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 三位國民黨投共上將的結局

人氣: 43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2年12月03日訊】前不久,有網友在凱迪社區引用《文史參考》《羊城晚報》的有關報道,談及投共的三位國民黨上將張治中、唐生智、黃紹竑,最終都遭到迫害,在毛澤東發動的文革中死去。

實際上,這三人都跟蔣介石白崇禧有很深的淵源關係。他們五人早年都先後在保定陸軍軍官學校學習軍事。五人當中,蔣介石為學長,最早進入保定軍校。蔣介石也是國軍最高統帥,國軍唯一的特級上將。一級上將白崇禧長期擔任蔣介石的最高軍事幕僚,是國軍實際上的參謀總長,中華民國首任國防部長。唐生智比白崇禧早一年進入保定軍校。張治中是蔣介石的四大親信之一,跟何應欽、陳誠、顧祝同等人合稱「黃埔八大金剛」,張也是白崇禧在保定軍校的同班同學。而黃紹竑則是白崇禧的廣西同鄉和陸軍小學同學,又深受蔣介石信任重用,長期在國民政府擔任要職。


1945年10月11日,張治中護送毛澤東自重慶返回延安,在延安機場合影。(網絡圖片)

「反覆無常」的唐生智

唐生智(1889年~1970年),湖南人,1912年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一期步兵科,國民黨陸軍一級上將。

1926年3月25日,廣州國民政府派遣國民革命軍第七軍參謀長白崇禧秘密前赴長沙,說服自任湖南省長的唐生智參加國民革命,唐部軍隊被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軍,唐任軍長。這樣,廣州國民政府才擁有了八個軍和粵桂湘三省力量聯合,蔣介石總司令於是7月9日在廣州宣佈北伐。白崇禧受蔣總司令特別邀請,出任北伐國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行使國軍參謀總長職權,並曾一度任北伐國軍代總司令,替蔣中正指揮北伐國軍。國民革命軍八個軍從廣州出征北伐時,總兵力尚不足7萬人。

1927年4.12清黨剿共和龍潭戰役(南京保衛戰)大敗孫傳芳10余萬敵軍之後,北伐國軍本可乘勝逐北,會師北平,討伐奉系軍閥張作霖,平定東北,提前完成北伐統一大業。不幸在此中途期間,在蘇聯顧問鮑羅廷和汪精衛的煽動下,唐生智在湖南湖北起兵叛亂。國民政府派遣白崇禧為西征總指揮討伐叛逆,唐部叛軍在大敗後,又投降歸順蔣介石南京國民政府。

白崇禧晚年接受台灣中央研究院歷史研究所專訪,在《白崇禧先生訪問記錄》(《白崇禧口述自傳》)中,指唐生智「野心甚大」、「反覆無常」。

1937年11月,日軍進攻南京時,在蔣介石召開的最高軍事會議上,唐生智與潛伏共諜劉斐力主死守南京,而非作為不抵抗城市,唐生智並信誓旦旦,發誓與南京共存亡,被蔣介石任命為首都衛戍司令長官。唐生智下令封鎖南京通往江北的線路,扣留渡船,使得大量軍民不能撤離。唐在未組織有序撤退的情況下於12月12日下達棄城命令,乘私自保留的汽艇逃跑。南京守軍失去指揮、發生混亂、自相殘殺,第二天南京陷落,隨後發生了南京大屠殺。

荒唐可笑的是,南京陷落與遭受屠戮的兩個責任人:南京守衛司令官唐生智和共諜劉斐,在中共竊國後竟然聯手合寫了《南京保衛戰》一書,在80年代出版。從此,這兩人觀點的南京戰役竟成為大陸人認識抗戰史實及南京大屠殺的權威資料。

1949年,林彪百萬共軍強渡長江,直撲華中南。8月4日,在毛澤東親派的共諜李明灝和潛伏共諜劉斐的策動下,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潛(一級上將)、國軍第一兵團司令官陳明仁(中將)和唐生智率部近8萬人叛蔣投共,導致白崇禧精心策劃構築的華中反共聯合防線遭摧毀,長沙淪陷於林彪共軍。

投共後,唐生智擔任中共湖南省副省長、中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國防委員會委員、全國人大和政協常務委員會委員職務。

1968年文革期間,林彪等人提出湖南有劉少奇、程潛、唐生智這「三條黑線」,其中程潛和唐生智是國民黨的「殘黨餘孽」。1968年2月,中央軍委文革專案組南下長沙,要求唐生智檢舉其舊部下賀龍的歷史問題,唐給以否認,被當地造反派抓去湖南省政協上「學習班」,一關就是十個月。

1970年,唐生智腸癌復發入院,病房裡整天都有人監視,于4月6日病死。

桂系舊巨頭黃紹竑刎頸自殺

黃紹竑(1895年~1966年),字季寬,廣西容縣人,1914年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國民黨陸軍二級上將。

廣西統一後,白崇禧建議李宗仁跟廣東革命勢力聯合。新桂系三巨頭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率領4萬餘人的桂軍,在1926年3月參加廣州國民政府,被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七軍,李宗仁任首任軍長,白崇禧為參謀長,黃紹竑為黨代表。第七軍是北伐的頭號主力軍,參加了北伐所有重大戰役並屢建功勳,被譽為「鋼軍」。

