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聞】北京雨災 永遠不要嫌對政府太苛刻

人氣 2

【大紀元2012年07月27日訊】自從我出國以來,時不時我媽就會在電話裡就會問我:「聽說英國發大水了,你那沒事吧?」我經常被問的一頭霧水,但是我媽顯然很擔心,她告訴我,她在新聞裡看到英國的房子都泡在水裡,一片狼藉。我完全不知道情況,只能安慰她,可能是個別地區吧,反正我這沒事。我當然知道,我媽是太關心我,看到英國出了點甚麼事,就害怕我也會遇上,以為英國各地處處都有我的身影。被問了太多次,我就好奇,作為一個連網都不上的人,她怎麼對英國這邊的這種雞毛蒜皮的事知道的比我還清楚?她從哪知道的啊?

大約去年這時候,我在微博上看到北京觀海圖,週末給家裏打電話的時候,我媽又問我,聽說英國發大水了,你那沒事吧?我笑了,對她說:「我是沒見到大水,不過北京被淹了,你知道不?」我媽很驚訝:「啊?!沒聽說啊…」北京離我家不到600公里,是英國離我家的1/20。可見,對於像我媽這樣的中國絕大多數的老百姓,對外國人受苦受難的感受都遠遠大於對身邊人苦難的感知。在離自己不到600公里的首都發生的災難,對很多國人的衝擊力都不如萬里之外某個犄角旮旯發了場洪水,噴了個火山。這恐怕得歸功於每天新聞聯播最後那五分鐘,那真的是神一樣的五分鐘,編導們以舉世罕見的耐心,把一條條世界各個角落的災難信息灌輸給99%和那些地方八竿子打不著的國民們。

出國後,我經常懷疑中國人和其他地方的人是不是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上,被方校長鑄成的新長城阻斷的不僅僅是非死不可和推特,更是信息的流通和對世界的認識。比如,在我的一些朋友眼裡,深陷經濟危機的英國好像是崩潰在即,民不聊生。我只能一遍遍的告訴他們,這裡其實社會穩定,治安良好,物價有上漲,但沒有豆你玩,蒜你狠,牛奶麵包咖啡黃油這些基本生活品,三年來都沒漲價,我這個拿著比清潔工工資還低的底層人民在這裡依然不需要在衣食住行上有絲毫節省。更有趣的是上次年輕人暴亂的時候,有人問我,英國人民是不是起義了?我還看到有些人在國內對著網線高潮:「看來還是馬克思看的准吶,這資本主義社會每隔幾年就要來次經濟危機,一有經濟危機,國內的老百姓就要革命啦。」

井底之蛙看到掠過井口的飛鳥,轉瞬即逝,以為別人的生命就是那麼短短的一瞬,然後洋洋自得於自己活得比別人都久,實在是生活在溫暖的社會主義大家庭之中啊。卻不知道,自己其實身陷囹圄。井底之蛙的一個優點是很喜歡替把自己關在井底的那個人辯護。前兩天北京一場大雨讓很多人莫名其妙的就失去了生命,在政府還沒來得及宣佈勝利的時候,就有人開始說,因為各種不利因素,政府反應遲緩是可以理解的。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刷微博,剛開始還看到大家在調侃,北京又可以看海了,過了一會,就看到很多人被困在水裡,被滯留機場,被無家可歸。接著,微博上的氣氛變得凝重和緊張起來,我也意識到,可能要出人命了。再接著,我看到望京有人組織私家車去首都機場接人了,然後越來越多的人表示自己願意打開辦公室接納附近暫時回不去家的人。

我一直在刷微博,卻一直沒有看到來自政府的任何公告,也沒有看到任何來自政府有組織的救援,哪怕普通公民都已經開始自發救援了。那天晚上,很多基層公務員在自發地堅守著自己的職業準則,普通老百姓表現出了極高的道德水準。在這樣一個連NGO都動不動被定義為非法組織的國度,民眾這種自發的行為深刻的證明了我們這個國家和民族存在著天然的公民社會的土壤。無論是私家車接人,還是打開辦公室接納陌生人,無論放在哪個發達國家,也都是可以上新聞頭條可歌可泣的故事。但是我們的政府卻沒有表現出相應的素質來配得上自己的人民,整整一夜,他們都是旁觀者,北京人民在自己救自己。更可悲的是,表現如此優異的北京市民在災害過後,卻第一時間的被政府當成了不穩定因素。如果好人需要被維穩,那麼維穩的人是甚麼人?

我想,無政府狀態下的比利時人民遇到災難了,大概也就如此表現吧。當然,據說整整一晚,北京市的領導同志們都奮戰在一線,市委書記還吃了桶泡麵。可是真的,整整一晚沒有看到政府為受困的民眾有組織的救援,甚至沒有發出聲音,這是泡麵所無法彌補的。

有人說,不要太苛責政府,下班了,反應慢可以理解。當望京的民眾都反應過來了,通過微博開始組織私家車去接人的時候,最具有信息優勢、掌握最多資源的政府依然還沒反應過來,大量性能優越的公車軍車警車卡車大巴車沒有去把困在海裡的民眾送回家,政府掌握的各種設施優越的建築也都沒有向民眾開放,提供避難。這些本就該是政府的職責,卻不得不由民間零星的去做,這就不是可以理解的問題了。如果一個政府的反應速度比民眾自發的還慢,民眾又何必浪費錢去養一個政府呢?

