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聞】生女兒的上海人開始恐慌了

人氣: 122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6月01日訊】在上海,生女兒的家庭向來是有點驕傲的。

原因一,上海是全國重男輕女舊習慣最少的地區之一,女孩子從小到大從家庭到社會很少受歧視;

原因二,嫁女兒比娶媳婦開銷少很多,爹媽沒有經濟上的後顧之憂;

原因三,出嫁後的女兒依然名正言順地做父母的「貼身小棉襖」,而且還捎帶著女婿一起來做,十分實惠。

親戚甲,(女,三十奔四),只要是家人聚會便是她滔滔不絕地開講「成功女兒推廣會」、「成功家教介紹會」的時機,從女兒三歲上幼兒園初露神童端倪到一舉輕鬆保送名牌大學,期間鋼琴考級、奧數加分、英語托福,樁樁件件大事小情翻個透,一朝如願的自豪令在座育有兒子的爸媽沒有不胸悶的,誰叫自家兒子們天生頑劣,不用功向學,除了踢球電玩,真沒有甚麼可以比過人家女孩子的。

後來終有一智慧人士破解此迷局,批評謂,如今中國的應試教育只適合擅長死記硬背的女生,於有獨創精神的男孩格格不入,至此,兒子們的父母略挺了挺腰背,不過還是有點自欺欺人的不爽。

朋友乙,(男,四十有五)在談到買不買房子的問題時,詭異地向我竊笑道,這個嘛,就不用我考慮了,女兒嘛,難道還要買套房子做陪嫁?說時,那種佔到便宜的欣欣笑意在斯文的眼鏡後面藏都藏不住。

這個善於理財的男人,早就算透了這筆投入和產出是多麼地不成比例。上海的房價像惡性腫瘤般地瘋長,幾日不見就大出一圈,令養著個獨生兒子的家庭惴惴不安,天曉得這只腫瘤還會不會再長,會長到甚麼地步?

即使買了房,又出來眾多新花樣,不能有貸款,卻要有名份,《上海新老娘舅》的電視節目裡老是上演著這類又惡俗又現實的家庭鬧劇,家有兒子們的看了又看,看不出甚麼好結果,卻是不會看出甚麼好心情。

同事丙,(女,五十出頭),每逢休後上班,必炫家事,凡家裏去商場購貨、裝修搬場、外地掃墓,節日全家集體出遊等等,一概用「阿拉女婿」為前綴,彼時伊聲音嘹亮,笑意吟吟,女婿既是免費的司機,又是勤懇的勞務工,再加五好服務生,關鍵的,還是慷慨的買單者,聽得我真為那個女婿的親姆媽心酸,自己生養的兒子不捨得用,天生便宜了人家姆媽。

可是,可是,如今突然形勢大變,那些內心有點小得意的父母變得恐慌起來了。

週日,與一眾親友聚會,席將散未散之際,表弟媳婦,一位家有女兒的姆媽,鄭重地向與會人員宣佈,我要開始為女兒找婆家了,請大家廣開思路,並付諸行動,思想可以解放一點,步子可以邁大一點,心腸可以再熱一點,眾人愕然,隨之大笑,儂女兒大學剛剛讀了幾學期,好像也太急了吧。

能不急嗎?這位憂心忡忡的姆媽說,現在上海甚麼都稀奇,就是剩女不稀奇,我可不想等我家女兒熬成剩女再來求你們扶貧幫因,找女婿就像挑蘋果,下手要趁早,出手要果斷,好蘋果就那麼幾隻,稍微打個瞌睡,就被人家眼頭活絡的挑走了。

媽媽是真急,女兒年方二十,做媽的已經數次去過「人民的公園」,就是傳說中的上海最牛相親大市場。那裏人山人海,到處掛滿製作精良的兒女廣告,而且一眼望去,女性的廣告遠遠多於男性,據非官方統計約為七八比一,更有危言聳聽的說是十比一。她們的父母躲在樹蔭下,只要見有人對他們的廣告表示興趣,便羞答答地前來搭話。看得這位沒經驗的姆媽心裏一抽一緊的,那些掛出來的女兒們都有好學歷好工作好收入,不曉得為甚麼還要逼得父母出如此下策。

於是大家開始分析,發現問題根源在於,上海就和北京一樣,是個太牛的城市,人太牛一點沒甚麼關係,城市太牛就不好,生態立馬不平衡,人心頓時有躁動,把日子過得好一點的願望無可厚非,於是從前的男婚女嫁的潮流發生了質的變化:

人群中本來優秀分子就只有那麼一小撮,去掉一半女孩,男孩已無多,按照甲男可配甲女亦可配乙女,也可配丙女丁女的遊戲規則,這麼一搭配,完了,一搭四;再餘下乙男可以一搭三,丙男一搭二。丁男一搭一。但是問題是國人之女性總想搭那高一階梯的男性,尤其是上海的女性,經常做做一嫁重投胎的美夢也不是甚麼錯事。

於是上海的男性只好無比務實,人家一思忖,我娶不起你,總還躲得起嘛!這樣一來,上海的丁男甚至丙男乙男,甚或甲男,娶了外來的女孩,從外來的女金領,到外來的女保姆,有娶無類,充分體現了男人天生就比女人強勁得多的抗挫折優勢。

某些外來的男孩一看,這個太牛B的城市裡地貴人更貴,沒我甚麼戲,有在這裡受勢利女人的白眼,不如打道回府,好好混就是個不錯的爺。又完了,流失了一大批適齡適婚的男孩。

大家最後無比感慨,清醒地認識到,改革開放三十年,只有婚姻才是我們國家最早也是最徹底市場化的一部份,充分自由競爭,完全市場調節,不需要紅頭文件開路,也不用行政命令監管,風險自負,盈利自取,不需舞弊,不怕貪污,幾番較量後,各自擺正自己的位置,聽到過向政府討地討房討錢討名譽討說法的,從沒聽過向政府討結婚的。

經過熱烈討論,大家回過頭來一想,發現表弟媳的著急一點不可笑,這正是千真萬確的、不折不扣的市場思維和市場行為,大家一致肯定,只有嗅覺靈敏的人才能永遠走在市場的前列。眾人願意挖掘潛力,廣開門路,與目前比較惡劣的市場環境做個搏鬥,為表弟媳早日覓得如意女婿。

其實婚姻的這種尷尬不僅發生在上海,只是在上海反映得更具體一些更誇張一些。對想結婚的女性來說,在嚴酷的市場變化面前可以靈活定位自己的目標,以應付有些混亂的人口危機,對那些吵吵一個人過也蠻好的女性朋友而言,這裡面的行情起落於她們就沒有甚麼利害衝突了。

(轉自互聯網;責任編輯:李文慧)

評論
2013-06-01 1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