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摧殘孕產、哺乳期女性法輪功學員(4)(慎入)

吳敬霞母子(圖片來源:明慧網)

人氣: 1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5月06日訊】14年來,中共為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長期施行駭人聽聞的各種殘酷迫害,甚至連孕產期、哺乳期的女性法輪功學員也不放過,被強制墮胎、殘害母嬰、活活打死……

日前,明慧網以《中共對孕產期、哺乳期女性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為題,詳細報導了女性法輪功學員在孕產期、哺乳期期間遭到滅絕人性的迫害。孕婦被綁架、強制墮胎,連九個月胎兒也不能倖免,墮不下來,不惜將胎兒活活肢解,分塊取出……

(接上文)

五、母嬰血淚

1999年,法輪功學員大上訪期間,某地拘留所幾天之內就抓進法輪功學員五百多人,其中有大學教授、大學生、年僅十六歲的高中生,還有雙目失明的殘疾人、孕婦、產婦、七十多歲的老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性的迫害,只要修煉法輪功,不論甚麼身份、甚麼社會階層、甚麼知識水平,包括殘疾人,都是中共殘酷迫害的對象。對於女性,它不放過孕婦,也不會放過產婦、哺乳期婦女,至於因此將對嬰兒造成甚麼嚴重危害,都不是草菅人命的中共會考慮的範圍。

(一)哺乳期婦女被迫害致死

哺乳期婦女乳房遭電擊 三天被活活打死

吳敬霞母子(圖片來源:明慧網)
吳敬霞母子(圖片來源:明慧網)

吳敬霞,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因堅定修煉和進京上訪,多次被抓被打、被非法關押、敲詐勒索。2002年臘月初五(1月17日)早晨,因發真相材料,被警察押到產業園派出所,銬在門崗的暖氣片上;第二天被押到濰坊奎文區洗腦班;第三天即被迫害致死,年僅二十九歲。

遺體遍體鱗傷,臉上蓋著衛生紙,嘴流著鮮血,後背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黑一塊,大胯骨被打斷,脖子上還劃了一條紅槓。家屬給遺體換衣服時,見其大胯骨被打斷,骨頭碴刺出肉外,不忍心看,連衣服也沒再換。吳敬霞還是個哺乳孩子的母親,孩子三天沒吃奶,乳房本來就鼓得痛、難受。惡警就在她最疼處用電棍電了四五處,電得很厲害,都用小釘釘著和紙蓋著。

家人寫訴狀交到濰坊市警察局。負責人說:「這官司一打就贏。可是我們今天給你們打贏了,明天我們就要摘烏紗帽,就沒飯吃了。」吳敬霞含冤離世後,連帶家裏電話被監控,家裏人失去自由。

(二)哺乳婦女被強行關押 嬰兒痛失母親餵養

乳汁流濕衣褲不准給孩子餵奶 女嬰被狠摑耳光險背過氣

羅朦女士,四川廣漢市興隆鎮法輪功學員,2000年正月,正在哺乳期,被興隆鎮派出所用手銬銬去,強制每天給派出所和鎮政府無償打掃衛生、沖洗車子、鳥籠子,給孩子餵奶要請示;還經常被無故抓到鄉政府迫害,一次被用拖車載上遊街示眾,一次被防暴大隊李建新狠狠打了兩個耳光,第三個耳光直接打在羅女士懷中僅幾個月大的嬰兒臉上,孩子好久都緩不過氣來,小臉上鼓起指印,嘴皮發烏,好久才哭出聲來。

2000年7月20日深夜,鎮派出所、武裝部以上邊有令,要加強社會管理秩序為由,把羅女士綁架到農技校,銬在樹上,乳汁流濕了衣服和褲子,都不准她給孩子餵奶,非法關押半個月後才放回家。孩子因突然斷奶大病了一場,婆母為了帶孩子瘦了一圈。此案例已於2006年被列入聯合國的立案名單(案例中稱「梁妹」)。

羅朦女士之後兩次被綁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次遭冤獄,一度被迫害得精神失常。2012年,最後一次從黑窩回家後,被迫流離失所。

山東勝利油田王凡的嬰兒被強行斷奶 整夜啼哭

王凡與丈夫杜建新同為山東勝利油田龍口海洋石油船舶公司龍口基地職工,學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由於堅持修煉,夫婦倆長期遭野蠻迫害。2000年1月,王凡懷孕期間,被公司持續關押折磨了四個月。

