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寫在「五一三」: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5月15日訊】童心(化名)現年近七十歲,一九九六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十六年來,她修煉路上所經歷的點點滴滴,無一不展現著法輪大法的精深、玄奧、超常和修煉人改變觀念後的那份輕鬆與超脫!下面,是童心只從身體和錢財兩方面談自己的修煉體會。

走投無路

我上初中階段,是在中共搞出的三年大饑荒中度過的。那時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我因挨餓過多,身體一直緩不過來,步入青年後就越來越糟。首先是胃口,無論吃甚麼,即使湯粥之類的流食,在下嚥過程中,食道也像刀劃一樣痛,一直痛到胃;嚴重時,好不容易嚥下的東西,又都翻吐出來。飲食上,冷不行、硬不行,小心翼翼。喝中藥、扎針灸,也不過維持在時好時壞的狀態。

苦熬到大學畢業,上班的地點是遠離家鄉的異地;工資四十元出頭;結婚後,兩地分居。沒等我嚐到掙工資的喜悅,丈夫農村的家人便來索取,他們每月幾乎要拿走我工資的一半。

後來兒女相繼出生,經濟上入不敷出,帶孩子無比辛苦,還要幹好工作;勞累、焦慮、愁苦;胃病沒去,我又患了嚴重的失眠症,幾乎整夜睡不著覺。繼而發展到心動過速,心律每分鐘常在一百二十下以上,一點響聲,心臟便咚咚的跳個不停。頭昏、無力、盜汗。

即使如此,我在工作上從不懈怠。我的工作成績年年優秀,非但沒得到相應的回報,反而招來妒嫉、招來暗算;偽證、施壓、謊言惑眾,不許分辨;我終於病倒了。我無法容忍不白之冤,控制不住自己的憤懣,植物神經完全紊亂,不能見光亮,怕聽聲音,身體抖動起來,得兩人按住雙腿,才能慢慢控制住。這場打擊,使我身心嚴重受損,元氣大傷,自此心肌缺血、腎盂炎、腦神經疼、關節痛、無名低燒等等相繼找上了門,就連自身的皮膚也向自己發難,見風就起蕁麻疹,又癢又脹。

特別是腎盂炎,嚴重期間,堅持坐五分鐘,腰便像折了一樣的疼;發燒、無力,整日與床為伴,最後只得住進醫院。

一天夜裡,我突然難受無比,盼到天亮,恰逢一位熟識的醫生來看我,他上下打量著我的四肢、目光奇異,告訴我趕快去別的醫院化驗血,並囑咐我,化驗單取回後立刻送他看。當他接過化驗單後,自語道:「白血球只剩了幾千?!」他望著我茫然,小心的問道:「您聽過白血病嗎?」我一下子驚呆了,趕快看四肢,發現胳膊上、腿上,已有不少紫、青、黃等不同顏色的出血斑。我馬上去查病歷,原始化驗單已不知去向,主治醫生極力迴避。我嚇傻了!

朋友建議我趕快停用抗生素,改換中醫調理。我成了名副其實的藥罐子:抓藥、熬藥、訪醫、尋藥,還得兼顧打針輸液,病太多了,窮於應付!經濟拮据到吃「困補」,自己不敢奢望任何營養。其間,不管如何小心,我還是發生了兩次致命的藥物過敏,差點喪生。當時在場的醫護人員都說我定有「貴人相助」,又說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言外之意是:我原本是搶救無望的。

自此以後,凡認識我的、或聽聞此事的大夫,無一人再敢給我看病開方,都怕惹來人命麻煩,他們一致勸我去學氣功。我就這樣在經濟極端的困頓中,在疾病折磨的無助中,踏上了找氣功、拜廟宇的尋覓之路。

我先後學了十幾種氣功,聽過多人的帶功報告,多處燒香叩拜,在希望與疑惑中,艱難的跋涉了近十年,病非但沒治好,反而招來了不好的東西。我的後背每時每刻彷彿都有無數根鋼針在同時紮著每個汗毛孔,又疼又癢,日不能安,夜不能寐,難受無比,吃藥擦藥均不見效。

舊病纏身,問醫無門,氣功不見效,邪東西趕不走……觀現狀、想未來,我的人生之旅彷彿真的走到了盡頭。看看擺在桌上的是早應淘汰的十四寸黑白小電視機,再想想自己和同齡人境況上的差異,越想越苦,越思越悲,只覺人生淒涼,無邊苦海,絕望無助,只感到疲憊的身心再也無力支撐自己的生命了!

