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風雪路 十載盼夫歸

標籤:

【大紀元2013年05月20日訊】原大連起重集團工程技術信息部工程師、法輪功學員呂開利,二零一零年八月被盤錦監獄迫害癱瘓,自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一直被非法關押在錦州監獄醫院。家人千里迢迢多次去探視要人,監獄一直無理拒絕,並以呂開利不放棄信仰為由拒絕放人。

漫長的非法關押,漫長的期盼等待,面對邪黨的殘酷和無人性的邪惡迫害,他的家人無時不在擔憂,惦念、牽掛。妻子孫燕一次次去討公道,一次次去要人,期盼著將丈夫接回家 ……

呂開利因堅持信仰「真善忍」遭受非法勞教和非法判刑,至今陷冤獄累計已十一年有餘,期間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摧殘。

雨雪漫天訴冤情

時間雖然已進入四月,地處遼西的錦州城卻感覺不到一絲春意。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早晨,氣溫驟降,天氣陰冷,雨雪交加。踩著濕滑的雪水,頂著撲面的雪花,乘著擁擠的公交車,呂開利的妻子孫燕和嬸嬸又一次來到遼寧省錦州監獄要人。被中共邪黨迫害癱瘓的開利從盤錦監獄轉到錦州監獄已近一年,家人至今也沒見到他,心急如焚,這漫天的雨雪也在為身陷冤獄的善良的開利和他的家人們落淚。

監獄是關壞人的地方,而開利是一個好人,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人;是一個堅守宇宙真理「真、善、忍」的難得的好人。而這樣的好人卻被關在這監獄裡,而且被殘酷的酷刑迫害致殘。這是怎樣的一個世道?真是天理難容啊!

呂開利的家人今天來到錦州監獄,希望將不能自理的開利接回家照顧。乘火車顛簸六個多小時從大連趕到錦州,已經記不清跑了多少回了。上午她們來到錦州監獄辦公大樓,門衛先是說獄長沒來,後又說獄長在開會,她們決定等著不走。因為今年年後,她們已來過了兩次,門衛都說領導出差不在家,一直拖到今天。望著漫天的雨雪,想起過年前梁副獄長的答覆,她們期盼著這次能有希望……

記得過年前(陰曆臘月二十六)那一次,孫燕和嬸嬸終於見到了監獄負責保外事宜的副獄長梁學,提出給開利辦理保外就醫,梁副獄長當時答覆說:「馬上過年了,你們年後來吧,給你們准信兒。」

孫燕和嬸嬸要求見開利一面,梁獄長說「去接見室辦理」。來到接見室,大廳裡坐滿了等待會見親人的家屬,她們領了排號,焦急的等著。忽然一高一矮二個領導模樣的人進了大廳,對等待的家屬逐個詢問。當問到她們這裡,得知她們要見呂開利,其中的矮個說:「你們帶手續了嗎?帶當地派出所出具的不煉法輪功手續了嗎?」孫燕說:「我是他的妻子,有會見的權利」。嬸嬸說:「人都已經癱瘓了,將近一年了沒讓見,家裏怎麼能放心,馬上過年了,讓我們見見吧。」矮個兒說:「不是告訴過你們上面有規定嗎,再說呂開利不『轉化』不能見。」這時家屬認出他是獄政處長高寬。正在交涉中,那個高個兒叫來監獄保衛處的警察,拽著衣袖把她們拽出會見廳,阻止她們會見還進行威脅。在中共的監獄,殺人犯可以會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身陷冤獄還不能見,這就是中共治下的現代版的竇娥冤哪……