1928年北伐統一中國之後,陰差陽錯,蔣桂戰爭爆發,廣西省主席黃紹竑貽誤軍機,導致新桂繫和張發奎粵系鐵軍組成的聯軍慘敗。黃紹竑心灰意冷,從此離開新桂系,投靠蔣介石,獲得信任和重用,在南京國民政府擔任要職。1932年,黃紹竑任內政部長。1934年為浙江省主席,1936年任湖北省主席。1937年7.7抗戰爆發後,任第二戰區司令長官。1942年轉任第三戰區司令長官。1946年當選監察委員。1947年當選國民政府監察院副院長。

1949年,毛澤東中共在佔領天津和北平後,不顧斯大林的反對,蠢蠢欲動,隨時準備打過長江,吞併整個中國。代總統李宗仁不得不派出國民政府和談代表團赴北平跟中共和談。

4月18日,國民政府和談代表團團長張治中派和談代表黃紹竑、屈武帶回中共最後通牒的《協定(草案)》飛抵南京機場。白崇禧在機場得知《協定》內容後,當面斥責黃紹竑:「這樣的投降書,虧你還能夠帶回來!」

1949年4月18日當晚,李宗仁緊急召集桂系核心人物開會,最後商議定奪「戰與和」問題。黃紹竑在會上極力宣揚鼓吹毛澤東中共的所謂「仁義」,稱「識時務者為俊傑」,力主與中共簽字「議和」,眾說紛紜。華中剿匪總司令、華中軍政長官白崇禧表情嚴肅,一言不發。等眾人都表態後,白崇禧最後發言說:「看來該我做總結了。和談代表團北上時,政府是有『腹案』的,代表團沒有堅持我們的基本立場,實有負付託之責。至於所謂兩廣在近期內不致有大變動,那也不過是時間遲早問題。這種和局好像吃雞一樣,好的部份先吃,其後雞頭雞尾也要吃光。我已決定:只要中共堅持渡江,便不能接納和議!」言畢,白崇禧撇下與會眾人,提前退場。

由於手握桂軍兵權的白崇禧堅決反對投降,主張集中力量抗擊中共,以保江南半壁江山,代總統李宗仁、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長何應欽也不敢簽此「投降書」,於是托國府秘書長張群帶著《協定(草案)》去溪口向國民黨總裁蔣介石請示。蔣介石看後拍桌怒斥道:「文白(張治中)無能,喪權辱國!」

4月20日,代總統李宗仁、行政院長何應欽聯名致電南京政府和談代表團,明確拒絕了中共的所謂「和平協定」。

第二天,4月21日,毛澤東、朱德悍然發出了《向全國進軍》的命令,百萬共軍強渡長江。4月23日晚,中華民國政府首都南京淪陷。

由於當時黃紹竑被中共在北平的盛情款待和偽善謊言所欺騙迷惑,回來後多次勸說李宗仁、白崇禧「識時務」投共,遭到白崇禧斥責後,黃一意孤行,於1949年底獨自赴香港北上參加中共政協,被選為中共政協和人大常務委員。

1957年,毛澤東引蛇出洞,號召黨外民主人士和知識分子給共產黨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宣稱「言者無罪」。昔日在蔣介石國民政府十分風光的黃紹竑以軍人的率性屢屢仗義執言。

他說:「我覺得過去某些地方某些工作上,沒有通過人民、通過政府,而直接向人民和政府發號施令……這樣會造成很多的官僚主義、宗派主義、主觀主義問題。」他表示,光是整風而不建立法律制度就無法永久保持整風的效果。另外,他還建議人大常委、政協常委專職專業,認為「兼職本身就是官僚主義」。

就因為說了幾句這樣的真話,黃紹竑被中共打為「右派頭子」,隨後公職被免。面對大批判,他兩次服安眠藥自殺,都被人救回。文革中,黃紹竑家被抄,家中連開伙的錢都沒有,黃本人遭到多次批鬥,被打得奄奄一息。不堪凌辱的黃紹竑於1966年8月31日下午,在家中以剃刀刎頸自殺。

「和平將軍」助中共 蔣介石怒斥張治中「喪權辱國」

張治中(1890年~1969年),字文白,安徽人,1913年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國民黨陸軍二級上將,曾經是蔣介石的四大心腹之一,蔣介石黃埔八大金剛之一。

《南方人物週刊》曾經發表張治中長女張素我的回憶文章,稱其父親張治中是蔣介石的八大親信之一,跟蔣介石交往頗深,長期置身於國民黨最高決策層,又是唯一不打共產黨的國軍高級將領,中共稱他「和平將軍」。

張治中實際上是共產黨的紅色代理人。這要追溯到1925年他在黃埔軍校當教官時。黃埔軍校一建立,莫斯科就致力於在那裡安插自己人。張治中在回憶錄裡說,那時他「完全同情共產黨這一邊」,被目為「紅色教官」、「紅色團長」」。他向周恩來提出參加共產黨,周在「請示組織後」告訴他,要他留在國民黨內,「稍待適當時機」,說「中共保證今後一定暗中支持你,使你的工作好做。」

