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我們記憶的塵埃(五十三)

史洪願:胡風、章羅、彭德懷之反黨集團

—中共謊言100例

人氣 58
標籤: ,

【大紀元2013年11月28日訊】89、「胡風反革命集團」

胡風(1902—1985),我國著名的評論家、詩人和翻譯家。

早在30年代初,胡風便在日本加入了日本共產黨,並參加了左翼東京支部。回國後,他跟隨魯迅繼續在左翼文藝工作。在40年代重慶國統區,他從來被視為進步文藝的重要人物,並長期領導了全國文抗的工作,與周恩來、喬冠華、邵荃麟等共產黨人,都有密切往來。

1949年中共奪得政權後,胡風創作了大量新詩,由衷地歌頌共產黨和毛澤東。然而,這並不代表胡風在文藝思想上與毛澤東和中共完全合拍,恰恰相反,兩者間一向存在著明顯差距。因此,當毛澤東為了確立自己在文化領域的獨裁地位,準備向異端思想開刀時,敢於堅持己見的胡風自然就成了他選中的靶子。

1955年初夏,毛澤東在他親自為《人民日報》所寫的按語中斷言:胡風等人是「一個暗藏在革命陣營的反革命派別」,「這個反革命派別和地下王國,是以推翻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恢復帝國主義國民黨的統治為任務的。」胡風等人因此被打成「胡風反革命集團」。

「胡風反革命集團案」是中共建制後文壇第一大冤案,這樁長達25年的冤案一度使數以千計的人入獄受審。據統計,所謂「胡風反革命集團」案,一共涉及2100多人,逮捕92人,隔離62人,停職反省73人。到1956年底,絕大部分人都作為「受胡風思想影響」予以解脫。正式定為「集團分子」的有78人。其中包括中共黨員32人。 這78人中「骨幹分子」23人,到1958年5月,予以撤銷職務、勞動教養、下放勞動等處理的共61人。

文革結束後,中共重新審查了胡風一案。1979年1月,胡風被釋放出獄。1980年9月,中共決定撤銷「胡風反革命集團案」。1986年 1月,中共公開撤銷了強加於胡風的政治歷史問題方面的不實之詞。1988年6月,中共為胡風的文藝問題與文藝活動問題平了反,撤銷加在胡風身上的個人主義、唯心主義、宗派主義等罪名。從1980年9月到1988年6月,中共為胡風三次平反,歷時整整7年9個月。

90.章羅聯盟

章伯鈞與羅隆基都是中國民主同盟的主要領導人,但政見不同,早在一九四九年前就經常爭吵,更談不上私人交情,一九四九年後,兩人的這種關係依然如故,這是民主黨派中的許多領導人都清楚的,就是他們在一九五七年整風運動中的鳴放觀點也是各說各的,不可能溝通商量。但毛澤東出於整人的政治需要,卻在反右運動中將他們倆欽定為「章羅聯盟」。 一九五七年七月一日,《人民日報》發表了毛澤東親自撰寫的社論《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向應當批判》,指出,右派分子是「有組織、有計劃、有綱領、有路線的,都是自絕於人民,是反共反社會主義的」,他們的倡狂進攻,「其源蓋出於章羅同(聯)盟」。根據毛澤東的這個論斷,章伯鈞、羅隆基是右派分子的總後臺老闆,當然也是總裁,總代表,所以,《章羅聯盟》和反黨右派是同義不同詞,反右派鬥爭歸根到底就是對「章羅聯盟」的鬥爭,反右派鬥爭的勝利就是打敗「章羅聯盟」的勝利。「文革」結束後,眾多知情人方道出真相,「章羅聯盟」純屬毛澤東憑空捏造的政治謊言。以下就是章伯鈞女兒章詒和多年後在《一片青山了此身——羅隆基素描》一文中對當年這段被謊言扭曲了的歷史的回憶。

