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四)

人氣 7

【大紀元2012年07月27日訊】編者按:7月21日的特大暴雨給北京帶來重大傷亡,在如此重大災難下,中共官方媒體的報導仍掩蓋真實死亡人數、避談政府的失職。日前有消息透露,中共宣傳部對平面媒體及微博進行了嚴厲的控制,禁止報導北京水災中的負面消息。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消息透露,幾天前,據信是來自中共中宣部的要求,「對北京水災報導要減少數量,要堅持正面報導,不要搞反思性報導和評論。」多位媒體人證實收到了上述命令。

南方報業旗下的《南方週末》7月26日八個有關北京暴雨災害的報導版面在付印前被撤。而在此前一天,《南方都市報》深度週刊四個深入報導水災的版面也被斃。

南方週末》調集了十餘名記者與實習生,投入到這次水災報導中,但昨天出版的該報八個版面全部被撤下,整個報紙被抽掉八個版。

《南方週末》經濟版記者張育群在微博中說:(南方週末)20多個遇難者訃告被打上大大的紅叉。換成五個因公殉職官員;標題「悼念」被打上紅叉。一邊空白處。領導寫上了兩個漂亮的字「英雄」!編輯記者集體選擇拒絕上此被強姦的版。

《南方週末》這篇被撤未發表報導題為《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大紀元將分批刊登全文。

(接上文)

本想和孩子們同住

(20)李玉書(88歲)

7月21日晚,家住房山區霞雲嶺鄉莊戶台村魚骨寺的李玉書和老伴鄭修彬一道被泥石流捲向了河溝,李老太太不幸遇難,其遺體干22日凌晨4時在亂石堆下被找到,鄭老漢則於21日23時被眾人從石堆中救出。老太太本來和孩子們約定,中秋之後就和老伴兒「出山」,去和孩子們同住。(據新京報)

未能迎來的40歲生日

高大輝(1972.5.15一2012.7.21)

1992年,高大輝在蘇州城建環保學院讀大二,認識了當時的師妹孫愛華。四年後,兩人攜手走入婚姻。當時家庭拮据,連婚禮都沒有操辦,「那時覺得形式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恩愛一生」孫愛華說。

畢業後兩個人的都進入房山區政府工作,高大輝在去年8月當上了韓河村鎮的副鎮長,孫愛華則在區環保局工作。

高大輝的身體不是很好,血壓高,孫愛華需要每天早上催他吃藥。每天回到家裏,高大輝總會說「很累」,有很多次孫愛華飯後洗碗回來,發現高大輝己經在沙發上睡著了。

高大輝的兒子今年11歲,即將讀小學六年級,由於父母工作繁忙,平日寄宿在學校。孫愛華印象最深的場景,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飯的日子,談天說地,其樂融融。

7月21日,在趕往房山區七賢村指揮搶險的路上,高大輝被洪水圍困在車中。21時15分,他在車中向韓村河鎮防汛指揮部撥通最後一個電話,此時車中已嚴重進水。此後,他的電話再也沒有撥通過,直到7月22日14時被發現躺在車上。

當日,在東周各莊村,高大輝指揮了眾多村民撤離。村民張桂濤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介紹,13名村民踩著高大輝的肩膀,翻過圍牆轉移到高處。

高大輝遇難時,孫愛華正在新疆出差。夫婦二人所在的兩個單位商量後,以工作理由讓孫愛華提前回京,下飛機後才得知高大輝死訊。

高大輝喜歡旅遊,但很少能有時間去。一年前去雲南的工作考察是高大輝最後一次出遠門。當時高大輝給自己買裡一個鏈子,很是喜歡,就在孫愛華前往新疆出差前不久,高大輝還囑咐幫他找出來。如今,鏈子找到了,他卻再也沒法戴了。

即將來臨的八月,對高大輝而言是一個特殊的月份。去年八月,他升任副鎮長;今年8月15日,是他未能迎來的40歲生日。

與死神的兩次交道

李建民(46歲)

到大城子鎮當鎮長不到兩年,李建民就與死神打過兩次交道。

2011年,7月24日,一場百年一遇的暴雨,李建民下村察看轉移情況,經過一座小橋時,差點就讓洪水要了命。2012年7月21日,又是一場百年一遇的暴雨,晚上8點左右,密雲縣雨量增大,李建民向縣裡匯報完情況,走出會議室時突然暈倒。」11點26分,李建民在縣醫院急診室去世。醫生確認的死因是,心肌梗塞,猝死。

