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講真相的長春電視插播英雄——梁振興

人氣 158
標籤: ,

【大紀元2012年07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萬平綜合報導)臺灣法輪功學員鐘鼎邦近日去大陸探親,6月18日在贛州機場準備登機返臺時,被中共國安偷偷地以「協助調查法輪功」為由扣押。6月27日新華社發出通稿,稱鐘鼎邦夥同他人多次利用專業設備攻擊干擾轉播大陸電視節目的衛星信號,並將其定罪「危害國家安全」。中共以黨指揮法律,片面安個莫須有罪名,顯示獨裁政權恐懼人民瞭解真相的脆弱與心虛。

鐘鼎邦事件 外界關注法輪功受迫害

這次對臺灣法輪功學員的綁架事件,讓外界和中國人再次關注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有大陸維權人士說,如果鐘鼎邦先生,真的做了這個事(電視插播)的話,他不但是臺灣英雄,也是中國的英雄,也突顯了中共建政以來的連篇謊話,懼怕人民知道真相。

中共建政以來,一向以挑起族群對立、仇恨的政治鬥爭,來鞏固其一黨專政的獨裁政權。尤其在中共江澤民集團掌控政權時,只因為法輪功修煉者眾,就利用國家機器掌控的電視、報紙、廣播等所有的宣傳工具製造謊言污衊法輪功、宣傳對法輪功的仇恨,利用不知真相的群眾,幹下天理不容的罪行而不自知。

而法輪功學員以往插播的內容都是中共極力封鎖的真相,它已成為中共「危害國家安全」的機密了。

中共欺騙人民、恐懼人民瞭解真相

1999年7月,在中國大陸開始了如文革般的對法輪功的詆譭、誣陷和造謠,霎時間烏雲籠罩了神州大地。在上訪、投書無用,得不到公平對待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們採用電視插播的方式,讓被矇蔽的群眾,瞭解法輪功真相,不再無知地犯下自我毀滅的惡業。

2002年3月5日晚8時左右,吉林省法輪功學員在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8個頻道成功插播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不但把法輪功的美好傳達給了被矇騙的中國人,更把中共製造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的卑鄙用心全面揭露了出來。

長春有線電視網公司有用戶三十萬,觀眾逾百萬人。此事在中國民間引起極大震動,很多老百姓因此得知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真相曝光後,震動中南海,江氏集團對此十分恐懼,密令「殺無赦」。隨後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抓捕,被虐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七人。其中主要組織者之一的梁振興被非法重判19年,在經歷了近十年的酷刑折磨後於2010年5月1日撒手人寰。

泯滅人性的酷刑迫害

據明慧網報道,之後梁振興遭綁架。2002年9月,梁振興被非法審判前,被警察劫持到長春的鐵北看守所,每兩、三天就要被提審一次,每次都是把他的眼睛用布蒙上帶走,每次回來都是遍體鱗傷。大概方向是在長春的淨月潭的位置,在那裏有一個秘密的刑訊逼供室,當時被綁架的長春法輪功學員在那裏飽受各種酷刑的折磨,包括瘋狂地毒打、電棍電擊等酷刑。

梁振興2002年11月被關押在吉林監獄六監區,監區長魏向輝明確指示看管人員說:「對法輪功人員決不能手軟。」梁振興、楊光等法輪功學員被六監區的牢頭獄霸李明、趙廣存、劉幹、陳志強一頓折磨、毒打,手用力地捏被害者的睪丸,用手指往被害人的肋骨骨縫裏插,用膠皮管灌上水往被害人的身上猛抽,用腳後跟猛刨學員的後背、腰部。

