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一)

人氣 12

【大紀元2012年07月27日訊】編者按:7月21日的特大暴雨給北京帶來重大傷亡,在如此重大災難下,中共官方媒體的報導仍掩蓋真實死亡人數、避談政府的失職。日前有消息透露,中共宣傳部對平面媒體及微博進行了嚴厲的控制,禁止報導北京水災中的負面消息。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消息透露,幾天前,據信是來自中共中宣部的要求,「對北京水災報導要減少數量,要堅持正面報導,不要搞反思性報導和評論。」多位媒體人證實收到了上述命令。

南方報業旗下的《南方週末》7月26日八個有關北京暴雨災害的報導版面在付印前被撤。而在此前一天,《南方都市報》深度週刊四個深入報導水災的版面也被斃。

南方週末》調集了十餘名記者與實習生,投入到這次水災報導中,但昨天出版的該報八個版面全部被撤下,整個報紙被抽掉八個版。

《南方週末》經濟版記者張育群在微博中說:(南方週末)20多個遇難者訃告被打上大大的紅叉。換成五個因公殉職官員;標題「悼念」被打上紅叉。一邊空白處。領導寫上了兩個漂亮的字「英雄」!編輯記者集體選擇拒絕上此被強姦的版。

《南方週末》這篇被撤未發表報導題為《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大紀元將分批刊登此文。

你的名字你的故事

本版採訪整理

南方週末記者 曾鳴 張育群 周華蕾 朝格圖 趙蕾 陳鳴

南方週末實習生 謝雪 張博嵐 童麗麗 孔令鈕 梁建強 羅亦龍 林珊瑜 趙一

廣渠門橋下

(l)丁志健(1980一2012.7.21)

32歲的幼兒雜誌《阿阿熊》編輯部主任丁志健在網友3個多小時的微博直播中死去。7月21日19點40分,做完菜等丈夫回家吃飯的妻子邱艷接到他的求救電話,他說,在車裡掙扎了很久,打不開車門,呼吸很困難了。20點邱艷接到最後一個求救電話,掛掉電話後就拿著鎯頭往外跑。半個小時後,邱艷趕到己是一片汪洋的廣渠門橋。她哀求消防員下水救人。22點後,一位帶星帶槓的官員到場下了指令。醫院檢驗報告顯示,丁志健為溺水而亡,手和頭骨皆有挫傷。

十幾天前,丁志健剛剛升任雜誌社所在的龍門書局一分社社長。因為身材瘦小且性格北京市戶口,活撥,他的朋友經常喊他為「丁丁」。16歲時,他就從江蘇常州來到北京,上學、工作、戀愛、結婚、生子。這個外地的奮鬥青年無疑是幸運的:2009年,他有了女兒秋秋;去年,他把60平米的一居室換了東四環外80平米的房子,今年又換了這輛北京現代途勝越野車。他擁有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北京市戶口。他的死引發了輿論對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和救援的反思。許多人還拿起各種工具敲打車窗。不少人感慨生命等不起,而人們的自救常識卻如此匱乏。

從沒住過帶廁所的房子

(2)駱金(1994.10.14一2012.7.21)

1994年出生的駱金本有個孿生兄弟,只活了7天就不幸夭折。父親駱校富給剩下的這個孩子取名為「京」,以紀念他在首都出生。後來他覺得,「京」字太大,怕不好養,又改成了「金」

7月5日,駱金隨一位老鄉踏上北上列車,站了多個小時到達北京。駱金出生不久就被送回安徽農村老家。他一生中來過三次北京。「在家裏面他一個電話一個電話地打,要我回家接他過來。」駱校富說,和父母在一起,孩子很開心。

在北京的大部份時候,駱金窩在朝陽區東風鄉辛莊村12平米的出租平房裡看電視,或者去附近的大排檔打工,幫忙烤羊肉串。

7月21日晚上7點半,在家裏看了一天電視的駱金撐傘去上廁所時,橋面己隱沒在雨水中。晚上8點以後,駱校富炒好了一個小白菜和鹹菜炒雞蛋,遍尋兒子不著,打電話提示己關機。7月22日凌晨1點46分,他打了110,去派出所登記的時候,他還想著:兒子可能是去網吧了?

