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顏格格:公司化的政府

素顏格格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9月01日訊】網上你會經常看到批評政府的帖子,而批評人都理所當然地把自己以納稅人自居。他們認為是他們納稅的錢養活政府,因而有權對政府實行監督與批評。這種想法無可厚非,但是我覺得這些人忽視了一個最基本的問題,請問中國的政府是你納稅人養活的嗎?假如不是納稅人養活的,你有甚麼資格去管人家?

一般意義上說,政府的基本職能包括政治職能,也就是領土主權完整、社會治安。二是經濟職能,包括宏觀經濟調控,區域經濟調節,國有資產管理,以及微觀管理和國家大型項目建設。至於文化職能與社會職能不用多說。政府要想實現這些職能,就需要一定的財政支持。而財政收入只能來自稅賦,透過這些稅賦來進行社會財富的再分配。從這個意義上說,政府是為納稅人服務的,因為納稅人供養著他們,因而他們的行為理應受到納稅人的監督。說白了,一個政府在全社會的角色不過是個跑龍套的,它的社會主體應該是納稅人。但在中國,政府是不需要為百姓服務的,官人絕不是公僕,而且他們這樣做完全可以理直氣壯,就連我們老百姓也無法說三道四。因為人家政府的錢是大部份是自己賺的,而納稅人那點小錢人家根本沒放在眼裡。換句話說,我沒花你錢,我憑啥為你服務。

中國的政府比一般國家的政府要多一項職能,那就是自己賺錢養活自己,這也許和我們老祖宗的偉大的道德情操有關,於是在中國你會看到政府公司化。政府公司化的最終結果,就是為政府積累了成千上萬的財富。從中央政府利用央企壟斷開始,賺取了大量的金錢。而地方政府通常以拆遷賣地為主要手段積累財富。而政府公司化就需要一批亦政亦商的能人,這就是我們俗稱的紅頂商人。政府給商人一個紅頂,而商人再利用紅頂為政府賺錢,這已經成為中國各級政府的撈錢最必要的手段。以前我們只知道官人下海,而現在則出現更多的商人上岸。西安市有位副市長在他被提拔前就是當地赫赫有名的地產商人,把他提拔到副市長的位置,其目的就是為政府賺錢。他一方面是副市長,而另一方面還是董事長。用他個人的話說:我當市長就是給政府賺錢的,否則對不起上級領導的政策支持、財政支持。過去我們說學而優則仕,如今是錢而優則仕,而仕了之後,就必須為主子賺錢,端人飯碗受人管。

政府利用紅頂商人斂財的結果是甚麼呢,首先是無往而不利。政府本來是市場規則的制定者、維護者,是裁判,而當一旦政府也進入市場賺錢,那麼可想而知,挾持權利強勢進入市場競爭哪還有甚麼對手。於是沒有權利伴隨的民眾只能在市場中被野蠻的推向邊緣地帶,市場又哪來的甚麼公正?於是壟斷就這樣一個個形成了。政府自己賺了錢之後,他不用花民眾的錢,當然不受民眾管控,相反回頭再管控民眾便理所當然。中國社會為甚麼矛盾日益激化,其原因就在於此。過去我們反對權力尋租,謀取私利,那樣我們民眾不答應,可能涉及的個人因為民眾的呼聲還有丟官的危險。而如今,官員們團結一致,權利不在尋租給個人,而是通過紅頂商人,把權力合理尋租給自己,由政府出面賺錢,賺夠了大家分。這樣法不責眾,誰也無法追究,時間一長竟然合情合理了。於是我們能看到,大量的市場資源被權力不斷地壟斷、囊括,而身為民眾則越來越被邊緣化,他們的生存空間日益被壓縮。甚至在社會財富這個大蛋糕面前,連動筷的資格都沒有了。

政府如此肆無忌憚的利用群體優勢,把自己變成公司瘋狂斂財的結果,就是社會矛盾日益激化。而為了緩和矛盾,用官方的話說就是「正確的輿論導向」,於是在中國又應運而生「公司政府化」。前不久,《中石油新聞報導與公文稿件慎用詞彙表》被人發佈於網絡,這個「表」的大概意思就是,在中石油的新聞報導與公司文件中,很多詞彙不准使用。這其中包括「壟斷」、「暴力」、「虧損」、「借債」、「私有」、「下降」、「提價」等等。為甚麼會這樣?回答是為了「正確引導輿論導向」。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正確引導輿論導向」應該是政府的職能,一個公司何以擔負起這樣一個使命?原來這叫「公司政府化」。政府為了賺錢,把政府公司化,而後在社會矛盾不斷激化的情況下,政府需要公司幫助維護政府形象,於是又出現了「公司政府化」。政府公司化和公司政府化充分說明官商已經緊密的淪為一體,而社會主體的民眾則被涼到一邊,由此可見天下財富都哪裏去了,還要問嗎?

單純從目前市場來看,中國的經濟似乎越來越靠近市場。但是誰又能忽略我們的市場經濟中有政府這樣一個強勢競爭者的參與呢?這個強勢者,首先管控民眾,暴力撈取權利,而後權利出租,進入市場,賺錢以後,集體瓜分,瓜分完畢,管控民眾,維護權利。這是一個和合理合法的搶劫過程,這些錢最終也都搶入了個人腰包,而你又能說誰犯罪了呢?當政府自己能賺錢了,他還需要納稅人嗎?當他不需要你的時候,還會為你服務嗎?所以他不管控你管控誰。

一個能賺錢的政府,必然面對一群被邊緣化的民眾。而被邊緣化的民眾則需要政府拿出更多的錢來維穩,維穩的錢越多,促使政府在市場中的搶劫越多,進而被邊緣化的民眾越多,維穩越需要錢……這是一個死結,一個不可逆轉的惡性循環。就像一個大羊圈,給羊的草越少,跳圈的羊越多,就算你把草都用在磊羊圈,總有一天羊也會把羊圈推倒,畢竟羊佔了社會的大多數。

--轉自作者博客

相關新聞
胡少江:經濟下行壓力迫使中國政府放棄結構調整努力
唐風:弘揚傳統文化是對「中國政府」的政治攻擊?
黑客組織盯上中國政府網
菲南國中國  政府叛軍各自表述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德州首勝拜登 川普早有遠見?
【唐青看時事】中紀委三抓 李克強也避讓
【時事縱橫】布林肯上任說啥 蓬佩奧備戰2024大選?
【時事軍事】台海局勢緊張 美航母戰鬥群進南海
【西岸觀察】拜登要動最高院 德州釀公投獨立
【秦鵬直播】德州受夠了?議員提獨立公投法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