在所謂的矯治中心遭酷刑「固定床」折磨兩次。「固定床」是在一個長2米的木板兩端各鑲有一塊鋼板,上面有一排孔,用以固定手和腳銬子的,「固定床」除有「抻」的功能外,主要是固定作用,人被固定時身體與床不分離,不騰空,四肢鬆緊程度要比「抻」時鬆。固定時除大便下來,小便和睡覺都不下來。固定時間越長,受刑者越痛苦,這種痛苦苦不堪言。輕者身心受到傷害,重者致殘。此刑具是吉林監獄常用刑罰之一,共有十七套,遭冤獄的法輪功學員大多都受過此刑。

2003年過年前的一天,犯人李明用塑膠管毒打梁振興,梁振興頭撞到暖氣片上,昏死過去。監區怕引起義憤,一邊封鎖消息,一邊把梁振興送到醫院。2003年10月末,梁振興等法輪功學員被吉林監獄拉去「固定床」迫害,折磨分三階段:第一階段是將人四肢固定在床上;第二階段是將人四肢捆綁後將人騰空,向四個方向用力抻;第三階段是將人四肢捆綁後將人騰空,再在人的身下放一卷被子後向四個方向用力抻,再往下壓。

2004年7月10日,吉林省「六一零」進駐吉林監獄搞十天強制轉化,逼迫寫「四書」。梁振興拒絕「轉化」,又被送到「嚴管隊」。在那裏,獄警派三個刑事犯「看著」梁振興。姓周的獄警指使刑事犯打梁振興,強迫他坐在不到一寸寬的木稜上,甚至坐在角鋼的尖稜上,一天要坐十幾個小時。梁振興被嚴管迫害二個多月。嚴管隊先是搞所謂的談話,放誹謗大法的錄像,然後就送嚴管隊用刑,所用的酷刑包括:坐老虎凳、頭上套塑料袋、往手指甲裏釘大頭針、背銬、電棍電,甚至用在電爐子上燒紅的螺絲刀往法輪功學員身上燙等等。

2005年3月29日,梁振興被從吉林監獄轉到長春市鐵北監獄繼續迫害。在押小號期間受盡折磨,梁振興不畏強暴,在獄中堅持學法煉功。惡警大隊長王小光、教導員張力周指使犯人迫害梁振興。監視梁振興的犯人對他大打出手和折磨,持續數月。

8月中旬的一天,梁振興被送到公安醫院。在公安醫院,梁振興被上「抻床」酷刑,四肢被銬抻起,固定在雙層鐵床的四角,身體懸空,只是頭部被墊起,連續不斷六天六夜。不久,梁振興又被送回鐵北監獄醫院,白天戴腳鐐,晚上呈「大字形」固定在床上,由近十名犯人輪流監視。

鐵北監獄法輪功學員紛紛起來抗議對梁振興的殘酷迫害。劉文濤向監獄領導寫信反映事情真相、揭露迫害被轉監;張培齊向獄政科科長王金偉反映事實,抗議對梁振興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被關小號。監獄對獄內所有法輪功學員嚴控起來,不允許大家互相接觸、瞭解真相,封殺信息渠道。

2005年8月末,梁振興被從長春市鐵北監獄二十二監區轉到四平石嶺監獄,下車就被押入小號,後被關押在所謂的「教育監區」,受迫害嚴重。獄警隨時隨地、在任何場合都會追問「法輪功好不好」、「你還煉不煉」,每一次梁振興都毫不猶豫地明確回答:「法輪大法好!我還煉!」獄警就針對他集中迫害,利用犯人包夾監視,二十四小時對他進行監控、折磨、不讓睡覺、在零下20~30攝氏度的冬天裏澆冷水澡等,不許法輪功學員互相說話,甚至看一眼,對個眼神都不允許。有一次,梁振興和一位法輪功學員相視一笑,被獄警看見,兩人被高明龍等犯人包夾拉到水房毒打,打得臉腫變形,牙齒鬆動。梁振興因此與監獄理論,在無任何結果的情況下被迫絕食,長達三個多月,身體虛弱,情況危險。

