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二)

人氣 13

【大紀元2012年07月27日訊】編者按:7月21日的特大暴雨給北京帶來重大傷亡,在如此重大災難下,中共官方媒體的報導仍掩蓋真實死亡人數、避談政府的失職。日前有消息透露,中共宣傳部對平面媒體及微博進行了嚴厲的控制,禁止報導北京水災中的負面消息。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消息透露,幾天前,據信是來自中共中宣部的要求,「對北京水災報導要減少數量,要堅持正面報導,不要搞反思性報導和評論。」多位媒體人證實收到了上述命令。

南方報業旗下的《南方週末》7月26日八個有關北京暴雨災害的報導版面在付印前被撤。而在此前一天,《南方都市報》深度週刊四個深入報導水災的版面也被斃。

南方週末》調集了十餘名記者與實習生,投入到這次水災報導中,但昨天出版的該報八個版面全部被撤下,整個報紙被抽掉八個版。

《南方週末》經濟版記者張育群在微博中說:(南方週末)20多個遇難者訃告被打上大大的紅叉。換成五個因公殉職官員;標題「悼念」被打上紅叉。一邊空白處。領導寫上了兩個漂亮的字「英雄」!編輯記者集體選擇拒絕上此被強姦的版。

《南方週末》這篇被撤未發表報導題為《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大紀元將分批刊登全文。

(接上文)

唯一的遺產

(6)郭瑞海(1967?一2012.7.21)

熟人最後一次看到老光棍郭瑞海,是在2012年7月19日上午10點。他自己看守的荒廢的建築工地,步行200米到通州棗林莊村口的超市,買了8塊錢菜和6塊錢饅頭,離開的時候他跟老闆娘說,繼續掛我賬上。

50多個小時後,郭海瑞被發現死在了建築工地的鐵門內側,這是當天棗林莊村因龍捲風死去的第三個人。對於他的死因,旁邊洗車房的人認為他是被龍捲風甩到鐵門上砸中頭部而死。村幹部的「官方說法」是,老郭是因為龍捲風到來時想去關門,被雷電擊中而死。

這名45歲的河北廊坊農民,四年前投靠嫁到棗林莊村的姐姐,在其姐夫承包的工地上看大門。去年姐姐一家搬去鎮上,於是這個老實巴交的光棍更過著不與人往來、幾乎與世隔絕的日子。這個異鄉人留下的唯一遺產,是賒欠小賣部的2000塊錢。

忌諱提「死」字

(7)王靜(1979.12.6一2012.7.21)

王靜忌諱提「死」字,一定是去年那場暴雨把她困在辦公室,實在惱了,才會一反內向溫和的常態,在QQ空間上寫道,「這下完蛋了」;今年這場更大的暴雨裡,她如願按時到了家,卻真的淹死家中——一處租來的地下室中。

她前半生的家在山東省聊城王架村。1979年父母誕下第二個女嬰,給了她這麼個毫無識別特徵的名字,而後接著生,直到第四胎終於是男孩。後半生她來到北京南城豐台區五里店小區,大多數時間,她陪丈夫滕長峰開一個飲用水店。即便後來她生完小孩,改行賣刀削面、再去一個影印公司當了搞宣傳的合同工,小區人仍不知道她姓甚名誰,只管她叫「水店那女的」。

王靜沒下過地,不願回到農村,她總想北京機會更多。據說她大眼睛,愛穿裙子,看上去年輕漂亮。她在緩慢由農村向城市進化,唯一沒有發生質變的是生活,2006年兒子滕天宇出生,為了省錢,一家人搬進地下室。他們想攢點錢就搬出去,但一住就是六年。王靜一直糾結的是,也許地下室的瘴氣讓孩子患上一種渾身小紅點的皮膚病,只能把孩子送回老家。丈夫後來搬去了別處的單位宿舍。她繼續地下室生涯,每天下班回家把兩道門關死,鮮與人來往。

所以2012年7月21日這場暴雨中,她沒有聽到門外嘈雜的逃命聲。原本不以為意的雨水竟然灌進屋裡,直到過人高。王靜不會水,扶著牆想要回到地面。尚不能確定,究竟是長達3個小時污水的浸泡,還是過道上那個漏電的電錶箱,成為殺死她的罪魁禍首。最終她像一片樹葉漂浮起來,命斷自家門前的過道上。

慶生

(8)王嬌嬌(1990.7.23一2012.7.21)