第二天早上七點積水退去,鄰居們先是在屋外的小橋上看見了駱金的拖鞋,接著在河溝裡看見了毀壞的雨傘,和陷在一米深淤泥裡的屍體。

駱校富想過要讓兒子「在大城市見見世面」,他帶兒子去過最遠的地方是離家900米的朝陽公園。他在這座城市走街串巷維修高壓鍋,打拼快27年了,從來沒有住過帶廁所的房子。他說,兒子可能就是在上廁所途中一腳踩空,跌入了河中。一位老鄉歎息:要是這邊有個護欄,就沒事了。

駱金身後留下了一只從老家帶來的挎包,一雙耐克的高仿鞋。鞋是父親花60塊錢給他在地攤上買的,用來打工的時候穿。2011年,駱金曾利用暑假在北京打工一個半月,幫忙烤羊肉串,賺了一千五百塊錢。他給自己買了一個一百多塊錢的手機,給哥哥駱林買了副墨鏡,剩下的錢都給了父親。

駱林得知弟弟身亡後第二天就從合肥趕了過來。他右手捂著眼睛,眼淚從指縫中流下來。他說弟弟內向、懂事,平時會偷偷攢錢,在父母生日時,給他們送打火機和發卡之類的小禮物。

一口有節律的鍾

(3)段寶林(41歲)

過去5年裡,段寶林的人生是一口有節律的鐘。總是深藍色的工作服,總是每天走一段從大郊亭沃爾瑪到觀音堂村居民區的路,騎著自行車,上班、下班,主題:賺錢、養家。

這並不是一個表情生動的男人,他可以是沃爾瑪員工人堆中任意的一個。共事多年,除了果蔬櫃同事「工作認真、待人和氣」這種可以扣在大多數善良百姓身上的評語,別人幾乎想不起他。

在家裏,他卻是不可替代的頂樑柱。買不起房子,段寶林還和老去的爹媽同住,加一個上初中的女兒。他是舉家唯一的壯年勞動力。段家住一條歷史己逾半世紀的老式胡同裡,據說屋前馬路曾是能「跑130汽車」的,因為一再增築,空間被反覆傾軋,現在僅能容兩人併肩通過。

7月21日夜,這口鍾在原本駕輕就熟的回家路上意外停擺。已經離家不到一公里,華能鐵路橋下那片低窪地帶,距離水平線兩米多。段寶林試圖一個猛子衝過大水坑,卻連人帶車無可逆轉地陷落,努力掙扎,失敗。他的屍體在翌日清晨被迅速識別,因為那身深藍色工作服。

離開段寶林的小家庭塌了,成為家族的附庸。家族在段寶林去世後迅速組成委員會,在媒體工作的岳培成為話事人,和沃爾瑪展開了賠償談判;家族因為「老太太接受了北京某報紙的採訪」吵得不可開交;在談判遇到困難之前,家族不願意讓更多人還原生前的段寶林,惹出事端。

干是死去的段寶林以這樣一種方式接著走完歸家的鐘擺軌跡。也許這最後猛的一叩響,是他僅剩的一次讓家人過得更好的機會。

沒有故事的人生

(4)張錦像(約60歲)

(5)張錦旺(約40歲)

一陣電閃雷鳴過後,天空瞬間拉黑,瓦片、樹枝、彩鋼板碎片漫天飛舞。2012年7月21日下午1點40分,通州張家灣棗林莊村,十幾秒時間,龍捲風掃平了幾十間房子。

張錦像、張錦旺兄弟被壓死在棗林莊北口一間在建的彩鋼板房屋內。今年6月麥收之後,倆兄弟剛從山東菏澤老家趕來。今年春節過後,他們第一次來到這個村子打工,修房子。

一位工友說,黑風掠過,還沒回過神來,倉庫己經全部坍塌,張家兩兄弟被壓在一扇門門下,當時就一動不動了。他們的妻子己經第一時間趕到了村裡,除了這些,廠裡的工友甚麼也說不上來甚麼了,他們都對這兩兄弟的家庭一無所知。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鏈接:

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二)

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三)

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四)

相關新聞
胡錦濤公開承認中共面臨風險「前所未有」
北京水災 政治局9常委行蹤詭秘
北京暴雨再掀高層政治風暴 北京市長郭金龍辭職
北京暴雨公佈牲畜損失 說不出死亡人數激民憤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馬雲現身兩鬢白 華春瑩曝中共黑幕
【拍案驚奇】習攻台被潑冷水 SARS武器化被曝光
【新聞大家談】中共火箭殘骸揭密 謀霸敗走?
【秦鵬直播】暗諷習?王興遭約談 股市暴跌千億
【遠見快評】澳媒爆共軍祕密 胡編狂言轟炸澳洲
【新聞看點】準備生化戰?中共軍方祕文續發酵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