2006年初,四平監獄成立教育監區,把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集中起來,搞「強制轉化」。4月30日,梁振興被押入小號後開始絕食抗議。獄內醫院對他強行插管灌食,戴著腳鐐,手用手銬銬在床上,大小便只能在床上,胃管不給拔出,迫害時間很長。獄方做賊心虛,於5月12日找到梁的妻子,梁的妻子在四平醫院見到梁時發現他被戴著腳鐐,梁說:監獄裏面不讓任何人和他說話,就是別人瞅他一個眼神都不行,瞅他、和他說話的人都會招來瘋狂毆打;我絕食就是抗議這場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法輪功學員!當時獄方在接見時欲錄像,被梁的妻子嚴厲拒絕,邪惡的陰謀沒有得逞。

2006年6月5日,四平石嶺監獄方面電話約梁振興的大哥等再次去接見,獄方明確說不讓梁的妻子前去。梁的身體極其虛弱,由兩個獄警架著出來的,插著鼻管(野蠻灌食用),獄方剛剛說的每天給靜脈注射高級營養藥品說法不攻自破!當時十六、七個獄警圍在家屬左右,這次獄方仗著人多,強迫、威脅著把接見過程錄了像,但是卻是在梁振興的背後錄像。家屬提出質疑,獄方欺騙說:這是我們的工作。當家屬抗議錄像時,一個警號為2211121的獄警態度十分蠻橫地說:不想接見就出去!當時的天氣已經很熱,人們都穿著半袖襯衫,可是梁振興卻穿著棉衣。梁說他冷,家屬撩開棉衣想看個究竟時,獄方卻匆匆將梁振興架走停止了接見。

2006年7月,長春「六一零」在四平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幫教」,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梁振興不聽不看,教育監區的監區長尹首東、管教楊鐵軍、幹事武鐵等就用四把電棍一齊電他。

2007年3月2日四平石嶺監獄對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關小號、上大掛、電棍電、侮辱、謾罵、綁死人床。梁振興因堅持修煉被惡警戴上腳鐐坐板。

2007年末,梁振興拒絕背監規,管教楊鐵軍、幹事張業軍(人稱「酒瘋子」)和犯人韓景軍、楊建國、顏德全等把梁振興推進管教室,用八根電棍電擊、毒打梁振興,迫害了大半天時間。回到監捨,梁振興的臉腫起很高,起了泡,被打得變了形,後背、小腹、生殖器等部位已被電焦。梁振興的後背,從脖子往下到臀部,黃豆粒大小的電棍觸點,一排排的,遍佈整個後背,而且是焦糊的。管教楊鐵軍值夜班時候,還用手指「啪啪」的彈梁振興的眼睛,不讓睡覺。

2009年末,大大小小每天持續不斷的打罵,使梁振興的身體非常虛弱,身上傷痕纍纍,有時神志也不太清醒。四平監獄看到再這樣下去,會有生命危險,為了推卸責任,在2010年元旦,把梁振興轉到了公主嶺監獄。就在去公主嶺之前,梁振興對一個曾經參與迫害他的刑事犯講法輪功真相。梁振興說:「我對你這麼好,你千萬要相信有神哪。」對方說:「我相信有神。」他後來辦了「三退」。第二天,梁振興就離開了四平監獄。臨走時,很多包夾犯人把他送到監獄門口,梁振興告訴他們「記住大法好」。

2010年4月12日下午是梁振興被迫害關押的六監區探視日,家屬看到他骨瘦如柴,走路困難,說話聲音沙啞困難。4月25日獄方通知家屬,梁振興在公主嶺市中心醫院住院,初步診斷休克、右側胸腔內積液、兩肺繼發性肺結核伴空洞伴炎症、兩肺間質性炎症樣改變。家屬來到醫院只見梁振興身體極瘦,吸著氧氣,打著吊瓶,腳腫得像饅頭,腳脖兩側有皮下滲血,並帶有血泡,還經常流水。醫生用藥物經常敷上一種外用藥,身上前胸後背出現皮下出血留下的紅印,右眼幾乎失明,痛苦得直咬牙。看見這種慘狀,家屬直流眼淚。