2001年2月,家中被公司黨辦張法慶夥同保衛科數人闖入,臥室門鎖被踹斷,一女警從王凡懷中搶走嚇得哇哇大哭的孩子,兩男警強行將王凡拖出家門,按在車上,將母子二人綁架到洗腦班。洗腦班惡徒對王凡晝夜迫害,三天不許睡覺。幾天後,為便於迫害,書記李國林強行將母嬰分離,將九個多月的孩子送到廣饒爺爺奶奶家,將哺乳期的孩子強制斷奶,令嬰兒整夜啼哭。王凡被關在洗腦班近三個月才放回。不久,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哺乳婦女被酷刑折磨昏死數次 家人抱著嗷嗷待哺的孩子要人

崔勝雲女士,黑龍江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農機職工中專教師,1963年4月生,2002年12月19日,正值哺乳期的崔勝雲被佳木斯和前進分局警察綁架,遭分局國保大隊隊長王化民等從下午到午夜折磨十小時,被緊緊背銬在椅子上,疼痛難忍以致渾身抽搐、口吐白沫,昏死數次又被涼水澆醒。午夜一點多,被市國保大隊教導員陳萬友等拖進看守所。崔勝雲身體每況愈下,時常昏迷,家人抱著嗷嗷待哺的孩子要人。12月24日,生命垂危的崔勝雲被以哺乳期為由釋放。之後崔勝雲仍屢遭迫害,並被非法判刑。

哺乳婦女被關進精神病院摧殘 六月嬰兒失去母親滋養

顧朋女士,河北保定市法輪功學員,2001年1月,因向政府請願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她和丈夫及六個月的嬰兒在北京遭綁架。顧朋被警方一而再、再而三的用電棍電擊,回保定後,又被當地610關進精神病院,每天被毒打、並被強迫服下令心智衰弱的藥物,令她心智嚴重衰竭,神智不清,不停的來回踱步。她在精神病院遭受虐待和折磨,使得她的寶寶也得不到生命的滋養和母親的照料。

湖北十堰哺乳期婦女遭毒打關押 家中嬰兒嗷嗷待哺 嗓子哭啞

春梅(化名),湖北十堰市法輪功學員,女裁縫,因做過真、善、忍條幅遭陷害。2000年10月中旬,正給孩子餵奶的春梅被惡警騙進三堰派出所遭毆打、並遭「背銬」關了一夜,可憐家中嬰兒嗷嗷待哺,嗓子哭啞。春梅不修煉的丈夫當晚也被惡人吊起來毒打。

同年12月14日,三堰派出所所長高東輝帶著蔡小軍又闖進春梅家翻箱倒櫃,並將春梅劫持到三堰派出所酷刑折磨:背銬、被仰面狠踩、踩出大小便、吊銬、毒打,所長胡壯飛說著不堪入耳的低級下流的話進行侮辱。之後將她關進十堰第一看守所,偽造所謂證據進行誣陷、迫害。

為了開脫迫害、關押哺乳期婦女的執法犯法的罪惡,三堰派出所將春梅被劫入看守所的時間改遲兩個多月(改為2001年2月17日,即春梅的孩子滿一週歲的第二天),並在將其關進看守所滿一個月後轉押遣送站,再於2001年2月17日從遣送站轉回看守所。

綁架、勞教正在坐月子的產婦

何燕女士,廣西北流市法輪功學員,在產小孩坐月子期間,被非法抓捕並關押於當地看守所,由於不放棄修煉,2002年8月,被強行關進廣西女子勞教所,送勞教前身子無力支撐,極度虛弱。

(三)母嬰被迫害 一同遭綁架

年齡最小的「囚徒」——分娩剛十天 母嬰被劫進洗腦班

呂艷娜女士,山東煙台龍口市第一職業中專教師,2000年,因在明慧網曝光龍口豐儀鎮惡徒暴力毆打致死合法上訪的六旬法輪功學員田香翠的罪行,被龍口惡警綁架,遭惡警馬向陽嚴刑拷打,昏死三次,打死田香翠的凶手則逍遙法外。呂艷娜後走脫,被迫與新婚丈夫、法輪功學員刁希輝流離失所,被惡人懸賞六萬,全國通緝。呂艷娜的奶奶因受龍口市下丁家派出所不斷騷擾,驚嚇過度去世。

珊珊的百日照(出生十天被綁架)(圖片來源:明慧網)
珊珊的百日照(出生十天被綁架)(圖片來源:明慧網)

