝穿戴和言談方面的異樣。

申9歲那年,遵照老師的要求,他和同學們一起去火車站撿煤渣。在去車站的路上,他們必須經過山坡上的看守生活區,看守們的孩子居高臨下,大喊著:”反動派的狗崽子來了。”隨後就扔石頭,劈頭蓋臉地砸他們。申和同學們尖叫著,四處躲避。一塊兒石頭打中了申的頭,他倒在地上。他醒過來時,發現許多同學都在痛苦地呻吟,到處都是血。文成心也被打昏了。

老師看到他們渾身是血躺在地上的時候,非常生氣。「你們不去勞動,躺在這裡幹甚麼?」他喊叫著。學生們怯生生地問他,那些昏過去的同學怎麼辦。「背上他們走,」老師命令道。

申和同學們上中學後,幾乎還是文盲。但他們已經過了在課堂學習的階段。老師們變成了工頭。中學不過是為礦區、農場和森林工作提供勞力的中轉站。一天工作結束後,大家聚在一起做冗長的自我批評。夜裡,25個男生睡在地板上。

1996年4月5日是週五,申的老師告訴他,因為表現好,獎勵他回家與母親一起吃晚飯。回到家後,他吃了一驚。在勞改營水泥廠工作的哥哥也回來了。看到小兒子回家,母親並不顯得高興。她並沒有說歡迎回家或者很想念他之類的話。她用家裏僅有的一口鍋熬玉米粥,每天定量配給的玉米面僅有7百克。申喝過粥之後,就去睡覺了。

過了一段時間,廚房裡的說話聲吵醒了他。他透過臥室門偷看。他母親在做米飯。對於申來說,這就像是打了他一記耳光。他每天都吃味同嚼蠟的稀粥。現在,他的哥哥居然能吃到米飯。申猜想一定是她偷來的,每次偷幾粒,積少成多。申氣憤至極。他側耳偷聽他們在說甚麼。原來申希根並沒有放假。他是未經許可偷跑回家的。他母親和哥哥正在討論該怎麼做。

逃跑。申聽到哥哥說出這個詞的時候,嚇壞了。他沒有聽到母親說也要一起逃跑。但她並沒有說這樣有甚麼不對,雖然她很清楚,假如他成功逃跑或者逃跑過程中被打死,她本人以及其他家庭成員都會被拷打,並很可能被處死。每個囚犯都知道14號勞改營的首條禁令中的第2項:「任何逃跑行為的目擊者,如果不向當局報告將被立刻處死。」

他的心怦怦跳著。他很生氣,母親居然為了哥哥讓他承擔巨大風險。他同時對哥哥能吃到米飯而心生嫉恨。申在勞改營環境中獲得的第二本能佔了上風:他必須向看守舉報。申跑回了學校。當時是凌晨1點鐘。他告訴誰呢?在擁擠的宿舍裡,申叫醒了他的朋友洪成超。洪告訴他,去找學校的夜班警衛。

「我要告訴你一件事,」申對警衛說,「但在說之前,我想要些東西作為回報。」申希望得到更多食物,並希望被任命為年級組長,這個職位可以確保他少幹活,少挨打。警衛答應了他的要求,然後讓申和洪回去接著再睡一會兒。

到了早晨,一群穿制服的人來到學校。他被戴上手銬,蒙上面罩,汽車載著他,悄然駛向地下監獄。

「你知道為甚麼會在這裡嗎?」問他的軍官並不知道,或者根本不想知道,申其實是個忠誠的告密者。「今天佛曉,你母親和哥哥在逃跑時被抓住。你知道這件事嗎?如果你想活著,就把知道的都交代出來。」

申後來才弄明白,那個夜班警衛自稱發現了這個逃跑圖謀。但在那天早晨,申懵懂無知。他只有13歲,茫然不知所措。最後,這個軍官朝他推過來幾張紙。「這樣的話,你這個混蛋,按手印吧。」