「我對羅隆基的認識和記憶,準確地說是從他劃為右派的前後開始的。

那是在1957年4月下旬,中共中央發出了整風運動的指示,並邀請各民主黨派負責人參加運動,幫助整風。

5月,中央統戰部舉行座談會,羅隆基應邀參加。22日,他在會上發言,建議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立一個委員會,這個委員會不但要檢查過去的「三反」、「五反」、「肅反」運動中的失誤偏差,它還要公開鼓勵大家有什麼冤枉委屈都來申訴。這個委員會應由執政黨、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組成。中央如此,地方人代會和政協也相應成立這樣的委員會,使之成為一個系統。 ——羅隆基的這個發言,引起一片震動。

他的意見被概括為「平反委員會」,和父親的‘政治設計院」、儲安平的「黨天下」並稱為中國右派的三大「反動」理論。

鑒於儲安平「黨天下」言論在社會上產生的強大衝擊,6月2日,時任國家森林工業部部長的羅隆基,作為中國友好代表團成員飛赴錫蘭訪問的前一天,對辦公廳副主任趙文璧打了個招呼:「部中鳴放要注意,不要過火。共產黨政策隨時都在變。」

羅隆基說對了,當他還在可倫坡街頭的商店,興致勃勃地給幹女兒挑選絲巾和香水的時候,國內形勢果然風雲驟變,由整風轉為反右了。6月21日,他如期回國,等候他的不是熱烈的歡迎,而是嚴酷的鬥爭。

最初,面對報紙刊載的有關他的批判文章,羅隆基是鎮靜的。25日下午,即回國後的第四天,他坐在家中客廳的沙發上,對一臉驚慌的趙文璧說:「你何必那樣慌嘛。」

趙文璧的確擔心,且提醒羅隆基:「你的群眾關係太壞,部內、部外都壞。」還特別點明:「你在生活作風方面,也太不注意了。」

羅隆基立即打斷他的話頭:「你不要談我的生活作風,我的脾氣不好,這些都是小事,一百條也不要緊,現在主要是政治立場問題……,所以,你要冷靜地分析問題,不要沉不住氣。」

7月1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發表了社論《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向應當批判》。文中,在批判該報為資產階級右派充當「喉舌」的同時,指責中國民主同盟和中國農工民主黨「在百家爭鳴過程和整風過程中所起的作用特別惡劣。」是「有組織、有計劃、有綱領、有路線的,都是自外於人民,是反共反社會主義的。」而右派份子的倡狂進攻,「其源蓋出於章羅同盟(後被稱章羅聯盟)」。

父親閱後大驚,說:「我這次講話(指5月21日在中共中央統戰部召開的幫助中共整風提意見的座談會上的發言)是上了大當。」並從文筆、語調、氣勢上一口斷定,這篇社論必為毛澤東所書。

他憮然良久,又道:「毛是要借我的頭,來解國家的困難了」。

羅隆基讀罷,也沉不住氣了,最受不了的一個名詞,就是「章羅聯盟」。他兩次跑到我家,質問父親:「伯鈞,憑什麼說我倆搞聯盟?」

父親答:「我也不知道,我無法回答你。」

是的,對羅隆基來說,最最不能理解和萬萬不能接受的就是「章羅聯盟」。為了表達憤懣之氣與決絕之心,平素不持手杖的他,在第二次去我家的時候,特意帶上一根細木手杖,進門便怒顏相對,厲言相加,所有的話都是站在客廳中央講的,整座院子都能聽見咆哮之聲。父親則沉默,他也只有沉默。因為章羅聯盟’之於他,也是最最不能理解和萬萬不能接受的。

臨走時,髮指眥裂的羅隆基,高喊:「章伯鈞,我告訴你,從前,我沒有和你聯盟!現在,我沒有和你聯盟!今後,也永遠不會和你聯盟!」遂以手杖擊地,折成三段,拋在父親的面前,拂袖而去。

章羅是否聯盟?或是否有過聯盟?——民盟中央的人和統戰部的人,當一清二楚。因為自打成立民盟的第一天起,他倆就是冤家對頭、對頭冤家。何以如此?物有本末,事有始終。若答此問,則必追溯到民盟的緣起和構成,而決非個人因素所能解釋。