2004年4月8日,刁希輝出門散發真相傳單被綁架,分娩剛十天的呂艷娜和初生嬰兒也被龍口市惡人從安徽潛山縣綁架回龍口,被龍口610惡人押送到煙台洗腦班非法關押。小嬰兒珊珊成了年齡最小的「囚徒」。惡人逼迫呂艷娜把嗷嗷待哺的孩子交給家人,好放手迫害她。被洗腦班關押四個多月後,呂艷娜被非法判刑三年,迫於國內外正義譴責的巨大壓力,龍口惡人讓她監外執行,她才得以照顧幼小的嬰兒。兩年後,2006年5月8日,呂艷娜再次被龍口市下丁家鎮檢察院、派出所四惡警無故綁架,被非法關押到張家溝監獄,女兒珊珊年僅兩歲。

孕期頻遭搜捕 產褥期母嬰同被劫進洗腦班 嬰兒發燒得肺炎

鄧美娟女士,河北稿(音「搞」)城市法輪功學員,2002年7月,被南營鎮派出所欲送洗腦班迫害,正懷孕的鄧美娟尋機走脫,惡警多次搜捕,甚至從鄰居房上闖入,8月的某夜一點多,一大幫惡警闖進家搜捕,將鄧的婆婆嚇得癱倒。鄧美娟生下小孩兩個多月後,被惡警找到了住處,和嬰兒一起被綁架到洗腦班。天氣寒冷,到了洗腦班,小嬰兒便開始發燒,最後被送進醫院,經診斷是肺炎。惡人為了逃避責任,把母子扔在醫院不管,鄧美娟才得以走脫。

合法上訪 不足三月的嬰兒與母親一起被劫進洗腦班

法輪功學員劉鵬、張許枚夫婦,均系華東師範大學研究生畢業,教師。2000年上半年,劉鵬夫婦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兒子劉恆進京上訪為大法討還公道,遭遇邪黨不法人員綁架,劉鵬被劫持到拘留所;張許枚和不到三個月的兒子被綁架到她當時供職的中學邪黨人員專門為她母子臨時成立的洗腦班迫害。

廣州海珠區「法制教育學校」洗腦班:不放過對哺乳期婦女的迫害

廣州海珠區「法制教育學校」洗腦班,不放過對哺乳期婦女的迫害,連她們未滿一歲、嗷嗷待哺的嬰兒也一起被關進來。

孕期被非法關押強制勞役 嬰兒不滿週歲隨母親坐牢兩次

王彩雲(化名),四川法輪功學員。1999年10月2日,因和丈夫(法輪功學員)去成都《商務早報》澄清極不負責任的報導,當晚被綁架到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五天。王彩雲當時懷有身孕,仍被強制勞役,做醫院裝針藥用的藥盒,早上四五點起床,半夜一點多才能休息,每天必須完成定額。

1999年11月26日,王彩雲依法進京上訪,在四川駐京辦事處被關押一週,又被送到某拘留所關押一週多,之後被當地派出所長期軟禁,那時王彩雲已懷孕近五個月,期間她丈夫被非法勞教。王彩雲寫《法輪大法是清白的》,指出他們的做法違反憲法,遭非法抄家。孩子出世前一個月,王彩雲才被放回家。

2000年5月,孩子還未滿月,派出所欲遣送王彩雲和她母親(法輪功學員),並把尚未足月的孩子送進福利院,由於家人對此做法要上告,才未得逞,當天又被抄家,兒子不滿週歲就隨她坐牢兩次,後又被非法軟禁三個月。

遼寧牛心台派出所:綁送三月嬰兒去看守所被拒收

2003年7月,遼寧本溪牛心台鎮政法委書記閆維成帶領牛心台派出所惡警及聯防隊地痞、無賴,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隨意騷擾、抄家,連哺乳期母嬰也不放過,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一名女學員與其三個多月的嬰兒同遭綁架,引起民眾公憤,因嬰兒太小,被彩北大白樓看守所拒收,惡警才將母嬰放回。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綁架、關押出生僅四十多天的嬰兒

2001年元旦前,黑龍江惡人將大法師父的法像放在火車門前,讓上車人踩著上車,不踩的旅客就抓走。30日上午8點多,牡丹江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到火車站將師父的法像搶出來一部份,十多人因此被綁架,其中有一位母親抱著剛剛出生四十多天的嬰兒也被綁架、非法關押至少十多天。