這份文件是家庭犯罪記錄。上面解釋了他父親一家被關押的罪名。他父親不容寬恕的罪名是,他有兩個兄弟在韓戰期間逃往南方。申的罪名是,他是他父親的兒子。

申的牢房很小,幾乎沒法躺下。沒有窗戶,分不出晝夜。沒有吃的,也不能睡覺。

大概是第3天早晨,獄警們走進申的牢房,一言不發,給他戴上腳鐐,把一根繩子掛在屋頂的鉤子上,然後將申頭朝下懸起來,然後揚長而去。他們直到晚上才回來。第4天,穿著便衣的審訊人員來了。申被帶離他的監捨,來到一個光線昏暗的房間。屋頂上懸掛著鎖鏈。牆上掛著錘子、斧頭、鉗子和棍子。他還看到桌上放著一種用來夾滾燙金屬的夾鉗。

「如果你現在告訴我們真相,我會救你一命,」主審官說到。「不然的話,我會殺了你。明白嗎?」

他的副手們扒光申的衣服,將他綁在架子上。他們做完後,他的身體呈現U形,臉和腳朝向天花板,裸露的後背衝著地面。主審官咆哮著審問他。他們把一個炭火盆拖到他身下,然後,夾鉗伸向火中取燃燒著的木炭。令人無法忍受的痛楚襲來,身體燒焦的氣味瀰漫在四周,他拚命地掙扎。其中一個獄警抓著一個鐵鉤,刺著他的腹部,將他的身體按在炭火上方,直到他失去知覺。

申甦醒過來時,已被送回他的牢房,身上沾滿了屎尿。後背滿是燎泡,鑽心地痛。腳踝周邊的肉被撕扯掉了。燒傷處感染,他開始發燒,沒有食慾。

申猜測過了大概10天,他被最後一次提審。審訊就在他的監捨進行,因為當時他太虛弱,無法站立。他頭一次為自己辯解。「這件事是我舉報的,」他說。「我表現很好。」審問他的那些人並不相信。他便懇求他們去向洪成超求證。

申高燒不退,情況越來越糟,後背上鼓脹的水泡裡充滿膿水。監捨裡的氣味難聞,獄警們不願踏足。過了幾天,申被轉移到另外一間牢房。他被判緩刑。洪證實了他的說法。學校那個值夜班的警衛也永遠消失了。

按照14號集中營的標準衡量,申的新獄友顯得有些老,大約50歲。他拒絕說出自己為何入獄,但對申說他在這裡已經很久了,真想看到外面的陽光。他皮膚慘白,瘦骨嶙峋,名叫金振明。他讓申叫他「叔叔」。隨後大約2個月,叔叔精心照顧申,用鹹菜湯洗他的傷處消炎,按摩他的胳膊和腿,免得肌肉萎縮。「孩子,來日方長,」叔叔說。「人們都說,即使是老鼠洞,陽光也能照到。」

老人療治和寬慰讓這個孩子煥發了生機。他不再發燒,頭腦清醒了,燒傷處逐漸凝結成痂。申感激不盡,又深感困惑。他從來就不信母親會確保他不被餓死。在學校的時候,他不信任任何人,而且還告發每個人。但他得到的報答,卻總是虐待和背叛。在牢房裡,「叔叔」慢慢地改變了他的心境。

“叔叔,給我講個故事吧,”申會說。老人就給他描述外面的食物甚麼樣,味道如何,吃起來怎樣。多虧了他生動而誘人的描述,烤肉、燉雞和在海邊吃美味的蛤蜊等等美食讓申又有了強烈的食慾。申猜想他以前是個大人物,受過很好的教育。

一天,一名警衛打開了牢房的門,遞給他那身校服。

「讓我握一下你的手,」叔叔說。緊緊握住申的雙手。申不想離開。他以前從未信任,或愛過任何人。在今後的歲月,他會常常想起這位老人,但很少想到他的父母。但他再也沒有見過這位叔叔。

然而,申沒被放出去,而是被帶進了一間屋子。4月的時候,他在這裡頭一次被審訊。現在是11月。申已經14歲了。他已經半年多沒見到陽光了。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父親跪在那裏,坐在桌後的是兩個審訊人員。在他旁邊跪下後,申看到他父親的右腿不同尋常地甩到一邊。顯然,申境燮也遭受了酷刑。

在保密表格上簽名後,父子兩人被戴上手銬,蒙著面帶上車走了。申猜想著他們可能會被釋放,但過了半個小時,當車停下時,面罩被取下,他幾乎被嚇死了。他看到了聚集的人群。申現在能肯定的是他們父子會被處決。他大口呼吸著,對自己說,他很快就不能這樣呼吸了。