外面的雨雪一直不停的下著,孫燕和嬸嬸一直等到下午,才見到了梁學副獄長,然而梁獄長以呂開利不符合保外條件拒絕家屬的要求。家屬會見的要求也被拒絕。

因為呂開利的家中辦理一些事宜,需呂開利本人簽字。孫燕說了情況,梁副獄長就找了犯人醫院的吳隊長去辦理。過了很長時間,吳隊長拿回來開利寫的文字。孫燕接過一看,確定是呂開利的字,但是字的筆畫彎彎曲曲,顫顫巍巍的,是很吃力的樣子寫的,不是正常狀態下寫的字。孫燕太熟悉丈夫的筆跡了,儘管寫成這樣;她太熟悉丈夫的為人了,無論是怎樣的條件,他的字總是寫的橫平豎直,剛勁有力。可是今天,這是怎麼了?日復一日的盼望,長途跋涉輾轉來到這裡,想見到丈夫,接他回家,然而,人依舊未能相見,見到的卻是這樣的字跡!孫燕斷定丈夫的身體一定很差。她問吳隊長:「呂開利現在身體怎麼樣?」吳說:「挺好。」她問:「能自理嗎?是不是大小便失禁?」吳隊長遮遮掩掩地說:「小便不行。」妻子要求見人,吳隊長說,不「轉化」不讓見,說完趕緊走了。

面對邪黨監獄的又一次無理推諉,不放人,拿著丈夫的親筆墨跡,看著丈夫熟悉卻又叫人擔憂的字跡,孫燕的心都碎了。站在高牆外,雨雪落在臉上混合著淚水,開利的親人內心痛苦的呼喚,開利,你要多保重啊!

十一年冤獄 迫害罄竹難書

呂開利是吉林人,一九八七年於東北理工大學畢業後,來到大連,就職於大連起重集團技術信息部。熟悉呂開利的人,都忘不了他溫和而又穩重的性格,尤其他學了法輪大法後,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更好的人。他在單位擔任辦公室主任,對工作兢兢業業,關心同事,一身清廉,不謀私利,連年被評為單位先進工作者、優秀技術人員。在家中他孝敬老人,愛護幼小。同事、家人都喜歡他。

在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呂開利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歷經苦難,屢次遭受中共邪黨殘酷的迫害。

大連勞教所、馬三家勞教所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四月,法輪功學員呂開利懷著對政府的信任,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到北京為法輪大法的不白之冤上訪。但是等待他的是警車和綁架。呂開利被非法勞教一年,投進大連勞教所。

在大連勞教所三大隊他被強制進行勞動,打罵體罰成為家常便飯,惡警利用這種手段讓他放棄信仰「真、善、忍」。在拒絕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之後,他被惡警視為「頑固分子」,被送到「人間地獄」——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進行迫害。

在中共以陞官、發財和飯碗的名利誘惑之下,馬三家勞教所惡警對呂開利等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人摧殘。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惡警強迫呂開利他們長期在烈日下曝曬站軍姿,體罰,因為不「轉化」,強迫他們天天從早到晚碼坐在木楞子上,屁股都硌爛了,木楞卡進了肉裡,也沒有動搖他們的信念。惡警們不死心,後來就用大田里超時高強度勞動折磨他們。早晨天剛濛濛亮就出工,晚上頂著星星收工,收工後還要面對強迫「轉化」的酷刑折磨。馬三家的奴工活特別累,種苞米,栽水稻,還不讓吃飽。飯是窩頭和一碗渾濁的湯,很少加鹽,上面漂著幾個菜葉。因長期營養不良、肉體折磨、精神壓力和過度勞累,呂開利的腳開始腫脹,不能走路。就是這樣,惡警也不放過,叫人用筐將他抬著去扒苞米粒。針對這種毫無人道的迫害和非法關押,呂開利絕食抗議,並要求無罪釋放。他與其他幾位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的一年中,絕食有幾個月,在絕食期間,每天都被強行灌食、灌酒、辣椒麵、鹽。他們身體非常虛弱。

二零零一年四月,一年的非法勞教期將滿,馬三家惡警利用這種殘酷手段也無法達到中共下達的「肉體上消滅」的強制「轉化」的目的,他們將呂開利非法加期六個月,並轉回大連勞教所繼續殘酷迫害。

大連勞教所和關山子勞教所的迫害

大連勞教所二零零一年發生了瘋狂的「3.19」、「 4.11」事件。劉永來、王秋霞(女)等被迫害致死,曲輝、薛楠(女)等法輪功學員頸椎被打斷,被迫害致殘,整個大連勞教所,惡警、惡犯魔鬼般咆哮,如地獄般恐怖、陰森。

中共暴徒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無所不用其極,其中電刑是摧殘法輪功學員最常見、最主要的刑罰之一。電刑對法輪功學員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傷害。圖為酷刑演示:電棍電擊。(圖片來源:明慧網)
中共暴徒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無所不用其極,其中電刑是摧殘法輪功學員最常見、最主要的刑罰之一。電刑對法輪功學員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傷害。圖為酷刑演示:電棍電擊。(圖片來源:明慧網)

