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薄熙來作惡過頭「遭天譴」

人氣 5

【大紀元2012年03月27日訊】(編輯語)這是一位重慶市民在二年前寫的一篇文章,作者譴責薄熙來大興「令人作嘔」的紅歌運動和「復活毛澤東幽靈」的黑打運動,預言薄熙來將沒有好下場。薄分裂後,作者投書此文,以彰顯薄熙來作惡過頭 「遭天譴」的結局。

去年六月份開始,從中央調來重慶任書記的薄熙來到任不到兩年,便演出唱紅打黑戲,在他上任之初,就在管轄範圍的七區縣進行「換帥」,接著又令市文化局遴選出已隨毛澤東進入垃圾的二十首革命歌曲,發出文件:要求機關開會時集體頌唱,並要求廣播、電視等媒體反覆播唱,大街小巷一場令人嘔心的紅歌運動,死灰復燃了。

與此同步,在他所操控的地盤上,以整頓黨風,反對黑社會為名,從政府、政法開刀,大抓橫行社會的黑社會團伙,調來當年在鎮壓法輪功中得力幹將王立軍,身穿防盜衣,腰插雙槍,嚴然一付黑老大形象,在一陣緊鑼密鼓後,一股精心策劃的「黑」打「黑」新造神風,平地捲刮了這塊災難深重的土地,毛澤東幽靈復活了。

9月30日在建政六十年大慶的大會上,他領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人們注意到主席臺上他那唱不由衷的表情,當場便有人竊議他的老子和他本人關進監牢的往事。而在電視屏上看他表演,我覺得很眼熟,不禁聯想到在《血紀》中的林扯高,而那王立軍又立刻使我聯想到《血紀》中的陳賢士。

三十多年前剛上臺的鄧小平因嚐受毛澤東塗害,信誓旦旦以五十年不搞運動,向中華父老鄉親起過誓,開始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時代。然而從1979以後算起,每經過十年都有一場大規模運動發生(1989有6.4血濺天安門廣場;1999有7.22廣大法輪功煉功學員遭鎮壓)。事實已無情否定了他。今天又一個十年,2009年,人們推測薄公子是不是要繼承毛氏傳統,來一次新的文化大革命?

法制氣象很快消失說明,以反傳統起家的中共山大王老習慣,用不倫不類的「法」,不斷迫害民主異議人士和老百姓,不但證明法制建設在中共一黨專制下失敗。而且證明,只要中共繼續執掌國家的政權,國人就難以依靠「法」來保護自己。

中國老百姓還沒有忘記昨天衣食全無,餓殍遍野的慘痛;在那紅歌如潮的年代,文字獄使萬口緘默,人人提心吊膽過日子。那時中華傳統的文化,文明道德蕩然無存。中華民族這段空前慘痛的歷史在我們這代人心中已刻入骨髓(理應包括薄公子在內)。經歷毛澤東時期,對獨裁暴政有切膚之痛的中華子民,無不對鄧小平放過中華民族之大奸不予以清算,深深遺憾。

難道薄公子還懷念那段日子,想重新恢復那漸被淡忘的苦難?然而唱紅卻使人想起衣必莆巴,食不裹腹的過去;打黑卻證明中共己高度腐敗,小小一個市,抓捕的黑社會頭目上至政法委第一把手,高等檢察長,下至無辜陪葬者竟達二千五百人之多,這樣大批黑幫抓了出來,使人得出以下幾點:

1)中共建政六十年來,法律完全不起作用,中共黨組織無法無天,整個政府權力都被黑社會所操控。
2)中共內鬥劇烈,權力角逐已日益公開化,內部傾軋正逐漸展現在世人面前。
3)中共內的劇烈爭奪,常以「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方式展開。
4)採用毛澤東慣用的群眾運動,先入為主的劃定被整的人數(或比例),已被剛剛過去的歷史證明,必伴大量的冤假錯案發生。