2010年5月1日上午十時左右,梁振興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六歲。送到公主嶺中心醫院的時候,梁振興已經沒有了呼吸,兩個腳腕呈紫黑色,腫得很大。

梁振興生平

梁振興,1964年出生,吉林省長春人,在家裏排行老三。他曾是水暖工程師,精明能幹,為人善良,九十年代,就已經擁有幾十萬元個人資產,兩部轎車,過著優渥的生活。由於常人社會大染缸的污染,他也沾染了一些惡習,致使家庭不和,夫妻吵架,家庭面臨破裂。

1998年學煉法輪功以後,知道了應該怎樣做人,他痛改前非,戒掉了惡習,家庭和睦了,生活清靜簡單卻十分幸福快樂。看到他修煉前後的巨大變化,梁振興的妻子、女兒也開始修煉法輪功。梁振興的父親梁月殿1996年4月修煉法輪功後,曾經靠急救藥維持的心臟病康復,從不識字,到能通讀《轉法輪》等大法書籍。

1999年9月,梁振興再次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葦子溝勞教所、奮進勞教所,直至2001年4月。

中共製造的「天安門自焚」事件,以及此後利用傳媒宣傳的造謠誣陷,一時間矇蔽了很多世人。梁振興一直在想怎樣才能讓更多人瞭解真相,不被中共謊言欺騙,從而得救。2001年秋,梁振興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湊了一萬多元,做插播試驗。

梁振興被非法綁架後,經歷了近十年的酷刑折磨,於2010年5月1日被迫害致死。

面對空前殘酷的迫害,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們堅信,世界需要「真、善、忍」,他們用堅忍、理性承受著痛苦,冒著生命危險走村串巷,散發傳單,貼標語,用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講述著大法的美好,同時揭露被邪惡中共嚴密封鎖的慘烈消息,用心靈召喚、啟迪著人們的善念和良知。在長春電視插播之前,就有至少數百位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對「真、善、忍」大法的信仰、向人們講述有關法輪功的真相而被迫害致死,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判刑,酷刑迫害,但千千萬萬個梁振興明知道面臨他的將會是甚麼,他們仍然義無反顧的講真相,試圖喚醒中國人的正義、良知。期望在將來面對上天的審判時,人們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

江澤民集團對堅持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人進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如此滅絕人性的迫害,被法律界人士稱為「二戰後最大的人權災難」,也成為神州大地遭受的最大一場民族浩劫。利用各種媒體抹黑法輪功,為迫害尋找藉口,卻不允許法輪功學員發出一點點聲音。

中共干擾海外廣播,封鎖網絡,踐踏公民的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卻詆譭法輪功學員插播真相違反法律。一位政論家曾舉過一個例子,說這就好比一個道貌岸然的歹徒把一座房子的門全部鎖死,並偷偷放了一把火。可是當房子的主人被迫從窗子跳出來逃生時,這個歹徒卻對圍觀的鄰居說:「你們看,這個人多麼不文明,居然跳窗戶。」江澤民集團的滅絕人性將受到歷史的懲罰。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詩歌:插播英雄贊
美眾議員關注插播事件:望中國人瞭解真相
趙汗青:您也被邪惡新聞攻擊了嗎?
【史達】:真相插播是重振中華正義的起點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藍天」灰犀牛卻隱現
【新聞看點】「北京討厭就對了」印度主播嗆中共
【方菲訪談】程翔:百年香港為何傾覆於旦夕(1)
【秦鵬直播】美台聚關島軍事抗共 中共被嗆喜劇國
【橫河觀點】多西辭CEO 推特走向引熱議
馬仲儀:香港公民社會消失 赴英國執業守醫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