絕處逢生

就在我走投無路之時,命運有了根本的轉機,有人給我送來了天書《轉法輪》,法輪大法把我帶進了柳暗花明的聖地,使我絕處逢生!

拿到《轉法輪》後,我迫不及待的拜讀。可奇怪的就是困,坐著看困,站著看困,走著看還是困。整個過程,困的睜不開眼。在這種困的狀態下,我和家人又堅持聽完了法輪功師父的濟南講法。前後不過一週時間,我的腦神經痛不見了,折磨我幾十年的神經衰弱也不見了!我睡覺甜,吃飯香。原來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太神了!我和家人同時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

按師父要求,我們又及時把家中所有的氣功書統統裝箱,搬到樓下燒掉。當天打坐時,師父當場為我徹底清除了長期折磨我的所有邪靈(因篇幅所限,略去過程),我的苦痛終於得以解脫。當時,我淚流滿面,對師父的那份感恩無以言表!

參加集體煉功的第三天,打坐中,我發現自己坐在高高的山頂上,俯瞰山下的行人,竟是一群群只比螞蟻稍大一些的小黑點點。大法長功真快!

煉功初期,師父有時展現另外空間的動物、植物給我看,都是運動的,美好無比,奇妙無比!打坐時,也偶爾讓我體驗一下《轉法輪》中所講的「像坐在雞蛋殼裡一樣」的美妙。一次站樁時,自己的身體突然變成了無數色彩斑斕的、游動著的、大小不同的粒子。自己的頭哪去了,四肢哪去了,身體哪去了,想不清,也不願想,但彷彿能意識到它們就在這些游動的粒子中,已和宇宙融為一體,我靜靜的看著,享受著那份安詳,足有二十多分鐘。

類似的故事幾乎天天有,它們展現著佛法的玄妙,證實著大法的精深!師父鼓勵著我,大法提升著我,我感到自己是最幸運的生命!

這期間,師父還多次為我淨化身體,不知不覺中,我上述的所有病痛一掃而光!僅舉兩例:

那是一個週六的夜晚,我剛睡下,突感要拉肚,趕快去廁所;方便完後剛返回臥室,沒等躺穩,又爬起來馬上回返。往返幾次,間隔時間越來越短,既怕影響大屋的公爹,又擔心打擾小屋的丈夫,只好拉把椅子放在過道。再後來,根本不用出廁所了,蹲下起來、起來蹲下。排出的糞便腥臭無比,四十多次了,仍沒有停下的跡象。自己都奇怪,肚裡怎麼能裝的下這麼多髒東西!心裏又惦記著上午總站要來人,應早點去,不能誤了集體活動。正在擔心,拉肚突然停止。我趕快洗漱,來到外邊,才發現天氣格外寒冷,大風揚裹著沙塵,睜不開眼,車騎不動,只好頂風步行。

整個上午,肚沒拉,身不乏。誰知中午剛進家門,忙不迭的又趕快去廁所。但這次來勢弱了許多,直到傍晚才停止。前後拉了五十多次,反而覺得身輕體舒;更驚奇的是,折磨我二十多年的胃病竟「不翼而飛」!我從此「冷熱能喝、軟硬能吃」。若在過去,這是我根本不敢想像的;而且,前後只用了近十五個小時的清理!這一奇蹟,科學無法解釋,但它卻真真切切的發生在我的身上!

「三年大饑荒」,是個荒唐的年代。人們喊著中共「戰天斗地」的口號,餓著肚子,被強迫著一掀一掀的去「興修水利」。我那年十四歲,也去挖河(不去不給飯吃)。天很冷,水面上結著薄冰。踩上去,雙腿立刻被冰碴扎破,瞬間,刺透骨髓的那種寒痛立即由腿迅速的傳到全身,雙腿很快凍麻!我冷的上牙打下牙,蹣跚在冰水中,日復一日,從此落下腰腿疼的毛病,打針、吃藥、針灸、熱敷……四十多年,醫學上沒能攻克的這種頑疾,卻在大法修煉中得以根除。