秦皇島昌黎縣政法委:關押孕婦洗腦迫害 生下孩子繼續關押母嬰

河北秦皇島昌黎縣政法委610、公檢法610從2000年開始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把縣直機關、老幹部局、婦聯等處的閒散人員都抽調到洗腦班,晝夜不停的給法輪功學員洗腦,利用電棍、手銬、毒打等強制手段和偽善的欺騙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對孕婦和哺乳期婦女也不放過,孕婦生下孩子不久,繼續關押母嬰至孩子一歲多,毫無人性。

哺乳母嬰被騙進洗腦班 母親決意離開顯神奇

安妮(化名),安徽合肥法輪功學員,市建設銀行四牌樓支行職工,2001年4月25日上午,單位以領工資為名,騙她抱著正在吃奶的孩子去一趟。去了之後將其扣押,欲送洗腦班。當時,她的母親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父親剛動過大手術,身體虛弱,沒人照顧,孩子只有四個月。安妮表示這樣做既沒有人性又違法,但領導表示,這是「上面」壓下來的任務,否則單位領導都將被層層撤職。

安妮被送進洗腦班,她發現那兒根本不適合嬰兒生存,她丈夫問洗腦班何時結束,答覆是無限期,那就意味著嬰兒也是無限期。當她下決心離開時,她在層層看押者的眼前神奇的走出了洗腦班。

六、惡行遭惡報

古人云:「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意思是:天降的災害還可以逃避而生存,自作的罪孽卻無法逃避懲罰。跟隨中共邪黨作惡,迫害、打擊善良人不會有好下場,希望行惡者警醒,不要心存僥倖,為了眼前的利益,昧著良心幹壞事。自古善惡有報,遠離邪惡,找回良知,多行善事,才是真正對自己的生命和家人的安危負責,才是長久之計。

殘忍墮胎殺嬰 計生辦惡人惡報慘死

郝慶春,河北三河市新集鎮孟莊人,原來在新集鎮計生辦工作。

2000年2月底,郝慶春和新集鎮政府一夥人開車到本鎮小王莊法輪功學員張金伶家,要綁架她去做人工流產。張女士婚後多年不孕,修煉法輪功不久懷孕,是第一胎。當家屬質問為甚麼強制墮胎時,這伙歹人無恥的說:「因為你煉法輪功,要強制流產。」(案例前文有述)

2005年正月十四,專司墮胎的郝慶春惡報來臨。在三河市楊莊鎮公路上,郝慶春騎七零摩托撞在一輛大貨車與掛斗的連接處,被掛在大貨車上拖走二十米遠,腦袋留在頭盔裡與身體分開,腸子流了一地,全身除兩大腿還算比較完好,其餘面目皆非、支離破碎,慘不忍睹,死時五十五歲。他的兒子用鐵鍬和尼龍袋給收的屍。

強行拆散哺乳母嬰 惡警妻子生出死胎

黑龍江尚志市葦河林業局派出所惡警張鐵利、宋建成為了眼前利益,沒有人性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綁架、毒打、勞教等無惡不作。

2000年冬,宋建成私自跳杖子闖入民宅,強行拆散哺乳母嬰,將哺乳期法輪功學員綁架,並非法勞教一年,令幼小的生命失去母親的呵護,無人照料。當時該女學員的丈夫在外打工,婆婆也在外省。

宋建成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招來惡報。2003年,他的妻子有了身孕,誰知辛辛苦苦生出來的卻是個死胎!男嬰肉身發育完好,也許看此惡警惡行太多,哪個生命都不願到他家投胎吧。

迫害八個半月孕婦 惡警嬰兒窒息險喪命

張蘭英女士,山東平原縣法輪功學員,2000年12月底,已有八個半月身孕的張蘭英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遭平原縣警察局政保科惡警秦楊的殘忍迫害,所謂提審時,秦楊強迫她跪在地上,用腳踢她的肚子,又用夾蜂窩煤的鐵夾子擊打她的腹部。幸有師父保護,張蘭英母子平安。但秦楊的殘忍可見一斑,不久,她遭到惡報,2002年,她的孩子生下後,嚴重窒息(沒氣),送濟南搶救一個多月才救活。

