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

人氣 859

【大紀元2013年04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19日召開會議,聲稱從今年下半年開始,用一年左右時間,在全黨自上而下分批開展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

回顧歷史,不難發現,每逢中共面臨亡黨危機或內外交困之時,就會祭出所謂「群眾路線的法寶」,企圖轉嫁危機,使中共非法政權得以苟延殘喘。

中共承認黨員幹部理想信念動搖 脫離群眾

中共黨媒報道,4月19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聲稱「在全黨深入開展以為民務實清廉為主要內容的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

中央黨校教授辛鳴則稱:「當前,部分黨員幹部身上出現了脫離群眾的現象,任其發展下去,黨就會漸漸失去群眾的信任和支持。」    

毛澤東發明「群眾路線」: 勒索綁票

中共元帥陳毅承認紅軍的經濟大批靠打家劫舍、勒索綁票來解決。這就是毛澤東最先提出的「群眾路線」。 (網絡圖片)
中共元帥陳毅承認紅軍的經濟大批靠打家劫舍、勒索綁票來解決。這就是毛澤東最先提出的「群眾路線」。 (網絡圖片)

關於所謂的「群眾路線」,中共稱之為「是黨的生命線」,「是毛澤東思想的活的靈魂的三個基本方面之一」。

1927年,中共破壞北伐,當北洋軍閥孫傳芳率十多萬人的「五省聯軍」逼近南京,總指揮白崇禧指揮北伐國軍主力準備打響保衛蔣中正國民政府的龍潭戰役時,周恩來、葉挺、葉劍英、賀龍、朱德等人乘虛而入,策動北伐國軍張發奎鐵軍二萬多人武裝叛亂,在江西發動八一南昌暴動,建立共軍。這支源自北伐國軍的叛軍與毛澤東湖南秋收暴動的農民流寇會合後,難以立足,於是毛澤東首次為紅軍提出所謂「群眾路線」,其實質是土匪黑社會打家劫舍,勒索綁票,魚肉鄉里。

1929年9月28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給紅軍第四軍前委的指示信》中,第一次提出了「群眾路線」這個概念。信中指出:「關於籌款工作,亦要經過群眾路線,不要由紅軍單獨去幹。」

中共元帥陳毅承認「紅軍的經濟大批靠這個方法來解決」。

「若捉住了豪紳家裡的人固然可以定價贖取,這個辦法比較難,因為紅軍聲勢浩大,土劣每每聞風而逃。此時只有貼條子一個辦法,就是估量豪紳的房屋的價額,貼一張罰款的條子,如可值一萬元則貼一百元,余類推,限兩日內交款,不交則立予焚燬,每到期不交,則焚一棟屋以示威。這個方法很有效力,紅軍的經濟大批靠這個方法來解決。」(《陳毅軍事文選》,解放軍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

這種不光彩的「群眾路線」,讓中共在蘇俄的扶持下,不斷發展壯大,以謊言和暴力,終於在1949年推翻了孫中山締造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 中華民國政府,從此中國人民淪為共產黨的奴隸。

發動群眾「大躍進」 餓死4千萬人

發動群眾,大搞群眾運動,剷除異己,中共屢試不爽。例如,1957年的一場「反右運動」,不僅在精神和肉體上摧殘了作為社會良心的中國知識份子群體,消滅了他們的批評聲音,也以恐懼徹底打垮了中國人的獨立人格精神,使共產獨裁政權得以將謊言和暴力的統治延續至今。

中共「大躍進」運動的方案設計,也來自「群眾路線」。「大躍進」運動在建設上追求大規模,提出了名目繁多的全黨全民「大辦」、「特辦」的口號。

早在1956年聽取34個部委匯報時,毛澤東就多次談到,中國經濟發展速度所以能夠超過蘇聯,主要是因為「我們有群眾工作傳統,有群眾路線」。「大躍進」發展戰略的基本思路,就是把中共在戰爭中、土改中大搞群眾運動的傳統工作方法運用到經濟建設上來。全黨全民大煉鋼鐵,大辦鐵路,大辦萬頭豬場,大辦萬雞山,發動群眾衝擊規章制度。

結果大躍進造成大饑荒,新華社高級記者、《炎黃春秋》雜誌副主編楊繼繩確認:從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二年期間,中國餓死3,600萬人。也就是說,三年大饑荒的死亡人數是抗日戰爭中中國人犧牲、被屠殺、餓死的人口總數的兩倍,連歷史上從未餓死過人的天府之國四川也餓死了一千萬人。

廖蓋隆任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在《炎黃春秋》2000年第三期撰文說,大躍進中國非正常死亡人數是4千萬人。

中國雜交水稻育種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對《廣州日報》表示,大躍進把樹都砍了去煉鋼鐵,把生態破壞了,1959年大乾旱,一年基本上沒有收成,餓死了四五千萬人哪。他說:「我親眼看到路上有5個餓殍,倒在橋下和路邊,很淒慘的。」

利用群眾 毛澤東掀文革血腥 摧毀中華文化和道德

1966年,毛澤東利用群眾發動文革,剷除異己,摧毀中華文化和道德。(網絡圖片)
1966年,毛澤東利用群眾發動文革,剷除異己,摧毀中華文化和道德。(網絡圖片)

