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澳洲作家秦晉入港 分享海外民運現狀

人氣 7
標籤: ,

【大紀元2013年05月09日訊】(自由亞洲電台)在澳洲的中國作家秦晉成功入境香港並舉行分享會,述說對海外民運的感受。他談到對香港每年悼念六四的感動及對香港民主的寄望,同時表示對習李新政沒有任何期望。

近年來不少海外民運團體也在敦促中國政府改革,習近平李克強上台後,各界不同團體都希望中國能有一番新景象。

在澳洲的作家秦晉週日下午成功入境香港,並於週二晚上在尖沙咀1908書店舉行分享會,談到海外民運的感受:我20幾年來堅守在這個舞台上,後來這個台下空無一人,有次有人問我六四紀念為甚麼沒有通知我,我說沒有人通知,我說我要通知人也不知道你叫甚麼名字,並且我想打(六四)的廣告,但是中文媒體徹底被影響,中國政府在十多年以來通過大量的資金控制了在海外的中文媒體和華人社區,那些媒體都是說中國的老百姓生活蒸蒸日上,一片讚揚。

現場並有民眾與他展開交流,也提出中國國內民運和海外民運的差別。對於國內與海外的民運交流香港《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表示:我覺得海外民運在調整心態,要看國內的民眾,上次「茉莉花革命」國內就有很大的意見,因為就是說要革命還是要改革,我覺得還是以國內的(意見)為主,不要操縱他們要去革命。

秦晉(本名郁文龍),1957年出生於江蘇,1988年到澳洲。

1989年初參與海外民運,先後加入民聯和民陣,歷任民陣澳洲分部監事會主席、紐省支部主席、澳洲分部主席。1999年獲澳洲西雪梨大學亞洲研究碩士學位。現任中國民運團體聯合工作委員會秘書長。1997年和2005年曾兩次返回中國,第一次返回中國被監視居住,第二次去中國進關時遭註銷原入境簽證,後被限期離境。

秦晉結束現場的分享會之後接受本台專訪:

記者:你說沒有預期能進入香港?

秦晉:對,我沒有預期,我做好準備被趕走,並在台灣將酒店定好了,因為按照以前的經驗都是被趕回去,當然這裡面是沒有規律可言,這是由他們決定的而不是我決定。

記者:你對新政上台有甚麼寄望嗎?

秦晉:沒有,十年前或許有,十年後我感受到共產黨的這個政權性質已經決定了他們不會進行政治改革。我們希望的是政治改革,但是習李他們有自己的解讀,他們從來也沒有否認過政治改革,但是他們一直在進行他們認為的政治改革,我們要的政治改革是,民主、人權、三權分立,他們所謂的政治改革是要把他們的政權進行調整以便於政權穩固。

記者:香港目前是中國領土唯一可以每年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現在悼念六四的活動已經開始了,對此你有甚麼看法?

秦晉:悼念活動有總比沒有好,我認為純粹的悼念不能對中國政府進行改變,現在更需要的是其它的政治運作,民眾的投身運作,才能讓北京改變,能做到這一點不是很容易的。

記者:香港現在開展「佔領中環」你有甚麼感受呢?

秦晉:「佔領中環」是一個事件,那政治目標是甚麼呢,政治目標如果說不是香港一般民眾的權利,比如能選出香港自己的特首,而不是北京欽定的,這樣的話也更有意義,對中國的影響也更大,這就是我希望「佔領中環」能形成政治事件,能夠引導香港進入民主化,進入雙普選,牽引中國進入民主。

記者:覺得跟當年學生佔領天安門廣場有類似性質嗎?

秦晉:性質有類似,但是當年學生要求反對官倒、反對腐敗、要言論自由,但是他們並沒有要求政治民主化,也沒有提出共產黨下台,現在的「佔領中環」可以提出要求梁振英下台,要選出自己的特首,要全面選舉而不是小范圍的選舉。如果改變這個局面就能改變香港,也能改變中國。

秦晉週三離開香港到達台灣,他表示將會進行幾場演講,希望能和當地民眾進行交流。


(視頻:流亡澳洲作家秦晉入港 分享海外民運現狀 )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駐香港特約記者心語的採訪報導。

(責任編輯: 辛民)

相關新聞
中共駐港軍隊15年來未得民心 7.1氣氛緊張
香港媒體再現自我審查 新聞自由被染紅
【熱點互動】港人怒吼為哪般?(3)
中方有意淡化李旺陽死於「非他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