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解放軍六四曾使用開花彈槍殺學生

人氣 100

【大紀元2013年06月02日訊】蘋果日報日前報導,24年前六四屠城時,解放軍不僅全部荷槍實彈,還動用殺傷力極大的「開花彈」。

時任解放軍301醫院外科主任的蔣永彥醫生,曾在向中央要求平反六四的上書中披露,他曾診治一名被槍彈打中、剛領結婚證的男子,槍眼很小,卻打碎心臟;另一名過路軍官手臂中彈,成粉碎性骨折;中彈者中有的肝臟被打碎,有腸道內留有碎彈片,足以證實軍隊使用了國際公法禁止使用的開花彈。造成的傷口要比子彈口徑大數倍。

在PhillipPan(潘公凱)所著《走出毛澤東的陰影》(OutofMao’sShadow)中,蔣彥永披露,他搶救的學生中,有數位中槍者的器官被微小的子彈碎片完全擊碎,懷疑解放軍使用的是特殊的開花彈,造成更大的傷害。

據媒體報導,24年前六四屠城時,解放軍不僅全部荷槍實彈,還動用殺傷力極大的「開花彈」。圖為1989年6月4日六部口郵局前,一名學生的雙腿被炸斷。(大紀元資料室)

蔣彥永寫道:「89年『六‧四』時我是普通外科的主任。」
  
……有幾個死者使我終身難忘。一個20多歲的男青年,他的父母是我們醫院對面七機部的離休幹部……外面槍一響,這位青年(他是最小的,當天領了結婚證)和他的未婚妻就跑上了街。他們快跑到五棵松十字路口時,有密集的槍彈向他們掃射過來。
  
那位女同志就回頭跑了,並喊她的男友趕快返回。她跑了不多遠,發現他的男友沒跟著來,於是她就折回去。不久,她就看到她的男友躺倒在路旁的血泊中。她喊他,他不理。拉他,也不動。周圍的群眾立馬上前,有三、五人托著他,送到我們的急診室。護士給他測血壓,測不到。做心電圖,是直線……
  
他的女友求我們給他搶救,我們實在沒辦法,因為心電圖直線說明心臟已停止跳動。估計是子彈射入了心臟。這位女孩哭得發瘋了,但她馬上跑回去,把男友的母親請來。母親到後,趴在她兒子的身上左右翻檢,只見到一個槍眼。
  
隨後她跪倒在我的腳前,雙手拉著我的腿,哭著求我救救她的兒子。我當時也淚流滿面,無言以答。我蹲在這位傷透了心的母親的身旁,如實地告訴她,他的心臟已被打碎,已無可能救活。
  
這位母親稍稍安靜一些後,就哭著大罵:「我很小就參軍、入黨,跟著共產黨打蔣介石。現在我們解放軍卻把我最心愛的兒子打死了……」
  
蔣寫到他如何努力搶救一個年輕的運動員,但因為醫院沒有足夠的血漿,他最終死在了手術臺上。蔣記得和一位軍隊少校的談話。那人也中了槍,但他自己覺得算是幸運的了,因為在他旁邊的一位老人和一個小孩都被打死了。

(責任編輯:李曉宇)

相關新聞
中國女網紅曝遭自稱警察的人拐賣 半年後獲救
【一線採訪】上海多區解封再封 民譏「開封」
聯合國人權官員訪華 外界憂難獲中國人權實情
聯合國人權官員訪華 新疆良心犯家屬求助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嚴謹的科學家為何被趕走?
【飛天大學學生娛樂作品】三十年的傳奇
【未解之謎】瑞典王室認證:最可信的靈界使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