“處決張慧靜和申希根,她們是人民的叛徒,”高級軍官宣佈。申看著他的父親。他在無聲地哭泣。當獄警把她拖到刑場時,申看到他母親面部腫脹。他們強令她站在一個木箱上,塞住她的嘴,將手捆在身後並在脖子上套上繩套。她環顧人群,發現了申。他拒絕與她對視。獄警把木箱抽掉,她拚命掙扎著。在母親掙扎的同時,申心想她罪有應得。

申的哥哥看上去很憔悴,獄警們把他綁在木柱上。三名獄警朝他連開三槍。他在想,哥哥同樣罪有應得。

申被送回了學校,他的老師深感憤怒,因為他沒有得到揭發逃獄陰謀而立功受獎的機會。他強迫申跪在地上,連續幾個小時,不讓他上廁所。同班同學搶奪他那份食物,對他連打帶罵。申的身體已經極度虛弱,再次從事重體力勞動又使他飢餓難耐。在食堂裡,他用手蘸灑落在地板上的湯,然後把手指舔乾淨。他到處搜尋米粒、豆子或者殘存在牛糞裡未消化的玉米粒。

自從進過監獄後,申就意識到有些東西他可能再也吃不到或者看不到了。污穢不堪、臭氣熏天和慘淡無望的勞改營生活摧毀了他的精神。他陷入無盡的孤獨、悔恨和渴望之中。最重要的是,他恨透了父母。由於他母親的過錯,自己才遭受酷刑折磨和在學校受人欺侮。他恨父母的自私,在勞改營中還要生育,他們的後代注定要死於鐵絲網裡面。

在申的母親和哥哥被處死後,申的父親曾想寬慰他。「你還好吧?你哪裏受傷了?」他父親不斷地問他。申滿懷怨憤,置之不理。

在學校難得的幾天假期裡,他該去看望父親。但兩人見面後,申經常一言不發。他父親試著道歉。「我知道你受的苦,都是我們的錯,」他說。「你生在這樣的家裏,很不幸。可你能做甚麼呢?這都是命。」

到了1997年3月,大約出獄4個月之後,饑荒成了無法迴避的現實。老師和同學總是為難他,他根本找不到足夠的食物充飢。結痂的傷處仍在流血。他越來越虛弱,經常完不成定額的工作量,由此招致更多的毒打、更少的食物配給和更多的流血。

但後來,情況有了變化。一天早晨,經常折磨他的老師不見了。新來的老師有時私底下給他一些食物。他還減輕了他的工作量,停止了打罵。申的體重增加了一些。燒傷處也痊癒了。新老師的種種做法令申困惑不解,一直不知道為甚麼。但申確定的是,假如沒有這個老師的幫助,他早就死了。

1998年,申與數千名囚犯在大同江上的一個水電站大壩工地幹活。這裡的勞動日夜不停,大部份挖掘和建壩的活都是用鏟子、桶和雙手進行。申曾目睹集中營中犯人死於飢餓、疾病、毒打和處決,但從來沒經歷過日常勞動中喪命的場面。這場人間慘劇發生在1998年7月,大同江上突然山洪暴發,在大壩上幹活的數百名工人和學生被洪水沖走。申馬上被召去掩埋屍體。

第2年,中學生涯結束了。申已經16歲,該分配固定工作了。他的老師宣佈每個人的去向,不加任何解釋,只是簡單地告訴他們在哪裏度過餘下的一生。申所在班級中多半兒被分配到煤礦,那裏經常死人,塌方、爆炸和瓦斯中毒是家常便飯。大部份礦工都會得黑肺病,至多能活到40多歲,如果沒有發生意外的話。文成心被分配去紡織廠。洪成超去了煤礦。申此後再也沒見過他。

申被派到養豬場,在這裡,他可以把玉米、洋白菜和其它蔬菜當零食吃,有時還能睡個午覺。在農場一直幹到20歲,申相信自己找到了今生的歸宿。但在2003年3月,他被轉派到服裝廠工作,那裏有上千名女工縫製軍服,每天工作12小時,兩班倒。申的工作是維修她們用的腳踏式縫紉機。

