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界媒體看中國:鑒賞王立軍戲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2年09月25日訊】(美國之音記者齊之豐報道)東西方文化在許多方面可以說差異巨大,但在戲劇鑒賞方面的傳統卻類似得驚人。

無論是兩千多年前的古希臘人觀看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還是20世紀的中國人觀看京劇折子《黛玉葬花》,合格的觀眾都是對戲劇故事早已經耳熟能詳。他們去劇場或戲院要看的、要鑒賞的不是故事本身,而是戲劇家如何處理眾人所熟知的故事(如,是否開發出一種新的視角),演員如何表演眾人已經很熟悉的唱段(如,出字吐腔是否精準到位)。

重慶市前公安局局長、副市長王立軍在成都被判刑的消息星期一傳來,不禁令人想到東方、西方人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戲劇鑒賞。王立軍的故事如今已經在中國公眾和世界媒體當中家喻戶曉,如今看客鑒賞的顯然是中國當局從哪個角度表演大家都熟悉的故事,如何拿捏箇中的分寸。

官方新華社再成笑柄

今年2月初,重慶市原公安局局長、副市長、「打黑英雄」王立軍在他親手整治過的重慶、在「犯罪黑幫」幾乎被盡數掃蕩的「平安重慶」、「宜居重慶」感受到迫在眉睫的生命危險,不得不逃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尋求庇護。

王立軍在美國領事館過夜,從而將「打黑」的黑幕暴露在白日之下,捅破了「平安重慶」、「宜居重慶」的神話,揭開了中國執政黨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倒台的序幕,也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究竟有多黑或有多白。

王立軍夜奔美國領事館的消息曝光之後,出現了一系列在互聯網上和國際媒體間流傳、但被中國官方強烈譴責和竭力阻斷的「謠言」–如王立軍竊聽中共領導人的談話,竊聽/竊錄薄熙來妻子谷開來的言談,先與谷開來合謀殺害英國商人尼爾‧海伍德,然後為谷開來殺人打掩護,再就谷開來殺人被追蹤之事跟薄熙來交談,被惱怒的薄熙來扇了耳光,等等,等等。這些「謠言」成為有聲有色的故事傳遍全世界。

上個星期,王立軍在成都受審,中國官方頭號喉舌新華社隨後發表題為《在法律的天平上──王立軍案件庭審及案情始末》的長篇報道,將中國公眾和國際媒體早已都聽爛了的那些髒事煞有介事地當作新聞抖落出來。

新華社於是再次成為全中國和全世界的笑柄,也再次向全中國和全世界顯示,中國官方所謂的「謠言」往往是官方媒體拒絕報道或竭力隱藏的新聞,大都是有根有據的「遙遙領先的預言」。

法國媒體的鑒賞

公平地說,雖然新華社有關王立軍案情始末的報道姍姍來遲,而且現在依然是遮遮掩掩(包括莫名其妙地遮掩薄熙來的名字),從而成為世界笑柄,但它畢竟也是中國公眾和世界媒體鑒賞王立軍案戲劇的一個不錯的故事背景。

星期一,在王立軍在成都被判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的消息傳來之際,法國主要報紙《費加羅報》發表駐北京記者阿爾諾‧德拉格朗日的鑒賞:

「這位重慶市原公安局局長決定不提出上訴,這也很有道理。對這個被判定犯有叛逃、濫用職權、貪污受賄和『徇私枉法』等多種罪行的人來說,這種刑罰已經算夠輕了。中國許多網民幾個月來一直關注這一案件,其中一位表示,『(給他判刑15年是讓)他賺了。』」

顯然,王立軍案太富有戲劇性,使德拉格朗日這位法國記者忍不住也在報道中動用起皮裡陽秋、反諷對照的文學筆法,以便不辜負這一新聞事件本身的戲劇性:

「他(王立軍)是在遼寧工作的時候遇到薄熙來的。到了重慶,他成了薄熙來打手殺手,是薄熙來『打黑』運動的執行者。『打黑』名義上是以健康的力量討伐和壓倒在重慶猖獗的黑幫,但動用的手段卻是無所不用其極,肆意無視法律和道德。王立軍甚至因此而催生出一部(歌頌『打黑』的)題為《鐵血警魂》的電視連續劇。」

時至今日,中共控制下的新華社對薄熙來的名字依然是閃爍其詞、遮遮掩掩。但不必接受中共控制的《費加羅報》記者德拉格朗日在他報道的最後一段則滿不在乎地替新華社戳破了那層窗戶紙,讓讀者對今後的中國政局發展有一個清晰的鳥瞰:

「上個星期,中國官方的新華社發表了這一敏感案件的一些片斷,讓人們得以知道王立軍一度試圖向他在重慶市的上司通報谷開來殺人案的問題。新華社沒有提那個人的名字,但全世界都知道那個人是薄熙來。薄熙來為了讓他閉嘴,甚至扇了他耳光。新華社披露這些事情為刑事起訴薄熙來鋪了路。目前,薄熙來只是被指控違反黨紀。如何發落他顯然使中共高層陷入分裂。在中共十八大下個月即將召開之際,這個問題極端敏感。眼下薄熙來被秘密羈押。」