終年46歲的李建民生於密雲,曾在縣棉紗廠、富帛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任過職,當過縣發改委的副主任。他一生中大多時候的工作,都不需要直接面對暴雨、冰雹、地震這類來自大自然的危險。生命的最後兩年,上天把他安排到山區裡,把這些都嚐了個遍。

大城子鎮,人口一萬七,在偉大首都北京的邊上,車子一溜煙就會錯過,晃過神來已經是河北的地界。它所在的密雲縣,是北京這個特大缺水城市的生命線。密雲的兩大河流洪門川河和清水河流經全鎮,清水河直接流入密雲水庫。雨大的時候,河水會溢出河堤衝上街道,沒及岸邊的民宅。

去年受災最重的梁峪村,水從村口的排水渠中湧入,來勢洶湧,村中很快變成了一片海。當時,大量雨水彙集在村邊的高速路上,從排水管道內直接流入排水渠中,排水渠因涵洞過小,被雜物堵形成「堰塞湖」。加之排水渠地勢高於村莊,堰塞湖水直接從高處衝入村內。

有報導記錄了搶救李建民時面臨的艱難:「大雨阻擋了一切,衛生所距離鎮政府僅僅500米,但路面積了快1米的水,營救人員帶著醫療器械,只能繞山路;縣醫院的救護車在佈滿雨水的山路只能緩慢行進。」

7月21日下午4點,李建民來到南溝村交代工作時,村民韓淑鳳覺出了一點異樣:「那天他說話語氣很沉,好像特別不放心。」

李建民愛好書法、唱歌。剛到鎮上時,他請書法協會的朋友寫了牌匾「中國紅肖梨第一鎮」,掛在鎮機關的食堂。

親友的追憶中,劉繼雄的一番話最令人心酸:「環境治理、防汛建設,李鎮長從來沒含糊,每次都說先解決隱患,錢的事他來想辦法。」

喜歡「拔尖兒」

郭雲峰(1983.11.27一2012.7.22)

年僅29歲的長陽供水廠搶險隊隊長郭雲峰,是在暴雨過後的第二天遇難的。在7月21日的暴雨中,為了阻止雨水滲漏造成電器、設備短路,影響正常供水,郭雲峰在水廠已值守了一夜。

7月22日上午,暴雨後的房山良鄉地區供水告急,30萬人面臨斷水。北京市水務局的文章說,救援人員個個自告奮勇,但郭雲峰說,「我是隊長,我來!」郭雲峰挽起褲管下到閥門並內,再也沒能上來。因缺氧而昏迷的他送醫不治。

2008年2月郭雲峰就職於長陽第二供水廠任供水技術員,至今已四年有餘,是水廠的主要技術骨幹。

郭雲峰喜歡踢足球。他的發小田野,5歲時就與他相識,他回憶說無論體育還是學習,郭雲峰從小就愛爭第一,「用北京話來說,就是喜歡『拔尖兒」』。

今年9月,郭雲峰的女兒就將滿三歲了。郭雲峰的父親也在供水廠工作,母親是一名司機。田野致電其父,其父無語凝噎,最後吐出來三個字:「人沒了」。

推完最後一鏟土

冷永成(?一2012.7.21)

冷永成所在的周口店鎮新街村,降雨達400毫米。他惦記著村東頭還有100來戶居民。這位村委會幹部一直沒有撤離。他想用鏟車壘起一座臨時堤壩,擋住衝向村東頭的水,為群眾轉移爭取時間。當晚8點40分左右,他打來電話,「水太大了,壩剛壘到一半,可能要塌了」。幹部們人輪番回撥,再也沒打通。當晚9點,鏟車司機帶回確切的消息:冷永成指揮堆完最後一鏟土後,準備爬出洪流登上高地上車撤離,結果被一股洪峰捲走。(據北京日報)

(全文完)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鏈接:

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一)

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二)

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北京暴雨被撤報導(三)

相關新聞
胡錦濤公開承認中共面臨風險「前所未有」
北京水災 政治局9常委行蹤詭秘
齊銘:北京水災 政府募捐為何招人厭?
7月24日六大官媒頭版 北京水災黨無責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要改對美策略?孫大午視頻引熱議
【新聞看點】北京疫情爆發 全國叫停體育賽事
【財商天下】中共推高鋼價 趁火打劫?
【橫河觀點】奧運中另類抗議 美溯源報告有新意
【珍言真語】黃曉敏:中共強制運動員服禁藥
【方菲訪談】專訪李有甫:我的尋道之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