六月孕婦被逼跌下大壩 迫害者遭惡報

遼寧葫蘆島市南票區缸窯嶺鎮嶺下村邪黨支書高占遠和主任劉國田,自1999年迫害以來,多次到本村法輪功學員家逼交大法書籍,一到「敏感日」就騷擾法輪功學員。2001年新年前,一法輪功女學員被鎮派出所惡警午夜綁架,該女學員拖著懷了六個月的身孕被逼跌下一丈多深的大壩底下,造成脊樑骨摔壞。在這種情況下,高劉二人仍不收斂,繼續上門騷擾,讓舉報其他法輪功學員。不久,高劉二人迫害大法遭到惡報:高占遠因貪污民財被抄家,並被沒收銀行存款(贓款);劉國田被免職。

積極迫害本單位好教師 遭惡報身患肺癌仍不醒悟

柳春旭,女,1951年生,中央民族大學文傳學院邪黨書記,積極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尤其直接策劃、主導迫害本單位有口皆碑的好老師、法輪功學員梁波,致使梁波被剝奪講課的權利、被停發工資、取消福利待遇、被不斷騷擾、二十四小時貼身跟蹤監控等。2003年,梁波被海南國安綁架、非法關押,期間發現懷有身孕。柳春旭為協助邪黨國安繼續迫害梁波,帶領校醫院、街道等一干人馬輪番上陣,軟硬兼施,在梁波已懷孕四個多月、丈夫不在的情況下,要求她引產,後被梁波和家屬嚴詞拒絕才作罷。

2008年,柳春旭被查出患肺癌,2009年手術後,不知醒悟,仍助紂為虐,舊罪未還又犯新罪,致使梁波於2010年10月22日被海淀區法院非法判決三年半,並造成梁波家庭破碎。

結束語

在法輪功「真、善、忍」的普世原則輝映下,無惡不作為害人民的中共邪黨終於現了原形。悲哉,受盡中共淫威凌辱的百姓;悲哉,無辜的小生命。中共滅絕人性的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令其「假惡鬥」的禽獸嘴臉在世人面前暴露無遺。

《九評共產黨》早已指出:暴力就是中共奪取和維持政權的最主要的手段,謊言則是暴力的另一面,是暴力的潤滑劑,它是除暴力之外,中共的又一個遺傳基因。中共謊言矇蔽、毒害了無數世人,在謊言和信息封鎖下,中共邪黨無惡不作。

而一旦揭穿中共謊言,揭露中共掩蓋的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將中共的罪惡徹底曝光於光天化日之下,更多世人必將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從而拋棄中共,擺脫中共謊言的毒害,摒棄對中共的一切幻想,覺醒自救。如今,許多善良的中國民眾在瞭解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了解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後,紛紛覺醒,選擇了三退(即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延續中共的迫害,再讓中共這樣的邪惡在人世間立足,是人類的恥辱。我們相信,人世間,沒有任何組織、個人能夠與中共這種反天、反地、反人性的邪惡為伍。我們相信,中共必將被日益覺醒的民眾徹底解體,中共的罪惡必將被徹底清算。

註:
[1]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不容中共漂白「活摘器官」》
[2]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欲蓋彌彰 「調查結果」暴露馬三家黑幕》

附錄

更多迫害案例(正文中已有的迫害案例未列入):

汪巧琳女士,重慶九龍坡年輕法輪功學員,懷有兩、三個月身孕,2012年8月18日被綁架.

陳小飛女士,天津武清區法輪功學員,2009年3月6日晚七點左右,在大沙河鄉水牛村做真相時被舉報,在懷有身孕的情況下,被綁架到大沙河鄉派出所,正念闖出派出所後,被迫流離失所。

方靜女士,河北涿州市法輪功學員,2008年7月14日晚,與丈夫李占鋒(法輪功學員)在回家途中被涿州惡警綁架。李占鋒被非法關進涿州市看守所,已有兩個月身孕的方靜被非法關進涿州市拘留所。

吳娜女士,山東濰坊安丘市法輪功學員,2008年7月9日清晨六點多,懷有身孕的吳娜遭非法抄家、綁架,在景芝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和審問,家人多次去要人,下午五點多從派出所回家。

劉紅玉女士,廣州增城法輪功學員,2008年5月8日,被非法抄家,當時正懷有身孕,要上廁所,被惡警粗暴阻止,之後與丈夫賴伯銳(法輪功學員)雙雙被綁架到石灘派出所,深夜兩點左右,被綁架到增城看守所。劉玉紅在那兒被強迫勞役,吃發霉變質的米。5月30日,才因懷孕被「取保候審」。賴伯銳後被非法判刑四年。開庭當天,懷孕八個多月的劉玉紅被多個惡人闖進家中監控。