中國網民的鑒賞

德拉格朗日在他的報道中提到了中國網民的評論。如今,中國網民的意見,尤其是來自微博的中國網民的意見,已經成為從事中國新聞報道的世界媒體記者的重要新聞來源和素材。

王立軍夜奔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他的名字被中國當局列為不能在微博上搜索的禁忌詞。近來「王立軍」之名獲得解禁,但在中國用戶最多的新浪微博,有關王立軍案件的大量尖銳的評論顯然被中國互聯網管制當局的封殺。然而,封殺殘存下來的微博依然可以讓讀者窺見中國公眾鑒賞王立軍案戲劇的角度:

「愚巷:感謝您,阿軍!沒有您,我無法知道政壇有幾多醜聞。沒有您,我無法知道誰包庇誰,誰濫用誰。沒有您,我無法知道一個人在窮途末路時的孤獨無依。沒有您,我無法知道有那麼一記耳光,沒有這記耳光,全中國仍在混沌中等待耳光的覺醒。總之,衷心謝謝您,阿軍!自從有了您,我白天已懂夜的黑。」

「記者郝建國:王立軍是一個酷吏,但客觀上更像烈士。他在黑屋子上撕開一道口子──原來『打黑』的人正是最大黑老大,他聲嘶力竭通過『紅歌』給自己加冕,以『共富』的口號麻痺著愚弱國民/『當時的重慶市委主要負責人』──新華社還在『為尊者諱』?這是什麼邏輯?」

「風暴中央: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從人人皆知的『打黑英雄』到黑惡分子大快人心的階下囚,從個個敬佩的『感動中國人物』到人人自危的反面典型,中國,你太讓人失望了!」

「舒富民 :今晚遇一老友,一起看王立軍被審判鏡頭,他問:某負責人明知妻子殺人而打人耳光,又動手整王身邊人,應該犯包庇罪。另,如此公眾事件稱某負責人也不符法律精神。問我某負責人是否應追究法律責任?我無言以對,只能說法律沒學好。 」

「Ryan-LookUpAt:王立軍才判了15年,一般受賄1萬就是一年的啊!他受賄了300多萬,還加各種罪名,判15年真便宜他了!」

「鄉村基彈子石-江春錦:剛剛看了王立軍的宣判視頻!好人就這樣神奇的變成有罪之人!神奇!」

「mangshehe:『王立軍一審被判15年不上訴』。比我預料的二十年還要輕!不過一切內涵都在『不上訴』」。

日本媒體的鑒賞

在王立軍被判刑的消息傳出之後,日本主要工商新聞報紙《產經新聞》發表駐北京記者川越一的報道。其報道標題,就是王立軍案戲劇的鑒賞概要:

「薄熙來最終處分進入最後讀秒 重慶市前副市長王立軍判刑15年 (中共)領導層意圖早早息事寧人」

川越一在報道中說,王立軍犯有多項重罪,卻被輕判15年,「有可能是顧忌在中共內部支持薄熙來的聲音」。報道說:

「中共領導層看來即將對薄熙來最終受到什麼黨內處分做出決定。在對王立軍的審判中,儘管薄熙來(跟谷開來殺人案)的牽連被暗示出來,但中國當局始終沒有提出他的名字。人們從薄熙來得到的處分輕重,可以窺見中共黨內的派系角力情況。」

日本主要報紙《每日新聞》星期一發表記者隅俊之的鑒賞是:

「在(由王立軍夜奔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而引起的)一連串事件當中,引人注目的是薄熙來是否捲入犯罪。新華社發表的判決報道沒有直接提及薄熙來。報道說,審判顯示,被告王立軍曾經就被判刑的谷開來殺人之事向顯然是薄熙來的『當時(中共)重慶市委主要負責人』報告。此外,公訴人還表示,被告王立軍『揭發了他人重大違法犯罪線索』,有重大功績。目前,人們還不清楚這裡的『他人』是否是指薄熙來。目前正因『重大違規』而受到調查的薄熙來是否會被追究刑事責任將受到關注。」

美英媒體的鑒賞

對薄熙來是否會受到刑事追究的問題,日本《每日新聞》記者隅俊之還是小心翼翼,左顧右盼,不敢把話說死。但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則信心十足,單刀直入,報道標題就是直截了當,毫不含糊:

「在將(重慶)前公安局局長判刑15年之後,中國當局正在逼近薄熙來」。報道援引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等人的話說,薄熙來周圍的法網正在慢慢收緊,他肯定要被刑事起訴。

與此同時,NBC的報道也展示了薄熙來的事情、中國的事情的另一面:

「截至目前,薄熙來只是指控違反黨紀。而為他辯護的人指責他的敵手利用控告谷開來來試圖打倒他。自他今年3月倒台以來,他一直沒有機會公開為自己辯護。」

王立軍夜奔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牽出一連串的醜聞全部肇始於英國商人海伍德被謀殺。因此,英國媒體自然對王立軍-薄熙來-谷開來系列醜聞一直格外關注。

但在星期一報道王立軍被判刑的消息的時候,英國主要報紙《衛報》記者塔尼亞‧布拉尼根和《每日電訊報》記者馬爾科姆‧摩爾不約而同地引用了中國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有關王立軍逃奔美國總領事館的評論:

「在黑手黨成員跟他們的頭子鬧翻的時候,他們可以尋求警察的保護。但在重慶,對這個前警察總管來說,他居然走投無路。這或許可說是一舉概括了我國現行法律體制當中一件最讓人尷尬的事情」。

顯然,這兩位英國大報記者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是,說到鑒賞中國的戲劇,還是中國人的鑒賞來得更到家,更地道。

(責任編輯:李明)

評論
2012-09-26 1: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