這都不是高喊「發展才是硬道理」「穩定是壓倒一切的中心」的改革派所希望的。他究竟想幹甚麼?走出大陸的中國人,在國外的網站對薄公子唱紅打黑紛紛各抒己見,有說他是太子黨向團派的發難,想以此進軍尚無定位的最高權力位置;有人擔心這種毛澤東式的人物一旦登上權力顛峰,就要帶來文革劫難。

偏有捧場喊好的,大喊:「多有幾個這樣的『好官』社會才能好轉」,甚至呼薄公子萬歲的。有一篇署名高山流水夢的人,以「薄熙來唱紅打黑對抗的是千年十惡妖孳」為題,痛批十大妖孳,列數資、封、修罪孳,大概就正中薄公子下懷。不過恕我愚昧,通觀全文昏昏然之餘,怎麼看都是毛澤東的舊版,謊言塞耳。

用槍口逼著文化人為政治服務,否則就得上批鬥會,勞教勞改,發配邊疆不毛之地,非殘即死,這已是昨天的事了。不過死裡逃生的我輩,已形成條件反射,拿到書報,聽到廣播,看到銀幕,只要是毛說的,便有了概念:一定是假話、假象。

今天觀薄公子演唱紅打黑戲,體會不出它的正面意思,只好揣度,揣度結果,不禁產生如下疑問:

1、重慶既被一幫黑幫盤踞,哪來偉、光、正的影子?中共到了晚期,聰明的薄公子早把兒子送去英國,為自己安排了退路,但在主政的地方抬出惡魔毛澤東,這兩種截然不同的選擇,哪一種是真的?

《血紀》中記載那發生在文革時代林扯高的故事,很值得他一讀,當然林扯高父親遠低於薄一波,他本人也只爬上了一個勞改農場革委會付主任的位置,結果殘酷的中共內鬥,使他最終葬身「權鬥」,反成了囚徒,這有沒有值得薄公子借鑒的地方?

2、薄公子所要達到未來社會的藍圖是甚麼?是想恢復毛澤東秩序:一人在上,萬眾俯伏?還是糧食定量,屋無遮風之牆防雨之瓦,三個人穿一條褲子,甚至樹皮草根吃盡,人比畜牲不如?到那時萬眾緘口,恐怕你身披三重防彈服都不夠用。害人反害己,這已成人類社會的定律了,你又想過後果麼?

大家都知道,二十年前的六四,對世界社會主義陣營產生了兩種結果:在東歐共產黨德國,人民起來用木棍鐵鏟推倒了百餘公里的柏林牆,長期停滯的東歐經濟大大解放,社會大進了一步,而在中國由於死守一黨專制和特權利益,特權的毒瘤卻因鎮壓學生運動,取締監督,使貪污腐敗加快長大。

不僅法制夭折,種種末代封建王朝的徵兆都出現了。特權的產生,使整個社會矛盾加劇,日益增長的社會不滿,反而使毛澤東死灰復燃,社會將陷於惡性循環中。不過,即使遍街紅歌,能唱出獨裁的新天地麼?

由此可見,對毛批判不力,法西斯還陽,是鄧小平最大罪過。薄熙來正是利用了這個過失而在重慶掀起了一場唱紅打黑運動,而一些別有用心的文人,就像當年的姚文元一樣,正迎合薄公子的權力慾和虛榮心,使他踩著一條政治鋼絲冒險。

勝儀
2010.3

(責任編輯:鄭芬芳)

相關新聞
【投書】致各界網友們的第三封求救信
【投書】孫文廣:聽溫總理談選舉有感
【投書】訪蒙難中的馮正虎先生
【投書】福州政府指派人蓄意謀殺冤民
最熱視頻
【欺世大觀】「奇襲白虎團」翻轉 陳屍10萬主演打臉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作人鮑爾斯
【遠見快評】「移交」啟動 拜登「白等」?
【新聞看點】拜登選帶「病」閣員 墨菲遭死亡恐嚇
【拍案驚奇】阻川普連任 揭祕全球大重構計劃
【西岸觀察】拜登自命組閣「新瓶裝舊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