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摳眼灌食抽血 法輪功學員憶在馬三家的非人折磨

人氣 9

【大紀元2013年04月20日訊】大連法輪功學員王海英2000年10月左右被綁架到遼寧大連勞教所,她在那裏遭到暴力迫害。次年3月,因拒絕寫「三書」,王海英被轉到馬三家勞教所繼續迫害,期間,她遭到非人折磨,包括被毆打、摳眼睛、強行剪頭髮、野蠻灌食、強行抽血等。由於長期遭受馬三家精神、肉體折磨,2010年2月王海英回家後,一度呈失憶狀態。

以下是王海英在馬三家遭受迫害的回憶:

我叫王海英,2000年10月左右被綁架到遼寧大連勞教所,在那裏遭受暴力「轉化」迫害:毆打、關小號、體罰等等非人折磨。當時是馬三家勞教所先後派了幾十人,到大連勞教所一同實施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馬三家勞教所惡警蘇境曾經到全國各地做報告,傳授她們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經驗。各地勞教所也到馬三家「學習」迫害經驗。如北京的勞教所去馬三家勞教所「學習」的同時,也把北京法輪功學員轉到馬三家勞教所迫害,「轉化」後押回北京,利用他們再去「轉化」別人。馬三家勞教所就是這樣向全國輸送罪惡。

2001年3月19日,大連勞教所因為我拒絕寫「三書」,將我轉到馬三家勞教所繼續迫害,期間我遭受、目睹及耳聞了那裏的罪惡:

體罰

2001年3月19日,我們十一位大法弟子被推上一輛大客車,分別被銬在椅子上,兩個惡警看守一人,把我們劫持到馬三家勞教所。

到馬三家的第一天,惡警秋萍就拽著我到她的分隊,找兩個犯人做夾控,繼續逼我寫「三書」,我不寫,就叫她們折磨我,包括毆打、摳眼睛、強行剪頭髮,她們拿著剪子惡狠狠的樣子,就差剪子尖穿進我的腦袋。還不寫,就罰站、罰蹲,每天至凌晨。

一次晚上,惡警蘇境來視察,問:「反省的怎麼樣?」惡警王乃民說:「不寫,幫幫她開開竅。」於是一個法輪功學員被帶走,接著就聽到她的慘叫聲。我因為困一頭紮在地上,水泥地「噹」的一聲響,坐在我旁邊的惡警還罵我。後來還每天罰我坐小板凳、面壁,長達半年之久。

強迫奴役

後來我們被強迫到田里做奴工。夏天烈日下到稻田里拔草,水深到膝蓋,惡警在岸邊躺在沙發上,「四防」犯人在下邊吆喝著:「快,別直腰。」我們被累的、曬的滿頭大汗也不許休息。

還有扒苞米。苞米地一望無邊,一人一排,不許落後;還有拔大蒜、挖樹坑,每人每天分的樹坑必須挖完。野外的勞役風吹日曬,中午不許回去休息。

有時在室內做奴工產品,如做月餅盒,還有做些手工品,如扭枝條、花環等,據說都是出口的。

後來勞教所蓋了二層樓縫紉車間,搞服裝廠,加工各種服裝,以軍大衣為主,樓下還有彈棉車間。那裏,冬天沒有暖氣,四面透風,手腳都凍傷了,每天還得完成大量的幹活,每天加班到深夜十二點,完不成定額就會被毆打、體罰,普教就威逼拿錢,如果拒絕勞役就被上刑。

強迫灌食

我家來人接見,不許我見,理由是我不寫「三書」。我絕食抗議,被惡警唆使五個人強行按在床上灌食。後來威脅我如果再不吃飯就綁在床上食管不拿出來。

凌源法輪功學員杜淑花插著管不許拿下來,還把她領到學員面前羞辱,說「像不像豬」。

目睹「焦點訪談」造假

2001年9月左右,「焦點訪談」的人來錄像,讓秋萍和幾個「轉化」的學員表演一番,作為新聞在全國播放。當時我就在對面的房間,對這場假採訪看得清清楚楚。

「攻堅」迫害

2002年12月末,遼寧省惡黨當局組織所謂的「幫教團」近二十多人,來到馬三家搞「攻堅」迫害。他們中有四分之三是男的,個頭粗壯,半個多月的時間裏,黑天白夜的把法輪功學員挨個輪番的叫出去迫害。那時馬三家非法關押著將近千名法輪功學員。

記得在一個恐怖的夜晚,惡警張磊把我帶到一個小樓裡,首先是穿白大褂的人給我量血壓,然後把我帶到一個房間裡,桌子橫在一個牆角里,讓我坐在牆角里,四個男警察每兩小時換一個人,輪流審我,威脅我,並拿出一打紙,叫我簽字,這回是「五書」。我聽見隔壁房間傳來慘叫的聲音,我知道是大法弟子在遭難,從晚上六點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六點。

第二天,惡警張磊把我單獨關在一房間裡,整整六天六夜不讓我上床,不讓我洗漱,不讓我下樓吃飯,不許我合眼,兩個人看守我,二十四小時輪流換崗,只要我一合眼,惡徒們就叫罵、推搡……這樣折磨我長達六天六宿。

迫害更甚

2007年,我再次被劫持到馬三家迫害。2007年9月20日,惡警將我和其他三名大法弟子封閉在一個牢房裡,窗子用報紙糊上,四個警察輪流換班,二十四小時看守,強迫我們勞動,長達四個月。

2008年6月28日,我拒絕報數,被惡警李明玉上刑六個小時,至今左臂仍酸麻。

法輪功學員張國珍、盧琳、王春英、趙淑琴、齊振紅等都被上刑,齊振紅上刑後精神失常;還有一個大法弟子(我現在想不起她的名字)被上刑七天七夜,兩臂抬不起來,手全是腫的,這樣惡警還強迫她勞動,後來她的胳膊被惡警張春光打斷。

強行抽血

2009年一天,幾個穿白大褂的人來到馬三家,當時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的約四百名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迫抽一大管血,不抽不行,法輪功學員王春英堅決不抽,被惡警王艷萍等七人按在床上,用枕頭摀住頭,從腳脖子上抽了一大管血。

被迫害致失憶

我於2010年二月結束冤獄,由於長期遭受馬三家精神、肉體折磨,回家後我一度呈失憶狀態,自己買的洗衣機不會用了,廚房的油鹽醬醋分別不清……

以上所揭露的馬三家的罪惡,也只是我能回憶起的冰山一角,還有許許多多我回憶不起來,等我回憶起來,我要繼續曝光。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新聞
被刪的馬三家勞教所酷刑報導再現 高層分裂
馬三家酷刑引眾怒 網絡新唱痛批馬三家
勞教制度成搏擊焦點 馬三家受訪人被威脅取「反證」
馬三家引眾怒 北京勞教所「開放日」拒開放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