2004年夏天,他在搬一台這種鑄鐵的縫紉機時,它掉到地上摔壞了,無法修復。由於縫紉機被認為比囚犯的生命還寶貴,工段長抓住申的右手,砍掉了中指上的兩節。

雖然如此,到了10月份,廠長命令他輔導一個新來的重犯。申的任務是教樸永哲如何修理縫紉機,並成為他的朋友。申必須一字不差地匯報樸的言論,包括他自己的過去,參與的政治活動和家庭方面的情況。「樸必須供述自己的罪行,」廠長說。「他交代的還不夠。」

樸謹慎聽從申的管教,並對涉及自己過去的一些問題,敷衍了事,隻字不提。沉默了大約4週之後,樸突然問了一個私人問題:「敢問,您家在哪裏?」

“我家?”申說。「我家就在這裡。」

「舍下在平壤。」樸說。

樸很有教養,大約40多歲,但他表示謙卑的敬語令申感到厭煩和窘迫。

「我比你年輕,」申說。「請不要用敬語對我說話。」

「好吧,」樸回答道。

「順便問一下,」申問他,「平壤在哪裏?」

申這一問,讓樸目瞪口呆。他只好解釋說,平壤在這個勞改營的南方,距離大約50英里,是朝鮮的首都,那裏住著國內權力很大的人。樸說他在那裡長大,然後去東德和蘇聯留學。回國後,他負責管理一家跆拳道訓練中心。他接著描述營區外的生活,包括錢、電視機、計算機和移動電話等。他還告訴申世界是圓的。

樸講述的大部份內容都讓申很難理解、相信或者關心。最能引起他興趣的是,美食,因此,他不斷追問這方面的內容。樸就向他解釋中國、香港、德國、英格蘭和前蘇聯在雞肉、豬肉和牛肉的烹製上存在的哪些做法。申完全沉醉於美食的想像中,他作出了也許是平生第一宗出自內心的決定。他選擇了不去告發。

樸講的故事讓他上癮,但當他一天夜裡唱起歌時,申嚇壞了,他怕工頭會聽見。

「快停下,」申著急地說。

申從來沒唱過歌。他接觸到音樂的唯一經歷是在農場時,聽到卡車上的高音喇叭放出的軍隊進行曲。對申來說,唱歌令人不自在,而且存在巨大的風險。

樸問他為甚麼聽到一首歌就這麼害怕,卻願意聽那些具有煽動性的說法,比如金正日是個竊賊,朝鮮骯髒不堪。

2004年12月,申開始想著逃跑。樸所表現出的那種精神、尊嚴以及講的那些故事,喚起了申對自己未來的憧憬。他突然明白了自己身處何地,失去了甚麼。14號勞改營不再是家園;它是個囚籠。他現在有了一個走南闖北的人幫助他逃離。

他們的計劃很簡單——並且有些瘋狂地樂觀。申負責想辦法闖過電網。樸負責帶路逃往中國,然後在樸的叔叔幫助下轉去韓國。在提出兩人一起逃離的想法之前的那幾天,申心煩意亂,寢食不安。也許樸會去告密,自己也會像母親和哥哥那樣被槍斃。即使樸表示贊成後,申仍然疑慮重重:他能出賣自己的母親;樸為何不能出賣自己?

但無法抑制的興奮戰勝了恐懼。生平第一次,他有了盼望實現的目標。每天一起幹活的時候,他們便不停地悄聲細語,談論著在中國正等待他們的饕餮大餐。他們決心已定,如果被發現,樸可以用跆拳道把那些看守除掉。

申從獄友那裏偷來一些衣服,然後靜待時機。機會來了。過年時,廠裡難得放兩天假。申在12月底得知,他們這個維修小組將在1月2日去鐵絲網附近的山上剪樹枝並收集木柴。

申最後一次去看望他的父親。兩人的關係一向疏遠,而且越來越冷淡。他們在沉悶的氣氛中一起吃了年夜飯。申對逃亡計劃隻字未提,也沒有特別的告別舉動。申不由得想到一旦獄警們得知他已逃跑,就會找到他父親,然後把他關進地下監獄。

第二天清晨,申、樸以及其他25名囚犯出發去山上幹活。他們幾乎到了接近山頂的位置,大約海拔1200英尺。太陽照在厚厚的雪上,很耀眼。警戒塔在鐵絲網北面大約四分之一英里處,看守們端著自動步槍在內側巡邏。申注意到巡邏的間隔很長。

