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人爆大陸紅會黑幕後 收到「殺全家」威脅

人氣 5

【大紀元2013年06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外界期待的「重查郭美美事件」,因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召開全體大會後向外宣佈「無法重啟調查郭美美事件」而暫告段落。社監委也因此被質疑和中國紅十字會唱雙簧忽悠公眾。大陸知名媒體人周筱贇則公開揭露,爆料紅會黑幕後,有人揚言要殺其全家。他說:「我若被砍,紅會難逃嫌疑!」

周筱贇遭到死亡威脅 稱肯定與紅會有關

6月9日,也就是紅會的社監委召開第一次會議當天,周筱贇在自己微博上以題「爆料紅會後,有人揚言殺光周筱贇全家!」推出這條消息。「我若被砍,紅會難逃嫌疑!本人周筱贇5月13日起持續揭露紅會社監委實為紅會養著的公關部,宣稱獨立監督紅會的社監委16名委員中,與紅會有直接利益關聯者9人。隨即遭到恐嚇,我已到派出所報案,警察蜀黍給我做了筆錄,問我懷疑誰?我說兩個字。」

他還附上了威脅的幾條短訊,及他向警方報案後的回執。

社監委會議前夕 紅會臥底社監委名單終極版曝光

就在社監委開會前一天,周筱贇爆料放出「紅會臥底社監委名單終極版」。他披露這是潛伏在紅會和社監委的內線提供的信息,在紅會社監委16名委員中,目前被他及媒體揭露出來跟紅會有直接利益關聯者為9人。

率先被揭露的是紅會社監委發言人、品牌中國產業聯盟秘書長王永,給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趙白鴿頒獎「十大傑出女性」,紅會還曾經作為主辦方參與過品牌中國搞的收錢發獎的「中國品牌節」。

隨後《中國經營報》繼續發猛料《利益交換、利益輸送纏繞:紅會社監委受爭議》,揭露另兩名紅會社監委委員北京師範大學公益研究所所長王振耀和零點研究諮詢集團董事長袁岳,與紅會也有直接利益交換。

周筱贇隨後再披露北京市紅十字藍天救援隊隊長張勇,與紅會簽署勞動合同,從紅會領工資,接受紅會考核。而北大法學院非營利組織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錦萍本身就是紅會直屬單位紅十字基金會的現任理事。而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創新與社會責任研究中心主任鄧國勝教授曾經任紅會籌款委員。

而武警總醫院院長鄭靜晨,組建了中國紅十字會的救援隊,是紅基會高檔地產項目「曜陽國際老年公寓」的共同經營方法人代表。

紅會社監委秘書長、國浩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黃偉民,和社監委委員、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呂紅兵,被曝出自同一家律師事務所,呂紅兵也是國浩律師事務所發起人、創始合夥人,而該律師事務所曾任紅會的法律顧問。

他表示紅會常務副會長趙白鴿曾宣稱,紅會社會監督委員會是獨立第三方監督機構,和紅會沒有隸屬關係,經費由委員自籌。現在證明,全是謊言。「所謂紅會社監委就是紅會花錢養的公關部,本質就是紅會自己挑選了幾個他們覺得靠得住、他們能掌控的人裝裝樣子的,根本不存在獨立監督的可能性。連相對的獨立監督都不可能。」

他還表示目前尚未發現與紅會有利益關係者為7人,包括:社監委主任委員、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副主任委員、北京大學中國政府創新研究中心主任、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持人白巖松;中國企業研究中心主任劉姝威;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副院長陸正飛;社科院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楊團;協和醫科大學生命倫理學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社會科學系主任瞿曉梅。

社監委被曝偷偷開會 拒絕媒體旁聽

社監委6月9日召開全體委員大會,官媒披露,此次會議地點原定中國紅十字會總部,但剛剛記者向某位委員確認時,卻被告知已改換地點,並稱有紀律不能告訴媒體開會地點。甚至有媒體記者曝光自己被雨中耍弄了三小時,連在哪裏開後來都變得撲朔迷離。

周筱贇披露的終極版紅會臥底名單在各個網站上轉載,爆料的當天(8日)傍晚均被刪帖。周筱贇向紅會社監委喊話說:「你們到底在怕甚麼?」

他還質問說:「請問紅會發動刪帖攻勢花了多少錢?公關公司收費很貴的哦!是把老百姓的愛心捐款變成了公關費了嗎?號稱代表社會監督紅會的社監委,為何拒絕媒體旁聽會議。」

有媒體對此評論說:「紅十字會社會監督委員會大會,不接受採訪,甚至不告訴開會地點,不僅讓眾多記者無功而返,也讓很多期待真相的民眾失望。紅會重建公信,能否從更緊密的溝通, 更透明的流程開始?是否啟動『郭美美事件』調查,能否更多聽取民意,順應呼聲?紅會怕的不應是記者採訪,而應是失去民眾的信任。」

媒體揭會議沒就重啟調查「郭美美事件」進行投票

會前社監委新聞發言人王永曾向媒體表示,對於「是否對郭美美事件重啟調查」,這個問題將在今天的會上表決,要有三分之二以上委員同意才可通過。

但據大陸媒體「中國之聲」披露,委員王振耀介紹,會上就「郭美美」事件進行了討論,但並非此前所說就重啟調查進行投票。

周筱贇對此評論表示,「美美的乾爹力量真大!你懂的。我早說發言人@王永 說要重啟調查是和紅會演雙簧。今天會議還討論了社監委的定位和職責,鬧半天,成立半年了都不知自己定位職責?」

而社監委秘書長黃偉民向喉舌新華社表示,今天(9日)紅監會年度中期會議討論了「郭美美事件」,認為不應由紅監會啟動調查,而是紅監會「將督促紅會協同有關部門對事件的一些新證據重新進行調查」。

湖北繪圖師沐磊哥就此氣憤表示,紅會和紅會社監委就像踢蹴鞠一樣,踢來踢去,明顯不想裡面的無恥勾當顯現。說甚麼認為不應由紅監會啟動調查,而是紅監會「將督促紅會協同有關部門對事件的一些新證據重新進行調查」。這是甚麼屁話!明顯的做賊心虛。

紅會社監會決定不再與紅會有任何利益關係遭譏諷 無人信

社監委會議之後,還向外宣佈「社監會決定不再與紅會有任何利益關係」,並稱今後所有社監委委員的監督都採用自願義務服務形式參與,並決定本月14日召開媒體見面會。

周筱贇認為這個「再」字用的妙!「承認此前紅會社監會與紅會有利益關係,然後發誓說以後沒有,你信嗎?侮辱公眾的智商嗎?委員中當紅會法律顧問,拿紅會課題費、當紅基會理事、領紅會工資的都在繼續。」

他還說,社監委開個會都要偷偷摸摸,把記者忽悠的團團轉,搞地下活動嗎?這還能代表社會監督紅會?「被我揭露9名與紅會有直接利益關聯的委員,沒有一人辭職,無恥!」

(責任編輯:謝東延)

相關新聞
【顏丹】紅會的「黑十字」形象是否能翻轉?
紅會還沒完 中國殘聯巨額基金去向又被質疑
中國紅會被揭挪用汶川賑災一筆8470萬巨款
紅會醜聞不斷 趙白鴿被揭由殺人機構轉慈善機構
最熱視頻
【唐青看時事】可防可控祕訣 砸了中美關係的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