中國民主政團同盟,即中國民主同盟之前身,原是三黨三派,是為組成最廣泛的抗日統一戰線,在中共的積極支援下,1941年于重慶成立。三黨是指父親領導的第三黨(即今日之中國農工民主黨)、左舜生領導的青年黨、張君勱領導的國家社會黨;三派是指黃炎培創辦的中華職業教育社、梁漱溟建立的鄉村建設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後有沈鈞儒、史良領導的救國會加入)。這樣的一個結構組合,就註定它自成立之日即患有先天性宗派行為症。抗戰勝利後,民盟的這個疾症非但沒有消弭,反而大有發展。當時在民盟得勢的,是沈鈞儒領導的救國會和父親領導的第三黨。因為國家社會黨和青年黨被趕走,職業教育社和鄉村建設派,原本在民盟的人就不多。1947年在上海,黃炎培去醫院看望患有肺病的羅隆基的時候,曾同他商議要把盟內個人份子(在重慶是以組織單位加入民盟的)團結起來,成為一個獨立的單位,同救國會、第三黨並列、且相互制衡。後黃炎培轉到民建(即中國民主建國會)當負責人,便放棄了民盟,而他的打算則由羅隆基去實踐了。當然,退出國家社會黨的羅隆基,此時也正想拉住一些人,在盟內以形成一個力量。這樣,從1946年的上海到1949年的北京,在民盟終於有了一個人稱‘無形組織’的小集團,其基本成員連羅隆基在內共有十位。他們是:潘光旦、曾昭掄、範樸齋、張志和、劉王立明、周鯨文、葉篤義、羅德先、張東蓀。這個‘無形組織’的宗旨,用羅隆基自己的話來說,它的‘主要對像是章伯鈞,是不讓章伯鈞獨霸民盟的組織委員會。’而此時,代表第三黨的父親又是與救國會的史良親密合作。於是,民盟中央內部便形成了楚漢相爭的局面。一邊是章史聯手的當權派,因統戰部的支持,他們自命為左派;一邊是羅隆基、張東蓀為首領的非當權派,英美文化的背景和自由主義者色彩,被人理所當然地視為右派。而民盟領袖沈鈞儒、張瀾,對這兩派也是各有側重。這個情況,別說是具體管理民主黨派的中央統戰部,就連毛澤東、周恩來也是心知肚明。1949年,召開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會前,周恩來拿著民盟出席會議的名單,都是先和沈鈞儒、章伯鈞商量,再與羅隆基、張東蓀討論,而決不把這水火不容的章羅兩派攪和在一起。因為周公知道:他倆碰面只有吵,什麼事情也討論不出一個結果來。

直至反右前夕,這種情況依舊。1956年的8月,民盟中央和民盟北京市委召集了一些在京的中委座談李維漢(時任中央統戰部部長)關於「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的講話。會議由黃藥眠主持,一整天的會,共提出一百條意見。其中針對民盟中央領導的意見,就是宗派問題。

與會者說:「民盟中央的最大特徵,就是宗派。大家只須閉上眼睛,就能知道誰是哪一派。」

「民盟的宗派,這幾年不特未消滅,而且更發展,不過形式更隱蔽更深入更巧妙罷了,事實俱在,不承認是不行的。’

「表現在人事安排上,他們要誰,就訂出幾條原則便利於誰;不要誰,就訂出幾條原則便不利於誰。」

「他們小宗派之間的妥協,表面上像團結,實際上是分贓。」

有的人指名道姓地問:「到西藏去的中央代表團,盟裏為什麼派黃琪翔去?根據什麼原則?」黃琪翔來自第三黨,顯然,這個質問是針對父親的。而言者為「無形組織」成員,自屬羅隆基手下。可見,章羅關係形同冰炭,在民盟可謂無人不知。瞭解以上的歷史情況,對羅隆基看到父親承認章羅聯盟的消息所持暴烈態度,便不足為奇了。