劉偉女士,河北遷安市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崔慶如、段林霞夫婦的女兒,2007年10月,一家三口包括懷有身孕的劉偉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

彭女士,武漢漢口古田四路新敦法輪功學員,2007年9月1日,散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保安跟蹤綁架,當時她已懷有九個月身孕即將分娩。

孫國中女士,河北遷安首鋼法輪功學員,2007年,在懷孕七個多月的情況下,被迫流離失所,無法與親人團聚。

程艷雙女士,河北遵化市新店子鎮尹各莊村法輪功學員,2005年8月13日,懷孕八個月時被市610與鎮派出所惡人綁架、抄家搶劫,勒索三千元(實交八百元)後被放回。惡人揚言,孩子出生後,給她判刑。程艷雙生下孩子十三天後,市610和鎮政府人員又去她家,問孩子出生多少天,揚言滿月後再來。

孟繁榮女士,吉林省永吉縣岔路河鎮官廳鄉法輪功學員,2005年7月13日,在懷孕四五個月的情況下,被當地惡警綁架到永吉縣口前洗腦班迫害。

山東濰坊壽光某法輪功女學員,研究生畢業後在某高校任教,2002年3月,在丈夫(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被迫離家出走,當時已有幾個月身孕。(資料來源:明慧網2002年4月6日《山東濰坊壽光市公安局對我的綁架、抄家和勒索》)

十三妹,四川犍為縣法輪功學員,2001年因參加學法交流會被綁架,被受凍、罰款、關押、挨打,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因懷身孕被農村管制一年,但仍被非法關押十五天。

石教鈺女士,廣州法輪功學員,2001年4月16日,在廣園新村的住所被三元裡街派出所惡警綁架,當時已懷孕五個多月。

田琳女士,湖北武漢江岸區法輪功學員,1968年12月8日生,2001年4月12日,與丈夫付路臨(法輪功學員)同時被武漢警察局一處綁架,當時田琳懷孕兩個月,被「取保候審」。次年六月,被江岸區法院誣判八年,丈夫付路臨被誣判十年。

彭昭麗女士,重慶市法輪功學員,2001年3月,在懷有身孕的情況下,被江北警察分局一科蔡寶祿、淦世惠綁架。

孕婦被非法關押呈流產徵兆 派出所所長打撲克置之不理

2000年末,黑龍江富裕縣二道灣鎮幹部白金哲和派出所所長張喜林,將五男十六女法輪功學員關在同一屋混居七十多天,屋內只有七張單人床,無法睡覺,只能坐或側身擠著,吃飯靠當地幾個法輪功學員家送,有時用開水沖玉米面充飢。有位女學員已懷孕六個多月,迫害中,出現流產徵兆,下腹痛痛難忍,找到正在打撲克的派出所所長張喜林,張置之不理。

孫和蘭女士,海南省瓊山市法輪功學員,2000年「十一」期間進京上訪,被當地警察局非法扣押在瓊山市拘留所,因有身孕,十一月份被宣佈逮捕監外執行,並遭監視居住,被斷絕生活來源。孫和蘭多次要求恢復工作,沒有結果。

楊真女士,廣西靈山縣法輪功學員,2000年11月,被非法關押在靈山縣看守所女倉,絕食要求無罪釋放,後被轉到南寧茅橋勞教場,因有孕在身,絕食七天後,被家人設法從南寧茅橋勞教場贖出。

張曉紅女士,黑龍江伊春市烏伊嶺區法輪功學員,2000年進京上訪被遣送回後,惡警不管她懷有身孕,仍將她非法關押在烏伊嶺看守所長達數十天。

曉蓮(化名),河北滿城縣白龍鄉法輪功學員,2000年,白龍鄉司法所長蔡濤等人到她家,看見她衣服口袋裡裝有「法輪大法好」的字條,就強行綁架,曉蓮當時懷有六個月身孕,她丈夫因阻止綁架被非法拘留七天,被罰款五百元,勒索飯費兩百元。

周晶女士,北京法輪功學員,2000年7月13日,便衣警察打碎玻璃、搗毀房門,衝進房內,將弱小且已有身孕的周晶兩手反剪,壓在地上,從屋內拖出。周晶的衣服被撕裂,眼睛、膝蓋、小腿等處在水泥地上被拖傷。後被監視居住。哺乳期時,多次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