好吧,可能是我太苛刻了。但至少,你應該道個歉吧。無論是排水系統的建設還是預警報告都是你的工作,死人了、讓老百姓不方便了,都有你的過失在裡面,你如何不該道個歉?客人打電話到賓館訂房間,如果客滿了,前台小姐還要說句「對不起」呢。這個世界上無論是美國政府還是日本政府,以及崇尚中國傳統美德的中華民國政府,當他們的老百姓感覺不爽的時候,他們的政府就會有人出來承擔責任,不僅要道歉,有的還要鞠躬,還要謝罪。無論這些政府對外多麼的張揚跋扈,霸權主義,他們都不覺得對自己的百姓謙卑一點有甚麼丟人的。反倒是某些政府,就像我們身邊很多屌絲loser一樣,在外面受盡了別人的氣還只能陪著笑臉,就會回家欺負老婆孩子發洩裝大爺,還永不認錯。我突然發現,極品屌絲是不是都是永不道歉的?比如方舟子。

每次災害發生,只要一有人提出問責,就會有人跳出來含淚勸告要理解政府。在別人已經宣告勝利的時候,你還不去追責,還要理解並讚美,那不是給他們埋下了下一次勝利的伏筆麼?這種因為沒有死足夠多的人而被宣佈的勝利還是越少越好吧。從免費午餐到北京人私家車去接人,中國的民眾替政府承擔了太多的義務,但是納稅並沒有減少,問責也並沒有成為權力。有的時候,恰恰是這種只做好事不提問責的善良民眾,縱容出這麼一個政府。作為民眾,對自己花錢供養的政府,怎麼苛責都不過分,若政府覺得委屈,他自然可以選擇辭職,另找工作,不用你納稅人杞人憂天的替他打抱不平。

2010年末,我去倫敦拜訪一位教授,第一天晚上在酒店裡看BBC新聞,一上來是一條蘇格蘭冰災的消息:因冰災而堵在高速路上的汽車一眼望不到盡頭,很多人堵了十幾個小時,又冷又餓,燃油耗盡,最後不得不棄車步行離去。整條新聞配以憂傷的音樂和低沉的畫外音,把民眾的可憐煽情到極致。然後畫面轉回演播室,主持人當面採訪蘇格蘭交通部長。主持人上來第一個問題就是劈頭質問:「入冬前你曾公開說,今年蘇格蘭政府準備充分,絕不會因冰雪天氣影響交通,那麼為甚麼還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好像全世界的官員都是一個老師教出來的,部長的回答和他的中國同學如出一轍:這場災害百年一遇,我們估計不足,但是已經盡力補救了云云。等我第二天回到酒店再看新聞,頭條就是「蘇格蘭交通部長辭職」。

這就是體制問題。蔡英文有句話說的很在理:民主就是做的不好就要換個人來做。有人會問,換個人就一定能做好麼?當然不一定。但任何制度選拔出來的官員都不一定是能力最強的,但所謂民主制度的弊端並不能靠專制來解決。這兩種制度並非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的並列關係,而是進化圖譜上的高級與低等的關係。民主制度選拔出來的官員,至少會在態度上全力以赴,做的好了,他不會自誇,做的不好,他會辭職,會承擔責任。而不是像現在,人人都在宣佈自己勝利了,死去的人命似乎只能記在雷公電母帳下。那些認為中國不該民主化的同學們請捫心自問下:如果你得到一份工作,無論做的再爛都不會被開除,做的好了不漲工資,做得差了也不扣工資,而你的工資水平又極高,高到足以讓你享受世界上最好的生活,那麼,你還會認真負責兢兢業業的工作麼?如果你自問覺悟不夠高,做不了活雷鋒,那麼你就只適合於生活在民主制度下,因為,必須把官員的飯碗交到你手上,讓你監督他,鞭笞他,苛刻的對待他,他才能認真負責的為你服務。

永遠不要嫌對政府太苛刻,因為也許你一個心軟,他就可能偷走了你的錢。至少,不要在他沒有表示絲毫的愧疚還在宣佈勝利的時候,就開始要理解他,原諒他,更不要因為一包泡麵就感動的忘了是你給他買的那碗泡麵了。理解和原諒是有前提的。沒有道歉,就無所謂理解,沒有懺悔,就無所謂原諒,沒有認罪,就無所謂赦免。

你和政府的關係就像屌絲與高富帥的關係:他永遠比你有錢,他永遠比你力氣大。當你沒有辦法約束他的時候,他永遠有條件可以輕而易舉的搶走你的妹子,只要他想。當你在廣渠門下的海裡掙扎時,他永遠可以在新華門後的海裡和你的妹子鴛鴦戲水。當高富帥搶走你妹子的時候,作為一個屌絲,默默地去搬磚已經夠慫了,就不要總是心急火燎的替高富帥擔心,尤其不要再大愛無疆的來一句:「高富帥辛苦了,高富帥也不容易,要理解人家啊!」

(責任編輯:李明宇)

相關新聞
北京暴雨再掀高層政治風暴 北京市長郭金龍辭職
北京暴雨媒體人車中溺死  葬禮報導遭封殺
【周曉輝】:張高麗與郭金龍敢於掩蓋真相的背後
北京雨災少女抱樹求救 父哭訴報警無用女身亡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美軍隱形航母殺手AGM-158C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小宇宙傳說】鮮為人知的「移植記憶」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