就在這滅絕人性、喪盡天良的瘋狂折磨沒有任何收斂的情況下,四月十九日中午時分,呂開利等法輪功學員被送到大連勞教所。一到勞教所,剛放下行李,惡警們和犯人們就瘋狂的撲了過來,對他們施以酷刑折磨,幾十根電棍瘋狂施暴,妄圖以措手不及的摧殘逼迫他們放棄大法。 經過全面迫害,惡警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無計可施後,有組織、有計劃地將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送到遼寧昌圖關山勞教所採石廠迫害。

關山勞教所地處遼寧省最北邊,靠近吉林,地處荒山野嶺,遠離人煙。這裡收留了省內各勞教所的所謂的「反改造」人員,在勞教犯人心裏,這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地獄。關山勞教所開始拒收這些法輪功學員,大連勞教所就以兩台彩電,每人配以四百元錢,還有米、面為代價,關山勞教所才收下這些法輪功學員。 呂開利在遼寧關山勞教所被強迫高強度、重體力奴役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被非法關押並加期六個月的法輪功學員呂開利從關山勞教所被釋放回來。

獲釋僅十三天再遭綁架、非法勞教

中共從來就沒有放棄過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它利用一切手段也無法達到所謂「轉化」的目的,也決不死心,決不善罷甘休。無法泯滅你的精神,就徹底毀滅你的肉體。這就是邪惡中共滅絕人性的嗜血本性。

二零零一年十月,呂開利夫婦借住在一法輪功學員家,突然,大連國保、中山分局及桃源派出所姓邢的惡警,闖進該法輪功學員家中,將呂開利夫婦等六人一齊綁架,並將他們關進大連姚家看守所。這距呂開利獲釋僅僅十三天。

呂開利抵制再次的迫害和綁架,開始絕食。他被關到小號一月有餘,被戴上手銬腳鐐,躺不下,站不起來,鼻上插管子灌食。那種滋味非常痛苦,喘不上氣來,鼻涕眼淚一把一把的流,弄不好就可能被灌死。

中共的法律是用來壓制民眾、百姓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講法律,對於中共邪黨本身,即使是其自己制定的法律也可當作一張廢紙,扔進垃圾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在各種所謂教養審批中,在呂開利全都拒絕簽字的情況下,他仍被處以兩年勞教並被再次非法關進大連勞教所。呂開利的妻子孫燕也從姚家看守所被關押到大連市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再度在大連勞教所遭殘忍迫害

大連勞教所在二零零一年邪惡的「3.19」、「4.11」、「5.10」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之後,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就從沒有停止過。由於惡行害怕被曝光。所以惡警們採取更為隱秘、狡猾的手段進行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呂開利被送到勞教所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八大隊(非法關押男法輪功學員的大隊)。為了抗議綁架和強制勞動,並要求無條件釋放,呂開利拒絕參加勞動,併進行絕食。從二零零二年一月,他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李忠科(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李忠民的哥哥)就一直被關在小號嚴管班遭受殘酷迫害,惡警把他們單獨關在一個小屋子裡。頭被套上拳擊帽,雙手雙腳全都被銬上,固定在死人床上,不能動,不能翻身,不能刷牙、洗臉,更別提洗澡。這種迫害陸陸續續的持續到二零零三年十月被釋放。

呂開利在被關進小號嚴管期間,曾遭到勞教所惡警更加喪心病狂的摧殘。

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呂開利為抗議迫害而絕食,惡警景殿科赤膊上陣,夥同勞教犯人對呂開利大打出手,他們用兩根高壓電棍電擊呂開利,耳朵電擊後就像麵包狀,暴徒電擊他的生殖器,大腿內側,並在呂的大腿內側和生殖器上寫下低級下流的語言,對他實施人格侮辱和身心摧殘,整個迫害過程中八大隊大隊長劉忠科就親自現場督陣。他平時假裝斯文,揚言道,只要我在,就決不允許打人的事情發生。其實平時一切迫害都是在他的授意和指使之下。