1930年代中,張治中跟蘇聯使館,特別是武官雷邦,保持著密切的秘密聯繫。

1937年抗戰開始後,張兼任第九集團軍司令,指揮國軍中央系部隊參加淞滬會戰。此後改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兼省保安司令,涉嫌火燒長沙。蔣介石說:「長沙焚燬,精神上之打擊,千百倍於戰敗之痛苦,可恥可悲,莫此為甚。」張治中雖被革職,但由於蔣介石介入,張並未被槍斃。

1945年8月抗戰勝利後,為了中國人民的和平和福祉,蔣介石三邀毛澤東到重慶談判,張治中親自去延安接毛赴重慶,在重慶保護毛澤東,並護送毛回延安。作為國民政府的代表,張治中、周恩來跟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組成三人小組,負責國共雙方的軍事整編。張經常向馬歇爾抱怨國民政府,為中共宣傳。

此後,張治中在其西北軍政長官管理新疆任期內,新疆政府所任用的重要人員儘是中共黨員。

1949年4月1日,張治中率領國民政府和談代表團,赴北平與中共毛澤東談判。國民黨總裁蔣介石指示:「(一)和談必須先訂停戰協定;(二)共軍何日渡江,則和談何日停止,其破壞責任應由共方負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通過了蔣介石的和談方針,反對中共渡江,明確要求代表團務必遵行。

從4月2日至7日,國共雙方代表就中共提出的「八項條件」所涉及的各種問題個別交換意見,主要議題是毛澤東中共堅持要「懲辦戰爭罪犯」及「解放軍無條件渡江」」兩項。代總統李宗仁和白崇禧的意圖是堅持與中共「劃江而治」,保住江南半壁江山。中共毛澤東毫無和平誠意,不但堅持懲辦蔣介石、李宗仁、陳誠、白崇禧、何應欽、顧祝同等幾十名所謂「戰爭罪犯」,稱他們「罪大惡極,國人皆曰可殺」,還蠻橫堅持「無論和戰,解放軍均須過江」。

4月18日,張治中派黃紹竑、屈武帶回中共最後通牒的《協定(草案)》,被白崇禧痛斥為「投降書」,蔣介石拍桌怒斥:「文白無能,喪權辱國!」

張治中自北平投共後,又助中共策動新疆國軍不戰而降。張日後任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民革中央副主席」、「和平解放台灣工作委員會主任」等職。

1958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大搞人民公社化,農田荒蕪無人耕種。9月,張治中陪同毛視察了湖北、安徽、南京、上海、杭州等地。回來以後,張治中寫了《人民熱愛毛主席——隨毛主席視察散記》一文,發表在《人民日報》上,為毛歌功頌德。

文革期間,張治中被紅衛兵多次抄家。紅衛兵手拿皮鞭罰其女張素我爬進地下室和上層中間的一個狹小空檔,她只得乖乖服從。

後來由於毛澤東、周恩來提出「一份應予保護的幹部名單」,即中共所稱的所謂「高級民主人士」,早在30年代便充當中共間諜的宋慶齡被列為第一位。完整名單如下:宋慶齡、郭沫若、章士釗、程潛、何香凝、傅作義、張治中、邵力子、蔣光鼐、蔡廷鍇、沙千里、張奚若、李宗仁。張治中這才倖免了直接人身迫害。

在生命的最後3年,張治中每天晚上都問兒子有關文革的情況,問誰被打倒了,誰被抄家了。他對兒子說:「文化大革命」比軍閥混戰還亂。誰也管不了誰,政府說話也不管用。」

1969年4月,張治中病亡於北京。


(點擊觀看視頻:中華戰神白崇禧投身辛亥革命,統一廣西,北伐、 抗戰、 剿共
——白崇禧說服唐生智加入北伐國軍,南京大屠殺,白崇禧提出抗日持久戰和游擊戰,崑崙關攻堅戰。1949年,白崇禧拒絕毛澤東誘降,反對共軍過江,拒絕與中共簽訂「喪權辱國」的投降協定。)


(視頻: 白崇禧鐵血桂軍 英雄黎明 衛我中華


(視頻:不朽的光榮—— 偉大的中國衛國戰爭:
1945年8月,蔣中正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歷時14年艱苦卓絕浴血抗戰,採用白崇禧上將率先提出的抗日持久戰戰略,終於贏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中國人民迎來了近代歷史上最偉大與榮耀的時刻。)


(視頻: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1970年在台灣陽明山中山樓的演講:
中華文化無人可以毀滅,中共獸性不相容。蔣總統說:大陸奸匪毛賊的罪惡獸性,乃是和我們三民主義中華文化內聖外王的道統,絕不相容的。人人要做反共倒毛的革命先鋒,人人要做文化復興的前導。一齊來鞏固德性,發揮潛能,以實現三民主義新中國的理想。)

(責任編輯:李明)

評論
2012-12-03 8: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