個性強直的他拒不承認自己是右派,拒不承認章羅聯盟,在會上不但面無懼色,還敢指天發誓:「即使把我的骨頭燒成灰,也找不到反黨陰謀。」

然而「皇帝」的話是金口玉言,非讓你把不曾有的結拜兄弟帖子交出來不行,於是那些明知道實情的批判者們,一個個摩拳擦掌,爭先恐後地向章羅殺過去。無數次的窮追猛攻使章羅兩人身受肉體與精神的雙重折磨,最後不得不違心 「投降」,「承認」 他們是大右派聯盟,「承認」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行」。

據章詒和透露,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民主同盟中央委員會曾下發一個檔,說章羅聯盟不存在,可惜這個檔不為大家所知。八十年代末又分別為章羅舉行了九十周年誕辰座談會,當時的中共中央宣傳部和書記處領導人也出席,肯定了他們是愛國主義者。但是,十幾年過去了,最高當局還沒有為「章羅聯盟」正式改正,徹底否定那個早該否定的反右派鬥爭。

91.彭德懷反黨集團

1958年,毛澤東發起三面紅旗運動,實行大躍進、人民公社,中共中央從四方八面收到生產捷報,形勢一片大好。但一向實事求是的彭德懷卻懷疑實際情況,親身前往地方考察。他回到自己的家鄉烏石鎮彭家圍子,步行數里在田邊數稻稈,又詢問鄉民,發覺地方幹部都虛報產量,「吹得很厲害」!所謂大煉鋼,是「大兵團作戰」,煉一點鐵,集中了全社人力,丟開農業生產,讓稻穀爛在地裏,甚至拆毀住房,砍伐大片山林作燃料。其後,他又去了毛澤東的故鄉韶山公社,所見所聞與烏石大隊大同小異。跟著他又去了30年前起義的地方–平江縣。他吃驚地發現當地幹部竟把1957年的高產數字公佈為1958年的產量.而把1958年較低的產量當作是1957年的,從而向外證明「人民公社」的成功!彭感歎地說:「如此造假,真令人害怕!」

1959年7月,中共在廬山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當時已有不少中常委委員認知大躍進之不切實際,地方上已有災情出現,若不糾正,將成災難,但卻無人敢向毛澤東直陳。彭在分組討論會議上已多次直言,列舉地方上報農業生產數字之浮誇,煉鋼之浪費。但小組工作人員把彭最尖銳的言詞都刪去了。彭為了人民,不希望大躍進使中國陷於災難,於是單獨再給毛澤東本人寫了一封信作參考,希望毛能注意大躍進的失誤,及時糾正。怎料這封私人信件卻引起毛澤東的雷霆大怒,他把廬山會議延長,把這封「私人信」廣為印發,讓與會者討論,最後發動對彭的批判,把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等打成「反黨集團」。 1971年,毛澤東又把這定為中共黨內的第八次路線鬥爭。彭德懷因此而被迫害致死,受牽連者更是不計其數。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審查和糾正了過去對彭德懷所作的錯誤結論,決定為彭德懷平反。12月24日,在首都隆重舉行了彭德懷追悼會。當年的「偽君子、野心家、陰謀家」,終於恢復了「優秀無產階級革命家、傑出領導人」的面目,被讚頌為 「熱愛黨,熱愛人民」,「作戰勇敢,耿直剛正,廉潔奉公,嚴於律己,關心群眾,從不考慮個人得失。」世人感歎,以上種種,本是彭德懷「四十年如一日」的行為,為何到他死後四年才得公認?(未完待續)

相關新聞
廖亦武:文革期間胡風曾經偷吃漿糊
【專欄】鄭貽春:胡風冤案啟示錄
【專欄】傅國湧:唯一敢公開為胡風申辯的呂熒
從「胡風反革命集團案件」談到法輪功蒙冤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紅二代與習分裂 拜登模糊保台?
【遠見快評】印變種病毒曝細節 歐盟重拳擊中共
【新聞看點】G7變G10齊抗共 中共備戰搶局?
【財商天下】中國滯脹來了?比經濟危機更可怕
【秦鵬直播】傳蓋茨出軌華人 當事女翻譯闢謠
【探索時分】不要和美國開戰的五個理由(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