不僅如此,在呂開利絕食期間,惡警景殿科、宋恆岳等更是不止一次毫無人性的以給長期絕食呂開利灌烈性白酒。惡警叫囂:廢了你的功!一次灌兩瓶白酒,導致呂開利昏迷一天一夜。呂開利因為長期被銬,肌肉已萎縮。

為掩人耳目,惡警景殿科、宋恆岳親自出馬並指使惡犯高中和、高永平、徐輝、林樂楠等關上燈、蒙上被子,一齊毒打呂開利。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呂開利反迫害,抵制強制勞動,公開煉功,大隊長劉忠科指使勞教人員,把他用吊銬一隻手吊在雙層床上鋪床頭,另一手吊在另一雙層床上鋪床頭,呈十字架形,這種酷刑叫「吊銬」。把他從早上五點時吊上,晚上十二點時放下來,這樣吊了一個月,惡警還是未能迫使呂開利妥協。劉忠科氣急敗壞的叫勞教犯張光鴻用九十公分長的床板砍,先把呂開利頭用床單包起來,接著從腳砍到頭。

二零零三年六月,呂開利在被「嚴管」迫害時再次以絕食反迫害,大連勞教所副院長張寶林親自上陣,用最粗的管插進呂開利鼻孔,粗暴灌食,用大型注射器打玉米糊,每次兩碗,邊灌邊問呂開利:「法輪大法好不好?」呂開利答:「好!」窮凶極惡的張寶林說:「打!」到二零零三年八月,呂開利絕食已經三個月,已經灌不進食物。大隊長劉忠科見硬的不行,就裝出一副偽善的面孔說:「開利呀,我求求你吃飯吧,別跟自己過不去了,給老頭兒一點面子吧!」被呂開利拒絕。這就是中共邪黨治下的所謂警察,拿著人民的血汗錢迫害人民的惡行。

圖為酷刑演示:灌食(圖片來源:明慧網)
圖為酷刑演示:灌食(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零三年九月,呂開利應該快被釋放了,但近兩年的嚴管迫害還在繼續,他雙手雙腳的鐐銬還沒有被摘掉,頭上戴著拳擊帽,烈日炎炎酷暑難當,還不准洗澡。吃的是清水煮菜,還不能吃飽和多喝水。由於長期被銬在床上或小凳上,缺乏活動,已導致呂開利肌肉萎縮,腿非常纖細。曾有個好心的勞教人員(被惡警指使專門看管法輪功學員),在幫助呂開利時被惡警宋恆岳瞧見,被狠狠的辱罵了一番。

飽含著滴滴血淚,二零零三年十月,呂開利從大連勞教所出來,為了不讓邪惡再次迫害,他被迫流離失所……

剛走出牢籠 又遭綁架

二零零四年六月,經受重重迫害,被非法關押的妻子孫燕也回到了離開三年的家中。幾年來的殘酷迫害把呂開利夫婦及家人置於一種極其痛苦的境地。呂開利岳父母已六、七十歲,僅靠微薄的退休金生活。岳父母及妹妹因憂鬱成疾,重病在身,雖歷經重重魔難,他們一家人又開始了新的生活。

但就僅剩的這麼一點家庭的溫暖,邪惡中共也要滅殺。因為它鼓吹「假、惡、斗」,容忍不了法輪大法「真、善、忍」及法輪功學員的存在,容忍不了世人信仰「真、善、忍」,回歸心靈的淨土。對於嚮往純真、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惡徒們時時在虎視眈眈的予以肆意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九日,孫燕返家剛剛半年,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在去找工作的路上,被大連市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呂開利傍晚回家,家已被抄得亂七八糟,幾個甘井子區公安分局興華街派出所的惡警正在等他,並把他綁架至興華街派出所,第二天早五點,呂開利從派出所闖出,又被迫流離失所。妻子孫燕在大連看守所經受近一年的痛苦非法關押之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進遼寧省女子監獄。