朋友把王嬌嬌23歲的慶生安排在7月21日。那天他們一起去朝陽區藍調莊園看薰衣草。王嬌嬌愛笑,喜歡看美好的東西。原本她的生日是7月20日,但這一天她太忙了。

這個山西聞喜縣農村出來的職高生一直都很忙。6年前夏天穿著一雙拖鞋來到北京,一開始不適應大城市,給媽媽打電話的時候一直哭。她自學過計算機,換過很多份工,直到來到現在她喜歡的朝陽區這個餐館。從服務員幹起,一直幹到她比較喜歡的財務,工資從600漲到了4000多。

老闆眼裡的王嬌嬌是一個踏實的孩子:「在店裡人緣好,一個好朋友還給她買過一張回老家的機票」。

王嬌嬌極少買衣服。上次離開老家之前,火車還有半個小時就要開動,她揀最便宜的地方去買了一個T恤和一個褲子。她對小姨宋文秀抱怨說,北京的衣服太貴了。

而當表妹來北京時,王嬌嬌帶著她去逛故宮長城頤和園。她送手機給自己的哥哥。回老家的時候,給父親王景全做了個獅子球,上面寫著「家和萬事興」。她自己醞釀的最大開銷是,攢錢做一個近視眼手術。

那個吞噬了她的抽水溝,連同周邊的道路己經被挖得面目全非。從老家趕來的親人們只能聽人描述:朝陽區金盞鄉,暴雨,三岔路口,沒有防護欄的水溝。王嬌嬌的朋友走在她的斜前方。王嬌嬌叫了一聲,扯住朋友的手,旁邊有個小女孩,也突然拽著這個朋友的手——三人一起滑入污水,只有王嬌嬌沒有生還。她在朋友的面前離開人世。她的遺物是一個沾滿了泥污的隨身包。

不久前她給媽媽打電話,興奮地說自己的會計證己經考下來了,但證兒還沒有發下來。王嬌嬌一直想讓父母來北京轉一轉。

我抱著樹呢,你別過來

(9)王建生(30歲)

做飼料生意的村民王建生是家人和鄉親們刨出來的。屍體被找到那一刻,他的弟弟王建學錘地長泣——房山區韓村河鎮的東南章村的尋親視頻,成為災後最震撼人心的畫面。

7月21日晚上十點,王建生開車回到村口時受困。

最初到達現場的是王建學和他的父親。夜裡十點半,洪水肆虐之際,兩人大聲嘶喊他的名字。一個聲音在子夜時分傳過來,「我抱著樹呢!你千萬別過來!」再次一片沉寂。

幾十個鄉親們在午夜後趕到。手電光沿著河道兩岸摸索,不放過每一株草木。王建學嘶吼整夜,赤手刨石不止。

12個小時之後,河北的三位會水的親戚趕到,跳入水中。岸上,鄉親們持續搜尋。接近兩天的時間裏發現了幾具屍體,但不是王建生。

40個小時之後,王建學他對著樹林水澤嘶吼:「王建生,你出來!媽和嫂子在等著你呢……」他的嗓子再次嘶啞。

又一個半小時,彷彿所有的嘶吼都被聽到了,在王建學地頭點煙的時刻,他看到水面上漂浮著一個人。不知道誰喊了一嗓子「王建生,回家啦,」眾人隨之高聲重複。——這真的是王建生。(據京華時報)

世界上最愛我的男人走了

(10)侯萬林(1963.2.25一2012.7.21)

侯萬林生前每天都會去釣魚。在父親屍體獲尋後,女兒侯帥在微博上撰寫訃聞稱:「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世界上最愛我的男人走了,可我還沒讓他過上好日子。」

49歲的侯萬林是原石景山林業局退休職工。7月21日晚在駕車回家途中遇難。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鏈接:

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一)

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三)

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四)

相關新聞
胡錦濤公開承認中共面臨風險「前所未有」
北京暴雨再掀高層政治風暴 北京市長郭金龍辭職
北京暴雨公佈牲畜損失 說不出死亡人數激民憤
世界媒體看中國:水災與陞官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要改對美策略?孫大午視頻引熱議
【新聞看點】北京疫情爆發 全國叫停體育賽事
【財商天下】中共推高鋼價 趁火打劫?
【橫河觀點】奧運中另類抗議 美溯源報告有新意
【珍言真語】黃曉敏:中共強制運動員服禁藥
【方菲訪談】專訪李有甫:我的尋道之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