那是夏季的一個傍晚,我突然覺得兩腿冒涼氣,而且越來越厲害,痛到骨髓、冰到骨髓,毛巾被不行,我又拿出剛拆洗過的棉被,緊緊的包嚴腰腿。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也是師父在為我承受。我忍受著,大約一週後,我欣喜的感受到腰腿上那久違的輕鬆。我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中共迫害法輪大法後,我遭綁架。在勞教所,我再次被迫害的腿腳麻木,麻木到穿鞋、光腳感覺一樣,只感到雙腳箍的難受,腿腳疼的難受,涼的難受;躺在床上,一夜暖不過來;上下樓,得依靠雙手抓緊扶手。從勞教所出來後,師父又多次給我調理身體,每次都出現在煉動功時,那膝關節辟辟啪啪的響聲之大、時間之長,就像放鞭炮一樣。我的家人講:「若不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我無論如何不信!」不知不覺中,我又能自如的上下樓了。

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他玄奧無比!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即是明證!法輪大法的法理無比博大精深,他詮釋了宇宙之謎、所有生命之謎。我平生第一次明白了自己苦難的因由,從而無怨無恨;第一次懂得了人身的難得,倍加珍惜自己的修煉機緣;法輪大法破解了我多次「大難不死」之迷:原來自己生生世世的等待就是為了大法!

脫胎換骨

修煉「真善忍」的過程,就是自己脫胎換骨的過程。下面舉兩個看淡錢財的例子。

例一:一次,房屋補貼款發下來了,我想把它並存到到期的存單上。先向銀行營業員說明情況,然後按要求配合著她一項一項的辦。她很快就把並存後的新存單遞給了我,然後就走到一邊,背對著我,很是放鬆的站那兒。我以為她累了,摸摸包裡的五萬元錢,耐心的等待著。她偶一回頭,問我為何不走,我指指包說:「沒給你錢哪!」她「哎呀」一聲驚呼,臉立刻緊張的通紅。屋裡的同事忙問「怎麼回事」,我此時才意識到她是忘了收錢。

我一邊向她示意不要聲張,一邊趕快應答:「沒事沒事!你慢慢辦,我不急!」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趁她數錢之際,我趕忙在餐巾紙上寫道:你不要慌,我不會向任何人說,我煉法輪功,我是修真善忍的,我們講誠信。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會給你帶來福份!寫好後,我輕輕叩了叩玻璃,把紙條平推進去。她側過頭看了看,馬上緊張的環視周圍,稍後又側過頭來仔細看,這次情態已恢復正常,她微笑著向我使勁兒點了點頭,目光中充滿了信任和感激。後來,我又多次去她那兒,終於找到機會,順利的幫她退出了中共的團、隊。

有次,和一位親戚不提名的談及此事,他說我傻,說那是到手的五萬元錢,根本查不出來的。我反問他:「若是自家的孩子,因一時的大意,要賠進五萬元,甚至還要因此挨處分、丟公職,你做何感想?」他無言以對。我善意的講給他,法輪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我修了大法,就應該表裡如一,堂堂正正;況且大法弟子以救人為本,我如果私吞了那五萬元錢,你說還能救了這個人嗎?!他搖搖頭。我又說:莫說五萬,就是金山銀山,我也不會因此毀了自己的修煉機緣,大法比我的命都珍貴,所以我大利不貪,小利不佔,你能理解嗎?他笑著點點頭。他的心也在歸正,他的表情說明了這一點。

例二:一位房客租賃我的房屋不久,我即遭綁架迫害。出獄回家時,房價已經上翻兩倍多。在原有的這個低價位上,他又連續住了七年。這七年,正是房租多次發瘋上漲的七年。面對高房租的誘惑,我把握住自己,不去隨波逐流。退房時,房客充滿感激的說:「現在物價飛漲,只有我的房租穩定。最低價位,前後十年沒變,真是感激!多謝!多謝!」

一位搞房屋信息的朋友曾問起此事,聽完上述過程後,說:「您這十年中,房租上最少損失十萬。」我介紹了房客的情況:他同情大法弟子,相信大法好,常看真相材料,尊重我們的信仰。在我遭綁架時,他曾義正詞嚴的把前去騷擾的警察轟出門,反感他們的無聊,對調查我的一切詢問,一概拒絕回答。他的良知和正義,用錢是買不來的。大法就是歸正人心。只要能救人,捨棄多少錢我都不心疼!

朋友感動的說:「煉法輪功的,也真是了不起!」我回答:「是我們師父了不起!是大法了不起!」他看我又流淚了,感歎道:「你們師父真偉大!」

「五一三」,是我心中神聖的雙節日,弟子再次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責任編輯:謝正華)

評論
2013-05-15 5: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