遼陽插播救世人 再陷囹圄遭酷刑

中共邪黨利用全部國家宣傳機器鋪天蓋地對法輪功造謠誣蔑,使廣大中國民眾被謊言毒害,從而仇視佛法,仇視法輪功學員,眾多中國民眾面臨未來被淘汰的險境。苦難中的法輪功學員,為了挽救可貴的同胞,把他們從邪黨的彌天大謊中喚醒,呂開利等法輪功學員不顧個人安危,用電視插播的方式,向民眾講清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以及法輪功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履行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的權利,維護廣大民眾的知情權和維護社會應有的正義。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他們在遼寧省遼陽縣成功進行了法輪功真相電視插播,一個多小時的真相節目,使當地眾多民眾識破了中共的欺世謊言,瞭解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真相的大面積傳播,令邪黨非常恐懼,遂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秘密綁架。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以大連市國保陳欣為首的便衣闖進呂開利等法輪功學員租住的房子,劈頭蓋臉揮木棍就打,當時就將一學員胳膊打折。然後把他們拖到轎車上,綁架到大連辛寨子由家村國安局特設的小白樓。進樓後分別將每個人關到不同的房間,進房間後就開始毒打法輪功學員。大連國保又夥同遼陽國保,將他們非法關押進遼陽市看守所,期間呂開利他們遭受到遼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劉勇等惡人的毒打和酷刑折磨。十一月二十二日,遼陽市檢察院將他們非法批捕。遼陽縣法院非法秘密開庭,將他們非法判刑。(審判長于靜波,審判員劉永生,張艷君,書記員徐柏峰)。呂開利被冤判十年,先被非法關押進營口監獄二大隊。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又被強行轉至盤錦監獄五監區。

在盤錦監獄遭受迫害致下肢癱瘓

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上午九點,以盤錦監獄獄偵科王景林,五監區教導員李峰為首的獄警,以呂開利看電子書為由,用多根一百五十萬伏電棍連續電擊呂開利,一直迫害到十一點多鐘,又將渾身是傷的呂開利關進監獄禁閉室。在禁閉室呂開利被殘酷迫害十五天,手、胳膊、身上到處是酷刑傷痕和鐐銬電棍傷痕。

二零一零年六月末,呂開利絕食抵制奴役勞動,三天後,獄警大隊長管鳳春(曾在一監區任獄警隊長,指使犯人用十指插針酷刑迫害錦州法輪功學員黃成的直接責任人)找呂開利逼其奴役勞動,管鳳春和原管教科長王輝及獄警秦飛在大隊教育室連續五天用電棍電刑折磨呂開利,從每天下午一點直迫害到四點,七月九日至十三日,天天如此,呂開利遍體鱗傷。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盤錦監獄五監區大隊長管鳳春,從中午十一點開始用電棍殘酷迫害呂開利,逼迫其「轉化」放棄信仰,遭到拒絕,一直迫害了四個小時。八月三十日早晨六點四十左右,呂開利從勞動車間樓頂墜樓重傷。

迫害事件發生後,盤錦監獄將原五監區責任人調離,監區長宋波、凶手副監區長管鳳春、教導員李峰、管教科長王輝全部調離。

盤錦監獄為了掩蓋迫害罪行,一直將呂開利隔離在監獄病監,封鎖消息,呂開利家屬聽到消息,多次找到監獄,獄方一直隱瞞迫害實情,並非法阻止家屬見人。

家屬探視、要人 屢遭阻攔

經家屬和律師艱苦的努力,終於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家屬見到了飽受折磨的呂開利。此時他墜樓已十四個月了,呂開利是被犯人背出來的,臉色蠟黃,下肢根本不能動,身上帶著導尿袋,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身體極其虛弱,十多分鐘會見談話就已經支持不住。看到昔日健康開朗的丈夫被迫害成這樣,妻子孫燕痛哭失聲。

呂開利父親早逝,在他多次被非法關押期間,他的母親因思念兒子和擔驚受怕而悲苦離世,呂開利沒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呂開利被盤錦監獄酷刑迫害墜樓後,監獄封鎖消息,其岳父母一家人焦急萬分。呂開利的老岳父曾經歷兩次直腸癌手術的老人承受不住這一切,癌病復發,住進醫院做了第三次手術。長期無理的迫害,病痛的折磨,使這個飽經魔難的家庭再次陷入極其痛苦的境地。