李卉女士,黑龍江大慶市法輪功學員,2000年6月,被薩區富強派出所惡警綁架拘留十五天。之後,單位領導不顧她懷有身孕,將她直接送到物資集團洗腦班強制「轉化」,強迫她看誣蔑大法的電視節目,干割蘆葦、拔草等重活,在烈日下暴曬多次,每次一個多小時,李卉後被單位開除、留廠察看一年、罰款五千元,同時被剝奪正常工作的權利。

薛巍巍女士,軍人,北京大學遙感所九八級博士生(部隊委培),2000年4月與丈夫一起去天安門和平反映法輪功真相,被抓後押送回原籍濟南,在懷有身孕的情況下,被非法拘禁四個月,其中,前三個月不許出房門。後被開除軍籍,並被北京大學開除。

何秀英女士,吉林撫松縣法輪功學員,2000年4月18日,因聯名寫上訪真相信,在懷有身孕的情況下,與法輪功學員張傳梅、宋維香、鄭成香一起,被縣警察局副局長谷建中、縣北崗鎮派出所所長杜煥禮、宋書深等惡警綁架進撫松縣看守所迫害。

王文濤女士,四川成都法輪功學員,1999年12月進京上訪,在有四個多月身孕的情況下,仍被非法拘留兩天,2000年1月被綁架進洗腦班,直至臨產前才被允許回家。

唐瓊女士,甘肅天水市法輪功學員,1999年底進京上訪,被天水市警察局政保股警察帶回天水,雖懷有四個月身孕,仍被關進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之後,被單位「下崗」。2001年被綁架遭刑訊逼供致左腿殘疾,被非法重判十二年。

李立春女士,遼寧鳳城市法輪功學員,1999年7月31日,因傳送經文被通遠堡鎮派出所綁架,已懷孕的李立春拒絕回答惡警何明的提審被毆打,隨後被惡警姜金力連夜送到鳳城北山拘留所非法關押一天半。2001年春,鎮派出所串通街道又將懷有身孕的李立春脅迫到洗腦班迫害,並勒索一百五十元錢。

傅雪冰女士,廣東梅州市法輪功學員,屢遭迫害。2012年5月21日,被梅州市梅江分局及610惡警穿便衣,在未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抄家搶劫。傅雪冰抱著六個月的女兒,被迫離家出走。惡徒跟蹤其家人,10月26日左右,在東莞她先生的住處,將傅雪冰母女綁架。

許麗華女士,武漢蔡甸區法輪功學員,2004年2月20日,在租住屋被蔡甸分局惡警著便裝綁架,剛滿一歲的孩子被單獨丟在家裏,惡行引起了周圍群眾的公憤,一鄰居指著一女警質問:你是不是個女人?

侯惠茹女士,河北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小學教師,長期遭非法監禁。2002年1月,與丈夫唐平(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騙到洗腦中心強制洗腦,當時家中嬰兒只有九個月,尚在哺乳期。

李桂萍女士,北京法輪功學員,2001年8月初,在住地被北京市警察局及朝陽分局非法抓走,被抓時,家中還有一個剛一歲的吃奶的孩子.

法輪功學員的懷孕親人受牽連迫害兩則:

綁架判刑株連家人 懷孕兒媳驚嚇流產

張俊鳳女士,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2004年3月被綁架、抄家,後遭非法判刑五年。其丈夫徐俊英因罵惡警無理抓人,被同時綁架、非法判刑一年半,期間心臟病發作,病危三次;兒子被降職、降薪,調離原工作;正懷孕的兒媳宋徽因幫助寫了幾個真相信的信封,被帶走審訊,威脅要治罪,導致驚嚇流產,回家後,仍遭惡警一次次恐嚇、騷擾、逼寫保證書等,給她的身心造成了極大傷害。

臨產女兒忍痛前往勞教所要人 被拒之門外

韓文敏女士,天津大港區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天津女子監獄遭迫害,2005年4月,又被非法勞教三年,關入天津女子勞教所。2006年下半年,韓文敏的女兒多次拖著懷孕的身子到天津女子勞教所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母親,2007年3月15日,她住院待產,為了要回媽媽,不顧危險,忍痛從醫院前往勞教所要人,面對忍著劇痛的臨產婦女,惡警依然將其拒之門外。

(全文完)

(責任編輯:徐亦揚)

評論
2013-05-06 1: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