60年代中期,為了打擊並剷除黨內的政敵劉少奇等人,毛澤東再次發動群眾運動,走群眾路線。

上海黨媒喉舌《解放日報》發表社論,稱「毛主席關於革命的『三結合』聯合奪權的最新指示,照亮了奪權鬥爭的道路,極大地鼓舞了無產階級革命派和廣大革命群眾…….走群眾路線,相信群眾,依靠群眾,放手發動群眾」。

1966年8月5日,毛澤東不經過中共政治局討論和中國當時的最高行政系統,個人獨裁專斷寫下《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在中華大地上掀起了紅色恐怖狂潮,使全國人民陷於長達十年的血雨腥風浩劫,也系統地破壞了中國傳統文化的道德倫理,中國當時出現兒女檢舉父母、朋友之間相互出賣,父母「大義滅親」的情況,中華五千年文明的仁義禮智信的道德倫理,在這場文化大革命的血腥風暴中幾乎被摧毀。

中共後來也承認發生於1966~1976的文革為「十年浩劫」。80年代,中共中央下令對全國29省市進行統計,整個文革波及遭殃者至6億人,占中國人口的一半左右。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曾對南斯拉夫記者說:「當時有約一億人受株連,占中國人口的十分之一。」

文革使中國的國民經濟瀕臨崩潰的邊緣,造成中國人民生活貧困,教育科學領域出現一個長達十年以上的空白,廣大青少年學業荒廢,不學無術,只懂得黨文化的「鬥爭」哲學。

曾培炎主編《新中國經濟50年》記載,1957年毛澤東發動反右運動到1976年文革結束,中國全國職工在長達20年的時間裡幾乎沒漲過工資。1957年全國職工平均貨幣工資624元,1976年下降到575元,不進反退,還少了49元。

萬里等人在安徽調研時,親眼目睹有農民全家躲在一條被子底下,不敢起身見萬里等領導,因為他們全家窮得只有一條褲子,連17~18歲的大姑娘都沒有褲子穿。

偽造「民意」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嫉之心,認為「法輪功在跟中共爭奪群眾」,他利用中共歷年來練就的邪惡手段,在1999年7月20日,不顧政治局其他常委的反對,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

在江澤民邪惡集團鎮壓法輪功十九個月之後,眼見民眾對鎮壓並不感興趣,很多地方中共的迫害政策受到各方或明或暗的抵制,江澤民效仿毛澤東發明的「群眾路線」,發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所謂百萬人反對X教的群眾性簽名運動。

《北京之春》主編、政論家胡平認為,這是江澤民的所謂「偉大歷史創舉」,完全有資格列入「人類歷史醜聞大全」,因為「江澤民獨裁政權的倒行逆施完全是建立在壓制言論自由的基礎之上」。

胡平表示,「正因為江澤民清楚地意識到他一手推動的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不得人心,所以他才需要偽造『民意』給自己壯膽,去抵制國際社會的正義譴責。」

「最可惡的一個目的,就是拉人下水,盡可能連累更多的人,讓他們充當幫兇,共同犯罪,把良心作了抵押,讓他們難以返回。這是古今中外的犯罪集團都十分熟悉的一種做法。專制統治的存在,本身就在降低人們的道德水平。從這次所謂反X教的群眾性簽名運動中,我們聞到的是江澤民政權徹底腐爛發出的臭味。」

2010年12月18日,台灣法輪功學員在遊行中以模擬演出行動劇的形式,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攝影:宋碧龍 / 大紀元)
2010年12月18日,台灣法輪功學員在遊行中以模擬演出行動劇的形式,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攝影:宋碧龍 / 大紀元)

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在國際上不斷被曝光後,近日馬三家勞教的酷刑又被大陸良心媒體人揭露,中共政權的信譽早已破產。

時政評論員酈劍鋒指出:馬三家的被曝光,只是中共迫害的冰山一角。這麼多年過去,中共對法輪功使用了各種迫害手段,能夠數得上的酷刑就達50多種,謊言誣陷、上綱上線、株連、轉化,無所不用其極,且全社會幾乎什麼都要與法輪功掛鉤。可以說中共所有能用得上的迫害招數都已經用盡,連活摘器官這種黔驢技窮的招數最後都被派上用場,表明它已經再也無計可施了。迫害已經不得人心,難以為繼,即將走到歷史的盡頭。

明慧評論員鄭巖指出:法輪功問題是看清中共本質的試金石 ,如何對待法輪功,這是中共本質的試金石。近十四年的時間,這個測試早已水落石出,鐵板釘釘,就等蓋棺下葬了——中共因為迫害法輪功,已經注定了覆滅的下場,現在所做的一切,無非是還能拖延多少天而已。

鄭巖呼籲:我們應該放棄一切對邪黨的幻想,勇敢的面對法輪功真相,從根本上擺脫「黨文化」的桎梏,從思想深處清除對共產邪靈的恐懼和希冀,找回真正的自己,勇敢的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遠離中共邪黨的罪惡和災難。當更多的人做到這一點時,那就是我們中華民族走出迷夢、噩夢,迎來希望、美好和光明的時刻。

相關新聞
古鏡:宇宙第一謊言
【揭秘】 蘇共巨額金援中共起家壯大(更新版)
解密時刻:大饑荒 周恩來下令毀證(完整版)
組圖:戰神白崇禧 畢生保衛中華民國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巴二千飛彈襲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時事軍事】B-21轟炸機明年首飛 飛龍-2湊熱鬧
【大話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國都鐸王朝
【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