呂開利妻子伺候老父親出院後,就又一次次到盤錦監獄交涉要自己的丈夫,而獄方為了逃避迫害責任,以種種藉口欺騙和推諉。

轉押錦州監獄 家人一年未得見

正當家屬和盤錦監獄交涉之際,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盤錦監獄不通知家屬將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轉移到遼寧省各地,當天下午,呂開利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轉押至遼寧省錦州監獄,呂開利被關押在錦州監獄犯人醫院繼續迫害。據悉在錦州監獄,一個法輪功學員被四個犯人包夾,不讓睡覺,不讓家人見面,遭受「強制」「轉化」迫害。

呂開利家屬千里迢迢趕到錦州監獄,獄方無理的剝奪家屬會見親人的權利。

第一次家屬找到監獄政委吳旭,吳旭讓一位自稱姓王的人接待,這個人說:「家屬支持法輪功,會影響在押人員改造。」拒絕家屬會見。

第二次家屬找到獄政處,獄政處處長高寬要求家屬到當地派出所開不煉功證明,才能見人。後來家屬又找到主管醫療的副獄長安志剛,安志剛大呼小叫的讓門衛驅趕家屬。

又一次家屬找到教育處處長任憲春,任憲春稱呂開利不「轉化」,不讓見,也不能給辦理保外就醫。

家屬一次次到錦州監獄交涉見人要人,而遇到的都是獄方的隱瞞、掩蓋、欺騙和推諉。

呂開利家人去年4月在盤錦監獄最後一次見到呂開利時,他身體異常虛弱,由於腰椎、骶骨、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馬尾神經損傷,呂開利腰椎處,腳踝處有鋼板支撐著。因為下肢不能動,他移動身體只能用雙拳支撐挪動,兩隻手手指關節處皮膚都磨成了厚厚的繭子,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境況非常艱難。

現在錦州監獄阻止家屬會見至今已一年,呂開利境況令人十分擔憂。

守住良知,才能擁有未來

2012年7月21日,台灣法輪功學員於台中市舉行720反迫害遊行,模擬酷刑車向人們展示了13年來法輪功學員在大陸所遭受的殘酷迫害。(攝影:陳柏州 / 大紀元)
2012年7月21日,台灣法輪功學員於台中市舉行720反迫害遊行,模擬酷刑車向人們展示了13年來法輪功學員在大陸所遭受的殘酷迫害。(攝影:陳柏州 / 大紀元)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利用一切宣傳機器,對法輪功進行栽贓、誣陷,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致今已十四年了。正如中國大陸一位律師所言:「十四年來,法輪功學員在血雨腥風中堅守著『真善忍』的理念,他們忍受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痛楚,他們沒有放棄信仰;十四年來,他們生活在被抓捕、被酷刑、被勞教、被判刑的恐懼之中,他們沒有放棄希望;十四年來,他們面對著被矇蔽人群的不解和冷漠,他們沒有怨恨;十四年來,他們被抄家、被搶劫、被欺凌,他們沒有選擇暴力還擊。在這樣一個專制集權的國家,十多萬法輪功學員還生活在許多人可能一生都不會進入的地方——看守所、勞教所、監獄,他們在那裏忍受折磨,堅守信念,喚醒良知 。他們的信仰和抗爭並沒有傷害任何人,沒有危害社會,他們並不構成被指控的罪名。」

法輪大法弘傳世界已二十一年,弘揚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真、善、忍」理念使上億不同種族的民眾道德回升,身心獲益。當初江澤民犯罪集團宣稱「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狂語已成世人的笑柄,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及中共,雙手沾滿了鮮血,正面臨歷史的清算。而此時監獄的警察還在執迷不悟地非法關押,強制「轉化」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破壞信仰自由,實施酷刑折磨,他們不僅是在觸犯人間的法律,也在逆天理而為,他們面臨的將是最可怕的下場。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簡陽)

相關新聞
軍校女教官:趟過中共洗腦的血與淚的冰河
仲維光:十四年見證的法輪功奇蹟
詭異的「特殊監獄」和神秘的「數據庫」
世界各國法輪功學員聚紐約 籲聯合國調查迫害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發布會:中共的威脅遠超俄羅斯
【新聞看點】美籲關係對等 崔天凱威脅踩紅線
【時事縱橫】蓬佩奧聯歐抗「無法無天惡霸」
【思想領袖】加夫尼:瘟疫讓中共原形畢露
車評:新舊之間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拍案驚奇】逃離中共體制成潮流 下一個是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