申和樸決定等到天黑再行動,那時獄警們會很難追蹤他們在雪地上留下的足跡。在4點時,他們開始一邊剪著樹枝,一邊悄悄向鐵絲網那邊靠近。申發現他們面對的是10英尺高的高壓電網。

「我不知道行不行,」樸悄聲說。「我們能不能另選時間?」

申怕還要等幾個月,甚至幾年,才會有另一次機會。「咱們跑吧!」他大喊著,抓住樸的手。他滑倒了,樸先跑到了電網邊上。他曲身試圖鑽過最下邊兩根鐵絲之間的空隙。申看到閃爍的電火花,同時聞到一股肉燒焦的味道。在他站起來之前,樸就一動不動了。他的身體壓在下面那根鐵絲上,撐大了電網間的空隙。此時已不容一絲猶豫,申快速跑過去,爬過朋友的軀體。在他即將全身通過電網時,他的雙腿從樸的軀體滑了下去,碰到了高壓線。

他爬過去之後,朝著山下狂奔。大約跑了兩個小時。他沒聽到警報聲,沒有槍聲,和喊叫聲。他喘息稍定,便注意到褲腿外黏糊糊的。他捲起褲腿,看到了血,這才知道自己被嚴重燒傷。天很冷,遠低於華氏10度(相當於攝氏零下12.2度),而且他沒穿外套。

在電網上被電死的樸,沒告訴他該怎麼走才能到達中國。

申看到一間農舍。他破門而入,發現屋內一件軍裝。他換了衣服,於是,他不再是逃犯,變成了一個普普通通的衣衫襤褸、營養不良的朝鮮人。

在申爬過電網,逃進雪地之前,從來沒有一個出生在朝鮮關押政治犯的勞改營中的人成功逃離。從目前能確定的事實看,他仍然是唯一成功脫逃的人。

他現年23歲,不認識任何人。逃亡期間,他在豬圈裡、稻草堆上和貨運火車上過夜。吃著任何可以找到的東西。他偷東西並在黑市上交易。有人幫過他,盤剝過他,並且出賣過他。他雙腿疼痛,飢寒交迫,但內心振奮。他感覺自己就是個落入地球的外星人。

2005年1月下旬,他走了一整天——大約18英里——沿著圖們江尋找能讓他進入中國的河段。他假稱自己是當兵的,用餅乾和香煙賄賂邊境上的崗哨讓他通過。「我在這裡都快餓死了,」他聽到最後一個士兵說。看上去他大約16歲。「你有甚麼吃的嗎?」申給了他粉腸、香煙和一小袋糖果。

這段河水比較淺,結著冰,大概有100碼寬。他開始在冰上走。半途中,冰層破裂,冰冷的河水浸濕了鞋。然後,他匍匐著進入中國境內。

他在韓國生活了兩年。作為一家美國人權組織「自由朝鮮」(LiNK)的代表,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南部生活了4年。

他現在的名字是申東赫。目前身體狀況總體良好。但在他身體上,印刻的是他在勞改營的苦難中成長的過程,朝鮮政府一再否認存在這類勞改營。由於缺乏營養,他長得矮小、瘦削——僅有5英尺6英吋高,體重120磅。他的胳膊因為童年高強度的勞動而彎曲。他的腰部和臀部滿佈傷疤。他的踝骨因戴腳鐐而變形。他右手上的中指沒了。他的脛骨在穿過鐵絲網時被燒殘,但卻未能阻止他逃離14號集中營。

(註:本文改編自佈雷恩‧哈登所著《逃離14號勞改營:一個朝鮮人逃往西方自由世界的驚險歷程》
編譯:譯言網)

(責任編輯:劉曉真)

相關新聞
朝鮮發射火箭女主持激昂 網絡被「嚇倒一片」
朝鮮火箭發射技術被指來自中共
外媒聚焦:朝鮮發射被稱核彈頭測試 美日韓要制裁
紐時: 北京跟朝鮮捆綁 被指「兩個壞蛋」
最熱視頻
大疫下解救有道 歷史啟示帶您闖過中共肺炎
【珍言真語】梁錦祥:拜登醜聞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錯】一帶一路遭毛思想打擊
【大選觀察】拜登的燙手山芋:擴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讓美國再次偉大」
【直播】專訪《蠶食美國》製片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